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7

  第307章 隐秘
  “monster ?”Shen Qian 皱眉,“怎么个怪法?”

  “他不算是纯粹的人类。”石定言吐出了四个字。

  “不是纯粹的人?”

  Shen Qian 听得有些发愣,“那是什么?”

  “你要明白,在Spiritual Qi 复苏Human Race 大规模普及Martial Arts 之前,是历经过一段艰难时光的。”

  石定言回忆着往事,感慨道:“看似人类的现代文明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开始重建,但其实到一切真正尘埃落定,却不过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十门洞开?”

  Shen Qian 最近对于历史课格外敏锐,听到一百多年前,他不由得想起了正常教科书上没有记载的另外一件事。

  一百一十二年前,七星连珠,有十门洞开,Human Race 陷入了一次极大的危机。

  按照曲白所说,Torch Dragon 就是从那个时候才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之中。

  “嗯,大约就是那之后吧。”

  石定言颔首,“而在那之前,Martial Arts 可不是如今的模样,学派众多,不仅古Wu Family 族活跃在外,还有上古Sect ,道佛混杂,简而言之,那时候连先修肉体还是先筑精神都有极大的争论……”

  “混乱的原因是什么?”

  学术乱象教科书上倒也提过一嘴,但太具体的就没有描述,Shen Qian hearing this 不由said curiously 。

  “那又得从Spiritual Qi 复苏开始讲起,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有没有想过,在Spiritual Qi 复苏at first 的时候,Earth 上根本没几个Martial Artist ,就算有一些隐世之人,但在Earth 这等Spiritual Qi 匮乏的环境下realm 也高不到哪去……”

  “那时候的Earth ,是如何渡过at first 的危机的?”

  石定言挥了挥手,招呼Shen Qian 在江边坐下,开了罐酒给两人各倒了一杯。

  Shen Qian 诧异的看了一眼石定言。

  Third Senior Brother 怎么开始嗜酒了,那夜在天台还能说是偶尔为之,但今日这般subconsciously 的行为,只能说明Third Senior Brother 最近都是在喝酒。

  不过Shen Qian 没有多问,只是思索起了石定言的问题。

  如今的Shen Qian ,已经能透过教科书的只言片语看到本质。

  Spiritual Qi 复苏其实是在那颗mysterious 彗星途径Earth 之后,或者说,在Earth 原本无法诞生Spiritual Qi 的情况下,是先有了次元崩裂,即“门”的出现,之后才有了Spiritual Qi 复苏。

  那么问题来了。

  “门”的出现就意味着异界生物的入侵,当时几乎没有Martial Artist 的Earth 拿什么抵挡?
  “热武器吗?”

  Shen Qian 想来想去,好似也只有这个答案稍微靠谱点。

  “算是答对一小部分吧。”

  石定言似乎并不意外于Shen Qian 的答案,slightly nodded 道,“对于绝大部分碳基生物来说,热武器都算是比较有效的手段,even more how 那时候人类还动用了毁灭性的核武器……”

  “唔,后来禁区会变成这番模样,也和这个有直接关系。”

  “但对于一定层次的生物,这就未必好使了。”Shen Qian looked thoughtful 的接话道。

  以Shen Qian 自己目前的realm 和灾变之前的步枪之王AK47来举例。

  AK47大约能在百米范围内击穿6mm的钢板,而Shen Qian 的抗击打能力,如果在开启所有BUFF加成之后,大约能承受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左右full strength attack 而毫发无伤。

  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瞬间爆发力起码在数万kg ,等同于一台300吨的挖掘机全力一挖,别说6mm的钢板,就算是6米的钢板也得被撕出一个大洞。

  这样一通换算的话,也就是说Shen Qian 可以迎着AK47的枪林弹雨散步而屁事没有。

  而所有的前提,还得是子弹能打中他。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强的可不止是力量。

  还有各种花里胡哨的术法,各种强横的灵能装备以及近乎预判一般的精神感知。

  再举个极限例子。

  一枚核弹要打中Mountain And Sea ,只能是覆盖式的,但付出的代价极大不说,到底是伤敌多少自损多少也有待商榷。

  再往上走,那就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的层次。

  如今的Shen Qian clear comprehension ,即便是Mountain And Sea 和Mountain And Sea 之间,差距也是极大的。

  像是澹台沁这等top powerhouse ,个人的毁灭力就不亚于核弹,而且还是瞬发和连射式的,否则也impossible singlehanded 灭“门”了。

  至于王侯,更不用放在讨论的范围之内。

  大佬高布夺天之阵的时候,单手抓Star River ,几乎是颠覆了Shen Qian 想象的一幕。

  如果传说中的Immortal God 真的存在,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不错,人类虽然在科技上卓有成效,但个体实在太弱,漫漫Star River 之中,能被称为之高等文明的,科技一定不是唯一的力量。”

  石定言肯定了Shen Qian 的猜想。

  “那第一批先驱Martial Artist 到底是如何成长起来的?”

  Shen Qian said curiously ,“按理说,他们应该没有太多时间才对。”

  “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还有另一批人存在呢?”石定言轻声道。

  “另一批人?”Shen Qian 一愣。

  “你可以叫他们‘ancient martial artist ’。”石定言indifferently said ,“他们活跃的时期,大概就是华夏历史上封建王朝活跃的那数千年。”

  “可Third Senior Brother 你刚才不是说,以Spiritual Qi 复苏前Earth 的环境,根本impossible 存在高阶Martial Artist ……”

  Shen Qian 说到一半忽的想到了什么,悚然一惊道:“您的意思是,他们不是来自Earth ?”

  Shen Qian 反应极快,这一刻已经in a flash 般联想到了不少东西。

  “你只能说,他们当时不是来自Earth 。”

  石定言said with a smile ,“既然你已经得知Earth 并非是第一次Spiritual Qi 复苏,也得知上古就有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开辟道路,那以前的那些cultivator 又去了何处?”

  “也就是说,Earth Spiritual Qi 复苏,所有的‘门’出现,那些或许过往从Earth 成长起来的人也归来了,并且帮助Human Race 渡过了危机?”

  Shen Qian muttered 。

  “也对也不对吧。”石定言却是摇头。

  “什么意思?”Shen Qian startled 。

  “那些ancient martial artist ……我们tentatively 这么称之吧,他们当时出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还有待探究,或者说并非每一个ancient martial artist 都是为了帮助Human Race ,否则他们也不会遭到压制了。”

  “压制?”

  Shen Qian 眼睛一眯,这个词可不怎么好听啊!
  按照教科书上记载,先驱Martial Artist 都是高大上的存在,那个群体也大多陨落在了Spiritual Qi 复苏的早期,等同于是为Human Race 的重新崛起而牺牲。

  “一半一半吧,其中或许确实有真心实意帮助Human Race 的存在,江陵王一介草根出身,却能在那个时代成长起来,这本身也说明了一些什么。”

  石定言回忆道,“那真是一个无比混乱时代,除了ancient martial artist ,据说更久远之前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也出现,再加上新武崛起,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Martial Arts 学派。”

  “江陵王是现代人类?”Shen Qian 问出了之前一直不确定的一个疑问。

  “嗯,他是新Martial Artist 的领袖,也是在他的一手操控之下,重新整合了人类秩序,现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ancient martial artist 和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的存在了……哦,据说现存的一些古Wu Family 族就是ancient martial artist 留下来的inheritance ,但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石定言nodded 之后,又是话音一转,“但其他八王,却好像没几个是新Martial Artist 。”

  ”oh?”

  Shen Qian 第一次听到这种隐秘,不由更是专注。

  “其他人我不确定,乾巫王据说已经活了很久,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时代的人物,此外,还有周易王……嘿,你可知道他封号为何叫周易王?”

  石定言忽的在周围布下了Formation ,还压低了声音。

  Shen Qian 茫然摇头。

  “据说,古华夏第三个封建王朝大周的建立就和他有些干系……”

  “周朝?”

  Shen Qian 惊了一下。

  周朝,那距离现在已经三千多年了。

  这么说,周易王起码有三千岁了?

  Shen Qian 咋舌不已。

  他更多的是惊讶于顶级王侯的lifespan 。

  目前还没有自然老死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但根据科学论断,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lifespan 可能也就是在几百年。

  但王侯竟然能活这么久,那和永生有什么区别!
  “这就惊到了?”石定言laughed ,呷了一口酒之后说道,“还有更劲爆的,他曾经写过一本被誉为上Strange ancient book 的著作,也和他的封号有关,猜猜是哪本?”

  “……《易经》?”

  “答对了。”

  “卧槽!”

  Shen Qian 不得不喝了一口酒压压惊。

  这他妈历史书还有一点能信的吗?
  但仔细一想,历史书提前没有提过《易经》是谁的著作,只是大概猜测是古代民间集Great Accomplishment 的智慧结晶。

  这一刻Shen Qian 还想到了更多。

  封号王侯都是自己开辟了一条大道,或是对Human Race 发展存亡做出重大贡献的存在。

  那著书……其实是不是也算其中一种?
  “话说Third Senior Brother ,我之前听说,周易王好像和燕山公关系不错?”

  Shen Qian 咳嗽一声问道。

  “怎么,刚才斩王朔、辱季游的时候不是牛逼哄哄的吗,这就怂了?”

  石定言faint smile 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

  “害,这不是有Third Senior Brother 护我吗,我当然不怕,就是问问,问问……”Shen Qian 只能干笑,内心却是在腹诽。

  废话!

  面对一个活了上千年的顶级王侯,甚至在Human Race 历史之中都能找到影子的terrifying existence ,谁不虚?
  “他们关系是不错。”

  石定言nodded ,“不过你不用担心,以周易王的地位,怎么可能亲自下场针对你,最多也就是对你没什么好感罢了,况且……还有teacher 在呢。”

  Shen Qian 一想也是,也就不再纠结。

  周易王真要弄死他,也不必等到现在了。

  “那除了周易王和还担任着华夏Martial Arts 协会荣誉会长职位的North Guardian Lord ,还有确定陨落的乾巫王,其他七王都去哪里了?”Shen Qian 问出了for a long time 的疑问。

  “你问我我问谁?”石定言rolled the eyes 道,“事关九王踪迹,那是天大的秘密,大概也只有teacher 那个层次会有些了解,但teacher 既然从来没提过,问了也白问。”

  “那可不好说,万一只是你白问呢……”Shen Qian 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不过没有说出来。

  “言归正传,关于许念的问题……”

  石定言似乎察觉到话题跑远了,主动拉了回来。

  “你可以这么理解,在那个思想混乱的年代,为了快速变强,无数种道路都被尝试过,其中有一种曾被很多人信服的道路,名叫……基因改造。”

  “怎么个改造法?”Shen Qian said curiously 。

  “比如提取强大生物的DNA,和人类的基因混合,从母胎就诞生所谓的‘新人类’,但这种路子明显失败了。”

  “你的意思是,那个叫许念……就是试验品之一?”Shen Qian 想到了什么,不由愕然。

  “嗯,当那个秘密实验基地曝光的时候,裡面上萬的科研人員和Martial Artist 全都死光了,唯一存活下来的一个婴儿后来被燕山公收养了。”

  石定言faintly said ,“那个婴儿,也就是现在的许念。”

  ……

  “呼!”

  当高塔之上,那个身披black 斗篷的silhouette 终于消失,季游明显是sighed in relief 。

  “其实你不必对Second Senior Brother 这么畏惧,他性格是有些怪僻,但你应该也知道,那是因为他从小就背负了太多……”

  一旁的郭周远frowned 。

  “Third Senior Brother ,我明白的,我只是有些担忧,Martial Arts 协会不是已经禁止Second Senior Brother 入境了吗,他现在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魔都,会不会……”

  季游forced a smile and said 。

  “这你无须担心,你还没察觉到吗,大变将至,否则teacher 怎么会在这么敏感的时刻叫他回来?”

  郭周远负手道,“只要North Guardian Lord 不发话,谁敢站出来胡言乱语?”

  “那就好,Eldest Senior Sister 知道他回来了吗?”季游想到了什么。

  “这我就不清楚了。”郭周远皱眉,“只希望Second Senior Brother 不会再惹恼她吧。”

  季游gently nodded ,试探似的问道:“对了,刚才二師兄说Little Junior Brother 还有救,可如果不用那‘造化’Pill Recipe 的话,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莫非忘记了teacher 是为什么会收王朔入门的了?”

  郭周远瞥了一眼季游,漠然道。

  季游悚然,“您是说那位……他已经醒了?”

  “不醒也该醒了,说到底,这终归是他自己的事情,不能总让我们梅苑替他收拾烂摊子吧?”

  郭周远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若是那位能归来,就算Second Senior Brother 重新出现,也的确不用有任何顾忌了。”

  季游眼中cold glow flashed ,“嘿,还有那叫Shen Qian 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嚣张到几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