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8

  第308章 约定
  Shen Qian 久违的醉了。

  Nine Heavens 杯结束的时候因为谈兴正浓,他就和Third Senior Brother 小酌了几杯,而晚上回来的庆祝晚会他也无法缺席。

  这虽然是属于江中军武的盛宴,但架不住除了Northern Martial 的其他学校也来凑热闹。

  当发现江中军武的强横已经超出了侥幸的范围,每个人都会变得心态平和。

  甚至连曹谦两siblings 都来了。

  还有一堆来自魔都的位高权重的官员和powerhouse ,Shen Qian 也impossible 置之不理。

  虽然在Nine Heavens 杯属于是彩蛋助兴,但出尽了风头的Shen Qian 自然无法逃避被众人围攻的厄运。

  而且大家还以Heavenly Dao 起誓立下了君子协定,谁都不能作弊。

  虽然体魄强悍,但一直以各种名目被灌酒,在几个小时内狂饮数百杯啤酒和红酒,就算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得头晕。

  一直喝到凌晨,Shen Qian 率先离席,婉拒了同样醉态可掬的上官汀想要送自己回房间的好意,独自回到了入住的酒店。

  进入走廊,Shen Qian 脚步忽的一顿。

  因为就在走廊的尽头,他的房间门口,静静立着一道silhouette 。

  微弱的光打在那高挑的身躯上,在厚实的地摊上留下了细碎的lithe and graceful 剪影。

  Shen Qian 眼睛一眯,spirit strength subconsciously 运转,头脑逐渐清明起来。

  “澹台?”

  当走近了一些,看清了那恍若雕塑一般的silhouette 的时候,Shen Qian 不由惊讶道。

  澹台沁依旧穿着black 的长裙,微弱灯光下的侧脸恍若古典风格的油画,有着惊心动魄的弧线。

  她还涂了鲜艳的口红,在光暗交错之中那一抹红显得格外诱人。

  Shen Qian 一时间想不起来在晚会开始澹台沁短暂露面那一会,她是不是也画了如此精致的妆容,但Shen Qian 恍若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酒味。

  难道眼前是温柔版的她?

  Shen Qian 心中一动,刚想凑近一些试探一下,澹台沁微微转过了侧脸,露出了那满是冷漠意味的双眸。

  “你要做什么?”

  “呃,那个啥,Vice Principal ,你挡住我的路了。”

  Shen Qian 意识到这依旧是那个孤高冷漠的本体,也赶紧后退了一些,said resolutely 。

  “所以这的确是你的房间?”

  澹台沁又侧过了脸,盯着眼前的房门道。

  “是啊……虽然没有住学校的指定房间,但这是我自己掏钱开的。”

  Shen Qian 一时不明所以,也不知道为什么澹台沁会提及这个,总impossible 这还要追究他一番吧?

  “你的房间里……有个女人。”

  澹台沁继续道,一贯清冷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嗯?
  Shen Qian startled 之后醒悟。

  脑子有些迟钝,差点把待在他房间里的八Senior Sister 给忘记了。

  “她是谁?”

  澹台沁继续问道。

  咦,澹台沁居然不认识纪弱水……

  但Shen Qian 转念一想,澹台沁没有去过Jing City ,八Senior Sister 又没有出过Jing City ,两人不认识才是合理的。

  “一个朋友。”

  虽然不知道澹台沁为什么问这个,但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觉得不妥,于是含糊说道。

  “重要吗?”

  澹台沁又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漆黑漂亮的眸子盯着他。

  “什么?”Shen Qian 一愣。

  “她对你,重要吗?”澹台沁问。

  “害,就普通关系被……卧槽,你做什么!”

  当看到澹台沁手中出现了一把long sword 的时候,Shen Qian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既然不重要,那就杀了。”澹台沁indifferently said 。

  “……那是我八Senior Sister ,你别乱来!”

  Shen Qian 一时间搞不懂澹台沁在想什么,只能摊牌道。

  “那更好。”

  谁知澹台沁的眉目间变得更冷淡了,“你斩我Junior Brother ,我杀你Senior Sister ……公平。”

  Shua!
  sword qi 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冲天而起,一道如寒泉般清澈的sword glow 照亮了漆黑的走廊。

  ……原来顶级Mountain And Sea 出剑竟是这般的毫无烟火气。

  Shen Qian 都佩服自己,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能胡思乱想。

  他同时也恼怒于澹台沁的temperamental ,大家前几天不还搂在一起亲密的跳舞吗,这女人怎么翻脸跟翻书一样?
  不过好在他刚才就已经有所警惕,所以在澹台沁拔剑的同时,Shen Qian 也闪现般出现在了房门口,forcibly 以身形封住了澹台沁的sword glow 。

  面对一个顶级Mountain And Sea 的一剑,Shen Qian 脸色一凝,别无选择的直接动用了Divine Ability 。

  时空恍若静止,Heaven and Earth 不知名处有梵音起。

  bang!
  刹那间亮起的黑金混杂的rays of light 将这狭小的空间映照得亮如白昼,随着“轰隆隆”的破碎声音,天花板和地板都瞬间被Shen Qian 涨大的体形顶出了一个大洞。

  all around 的Spiritual Qi 变得紊乱,好似根本无法适应这不容于世俗的存在。

  clang!
  金铁交鸣声响过后,澹台沁的剑斩在了Shen Qian 的胸膛上,在火花飞溅之后随即停住。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身高近乎五米的Shen Qian ,一时失神。

  那是怎样的一种形态?
  澹台沁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去形容。

  他是神,又是魔。

  她只知道在面对这Shen Qian 幻化的“monster ”的时候,她全身的bloodline 竟都是在微微颤抖。

  许久未曾动用的“血观音”在应激之下voluntary revolving 起来,刹那间,猩红纹路覆盖了她的全身,她的背后开始生出一对对手臂……

  澹台沁及时清醒过来,抑制住了Divine Ability 的运转,很快恢复常态。

  随着她收回long sword ,伴随着光华一敛,少年也在瞬间变回了原样。

  除了破碎的长廊和all around 开裂的墙壁,一切好似都没有发生过。

  两人相对而立,都是默然。

  “Little Junior Brother !”

  砰!
  房门被推开,one silhouette 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正是满脸仓皇之色的纪弱水。

  她见Shen Qian 无事,不由sighed in relief ,随即在Shen Qian 错愕的眼神之中,纪弱水将他一把拉到身后,警惕的注视着澹台沁。

  “你是谁,为何伤我Junior Brother ?”

  Shen Qian 摸了摸鼻子,又是感动又是无奈。

  不枉他拼死替纪弱水挡了这一剑……虽然后来Shen Qian 才意识到,澹台沁那一剑其实并不会威胁他的性命。

  system 没有任何反应也是一种明证。

  或许澹台沁真的没有killing intent ,也或者是临时收手,但不管如何,Shen Qian 都不敢冒险。

  毕竟在他印象之中,八Senior Sister 是真正的弱鸡,没有任何cultivation base ……除了力量出奇的惊人。

  所以此刻纪弱水把他护在身后的行为,才是让Shen Qian 有些无奈。

  “让开,或者死。”

  澹台沁的目光依旧停留在Shen Qian 身上,却淡淡吐出了五个字。

  Shen Qian 心中一紧,澹台沁或许曾对他展露过温柔,但他知道那不是全部的澹台沁,他刚想推开纪弱水,却惊愕的发现自己根本推不动对方。

  “我不让。”

  纪弱水摇摇头,声音不大,却透着一种坚定。

  澹台沁的目光终于移到了纪弱水的脸上,在看清对方的容貌的时候,澹台沁的眉头微不可查的一蹙。

  “那便死。”

  澹台沁coldly said ,手中long sword 再度光华亮起。

  “八师……”

  Shen Qian 刚想发动全力甩开纪弱水,面对着澹台沁斩出的一剑,脸色煞白的纪弱水在神色一阵变幻后,好似作出了某种重大决定,终归是clenched the teeth 。

  weng!
  尘土颤栗之中,堪比太阳爆发的rays of light 让Shen Qian 的眼睛一阵刺痛……他又一次被闪瞎了。

  当Shen Qian 重新灌注了spirit strength 在眼睛之中,才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随即Shen Qian 呆住了。

  这,这是……纪弱水?

  刚刚拦在Shen Qian 身前那个柔弱Senior Sister 已经disappeared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站在ten thousand zhang rays of light 之中的女人。

  霞光环绕、云雾托举之中,手持黄印的纪弱水长身玉立,满脸威仪,长发盘成样式繁复高髻,以一根镂空成飞凤玉簪固定。

  她身披明黄宫装,外罩golden 薄纱,长长的袖口上有日月伏息,星辰闪烁,宽大的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之间,挽迤满地。

  她好似Nine Heavens 之上的神祗,那高雅而端庄的姿态,深深震撼了Shen Qian 的心灵。

  最荒谬的是,Shen Qian 莫名有一种渺小的感觉。

  好似面对着这个突然陌生起来的八Senior Sister ,他微小如尘埃。

  只是很快,system 驱散了那种异样的不适感。

  Shen Qian 也不知道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是怎么出现如此瑰丽万千的气象的。

  但他这一刻才突然发现,原来他一点都不了解纪弱水。

  澹台沁也再一次愣住了。

  Shen Qian 发现她的表情很是复杂。

  有不可置信,有恍然,似乎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自嘲。

  “so that’s how it is ……”

  好似发现了某种端倪的澹台沁,缓缓将目光转向了依旧沉溺于八Senior Sister 风姿之中的Shen Qian 。

  “两千年了,为何你依旧和她有纠葛?”

  澹台沁的目光之中,是Shen Qian 从未见过的悲伤。

  “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轮回,那等候的意义又在何处?”

  “……啥?”

  满脸懵逼的Shen Qian ,只能发出了经典疑问。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澹台沁好像在看他,又好像不是在看他。

  澹台沁没有回答Shen Qian 的疑问,身形缓缓消散在了原地。

  滴答!

  微弱却又清晰可闻的水滴声响起,Shen Qian 眼睁睁看着那滴清泪掉落,在地上凝结为了一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湛蓝水晶。

  还不等Shen Qian 反应过来,眼前rays of light 一收,当Shen Qian 转头看去,刚刚仪态万千不似凡人的纪弱水,已经恢复成了之前的模样,破碎的走廊里也重新漆黑了下来。

  “八Senior Sister ……”

  Shen Qian 刚刚叫了一声,纪弱水已经一声不吭的栽倒在了Shen Qian 怀里。

  Shen Qian 低头一看,纪弱水look pale ,双眸紧闭,却是早已晕厥。

  什么鬼啊!
  Shen Qian 心头有无数fuck your mother 崩腾而过,只觉得脑子乱哄哄的。

  今晚发生的一切都不在他的预料之内。

  他unfathomable mystery 变了次身,然后澹台沁和纪弱水也not to be outdone 的先后变身。

  最重要的是澹台沁好像认识纪弱水?

  或者说,澹台沁认识纪弱水的另外一个形态。

  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还有澹台沁最后说的那两句话又是什么意思,是对自己说的吗?
  她又在说什么啊!

  轮回是指什么,等候又是何意,还有两千年这个时间又代表着什么……

  “沈先生!”

  这时,楼梯的安全门被推开,衣着略显凌乱的晚宁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啊,这是发生了什么,您没事吧?”

  晚宁显然是被走廊里的破碎景象吓了一跳。

  她此刻甚至都无法靠近Shen Qian ,因为两人之间隔着一个七八米的大坑。

  “我没事,你来的正好,帮我收拾一下这里的残局,该赔钱赔钱……有人问的话就说我练武出了点setback ,没控制好力道。”

  Shen Qian 看到晚寧便吩咐了一句。

  也幸好這个酒店住的基本都是江中軍武的学生,绝大部分都还在外面彻夜狂欢,刚才的一番动静虽然波及了三层楼,却没造成什么伤亡。

  “好的,沈先生!”

  晚宁没有多问,很快就下楼离去。

  待晚宁离开后,Shen Qian 抱起纪弱水,同时弯腰将地上那颗蓝水晶捡了起来。

  “咦?”

  弯腰捡水晶的时候Shen Qian 却是目光一凝,又发现一样东西。

  “这是……澹台沁落下的?”

  Shen Qian 将那插在残破的地板上的black 短剑捡了起来。

  black 短剑包裹在剑鞘之中,只是略一感应,Shen Qian 便能感受到其中封存的惊心动魄般的恐怖力量。

  Shen Qian 有些疑惑,从感知来看,这短剑上还残留着澹台沁的气息,应该是她的没错。

  可,对方一直用的都是long sword 啊!

  直到Shen Qian 在短剑的剑鞘上找到了两个极unremarkable 的小字。

  “约定。”

  约定?

  当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Shen Qian 先是startled ,随即想起了什么,一时间不由面色复杂的愣怔在了原地。

  若说他和澹台沁的本体有什么约定的话,那就得追溯到好几个月之前,Shen Qian 第一次进入澹台沁的公寓,却因为對方触碰自己而引发了混乱反应。

  澹台沁牵动伤势重伤昏迷,而Shen Qian 也差点被弄死。

  凌霄赠予他的含有他八成力量的木剑,便是毁在了那次。

  事后澹台沁曾说会补偿他,不过过了这么久,Shen Qian 都已经忘记这档子事了,却didn’t expect 原来澹台沁一直都记得。

  “所以澹台沁并不是因为王朔来找我的麻烦,而实际上是来给我送剑的?”

  感受着手中短剑好似可以斩灭日月的力量波动,Shen Qian 好似明白了什么。

   这章写得极慢,花了三个小时,要考虑的东西太多,所以更新晚了点,大家见谅。

    惯例拜谢大家的月票、打赏和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