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9

  第309章 声名
  魔都另一家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Shen Qian 正在灯光下把玩着那unremarkable 的black 短剑。

  Shen Qian 记得他曾问过温柔版的澹台沁,本体可以爆发出多少力量。

  那时澹台沁告诉她的是若全力为之,一剑的destructive power 最起码在五十万kg 以上。

  就算是这一剑没有本体的全部力量,七八成总该是有的吧?

  Shen Qian 想象不出,有多少Mountain And Sea 可以接下这一剑的。

  再次收获一枚强力底牌的Shen Qian ,勉为其难原谅了这个女人戳了他胸膛一剑。

  将短剑收了起来,Shen Qian 倒是惊觉了另外一个事实。

  他的space ring 已经快满了。

  本就是六百万的便宜货,只有半立方平米的空间,当初还觉得挺大,但如今,显然已经有些配不上Shen Qian 的身份了。

  别的不说,光是medicine pill 和Shen Qian 储备的灵能武器就占了一大半,还有衣物等日常用品。

  而问题在于,大空间的空间晶石还真不那么好买。

  主要是有价无市,属于稀缺品,Old Liu 那枚鹅蛋大小的也是在auction 上找到的。

  百王殿的贡献值暂时又用完了,否则也可以先从百王殿里兑换一枚一立方平米的先将就一下。

  不过好在目前Shen Qian 其实也不算很急促。

  澹台沁的项链还在他这里,他不确定澹台沁的本体到底是因为不知情还是其他原因,一直没和他讨要过。

  相比起Shen Qian 这破烂戒指,澹台沁的空间项链足足有十立方那么大,而且里面除了几件澹台沁的衣服别无他物,倒是可以暂时借用一下。

  收起杂念,Shen Qian 将心思转回到桌面上刚刚书写的笔记。

  “目前已知最早是所谓的Immortal God 时代,那个时候的powerhouse 都是天生地养,‘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并不归属于Human Race ……”

  “那Human Race 又是如何诞生的?”

  “Nuwa 存在吗,还是说我们真的是猿猴进化的?”

  “在Immortal God 统治时期,有了上古Human Race 存在,对应《远古Human Race 史》描述的时期,然后就开始出现第一批ancient martial artist ……”

  “按照Third Senior Brother 所说,现存的古Wu Family 族很可能就是这个Sect 的inheritance 。”

  “那周易王假设真是活了数千年的人物,从周朝跨越到如今,那他应该算是什么?”

  “江陵王为九王之首,这些情况他肯定知晓,那是否意味着,周易王已经归属为新武Sect ?”

  Shen Qian 在纸上记录着自己目前知晓的所有信息,却发现还是一团迷雾。

  其实Shen Qian 没有写上去的还有他时不时会梦到的white clothed 人,以及他此生最敬重的大佬高。

  white clothed 人至今还没搞懂身份,但假设大佬高是和white clothed 人有联系的话,他肯定会知道一些什么。

  矛盾的点在于,Shen Qian 走Heavenspan Pagoda 楼梯的时候,看到的大佬高的前半生,分明是在鸟不拉屎的Ancient Times 。

  可大佬高的百科上却说他是土生土长的Jing City 人。

  反正现在Shen Qian 已经醒悟了,书上写的就没一个字是能信的。

  一旁,纪弱水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额头不时蹙起,却不知道做了什么噩梦。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毛……呸,秘密啊!”

  Shen Qian 凝视着八Senior Sister 圆润白皙的鹅蛋脸,muttered 。

  原来八Senior Sister 是teacher 从Kunlun Mountains 带回来的。

  这是Shen Qian 刚刚才从Third Senior Brother 嘴巴里撬出来的秘密。

  至于更多的关于纪弱水的谜团,要么是石定言不愿意告诉他,要么是石定言也不知道。

  Shen Qian 倾向于后者。

  Shen Qian 也不敢忘记纪弱水对于system 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吸引力,Shen Qian 每一次见到纪弱水都要绷紧脑海里的弦,生怕system 再一次扯疯,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行为。

  只是最近system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沉寂了下去,却是没有再在纪弱水的面前失控过。

  “嗯……”

  这时,耳边传来微弱的嘤咛声,Shen Qian 转头一看,就见纪弱水正迷蒙的睁开了眼睛。

  “八Senior Sister ,你醒了。”

  “啊,Little Junior Brother ,我们……”

  纪弱水紧张的坐起身来,待发现all around 已经变得安全的时候,这才relaxed ,旋即有些sorry 。

  “你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刚才大致检查了一下,你的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

  Shen Qian 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对了,Little Junior Brother ,刚才我,我……”

  纪弱水先摇头,随即似是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脸色不由一白,语气也变得支吾起来。

  “八Senior Sister ,不想说就别说了,我知道你肯定有你的苦衷,不然你早就告诉我了,对吧?”

  Shen Qian 轻轻握住了她温软的手掌,said with a smile 。

  虽然Shen Qian 内心十分好奇,但一看纪弱水为难的模样,他就知道这事只怕急不得。

  纪弱水一愣之后就呆呆的看着Shen Qian ,在Shen Qian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眼泪已经pa ta pa ta 的从她脸上滑落。

  纪弱水的眼泪,没有如同澹台沁那般凝结成了水晶,但依旧让Shen Qian 有些揪心。

  他将supple as if boneless 的纪弱水拥入怀中,好一会,纪弱水才平复了下来。

  “Shen Qian 。”纪弱水muttered 。

  Shen Qian startled ,这还是八Senior Sister 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哎。”Shen Qian complied 。

  “沈……前……”纪弱水再念了一次,虽然小声却格外的用力,好似想要记住什么。

  “八Senior Sister ,你好像有心事?”

  Shen Qian 察觉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意味。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纪弱水小声道。

  Shen Qian 也不拆穿她,见纪弱水情绪比较低沉,Shen Qian 原本还想问一下关于澹台沁为什么会lost self-control 的事情,但也只能另寻机会了。

  “八Senior Sister ,你休息吧,我就在隔壁,有事你叫我。”

  Shen Qian 将纪弱水放进了被窝,起身道。

  “嗯……”

  纪弱水红唇微张,欲言又止。

  “还有事?”Shen Qian 有些奇怪。

  纪弱水nodded 又摇头,眼神有些躲闪,原本苍白的脸颊上出现了一抹异样的潮红。

  “八Senior Sister ,你到底怎么了?”

  Shen Qian unfathomable mystery 。

  但纪弱水却还是呐呐不语。

  “难道……你想让我留下来一起睡?”Shen Qian 眼睛一转,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啊,不是的,我……我自己就好……”

  纪弱水乍一听见Shen Qian 如此露骨的话语,脸颊瞬间烧得通红,赶紧手足无措的摇头道。

  “八Senior Sister ,要不您有话直说,我这个经验比较少,有时候真听不懂……”

  Shen Qian 虽然自觉十分敏锐,但想要读懂女人还是差了些功力,只能helplessly said 。

  “你……那天你在电梯旁边对我做过的事情,能,能再来一次吗?”

  纪弱水以被子蒙住了脸,又呐呐了半晌,终于是语气颤抖的说道。

  她的声音小到了一定程度,若非Shen Qian 已经将spirit strength 灌注在了耳朵之中,还真不一定能听到。

  电梯旁边做的事?
  Shen Qian 回忆了一下,好似明白什么。

  或许是因为纪弱水性格原因,骤然听到如此要求Shen Qian 热血上头,他大步走上前去,在纪弱水的惊呼声之中掀开了被子,整个人多少带点蛮横的压了上去。

  嗯……真甜。

  ……

  一月十五。

  穿戴整齐的Shen Qian 走出了电梯,一眼就看到了已经在大堂等候的曲白和封曼琳。

  两人同样是一身礼服,打扮得极为正式。

  Nine Heavens 之争的日子定在了三天之后的一月十八,而今天,是Shen Qian 受邀去洛神伯家中做客的日子。

  也是昨天曲白联系Shen Qian 过后,Shen Qian 才知晓,原来这并不是一场私宴。

  洛神伯邀请的天才,可不止Shen Qian 一人。

  同校的曲白和封曼琳也同样受到了邀请,同时还有来自其他武科高校的young talent 。

  所以Shen Qian 就更搞不懂为什么屈湘云非要在擂台上向他发出邀请了。

  ……这让他在熟人眼中本就岌岌可危的操守雪上加霜。

  “但换一个角度想想,这也意味着一种另眼相待对不对,屈湘云的性格我之前也有一些了解,或许真是洛神伯授意的呢!”

  三人并肩出了酒店,封曼琳said with a smile 。

  “Senior Sister ,你就别开玩笑了,洛神伯可是aloof and remote 的王侯,何至于对我另眼相看?”

  Shen Qian helplessly said 。

  “一般人大概不会,但你可是十八岁的Mountain And Sea ,还一刀斩了另外一个Mountain And Sea ,你值得。”

  曲白意味深长的说道。

  Shen Qian 正想谦虚一下,旁边忽的传来几声略显稚嫩的大喊。

  “是Shen Qian 哎!”

  “Shen Qian big brother ……”

  Shen Qian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群满脸狂热的小学生包围了。

  “Shen Qian big brother ,我能跟你合照吗?”

  “Shen Qian big brother ,你帮我签个名吧,我以后也要像你一样考全国武状元!”

  一堆印着Shen Qian 照片的海报被递了过来,Shen Qian 惊愕过后,看着这些满脸期待的孩童,也只能接过笔shua shua 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麻蛋,忘记抽空练一下书法了。

  目视着小学生们恋恋不舍的离去,Shen Qian 一时有些发怔。

  “这点小场面对你来说应该已经习惯了吧,怎么还无法自拔了?”

  一旁的封曼琳见状不由掩嘴said with a smile 。

  “没,只是有些感慨。”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摇头道。

  随着Nine Heavens 杯赛事那惊天一战的持续发酵,Shen Qian 的个人名望在继武科高考之后达到了一个新的Peak 。

  这次更不同于高考,当Shen Qian 展现出Mountain And Sea 实力,引起的关注之广,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高校的层次了。

  毕竟Mountain And Sea ,在绝大部分的认知里,已经走到了社会阶层的顶峰。

  不提属于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诸多特权,单是Martial Arts 部对于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单月发放补贴就是十万起步。

  而一个十八岁的Mountain And Sea ,对于ordinary person 而言,是unimaginable 的存在。

  Shen Qian 甚至已经在网上积累了一批狂热粉丝,而且其中绝大部分是青少年。

  the past few days 他为了低调几乎足不出户,每天和八Senior Sister 弹琴弄玉倒也潇洒自在,但他还是能隐约感觉到他身上凝聚的气运正在疯狂增长。

  “感慨什么?”曲白strangely said 。

  “我想起我像他们那么大年纪的时候,也是心比天高,那时候我每天对father mother 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以后我们要住City Lord’s Mansion 那么大的房子,顿顿吃海鲜……”

  Shen Qian 摇头道。

  “但你不是已经做到了吗?”封曼琳said with a smile 。

  “不一样的……”Shen Qian 意味难明的輕聲道。

  到底是哪裡不一样Shen Qian 没有说,封曼琳和曲白也没多问,只是能察觉到Shen Qian 的心情好似莫名低落了一些。

  洛神伯在魔都的居所就在江边,距离酒店并不远,不过为了以示礼节,三人还是租了一辆加长红旗。

  当轿车缓缓停在了那城堡似的别墅门口,一眼透过车窗看到其中人头攒动的模样,Shen Qian 不由眼睛一眯。

  “看样子今天的客人不少啊。”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想来,虽然洛神伯和我家有些交情,但这种场合我实在是不喜欢。”

  曲白laughed ,“兵法有云,know yourself and know your enemy, and you will never be defeated ,今日有人要在这里布‘Nine Heavens 榜’,那可就不能错过了。”

  Nine Heavens 榜!
  Shen Qian 面色一凝。

  事实上这也是他今日到来的最大理由。

  就在Nine Heavens 杯赛事落幕之后,不知道是从哪里起的传言,说是有mysterious person 借助某种Formation 提前预测了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的排名,并将择日布榜,公布内情。

  本来这种无聊的传言是没人相信的,但不知为何,却是渐渐在特定的圈子里传的有鼻子有眼。

  Shen Qian 交往的人都不是什么八卦之辈,当石定言也询问了Shen Qian 的时候,Shen Qian 才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寻常。

  能让石定言这种不怎么上网的人都听闻的传言,那必然有其特殊之处。

  而最后一條流言,就是那mysterious person 将会于今日在洛神伯的居所布下所谓的Nine Heavens 榜。

  “只怕很多原本没有受到邀请的人,也会千方百计想办法来到吧?”

  三人下车之后,曲白said with a smile 。

  曲白说完,回头却见Shen Qian 驻足原地,神色有异,不由诧异。

  “Shen Qian ,你没事吧?”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摇头示意自己无事。

  就在刚才,他突然察觉到了一道阴暗的审视目光,但他竟是无法锁定来源。

  一般就算是比Shen Qian 强的Martial Artist ,也impossible 做出如此不礼貌的举动,而且,这个人还得比Shen Qian 强很多才行。

  “我们进去吧。”

  Shen Qian 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率先走入了庄园的大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