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11

  第311章 配吗?

  “既然是forbidden technique ,为什么这宁昭仪还敢堂而皇之的拿出来?”

  Shen Qian 不太理解。

  “因为现行律法只规定了何时之后不可再使用forbidden technique ,却没有说在何时之前产生的禁忌item 不能动用。”

  曲白说的有点绕,“除非人家是当着你的面炼制的,否则也impossible 判断出她手上那两枚阎罗引到底是什么时期的产物。”

  Shen Qian 了然的nodded 。

  确实,虽然律法有禁止,但只是掏个成品出来,宁昭仪咬死说这是以前的旧物,谁也拿她没办法。

  洛神伯出场之后,所有人都是静默下来。

  唯独宁昭仪,只是愤怒的和洛神伯对视着,却还没有罢手的意思。

  “本座的话,不会重复第二次。”

  洛神伯的眼神越加凌厉。

  这一刻Shen Qian 倒真希望这宁昭仪再犟一点,当众忤逆一个王侯,就算宁昭仪是天宁公的闺女,此事天宁公也绝对不占理。

  哪怕是洛神伯真的一怒之下将宁昭仪给灭杀了,也没人能指责洛神伯。

  可惜,宁昭仪虽然疯狂,但还算has several points of 理智,眼见得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气氛越加压抑,甚至云层都变得暗沉下来,她终归是不甘的收起了阎罗引。

  “离开。”

  洛神伯imposing manner 一收,indifferently said 。

  事已至此,无论站在何等立场,洛神伯肯定impossible 再让宁昭仪留下来。

  “Shen Qian ,我宁昭仪记住你了!”

  宁昭仪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怨毒,随即大步离开了庄园。

  Shen Qian 略微无语。

  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遭遇这么赤果果的仇恨了。

  上一次……好像是Jing City 的那个赵鑫?
  Shen Qian 觉得很冤枉,拆了武法部招牌的是Eldest Senior Brother ,今天出手的又是曲白,关我Shen Qian 何事?
  “来者是客,大家自便……开始吧。”

  宁昭仪离开后,半空的洛神伯笑着说了一句,随即身形消散。

  堪称天籁的现场演奏瞬间响起,早已准备齐全的侍者们开始穿梭着上菜。

  宴会是自助的形式,众人好似很快都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重新谈笑风生起来。

  “啊,aunt 唤我,我先过去一趟,等会再来找你……你们别客气,随意哈!”

  屈湘云sorry 的冲Shen Qian laughed ,随即赶紧匆匆离去。

  封曼琳很快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便只有Shen Qian 和曲白在庄园内随意漫步。

  “要上去看一看吗?”

  曲白忽的眼神往上一瞟。

  Shen Qian 知道他说的是哪里。

  刚才宁昭仪与两人发生冲突的时候,Shen Qian 便敏锐的察觉到那高台上有不少锐利目光,那波动的气机在整个庄园之中宛如黑夜皓日,异常显眼。

  even more how Shen Qian 还在其中看到了一道记忆犹新的silhouette 。

  很显然,那高台便代表着某个特定的圈子,只有那么一小撮人才能登上。

  “去。”Shen Qi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know yourself and know your enemy ,你说的嘛!”

  两人相视一笑,便走入了正厅,顺着阶梯一路向上。

  刚刚走到了高台入口处,就有数十道眼神飘荡而来,在两人身上徘徊,不过更多的,还是停留在Shen Qian 身上。

  一眼扫去,高台上约莫有三四十人。

  Shen Qian 体内的气血在微微激荡。

  完全是自发的,就好似某种冥冥之中的牵引,或者是微妙的感应。

  Shen Qian 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这种神经紧绷的感觉了。

  就这么一秒钟,Shen Qian 便能确定,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弱者,而其中,还有数道隐晦的气机反馈,让Shen Qian 都生出了忌惮。

  但他们的面孔却都异常年轻,或许和Shen Qian 没得比,但放在整个华夏,他们就是无可争议的年轻一辈。

  最吸引Shen Qian 视线的,当属高台尽头,那此刻独自站在边缘的一个青年。

  他面目的线条很柔,五官也不算明朗,放在Martial Artist 的标准之中,他长得很普通。

  但看得久了,你却好似能渐渐察觉到其中的危险。

  他背着一把剑,但他本来也就是一把剑。

  “林三默。”

  Shen Qian 想起之前看的资料,很容易就将这个目光也放在了他身上的青年和名字对照起来。

  Shen Qian 会如此关注林三默,不仅仅因为对方是镇压了Northern Martial 乃至国内高校数年的Legendary 人物,更因为Shen Qian 曾经听Old Liu 提过他的big brother 。

  那才是真正的风华百年的人物,也是Old Liu 除了Eldest Senior Brother 姜欢外最佩服的人。

  巧合的是,很久以前,Shen Qian 也在教育部长马公佐的口中听对方提及过一次。

  “有可能会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Martial King 。”

  这一句话,当时Shen Qian 不解其意。

  至今才抿出其中蕴含的期许和赞赏是何等之重!
  Martial King 之称,在初代九王之后,再无人可得。

  哪怕只是有希望够一够,也是一种了不得的成就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传闻中嗜剑如命的林三默,又有对方几分风采?
  “曲白,好久没见,didn’t expect 你还真去了江中军武……”

  高台上不少人都和曲白打起了招呼,显然是之前就有过交集,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Martial Artist 甚至惊喜的迎了上来。

  在曲白和其他人寒暄的时候,Shen Qian 也将目光从林三默身上挪开。

  Shen Qian 还看到了白斐,和上次相比,白斐已经不再是那邋遢模样,但他的气质却恍若更深邃了。

  有一种“整个人真的活过来了”的感觉。

  至于高台上其他人,Shen Qian 就都不太熟悉了。

  除了那个穿着军装和曲白还算熟悉的年轻男子,Shen Qian 曾经听曲白提过一次,其他人对于Shen Qian 而言就都只是一张薄薄的纸质资料。

  高台上除了这些年轻的天才们,就只有一个扫地的old man 。

  Shen Qian 一眼扫过,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但还没等他仔细思索,便有一道玩味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高台原来是随便谁都能踏进来吗?”

  那声音hehe 一笑,叹息道:“那我们站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高台上一静,随即很多人的眼神又回到了Shen Qian 身上,因为这话的针对性再明显不过。

  “宋金尧,你想说什么?”

  曲白眼睛一眯,目光锁定了那出声之人。

  “没什么,只是觉得格调低了点,原来只要在高校杯上出出风头就能混进来,那我们这里人是不是少了?”

  那叫宋金尧的青年laughed ,也不避讳的站了出来,“照这个标准,这里不得站个千八百人?”

  all around 起了一阵轻笑,不少人的目光都在Shen Qian 和宋金尧身上来回循梭。

  Shen Qian 刚刚皱眉,耳边已经响起了曲白的sound transmission :“他在故意激你出手,想试探你的底细,别上当。”

  曲白语速极快,显然是怕Shen Qian 冲动之下真出手。

  Shen Qian 一愣,随即摇头一笑,“他配吗?”

  这句话Shen Qian 没有用sound transmission ,因此所有人都听到了。

  众人愕然看着Shen Qian ,包括宋金尧,显然是有些不明所以。

  “你说他想试探我的底细,可就他这点实力……他配吗?”

  Shen Qian 面色平静,指着宋金尧对曲白重复道:“他能试探出什么?”

  hua!
  这一下子终于所有人都听明白了Shen Qian 说的话,高台上骚动之余,许多人都是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

  他们当然能看穿宋金尧的目的,但谁都didn’t expect ,Shen Qian 回应更具侮辱性。

  竟是直接摆明了说宋金尧连跟他交手的资格都没有!

  何等之狂?

  Shen Qian 的想法其实并不复杂。

  原本今天Shen Qian 是想低调行事,好好吃顿饭看看热闹就打道回府。

  但就在宁昭仪将他堵在庄园门的那一刻,Shen Qian 忽的clear comprehension 。

  其实所谓的低调不低调早就没用了。

  在他那天于擂台上出手,当着万千目光将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的王朔一刀斩灭的时候,他就impossible 再像以前那般行事了。

  “年轻一辈Number One Person 。”

  已经有无数网友喊出了这个口号。

  他们不会去细究年轻一辈的标准是什么,也不会在意还有多少所谓的peerless genius 隐在幕后。

  这一届百年未有的Nine Heavens 杯,那对于普通民众来说unimaginable 的对决,缔造了无论是林三默、曲白亦或是眼前的宋金尧都未有过的独属于Shen Qian 的荣光。

  他们或许不比Shen Qian 的实力弱。

  但当他们有Shen Qian 的实力的时候,他们的年龄却已经超标,早已离开了大众的视野。

  若不是有着this time “踏Nine Heavens ”的举办,很多民众可能终其一生will not 知道他们的名字。

  从没有谁,像Shen Qian 这般可以在数亿人的目光之中熠熠生辉。

  如今的Shen Qian 承载着多少荣誉,就势必会有多少敌意。

  无论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Shen Qian 其实已经可以预见,这一趟Nine Heavens 之争并不安生。

  这段时间,Shen Qian 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

  如果忽略system ,要走一条他自己的道,那什么样的道才是最合适的?

  他不知道。

  但是他正在寻找答案。

  只是此刻,他是真的厌烦了。

  既然要试探,那我就给你一个你根本承受不起的答案!
  曲白在诧异过后,却好似从Shen Qian 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什么,他默默nodded ,直接让开了身形。

  而宋金尧在短暂的愣怔之后,脸色已经涨得通红,就算是性格再平和的Martial Artist ,也impossible 忍受得了这样的侮辱,更遑论……

  他是宋金尧。

  他是天才之中的妖孽。

  这里谁不骄傲?

  最多只是因为性格差异而造就了是否外露罢了。

  “顶着个全国武状元的名头就如此猖獗?呵,你可知你在我宋金尧眼中屁都不算!”

  宋金尧said with a sneer 。

  “你还要打多久的嘴炮?”Shen Qian 皱眉,“还是说,你怕了?”

  高台上又是一阵骚动,众人都是因为Shen Qian 的接连挑衅惊叹不已。

  “我会怕?”

  宋金尧眼角跳动,终于是按捺不住失控的情绪,“既然你如此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那我就给你一个教训!”

  宋金尧低喝过后,刚欲大步上前,一道silhouette 却是恰好拦住了宋金尧的去路。

  却是那扫地的old man ,正好将扫把递到了宋金尧脚下。

  这一刻,Shen Qian pupils shrank ,终于察覺到剛才是哪里不對了。

  这高台上干干净净,怎麼会appears a 扫地的old man ?

  而且对方也并没有身穿庄园内统一的制服。

  ”get lost! ”

  正处于愤怒之中的宋金尧乍一看竟是一个扫地的old man 挡路,想都没想的就是一巴掌挥了出去。

  啪嗒!

  但他的手掌却是落空了,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之中,那old man 牢牢抓住了宋金尧的手腕,无论宋金尧如何用力都是completely motionless 。

  “你……你是谁?”

  宋金尧终于察觉有异,complexion changed 道。

  “youngster 太没礼貌,我若真是个扫地的,不得被你this slap 拍死?”

  old man said with a smile ,“该罚!”

  话音落,old man 猛地拔地而起,带着略显惊慌的宋金尧直上高空。

  突然的变故不仅让高台上众人错愕,庄园内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一幕,纷纷发出了惊呼。

  “洛神伯,救我!”

  毫无挣扎之力的宋金尧反应还算快速,刚刚离地数十米便高喊道。

  “聒噪!”

  old man 一巴掌抽在了宋金尧脸上,对方瞬间昏死过去。

  “何人敢在我的地盘impudent !”

  面色冷冽的洛神伯出现在了半空。

  轰隆隆!
  Heaven and Earth 好似瞬间变得拥挤,一只完全由风汇聚而成的azure 大手moved towards in midair 的old man 抓去。

  或许是因为仓促之间,洛神伯没有很好的控制住外溢的力量,方圆千米内的砖瓦几乎是瞬间碎裂。

  幸好庄园内有诸多Martial Artist 及时联手挡住了余波,否则只怕这整片庄园都会变成废墟。

  这一幕也是看得众人咋舌。

  王侯就是王侯,恐怖如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old man 会被azure 大手擒住的时候,old man 身上骤然光华大亮,却是轻易就撞碎了那大手,余势不停的直上高空。

  “吉时已到,hahaha ,洛璃,今日借你地盘布Nine Heavens 之榜,可莫要fail to appreciate somebody’s kindness !”

  大手破碎,洛神伯本来神色一冷间还想出手,听到这句话却不知为何停在了原地,眉头蹙起,却是再没有出手的动作。

  “榜来!”

  而此时,拎着宋金尧的old man 已经到了千米高空之上,只听他loudly shouted ,凌空一指,云层骤然破碎,一道golden light 自破碎的云空深处疾掠而来。

   没时间六千字了,稍欠一下,明天补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