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14

  第314章 众矢之的
  洛神伯的庄园内恍若陷入了死寂。

  所有人都是呆滞的看着那高台上,一道连接Heaven and Earth 的粗大golden light ,从Nine Heavens 榜上投射下来,径直笼罩了站在那里的一道silhouette 。

  而这道silhouette 的面孔没有人会陌生。

  就在不久前,他刚刚在Nine Heavens 杯上光华大放,一刀寂灭了一个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powerhouse 。

  他虽然一场比赛都没参加,但Nine Heavens 杯却只留下了他的名。

  “Shen Qian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榜单掠走了我体内的golden light ,然后……全部都灌注到了Shen Qian 体内?”

  全都是清一色的不可置信的表情。

  那可是原本应该分配给一千个人的Heavenly Dao 赐福啊!
  但是看这架势,似乎……全都被Shen Qian 给吸收了。

  高空之中原本应该是执掌Nine Heavens 榜的天机客,似乎也被这一幕给惊呆了,愣怔在了原地半天都没有动静。

  ”no! ”

  数秒之后,终于有被掠走golden light 的年轻Martial Artist 反应过来,loudly roared 便拼命朝正被golden light 浇灌的Shen Qian 冲了过去,似是想要夺回那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机缘。

  ”get lost! ”

  但都不等沐浴在golden light 之中的Shen Qian 有什么反应,随着coldly snorted ,那飞扑而出的年轻Martial Artist 却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同时吐出了a mouthful of blood 。

  看着那道护在Shen Qian 周围的挺拔silhouette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众人都是眼睛一眯。

  “曲白,你这样不太合适吧?”

  高台上有一人站了出来,coldly said 。

  “Nine Heavens 之榜,本是大家的机缘,现在却被Shen Qian 一人独占,你确定要护他?”

  不等曲白回话,又有另外一人也站了出来。

  高台上下,都有不少人begin to stir 。

  若是平常他们还能维系一些理智,但此刻亲眼看到那无数golden light 尽数被Shen Qian 纳入体内,他们却是瞬间红了眼睛。

  即便曲白是刚刚被确定的Nine Heavens 榜前十,也并不能震慑他们。

  “少废话。”曲白indifferently said ,“想碰Shen Qian ,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封曼琳这时也赶了过来,不过显然,比起曲白,就没多少人将她放在眼中了。

  “曲白,你真当你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

  清脆冷冽的声音响起,一道窈窕silhouette 大踏步先前走去,竟是丝毫不顾忌曲白阴沉的眼神。

  “是秦小珂……”

  “嘿,九王lineage 的Princess ,也是Nine Heavens 榜前十的超级powerhouse ,岂会怵他?”

  不少人都是eyes shined ,心底最后那一分顾忌也散去。

  oh la la !

  眼看就是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这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golden glow 骤然一收,却是Shen Qian 终于将所有golden light 都吸纳,重新苏醒了过来。

  Shua!
  这一下子众人也顾不得再盯着曲白,都是将注意力放到了Shen Qian 身上。

  “Shen Qian ,速速将golden light 吐出来!”

  “就是,你凭什么霸占我们的机缘?”

  “做人怎么能如此的贪得无厌!”

  许多人喝问道,表情激动。

  Shen Qian 没有理会,先给了曲白一个感激的眼神。

  且不论他刚才是不是真的动不了,但曲白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挺身而出,却让他对这位Senior 有了新的认识。

  如果说之前Shen Qian 还只是将他视为校友和伙伴,那这一刻,两人已经成为了真正的朋友。

  和曲白nodded 示意后,Shen Qian 才转过目光,扫视过那一张张有着愤怒和扭曲的面孔。

  “第一,‘霸占’这个词是不是有些过了,还是你们觉得我有操控榜单的能耐?”

  Shen Qian 先是faintly smiled ,在不少人startled 的时候,才接着缓缓道:“第二……我就算占了,你们又能如何?”

  hua!
  除了少数被Shen Qian 点醒暂时冷静下来的人,绝大部分人,就算是没有得到golden light 赐福的,此时hearing this 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其中不乏一些心思活泛想要fish in troubled waters 之人。

  曲白都诧异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

  在他的印象之中,至少今天之前,Shen Qian 都是相对低调和内敛之人,就算偶有锋芒,如在Nine Heavens 杯赛场上那一刀,也多半是忍无可忍的时候才会有的爆发。

  但此刻,他极其明显的察觉到了Shen Qian 性格上的一些转变。

  “impossible !”

  “Shen Qian ,你以为你是谁?”

  “一起上,将golden light 抢回来!”

  骚动之中,有人大声的鼓动道。

  “呵,就凭你们?”

  Shen Qian faintly smiled ,不屑之情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

  this time ,就算是再有顾忌的人也忍不了了。

  空气之中有剧烈的音爆声起。

  都不用说高台之下,就算是高台之上,也瞬间有十数道silhouette 飞身而起朝Shen Qian 袭来。

  “你疯了?”一旁的曲白如临大敌,同时语速极快的埋怨道:“这么多人,我们两个搞不定!”

  Shen Qian 却是莫名一笑,反而收手而立,就在曲白有些愣怔时候,Shen Qian 忽高喊道:“洛神伯救命!”

  这一刻别说曲白了,就连高空之中的洛神伯都有些许无语。

  她刚才还在饶有兴致的等着看Shen Qian 要怎么办,谁知道对方的依仗竟然是自己。

  不过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归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洛神伯也impossible 真的眼睁睁看着Shen Qian 被打死在自己面前,当即只能无奈的一摇头,随即lightly waved 袖。

  强烈的劲风在高台上席卷而过,吹得所有想要靠近Shen Qian 的人东倒西歪。

  而Shen Qian 则招呼了一声曲白,曲白拉着封曼琳,三人直接飞天而起,来到了洛神伯的身后。

  “无耻之徒!”

  “混账!”

  见Shen Qian 在一通嘲讽之后竟是直接找洛神伯求援,而偏偏众人还拿他没什么办法,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

  “你这little bastard ……”

  洛神伯伸出青葱手指点了点Shen Qian 的额头,嗔怪道。

  Shen Qian 只是挠头一笑。

  洛神伯和大佬高本就是一个派系的王侯,even more how 从Shen Qian 那日的观察来看,洛神伯和大佬高还算得上比较亲密的,对方当然impossible 对他见死不救。

  ……嗯,指不定两人之间还有什么八卦也说不一定。

  “洛神伯,您怎可公开偏袒Shen Qian ?”

  “对啊,洛神伯,还请替我们主持公道!”

  底下的许多年轻Martial Artist 都是忍不住恳求道。

  “确如Shen Qian 所说,这Gold List 赐福非他所能操纵,此事不能怪他。”

  洛神伯摇头,indifferently said :“因缘际会,福祸命定,身为Martial Artist ,岂可blame the gods and accuse others ?”

  后一番话洛神伯甚至已经动用了某种spirit strength ,恍若enlightenment 一般,顿时又有不少人从刚才的激愤之中冷静下来。

  但显然,洛神伯也impossible 叫醒所有人。

  或许是看洛神伯不会松口,立马就有人目光一转,looked towards 了高空之中那恍若到此时都还没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另一道silhouette 。

  “天机客senior ,难道您也认可这种说法?”

  “对啊,天机客大人,您开这Nine Heavens 之榜本是为了造福年轻一辈,现在所有好处却全都让Shen Qian 得了去,这算什么?”

  “天机客senior ,请您主持公道!”

  许多人纷纷出声道。

  嘈杂的动静终于惊醒了那已经发呆良久的old man 。

  天机客深深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忽的muttered :“有意思,嘿,真是有意思啊……”

  念叨完之后,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是忽的笑了起来。

  只是他的笑容异常古怪,gradually ,那笑声也是越来越大。

  “hahahaha ……”

  在众脸懵逼之中,天机客笑着笑着,身形就这么消散在了高空之上。

  走……走了?
  没有人能理解天机客为什么要笑,但对方就这么一走了之,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连正主都撒手不管了,Shen Qian 又被洛神伯护住,一时间还心有不甘之人竟是无计可施。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下来。

  “今日的宴会就到此处吧,若大家还有兴致的话,可继续留下饮酒。”

  洛神伯又淡笑着丢下了一句场面话,随即轻轻一挥手,便带着Shen Qian 等四人消失在了半空。

  庄园内此时才是哀叹四起,但无论如何,谁也知道,今日是impossible 再针对Shen Qian 了。

  “诸位,急什么?”

  此时,忽然有人出声道:“别忘记了,还有Nine Heavens 之争……”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不少人都是瞬间反应过来。

  “不错,还有Nine Heavens 之争!”

  “对啊,除非Shen Qian 就此退出,不然我们未必没有机会,那golden light 只要能被剥离,Shen Qian 就是众矢之的……”

  许多人又燃起了希望。

  便是高台上也有不少人目光闪动。

  毫无疑问,到了Nine Heavens 之争的时候,Shen Qian 就是那块最香的肉镆镆!
  “嘿,这Nine Heavens 之争可是真有趣了……”

  骚乱之中,不知是谁低声muttered 。

  ……

  Shen Qian 瞥了一眼窗外依旧高悬天际,只是比之前黯淡了不少的Nine Heavens 榜,随即摇摇头收回了目光。

  他很好奇system 到底在当时做了什么,但此刻显然不是查看的时候。

  他正身处洛神伯的宅子内。

  曲白和封曼琳已经被洛神伯送出了庄园,唯独留下了他一人,估摸着是洛神伯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正好,Shen Qian 也有一肚子的疑问。

  “沈相公,请喝酒。”

  背后一道招呼声响起,Shen Qian 转身,却是一个laughed 的中年男人将泡好的茶放到了桌子上。

  “相公”这种称呼somewhat 不伦不类,不过Shen Qian 已经习惯了。

  在他知道了现代Martial Artist 的社会里实际上充斥了被各种文Shadow Transformation 响的人群之后,他就已经不再纠结这些。

  比如石定言说话文绉绉的,也很古风,但Old Liu 就一口一个“卧槽”……

  当然,也可能和Old Liu 的文化水平有关。

  眼前这个丰神俊朗的中年男人,正是洛神伯的两个丈夫之一。

  不过刚才Shen Qian 感知了一下,对方好像cultivation base 不咋的,可能连Mountain And Sea 都没到,却不知道到底有什么长处,能够被洛神伯看中。

  在Shen Qian 胡思乱想的时候,洛神伯的身形重新出现在了客厅之内。

  “你先出去吧。”

  洛神伯先招呼了一声她的丈夫,等middle-aged man 离开后,她才让Shen Qian 落座。

  “尝尝这花茶,古法煉制,味道不錯。”

  洛神伯笑着伸手道。

  “many thanks 洛神伯赐茶!”

  雖然洛神伯看起来很和蔼可亲,但面对一个王侯powerhouse ,Shen Qian 倒也不敢真的随意,还是规规矩矩行礼之后才端起了茶杯。

  “果然很香!”

  Shen Qian 其实不太懂茶,但还是诚恳的赞叹道。

  “喜欢就好,等会我给你包二两带走。”

  洛神伯笑完之后paused ,才继续道:“知道你有话想问我,问吧。”

  Shen Qian 也不客气,chuckled and said :“敢问洛神伯,那天机客到底是who ,这Nine Heavens 榜又是何物,还有那些golden light ……莫非真的是所谓的Heavenly Dao 赐福?”

  “你就不能one by one 问题的来?”

  洛神伯白了一眼Shen Qian ,风情万种,但沉吟之后还是说道:“关于那天机客,其实我也不知道。”

  “您不知道?”Shen Qian 一愣之后,惊讶道:“那您怎么还……”

  “我虽然不确定天机客的身份,但Nine Heavens 榜我却看出了一点东西,情况未明之前我也不敢随意出手。”

  洛神伯摇头道。

  “您知道Nine Heavens 榜?”Shen Qian strangely said ,“莫非这Nine Heavens 榜以前也出现过?”

  “唔……不好说。”洛神伯含糊道。

  “什么意思?”Shen Qian startled 。

  ”Not good 说就是不好说。”

  或许是看到Shen Qian 一臉便秘的表情,洛神伯轻笑一声道:“莫要以为我是在故意和你打哑谜,若我没有猜错,此事牵涉甚广……王侯,也并不意味着超脱。”

  “超脱什么?”Shen Qian 越听越是迷惑,不由皱起了眉头,helplessly said :“我说洛神伯elder sister ,您总要给我点什么东西吧,到现在为止您equivalent to 一个问题都没回答我。”

  不知道是不是Shen Qian 那一声“elder sister ”起了点作用,洛神伯终归是叹息道:“你可以换个角度想想,为什么天机客在魔都布Nine Heavens 榜,如此major event ,无论是Martial Arts 部亦或是魔都,都没有powerhouse 现身?”

  这一点其实Shen Qian 之前就想到了,此时洛神伯再度点明,Shen Qian 好像咂摸出了一点意味。

  “您是说……大家都有所顾忌?”Shen Qian 试探问道。

  见洛神伯颔首,Shen Qian 又不可置信的道,“那天机客总不能比九王还厉害吧,除非……”

  本是随口一说,但Shen Qian 脑海中divine light flashed ,好似想到了什么,他不由惊愕当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