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15

  第315章 mysterious 口诀

  Shen Qian 脑海中瞬间有诸多念头闪过,随即,他忍不住脱口而出:“这天机客莫非是和九王有着亲密关系的人?”

  但很快Shen Qian 又自己否决了这个想法。

  原因很简单。

  作为目前名义上的华夏Number One Person ,虽然没有封号但却无人敢对其不敬的华夏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太不符合常理。

  就算是九王的后代,吴炜岂会有丝毫忌惮?

  真要算起来,据说吴炜还和九王之中的某王有着直接的bloodline 联系呢。

  Shen Qian 记得他看过一部很老但是很经典的电视剧,里面有一句台词,即排除了所有的probability 之后,即便剩下的那个答案是如何的荒谬,却也是真相。

  于是Shen Qian frightened and scared 。

  “这天机客……是九王之中的谁?”

  当Shen Qian 发现自己问出来的时候,洛神伯的眉头明显跳了跳,他不由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因为这意味着,他极有可能真的猜对了。

  若这天机客真的是九王之中某人的化身,那似乎一切都说得过去了。

  可会是谁呢?

  现存还在外界有活动踪迹的只有周易王和North Guardian Lord ,难道就是these two people 之中的一人?

  但Shen Qian 还是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弄出另外一个身份。

  沉默良久,洛神伯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都是你自己猜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Shen Qian 眉头皱了皱,还是忍不住问道:“可是……为什么?呃,虽然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您很多话不方便直说,但您可以说点其他的,我相信我的理解能力。”

  “说点其他的?”洛神伯startled 。

  “类似于隐喻啊什么的……”

  其实到此时Shen Qian 已经有些抿过来了。

  联系洛神伯之前的说辞,若说洛神伯是在犹豫什么,那大概率就是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真实存在的因果。

  或许,她不愿意说只是为了避开某种因果。

  但一想到这点Shen Qian 内心却更是震惊。

  虽然“伯”只是王侯封号之中的最低一等,但那也是王侯啊!

  什么样的因果,会让洛神伯都避之不及?

  洛神伯又是半晌没说话,就在Shen Qian 以为她大概什么will not 说了的时候,洛神伯忽然开口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看起来还算开阔的荒地。”

  Shen Qian 瞬间凝神。

  而洛神伯也继续说了下去。

  “某一天,那片干涸已久的荒地上忽的长出了一棵幼苗,虽然wind and rain 交加,环境恶劣,但那棵幼苗竟然还是长起来了,而且是越长越大,越长越高……”

  “后来,它变成了一棵挺拔的大树,即便是在很远的地方,也能看到它的苍翠。”

  “或许是因为大树的出现改善了那片土壤,于是这片土壤开始滋生出了更多的树苗,也有一些来自外面的树木,因为受到吸引而在这里put down roots 。”

  “当这片荒地终于摆脱了贫瘠,再也不惧wind and rain 摧残的时候,其上已经立了九棵大树,还有无数茁壮的树苗正在其中不断生长,这片荒地的形势便陡然变得大好起来。”

  “只有一点很是可惜……”

  Shen Qian 正听得入神,听到洛神伯话音一顿,他subconsciously 便问道:“什么可惜?”

  “那九棵大树实在太过于粗壮,每一棵都恍若参天,它们固然牢牢的守住了这片土壤,而且让土壤变得肥沃起来,但……却也遮挡了其他树木的阳光。”

  “它们盛开的枝叶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就将这片土壤的天空牢牢遮挡了起来。”

  “当其他树苗长到了一定规模却无法再继续成长的时候,所有的树才陡然意识到,原来已经没有缝隙再让它们继续向上了。”

  “你说,到了这种时候,会发生什么?”

  Shen Qian 没有回话,只是陷入了某种略微的震撼之中。

  洛神伯却也不是真的要他回答,短暂停顿之后又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说道:“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那九棵大树终于倒塌了七棵,这片天空重新有了大片大片的阳光……”

  “其他树木以为属于自己的契机终于来了,于是它们开始沐浴着阳光拼命生长。”

  “直至有一天,很多树木都愕然的发现,即便如此,它们也还是无法长成新的参天大树。”

  “或许是因为innate talent ,或许是因为其他……但这片土地上,却是久久不能再出现参天大树。”

  “有人开始反思,有人也开始尝试走其他的路。”

  “其他的路?”Shen Qian 终于从呆滞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你想哪,那些大树虽然倒塌了,但不代表它们曾经根深蒂固的根须也跟着消失了,假如……能够将那些根须化为己用呢?”洛神伯轻声道。

  “那就能借助着那些根须,不怎么费力的变成新的大树……”

  Shen Qian muttered 。

  “只是这样吗?或者说,只有这种可能吗?”

  洛神伯faintly smiled and said 。

  “那还会有什么?”

  “hehe ,故事到此为止。”

  洛神伯却是直接终止了话题。

  任凭Shen Qian 再如何追问,见洛神伯都没有再开口的意思,Shen Qian 也只能讪讪放弃。

  不过话说回来,洛神伯这个故事虽然没有讲完,但能够讲到这种地步,已经算是很给Shen Qian 面子了。

  九棵大树……

  毫不疑问,那比喻的是初代九王!

  想想现代Martial Arts 史最重要的篇章,可不就是初代九王崛起,直接将华夏推进了安定的新纪元吗?

  可问题是,那片所谓的荒地真的只是指华夏吗?

  Shen Qian 隐约觉得没有没那么简单,他内心还有一层更深的猜测,只是暂时也不能确定。

  细思极恐的是洛神伯这个故事里透露的另外一层意思。

  不管荒地指的是什么,但九王挡住了别人前进的路却是事实。

  而初代九王其他七王的陨落或者失踪,似乎也和这一点有着莫大的联系。

  这大概已经是华夏现代史里最大的隐秘了。

  又事涉九王,难怪洛神伯会支支吾吾,一直都不愿意直言。

  而今天出现的天机客,很可能也涉及到了这一层的隐秘?

  但这一点,显然要Shen Qian 自己想办法求证了。

  大佬高还要很久才会归来,却不知道能去问谁……

  砸了砸嘴,神思恍惚的Shen Qian 在抿了一口茶之后便提出了告辞。

  “洛神伯,many thanks 您的款待,我……”

  “is it possible that 你以为我叫你来只是为了解答你的疑惑吗?”

  洛神伯lightly snorted 打断了Shen Qian 。

  “啊,洛神伯有事但请吩咐。”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暗骂自己迟钝了,赶紧应道。

  洛神伯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她沉吟了一番才缓缓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我那侄女屈湘云你也打过交道,你觉得……她如何?”

  “en? ”

  Shen Qian 一愣,虽然觉得有些怪,但也没迟疑太久,“自然是芳华绝代,Dragon Phoenix 之姿。”

  “既然如此,我做主将她许配给你如何?”

  洛神伯said with a smile 。

  “这如何使得?”

  Shen Qian 一惊,subconsciously 就直接拒绝,见洛神伯眉目一沉,他赶紧又解释道:“洛神伯,不是我要故意推脱,实在是我觉得……”

  “她配不上你?”洛神伯淡漠直接打断Shen Qian 。

  “当然不是。”

  “那你的意思是你配不上她了?”

  “是。”

  洛神伯本是冷笑,听到Shen Qian 为了推脱竟是用出了这种烂借口,她眉头一挑,已然动了真怒。

  “洛神伯,请您听我说完,我说我配不上她的意思是……我已经脏了。”

  “……脏了?”

  洛神伯startled ,有些懵的看着Shen Qian 。

  “不怕您笑话,我的私生活……些微有那么点混乱,您将侄女嫁给我,属实是将她往Fire Pit 里推啊!”

  Shen Qian 诚挚的说道:“我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花心,还喜新厌旧,现在都有二十多个女人了……您别不信,我都可以给你列举出来。”

  “比如说Northern Martial 的那个Ding Yi ,Nine Heavens 杯上出过风头那个,Northern Martial 开Martial Arts Hall 的有一个,叫江璇,我甚至连我的八Senior Sister 都没放过,嗯,还有我Second Senior Sister ,您看这就多少了?”

  “……”

  洛神伯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听着听着却沉默了下来。

  连两个Senior Sister 都没放过,Shen Qian 应该不至于开这种玩笑。

  她本来只觉得Shen Qian 是在找借口,但现在听Shen Qian 这么一说,好像她如果硬要把侄女嫁给他,还真是有点把侄女送入虎口的意思了。

  但就这么被Shen Qian 劝退,洛神伯又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

  “咳,洛神伯,我能问您一句吗,您为什么非要将侄女嫁给我?”

  Shen Qian 似看出了她的纠结,适时问道。

  ……

  直到Shen Qian 距离洛神伯的庄园已经有数公里远的时候,他才let out a long sigh of relief 。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出过不少汗。

  毕竟是在一个王侯面前瞎扯,多少还是有点精神压力的。

  好在,洛神伯还算讲道理,最后并没有真的硬要将屈湘云嫁给他。

  虽然Shen Qian 自认不是什么忠贞的好男人,但对方可是王侯的亲侄女,抛开其他不谈,光这层身份就够让Shen Qian 头疼了。

  自然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至于洛神伯最后说的那个原因,也让Shen Qian 有些许困惑。

  “既然无法独善其身,总好过原地踌躇……”

  洛神伯喃喃说完之后,不等Shen Qian 反应过来,就一挥衣袖将他送出了庄园。

  虽然不得其解,但联系洛神伯at first 说的那句“王侯也无法超脱”,Shen Qian 大抵是能想到其中有着某种深意的。

  不过今日思考过的问题已经太多,Shen Qian 也懒得再琢磨。

  闪烁着点点繁星的in the sky ,Nine Heavens 榜虽然不再golden light 闪闪,但依旧横亘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只要Shen Qian 一抬头就能看到。

  而在那最高的榜单上,他那略显歪斜的名字格外显眼。

  Shen Qian 有些叹息,他知道这一趟Nine Heavens 之争,他怕是要不得安宁了。

  不过……

  就在庄园之内,Shen Qian 的心境已经完成了一次不小的蜕变。

  此刻,他已经不再想逃避。

  想到Nine Heavens 榜单,Shen Qian 见四下无人,这才调出了system 界面。

  那Nine Heavens 榜上的golden light 确实被Shen Qian 所吸纳,但诡异的是,Shen Qian 并不知道它们去哪了。

  他没有自己的“Dao” ,所以不存在大道拔高,而无论是他体内的Essence Power 亦或是肉体,也都并没有得到增强。

  也就是说,那些golden light 在Shen Qian 体内就好似clay ox entering the sea ,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消失了。

  但考虑到当时system 曾经短暂接管过Shen Qian 的身体,所以Shen Qian 估摸着还是能够找到答案。

  找到最近的文件柜,Shen Qian 果然看到了一份标注着今天日期的AFK Records 。

  他点開,其中卻只有短短几行文字。

  “你感受到了一絲熟悉的气息(17:37)

  你运转了mysterious 口诀(17:38)(注1)

  你吸纳了来自Investiture of the Gods 碎片的能量(17:41)(注2)

  你成功让system 的能容扩充并得到了第二电池组(17:42)

  ……”

  AFK Records 至此就嘎然而止,看似简简单单的四句文字,却出现了两个注释,以及四句Shen Qian 完全看不懂的话。

  什么叫熟悉的气息?

  难道是说那Nine Heavens 榜或者说天机客和自己有某种联系?

  Shen Qian frowned 点开了第一行注释。

  “注1:mysterious 口诀——来历不明的口诀。”

  Shen Qian :?

  一脸懵逼的Shen Qian 在反应过来之后简直无力吐槽。

  你这注释和他喵的废话有什么区别啊!

  什么叫来历不明?

  老子当然知道它来历不明,可你都用出来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出处?

  而且根据过往的经验,system 基本impossible 打出这种模棱两可的注释。

  脑阔疼的Shen Qian 冷静下来思索了一番,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只能暂时放下纠结,又looked towards 了第二个注释。

  “Investiture of the Gods ——道级Spiritual Artifact ,在一次浩劫之中分裂。”

  又是极其简单的一行注释,但this time ,Shen Qian 总算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个Investiture of the Gods ……是我知道的那个Investiture of the Gods 吗?

  Shen Qian 听过这三个字,是在他后来恶补的一系列古代Myths and Legends 中。

  传说商周交替之时,商朝气数将尽,周朝即将兴起,道教有位叫做Heavenly Lord of Primordial Beginning 的超级大佬锻造了Divine Beating Whip 和Investiture of the Gods ,用以册封Celestial Court 众神。

  划重点,那是真正用来封神的……

  所以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觉得system 所说的Investiture of the Gods 并不是那个道教传说之中Investiture of the Gods 。

  但一想到Nine Heavens 榜那种种神奇,好似又真的有那么一点意味,Shen Qian 又不太敢确定了。

  再想到AFK Records 的第一句话,那所谓的一丝熟悉的气息。

  這样一盘的话,也就是说system 口中的“熟悉气息”指的其实并不是Nine Heavens 榜,而是Nine Heavens 榜背后的Investiture of the Gods ?

  咦,等等,如果那个传说不是空穴来风……

  周易王是什么时候的人来着?

  Shen Qian 忽的想起那天石定言所说,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又不能完全明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