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18

  第318章 周易王

  自那晚之后,Shen Qian 这段时间第一次看到澹台沁。

  Nine Heavens 杯的时候澹台沁没有露面,但this time 是这届“踏Nine Heavens ”的主体赛事,她显然impossible 再缺席。

  在入场的等待区域,澹台沁和带队的宁之垣、程青青汇合,只是三人之间的气场明显不一样,宁之垣和程青青谈笑风生,澹台沁则是沉默的站在一旁。

  不过她历来都是这幅冷冰冰的模样,大家倒也不以为意。

  直到那响彻魔都的钟声敲响,Shen Qian 没太找到机会和澹台沁单独交流几句,只能secretly sighed 一声作罢。

  “请所有高校参与Nine Heavens grand competition 的选手们,按照次序列队,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顺序入场!”

  一个恢弘浩大的声音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彻,所有人都清晰可闻。

  Shen Qian 听着has several points of 耳熟,在脑海里略一转,就认出这是华夏教育部长马公佐的声音。

  虽然没有在现实之中见过面,但两人在网络上却是有过一次深谈。

  也是那一次,马公佐曾劝他暂时放弃全国武状元的名头,说属于他的舞台还未来临。

  只是不知道马公佐当时指的,是不是就是这Nine Heavens 之争。

  Nine Heavens 榜公布之后,一时间威信大涨、也是此次江中军武Captain 的曲白出面,指挥大家很快就列好了队,来到了停车场外的一片区域。

  这是一片宽阔的海滩,距离浪花翻滚的Eastern Sea 还有十几公里的距离,但在开阔视野之下,也能一眼看到那碧蓝的Eastern Sea 。

  已经去过海外的Shen Qian 心知那只是天气system 覆盖之下的假象,真正的海洋可比这要狂暴的多。

  只是让Shen Qian 略有些奇怪的是,眼前这偌大的海滩一览无余,却是什么都看不到,那赛场又在何处?

  此刻海滩上横向分布着来自各大高校的参赛选手们,骚动阵阵,显然不少人都察觉到了异样。

  “Formation ……”

  Shen Qian 略略感应一番,随即了然。

  而此时,在位列最前方的一排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海滩上的学生们也开始入场。

  然后,就在很多人眼睁睁之中,最先进入的第一排人,忽的消失了。

  就好似水滴汇入了江河,在空气之中泛起了一阵波澜,随即便disappeared 。

  “果然是Formation !”

  许多人惊哗,但毕竟在场也有不少见过世面的人,马上就反应过来什么。

  在各自带队导师的安抚下,海滩上很快又恢复了秩序。

  各大高校的学生们,就这么排着队好似下饺子一般,一个跟着一个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在排在前面的Ouyang Fei disappeared 后,Shen Qian 也没什么犹豫,面色平静的往前一踏。

  有轻微的眩晕感和失重感传来,有点类似于当初Shen Qian 穿过“门”的感觉,但比起那个要短暂的多。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当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首先进入耳朵的,便是all around 那惊叹的吸气声。

  Shen Qian 抬头看去,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也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一下。

  海水disappeared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无比宽阔的White Jade Stone 铺底的广场,这广场上有着成千上万的形状各异的石雕。

  有异兽、有Celestial Phenomenon 、有山川河流、有不知名的Spiritual Artifact 、还有各种grotesquely shaped 的人和植物……栩栩如生。

  它们交错分布,恍若棋子一般,遍布整个广场。

  唯一的共同点,在于它们都很大。

  最矮的石雕,也在数十米之上,大一些的,甚至高度超过了百米。

  再抬头看去,广场的高空上有一圈悬浮的圆形stone platform ,刚好是环绕了广场周边,其中隐约站着不少silhouette ,只是在云雾的遮掩之下看不太清晰。

  “那里应该都是此次前来观看的powerhouses 了,大概率都是Mountain And Sea 之上,估摸着王侯也不少。”

  曲白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和Shen Qian 并肩道。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之前赛制就已经提过,Nine Heavens 之争会由吴炜亲自主持,其余王侯只要接到邀请,哪怕不是真身降临,多少也会有一道Consciousness Clone 前来观礼。

  “你知道这些石像是做什么用的吗?”

  Shen Qian 很快就将注意力转回到了眼前。

  他隐约觉得这些石像另有乾坤,只是一时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不过既然这些石像出现在这里,那多半是和比赛相关,一会就知道了。”

  曲白笑着感叹道,“不管怎样,这已经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另辟空间了……great generosity 啊!”

  Shen Qian 也是点头。

  这广场应该是在Eastern Sea shore 不假,但它其实又是独立的一方空间,而要承载这么多人进入,也说明了它的稳固。

  这绝对是王侯的手笔,而且估摸着就算王侯出手,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不一会,江中军武的学生们都已经进入了广场,澹台沁转身面对着江中军武众人。

  “加油。”

  简单吐出两个字之后,澹台沁body flashed ,便直上高台。

  只是临走之前,澹台沁的目光,还是往某处倾斜了一下。

  “咳,大家都放平心态,我和程教授还有澹台Vice Principal 会一直在这里等候大家,直至grand competition 结束。”

  宁之垣替澹台沁圆了一下场,便也和程青青并肩掠上了高台。

  此时,各大高校的带队导师们都纷纷上了高台,这片广场上,就只剩下了参赛的二十多万学生们。

  自半空的虚无处,忽的伸出了数百台长短焦段不一的摄像机,对准了下方的广场。

  看到转播的摄像机出现,广场上的众人也意识到Nine Heavens 之争即将拉开序幕,纷纷安静了下来,昂首挺胸的站好。

  在关注度远高于新生杯的Nine Heavens 之争面前,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华夏人守在电视和网络面前,

  半空之中有迷雾驱散,紧接着三道并肩而立的silhouette 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这一刻不仅是广场上,便是电视机面前,也有不少人subconsciously 鼓掌和欢呼起来。

  只因这三人,都是经常出现在媒体上的超级大佬。

  居中的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不用说,居右的则是教育部长马公佐,而左边那个面相黝黑的汉子很多人不熟悉,但对于军武的学生们来说,却是一眼就能认出。

  军Martial Artist 的大佬,武定侯。

  虽然不认识,但对方一身戎装加上那身上独属于超级powerhouse 的imposing manner ,倒也让很多人immediately 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华夏九部之长,单以实力排序,必然以Martial Arts 部和武法部最强,但剩余七部,除了马公佐在传言中稍弱,其他一般也都是由王侯兼任。

  面对大家的问好,吴炜抬起双手压了压,很快,广场上又重归于静。

  “各位同学,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这次‘踏Nine Heavens ’的主赛场,参与这自新纪元之后第一次举办的前所未有的盛tournament 事……Nine Heavens 之争!”

  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吴炜稍微等了一会才继续said with a smile 。

  “我也不准备发表什么长篇大论的开场词,关于这场赛事的规格,早在半年前启动的时候,就已经有了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宣传,我相信大家心里都已经有数。”

  “我唯一想对各位说的是……”

  吴炜面容严肃起来,在雅雀无声之中slowly said :“无论你之前已经如何高估这Nine Heavens 之争的重要性,那么,请再将之提升一个等级,因为,它对于你们绝大部分人来说,很可能都是一辈子再难遇到第二次的顶级机缘,务必好好把握!”

  吴炜说完之后,便退了一步,朝马公佐点头示意。

  马公佐踏上前来接过了话头,首先就是介绍了一番今天到场观礼的大名单,果然,此刻那高台之上有超过一千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到来,apart from this ,就是有超过四十个王侯降临。

  普通民众或已沸腾,不过对于现场的学生来说倒还好,毕竟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而且细细探究的话,在场只怕有不少人,都或直接或间接和王侯有着某种联系。

  Shen Qian 听了一下王侯的名单,他所熟知的王侯之中,平阳伯、洛神伯都来了,还有一个他没见过面但已经算是有了恩怨的天宁公。

  燕山公倒是没来,但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以其他形式关注着这场争夺。

  好一会,马公佐说完了官话,又感谢了场地搭建的最大赞助商Nine Heavens 集团,终于进入了参赛的天才们最关心的话题。

  “关于赛制……”

  这四个字一出,原本好些已经走神的人都是瞬间一凛,侧耳倾听起来。

  Nine Heavens 杯的赛制in the past 半年众说纷纭,江中军武的Principal 平阳伯亲自出面打探,才得到了一些消息,即便如此,也是fuzzy ,可见其层级之高。

  却是直到此时,才终于揭开了它mysterious 的面纱。

  “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顾名思义,共分Ninth Heavenly Layer ……嗯,就和前些时日出现的那Nine Heavens 金榜有点类似,从First Heavenly Layer 到Ninth Heavenly Layer ,every layer ,都可以视为一个独立的单元!”

  “而你们每个人的终极目标都相同,那就是登临Nine Heavens !”

  “而九王Secret Realm 的入口,就隐藏在Nine Heavens 之上,hehe ,至于九王Secret Realm 里有什么,应该是不用我多说了……”

  hua!

  自马公佐开口到现在,聚集了数十万人的广场上第一次出现了巨大的喧哗。

  九王Secret Realm 里还能有什么?

  当然是九王留下的宝藏!

  竟然真的有九王宝藏……

  事实上就在今天之前,虽然网上早有传言,但很多人还是不太敢相信,直至此刻,当马公佐亲口确认,很多人才是陷入了憧憬和激动之中。

  “敢问马部长!”

  这时,一道silhouette 忽的越众而出,微微悬浮,高声问道:“不知那九王Secret Realm 之中,藏的是哪位初代王的宝藏?”

  “是沙弼。”

  Shen Qian 和曲白都是immediately 认出了这人。

  全场一静,虽然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感觉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也同样生出了好奇之心。

  马公佐略一迟疑,似正在犹豫是否要回答的时候,一道淡笑声却自更高处响了起来。

  “本王可以为你解惑。”

  云雾拨开,一道负手而立在最高处的silhouette 便展露在众人视野之中。

  但只有现场的人能看到这道silhouette ,而正在看现场转播的民众,却只能闻其声,因为似是有着某种顾忌,没有一台摄像机敢于对准那人。

  那是一个身上兼具年轻和沧桑两种矛盾气质的青年。

  他身穿布衣,虽然在广场上每个人的视野之中,但又好似幻象,那么的不真实。

  “当初江陵王提议,我等九人应为后人留下一点机缘,于是我们各自拿出了一些年轻时有所得的treasure ,存放在了某个地点,也就是如今你们口中的九王Secret Realm 。”

  “时光悠悠,弹指已有两百余年,这便是它第一次开启。”

  青年声音极淡,却又好似响在每个人的心间。

  短暂的错愕过后,Shen Qian 以及现场的不少人都反应过来了这人的身份。

  初代九王之一,现存的无可争议的Human Race 最top powerhouse ,周易王!

  震撼过后,Shen Qian 又马上捕捉到了周易王话语之中的意思。

  那九王Secret Realm ,并不单独是任何一人留下的宝藏,而是九王均有!

  这是何等机缘?

  只是刹那间,整个广场都沸腾了起来。

  九王任何一人拿出来,都是shaking the old illuminating the new 的存在,更别提当九王的宝藏聚集到了一起,那种巨大的诱惑力,哪怕是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会为之疯狂,更别提普遍都还在Martial Artist 阶段的学生们了。

  周易王淡淡说完这席话之后,silhouette 便随之隐匿。

  “Shen Qian ,你说马部长说的是真的吗,那可是初代九王啊,如果有人真能得到他们的宝藏,岂不是成就王侯都有希望了?”

  一旁的李嘉琪短暂的失神过后,眼睛明亮的说道。

  Shen Qian 正要点头,却忽的捕捉到了她的语病,但也没在意的said with a smile ,“成就王侯不好说,但如果周易王所言为真,那轻松踏入Mountain And Sea 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周易王?”李嘉琪有些茫然,“什么周易王?”

  Shen Qian 一愣,仔细看了一下李嘉琪的神色不似作伪,他脸色微微一变,又转向另一边的Ouyang Fei ,“你看到周易王了吗?”

  “啊,周易王出现了吗?”Ouyang Fei 精神一振,“在哪里,高台上吗,哪个位置,你指给我看看!”

  Shen Qian 似是想到了什么,汗毛竖起的同时也looked towards 了一旁的曲白。

  终于,他在realm 更高的曲白的眼中看到了不一样的色彩。

  而曲白也如同他一般,脸上出现了凝重的表情。

  “他们关于周易王现身的记忆,好似被擦掉了。”曲白轻声的话语,也让Shen Qian 确认了刚才的一幕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Shen Qian 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吐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muttered :“这就是初代王的ability 吗,这算什么,因果自匿?”

  “更terrifying 的是,也许他都不是有意的……”曲白苦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