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19

  第319章 Nine Heavens 令

  前一秒还在和你说话的人,下一秒却是直接被你忘记。

  最terrifying 的是,这不是个体反应,而是现场绝大部分人都如此。

  甚至就连封曼琳都略显茫然,好似脑海里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

  Shen Qian 大概问了一圈,最后能确定,就江中军武而言,还能记得住周易王曾经出现过的人,除了他和曲白,就只有牛自国、赵克一等寥寥数人,而他们至少也是踏入了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powerhouse 。

  哪怕是牛自国这等powerhouse ,脑海里的印象也并不深刻,可能只是一晃神的功夫,那记忆就开始消退。

  “王侯,究竟是怎样的一个realm ……”Shen Qian 忍不住喃喃。

  他打过交道的王侯其实已经不算少数。

  无论是最低等的伯,还是highest 的公,都或多或少见识过对方的风采。

  而似周易王this realm 的绝顶powerhouse ,只是一露面却给了他一种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感觉。

  只是不知道,周易王能不能匹敌那大蛇……

  摇摇头,Shen Qian 将脑海之中乱七八糟的念头驱散。

  想想也是可笑,他一个Mountain And Sea 都还没触及的渣渣,就开始在这里评判王侯了,不够格啊不够格。

  不管众人是否记得周易王,但周易王说的那番话却是深入人心。

  广场上的气氛,也随着“九王Secret Realm ”四个字而变得火热了起来。

  即便没有什么很强烈的骚动,但每个人眼神之中都是期待和迫切。

  高空之上,马公佐一said with a smile :“说到这里,我知道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登临Nine Heavens ,不过不用急,容我one after another 道来。”

  现场重新寂静了下来,只有马公佐的声音飘荡在广场之上。

  “能带领你不断向上,穿透Nine Heavens 的,只有一个东西,那便是……Nine Heavens 令!”

  说着,在马公佐手中出现了一块palm-size 的azure black 令牌,正中有古篆体的“Nine Heavens ”二字。

  或许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一些,马公佐手中光华一闪,广场之上便出现了一个高达十米的令牌illusory shadow ,所有细节都是every delicate hair was completely shown 。

  “grand competition 正式开始以后,你们每个人都将以First Heavenly Layer 为起点,而在every layer 之中,都分布着数量不等的Nine Heavens 令,当你手中持有的Nine Heavens 令超过一定数量要求的时候,你才有进入next layer 的资格。”

  “Nine Heavens 令……可能分布在任意一个地方,至于如何找到它们就需要靠你们自己了。”

  “马部长,我还有一个疑问!”这时,又有一人举手loudly said 。

  马公佐眼神挪到那人身上,随和道:“说。”

  “Nine Heavens 令……可以抢吗?”那人缓缓问道。

  现场气氛又是一凛。

  事实上大家都不是傻瓜,除了少部分大一的新生还有些懵懂,对于大多数已经历经wind and rain 的老生来说,在刚刚马公佐刚说完的时候,便有不少人眼神闪烁,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马公佐依旧面带微笑,却是吐出了一个字,“可。”

  果然!

  又是轻微的骚动出现,不过倒也没人难以接受。

  堂堂华夏年轻一辈的最高赛事,如果只是单纯的找东西,那也未免太过可笑。

  甚至这一刻Shen Qian 都在想,只怕那所谓“数量不等的Nine Heavens 令”必定是稀缺状态。

  单是“Nine Heavens 之争”这个命名,重点必然是在一个“争”字上面。

  “当然,仅仅手握Nine Heavens 令still not enough 的,你们还需要找到通往next layer 的入口,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才能顺利踏入next layer 。”

  马公佐又said with a smile ,“此外,可以提醒一下你们,也不要完全将注意力放在Nine Heavens 令上,也许只要你们稍加留意,就会有各种想不到的unexpected harvest 。”

  嗯?

  不少人都是听出了马公佐话语之中的深意,不由愕然抬头。

  “‘Nine Heavens 之争’是百年未有的赛事,其实站在我们的初衷,是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从中有所得,有所悟,所以this time 我们的付出远超你们的想象……”

  马公佐收敛了一些笑意,“大家的实力有强有弱,但并非弱势的人就一定会颗粒无收,关键在于你们如何选择罢了。”

  有人面露茫然,也有人looked thoughtful ,随即想到了什么,眼角露出喜意。

  “不过……”

  这时,马公佐又是话音一转,严肃道:“这毕竟是一场赛事,所以如果你们想要获得更多,依旧要尽力去争,假如在比赛结束的时候,你们手上有额外的Nine Heavens 令,那么,这些Nine Heavens 令都能够在临时设立的宝库之中兑换相应的Martial Arts 资源。”

  “而其中一些资源的珍稀程度,甚至未必比Nine Heavens Secret Realm 里的东西差!”

  只一句,很多实力强绝的武科生都是目光一亮。

  显然,Nine Heavens 令的意义已经超出了通行证,只要手上的Nine Heavens 令数量足够多,就还会有额外收获。

  如此一来,谁会不想要更多的Nine Heavens 令?

  一时间,实力powerhouse 固然心思涌动,但实力偏弱一些的不免忧心忡忡。

  “是的,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的残酷,可能会远超你们的想象。”

  马公佐的声音彻底低沉了下来,“而且由于种种原因,此次无法采取模拟战斗的形式,你们将进行的,可能是涉及到生死的实战!”

  对于半只脚尚在象牙塔内的武科学生来说,此时即便是实力超强的那些天才,面色也不由沉凝了下来。

  生死!

  这是谁都impossible 看淡的事情。

  “而且,this time ,将没有场内裁判,也没有临场观众……也就是说,当你们身处Nine Heavens 战场的时候,将不再有任何临场的救援,所有的判断和所有的选择,都只能依靠你们自己!”

  马公佐此话一出,如果说刚才众人还只是有些沉重的话,此时不少人脸上,都naked eye 可见的出现了慌乱。

  甚至于Shen Qian 都在不少江中军武的同学眼中捕捉到了失措。

  没有临场救援!

  这是事先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就算Nine Heavens 杯也是实战,可都不用提就在一旁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甚至all around 的观众席上也有不少powerhouse 观看,最大程度的避免了意外的probability 。

  但……Nine Heavens 之争显然completely different 。

  到此时谁都能猜到,只怕战场大概率并不在他们此时身处的地方。

  也就是说,他们将在一个未知的、完全没有监护者身处的空间之中厮杀争斗。

  残酷性,又大大上了一个台阶。

  “当然,为了减少无谓的伤亡,最基本的保护措施还是有的。”

  马公佐这时才说道,“你们每个人都会配备一个专属的定位装置,同时,这个装置上也会出现一个按钮,当你自觉无力再在Nine Heavens 战场上存活下去,或是你想要放弃的时候,便可以按下这个按钮。”

  “这装置连通了Nine Heavens 战场的Transmission Great Array ,会immediately 将你们带离战场。”

  “当然,如果以这种方式离开的话,也就意味着提前淘汰,你们身上的Nine Heavens 令也会随之消失。”

  呼!

  长松一口气的声音,在广场上此起彼伏。

  很多人脸色都好看了一些。

  至少,还是有办法保全性命的。

  但并非每个人的脸色都在转好。

  依旧有不在少数的人,心中的恐慌半点没减。

  马公佐的原话异常清晰。

  减少伤亡……不代表着没有伤亡。

  就算有powerhouse 在场,都未必能避免绝对的死亡,比如Nine Heavens 杯赛场上,Shen Qian 一刀斩杀王朔,甚至连那么强横的顶级Mountain And Sea 出手都不能保住他的性命。

  更遑论只是一个还需要时间发动的延时装置了。

  出奇一致的,半空之中伫立的三个powerhouse 都没有再说什么安抚的话,即便他们已经察觉到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场上蔓延。

  足足静默了几分钟之后,许久不言的吴炜才淡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们,依然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现在,想退出的人请原地转身,会有工作人员带你们离场。”

  死寂。

  吴炜的话音落下之后,便是悄然的死寂。

  一时间,似乎谁都没有动作。

  Shen Qian 却是secretly sighed 一声。

  这很明显只是一个假象罢了。

  身为Martial Artist ,虽然不一定能做到无惧生死,但必然也不会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

  尤其,这还不是和平年代。

  而且吴炜还说了只要原地转身就好,这代表着你可以不用面对那些各色目光,不会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

  Shen Qian 都说不清吴炜到底是为了顾全大家的颜面,还是说……只是想借此击垮那些本就心存犹豫的人的最后一道防线?

  衣衫的摩擦声响起,果然,很快就有人忍不住了。

  不知道来自哪个高校的一个青年颤抖着转身,在Shen Qian 的“视角”里,有一行眼泪自他的眼角留下。

  这可是当着亿万人的目光啊!

  谁愿意当个懦夫?

  可惜,或许他在承受着极大的心理煎熬,但他终归还是转过了身。

  就好似传染一般,有了第一个,很快就出现了第二个,然后是第一百个……

  crash-bang !

  那动静大了起来,大到哪怕是背后没有长眼睛的人也能轻易察觉。

  “老子看哪个敢转身,我霸天军武没有废物!”

  一道愤怒的高喝响起。

  Shen Qian 看了一眼霸天军武那带队的魁梧汉子,很快就摇头收回了目光。

  没用的。

  即便龙一那shouting loudly 好似是让许多人停了下来,但也只是让他们迟疑了一瞬罢了。

  刹那间,霸天军武的队伍里便有一百来人转过了身。

  别说霸天军武,就算是自觉参赛质量极高的江中军武,此刻也有二三十人悄然转身。

  只是默契的,曲白和Shen Qian 都一言不发。

  过了好一会,当所有动静终于停止,吴炜默默的挥了挥手,便有工作人员走出,带领那些选择了退出的人原路返回。

  等广场上重新恢复了秩序,马公佐忽的一挥手,半空之中便有一块电子屏幕浮现。

  那直径有五十米的超大屏幕上,随着屏幕一闪,原本居中的数字“278973”就变为了“236764”。

  显然,刚刚退出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四万。

  “应该恭喜你们,从某种意义而言,你们已经赢了first step 。”

  马公佐laughed 的clapped ,随即又是面容一肃。

  “不过我还要再郑重说明一点,虽然life and death battle 再所难免,但所有人,都禁止恶意杀戮……至于恶意杀戮如何定义,你们心里都有数,无须我多说。”

  “最后,其实关于这次Nine Heavens 之争,还有诸多隐藏规则,不过那就需要你们自己去探索了。”

  “那么,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准备吧,进入First Heavenly Layer 的门将在五分钟后开启。”

  马公佐说完之后,朝all around 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即便和吴炜以及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武定侯一起隐匿在了虚空之中。

  all around 有上千的工作人员推着推车走了出来,开始按照各个高校的名单发放定位装置。

  Shen Qian 很快领到了属于自己的。

  这所谓的定位装置外观看起来和手环差不多,上面有独立的编号,只是在手环原本电子屏幕的位置,被一颗red 的按钮所取代。

  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Shen Qian 将手环卡在了手腕上,随着清脆的卡扣声,手环便牢牢锁死在了Shen Qian 手上。

  Shen Qian 试了试,除非以蛮力破坏,不然还真的很难取下来。

  但是刚才工作人员也说的很清楚,一旦以蛮力破坏,便视为自动放弃,也会触发Transmission Formation 。

  半空大屏幕的数字暂时隐去,变为了五分钟的倒计时,而在手环发放完后,时间已经剩余不足two minutes 。

  “奇怪了,这周围怎么看都不像藏了一道门的样子……”

  封曼琳凑到了Shen Qian 和曲白旁边,同时嘀咕道。

  “等着看就是了。”曲白摇头一笑,随即转身对Shen Qian 道:“若我们出去的位置是一致,先接引一下后面的同学。”

  Shen Qian 点头。

  作为江中军武目前最强的两人,this can be considered 两人潜在的责任。

  很快,倒计时走入了尾声。

  Shen Qian 忽的若有所觉,抬头看去。

  同时,广场上也有数十line of sight 先投向了高空。

  一道faintly discernible 的silhouette 自云雾之中浮现。

  周易王!

  Shen Qian 一眼就认出,这真是刚刚出现过的周易王,只是此时大部分人根本没意识到他的存在。

  “启!”

  只听周易王轻声吐出一个字,整个广场上,霎那间光华大亮。

  更准确的说,是广场上那些巨大的石像光华大亮。

  mysterious 的rune densely packed 的自石像身上浮现,Shen Qian 此刻才后知后觉,这些石像上竟是都布满了Formation 。

  一眼看去,每一个石像上都至少有数十道Formation 。

  更让Shen Qian 震撼的是,那些看似并不复杂的Formation ,却又在合纵连横之间,隐约组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惊天Formation 。

  一道又一道光线从石像的顶端折射而出,在半空交汇,一道超过hundred zhang 长宽的巨大的“门”便缓缓浮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