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20

  第320章 大幕

  这道appear out of thin air 的门约莫hundred zhang 长宽,all around 镌刻着繁复mysterious 的rune 。

  山川、河流、各种各样的动植物……

  那些石像之中爆发出强烈的光,最后汇聚到了那虚幻的“门”内。

  Shen Qian 隐约猜到了什么,不禁露出震撼神色。

  这是造世!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或者是某种接近的手段。

  广场上这些石像,许多都给人一种眼熟的感觉,就像是曾经在哪里见过。

  可能是书本上,也可能是现实中某个曾经到过的地方,还有那些动植物,有些来自华夏,有些曾前所未见。

  很快,那本来虚幻的门完全具现了出来,青铜为底,白玉为边,就这般恢弘的伫立在半空之中。

  而此时,广场上忽的爆发了巨大的哗然。

  电视机前的人或许看不到,但是在现场的人,却清晰看到了那好似海市蜃楼一般投射在高空之上的庞Great World 。

  那广阔无边却又影影绰绰的continent ,在高空之中只是一闪而逝,却看得无数人震撼莫名。

  这时,周易王身形渐隐,但却发出了一声低笑:“吴炜,该你了。”

  不少人都是一愣,正在迷惑于周易王此话是何意的时候,却见silhouette 一闪,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出现在了高空,取代了周易王之前的位置。

  “起!”

  吴炜一声高喝,身后似有惊天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一闪而逝,只是那速度快到了千分之几的毫秒级别,即便是Shen Qian 也看不清晰。

  而随着吴炜呼喝出声之后,广场上更多的石像炽亮了起来,自它们身上折射而出的rays of light 汇聚到了更高的高空,一片同样浩瀚、但体积明显是小了一圈的continent illusory shadow 便浮现了出来。

  “两块continent ?”

  不少人都是愕然。

  正在此时,气机明显低落了不少的吴炜负手离去,但同时也是laughed heartily :“天宁公,有劳了!”

  “不足挂齿。”

  随着一声淡笑,一个strong features 、不怒自威的middle-aged man 出现在了半空,当Shen Qian 目光投过去的时候,竟是产生了刺痛感。

  而不少人更是痛呼一声,赶紧垂下了眼睑。

  天宁公!

  Shen Qian 凝视着这位传说之中的顶级王侯。

  半年前,姜欢singlehanded 杀入了武法部,据说就是和天宁公有过短暂对峙,若不是吴炜及时出现,只怕两人必定会真的交手。

  此时在不足千米的距离看到天宁公,Shen Qian 忽的有些叹息。

  全身上下无处不倒竖的汗毛,已经清晰告诉了他,那是怎样危险的一个存在。

  而面对着这样的存在,姜欢却是singlehanded then went 。

  Shen Qian 没见过Eldest Senior Brother ,但在关于他的各种描述之中,也自有一番判断。

  虽然Eldest Senior Brother 是无可争议的Mountain And Sea Number One Person ,但……Mountain And Sea 就是Mountain And Sea ,王侯就是王侯。

  even more how ,那是顶级王侯!

  是何等的底气和何等的张狂,才能支撑姜欢就这么去了。

  一时间,Shen Qian 对于这个传说之中的Eldest Senior Brother 更加好奇了。

  不过其他人关注的重点显然不在这里。

  “又一片新的continent ……”

  “已经三位王侯出手了,难道说,那些continent 代表的就是Ninth Heavenly Layer 的不同world ?”

  当天宁公出手再次在更高的地方又凝聚出了一块continent illusory shadow 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反应过来。

  很显然,周易王出手构筑的是First Heavenly Layer ,吴炜构筑的则是Second Heavenly Layer ,而天宁公构筑的则是Third Heavenly Layer ……

  果然,在天宁公之后便是另一位顶级王侯百沥公登场,再次引动了更多石像,在三块continent illusory shadow 之上堆砌出了第四块illusory shadow 。

  紧接着是玄溟侯、青城侯和拓东侯,再之后又是闽南伯和平阳伯联手,最后则是洛神伯和云天伯共同出手,凝结出了最后一块continent illusory shadow 。

  Ninth Heavenly Layer world ,竟是王侯出手现场搭建!

  虽然有庞大的Formation 为基,但这等手段,依旧震撼了现场的所有人。

  “First Heavenly Layer 看来是最复杂的,所以需要周易王亲自出手,越往上的Heaven and Earth 越小,所以需要的controlling ability 也会越弱……”

  曲白却是看出了其他东西,低声道。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这同样也是他的关注点之一。

  从这Ninth Heavenly Layer 的搭建来看,也可以略微窥觑一番王侯之间那entirely different 的等级。

  能称王者,实力只怕远远高于一般称伯的王侯。

  “不知将来我能得何等称号?”

  曲白似是在问Shen Qian ,又似是在问自己,但此刻他的眼神之中,满是野望。

  而此刻,有着和曲白同样眼神的人,虽不多,但只怕也不在少数。

  “管他妈的什么称号,我自一路向前,声名自留。”

  Shen Qian hearing this ,却是嘿笑一声。

  曲白身躯一震,随即眼睛明亮,“好一个声名自留,是啊,管它妈的什么称号,是我着相了……hahahaha !”

  两人相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看得旁边的人unfathomable mystery 。

  笑声停歇之后,曲白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总觉得你近来不太一样了。”

  ”oh?” Shen Qian 笑问,“哪里不一样了?”

  “我也说不来,大概是那日去过洛神伯的庄园之后,这种感觉越加的明显。”

  曲白回忆道,“还记得江中军武开学之时,虽看出你和其他人有些不同,但身上那残留的稚气和跳脱却也感觉得到,如今……都沉下去了。”

  “或许吧,不管怎样……人总是会成长的。”

  Shen Qian 略微愣怔之后,轻声道。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高空之上的Ninth Heavenly Layer illusory shadow 已经彻底隐匿,只剩下那道壮阔的青玉大门。

  恰好在大门完全具现为实体的时候,电子屏幕上的倒计时也刚好终止。

  dong!

  无名虚空处有重鼓响起,好似昭示着大幕的拉开。

  “所有参赛之人,入门!”

  马公佐shouted in a low voice ,那大门便沉了一些,最低处离地仅有十来米,即便是cultivation base 低一些的Martial Artist ,也可以借力跳上去。

  after a brief silence ,便有数百人忍不住了,或是脚下重重一踏,或是助跑一段,纷纷跃入了门内。

  如同刚才入场一般,所有跃入门内的年轻Martial Artist ,都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只在空气之中留下了如同水波一样的轻微波纹。

  越来越多的人在各自和同伴告别之后进入了门内,眨眼,江中军武阵列前方的位置便已经空出了大半。

  “走吧。”

  曲白took a deep breath 。

  Shen Qian nodded ,和曲白对视一眼,按照事先约定,由两人带头,再之后是牛自国、封曼琳等,中间是赵克一、萧晔等新生,最后则是second year and third year 的高年级生压阵,entire group grandiose 的冲向了那青玉大门。

  在踏入“门”的最后一刻,Shen Qian 隐约听到耳边响起了一声lightly said :“平安归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空间拉扯的缘故,那声音变得有些失真,除了能听出是一个女人的声音,Shen Qian 却是无法分辨到底是谁说的。

  下一秒,Shen Qian 的视野彻底变得黑暗,对于all around 的感知也完全消失。

  虽然二十多万人的规模不小,但所幸的是门也极为宽阔,当所有人都动起来的时候,几乎平均每秒都有上千人消失在门后,所以只是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原本浩荡的广场上就变得空空荡荡。

  石像上的rays of light 也隐去,广场就彻底沉寂下来。

  马公佐站于半空,确定广场上无人遗漏之后,就朝半空云台上某个方向nodded ,随即一挥手。

  轰隆隆!

  在巨大的轰鸣之中,青玉大门彻底关闭,随即淡化消失。

  与此同时,在青玉大门原本的位置又出现了一个无比巨大的3Dprojection ,那上面山川河流栩栩如生,赫然是一片缩小版的continent 。

  而此刻在那continent 的各个位置,一个个光标开始出现,如果将视角拉近,就会发现每一个光标旁边都标记了一个编号,同时还有一个鲜红的数字。

  只是此刻,绝大部分人的数字都是“0”,也有少数人是“1”。

  马公佐注视着那projection ,眼神之中满是期许。

  “少年人们,就从这里开始,去震动Nine Heavens 吧……Human Race 的未来,终究要落在你们肩上。”

  ……

  强烈的失重和眩晕过后,随着光线的骤然增强,Shen Qian 也是瞬间警惕的睁开了眼睛。

  在immediately 确定方圆百米内没有任何其他生灵的时候,Shen Qian 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他看了看all around ,又抬头看了看天空。

  此刻的Shen Qian ,正身处于一片茂盛的丛林之中,略显咸湿的空气让Shen Qian 不太适应,在他的脚边,还有一条清澈的溪流。

  只是那溪流的颜色却呈现淡褐色,看着颇为诡异。

  大地坚实,但天空却是阴云重重,虽然不似禁区那般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但也极其压抑。

  “不是Earth 的感觉,这果然是一片全新的空间,倒有些像是‘门’后,或者……”

  Shen Qian looked thoughtful 。

  从灵巫world 出来以后,他特意向Third Senior Brother 请教了一些辨别的方法。

  简单来说,但凡“门”后world ,氧气必定是最基本的存在,但空气的构成却各有不同,通过仔细分辨是能感知到那独特气息的。

  而此时,在Shen Qian 细密的感知之中,这First Heavenly Layer world 里的气息极其驳杂,好似不止一种。

  再联想到那些种类驳杂的石像,Shen Qian 有理由相信,只怕这Ninth Heavenly Layer 的world 是由多个“门”后world 的碎片拼接而成的。

  这也意味着,这里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生物,还有极其复杂多变的地形。

  这时,Shen Qian 手腕上的定位装置忽的震动了一下,Shen Qian 正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时候,眼角余光却是突然瞥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体。

  Shen Qian 眉头一挑,身形一个闪烁,已经来到了溪流上方。

  这时,他也看清了那溪流之中正闪烁着微光的是何物。

  “Nine Heavens 令?”

  Shen Qian astonished 的一招手,随着气流产生,那呈现青黑之色的令牌就出现在了Shen Qian 手中。

  确实是和马公佐展示的那令牌一模一样。

  只是……这Nine Heavens 令是不是来的太轻易了一些?

  没有任何考验,也没有任何险阻,甚至不需要他去寻找,这令牌就自动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Shen Qian 掂量着手中质感极佳的Nine Heavens 令,正在摸下巴的时候,自高空之上,却响起了一个威严冷漠的浩大声音。

  “入二Layered Sky Sect ,需两块Nine Heavens 令!”

  “凡登上Hidden Dragon List 和升龙榜之人,可直接获得一块Nine Heavens 令!”

  那声音回荡Heaven and Earth ,回响不断,久久才散去。

  Shen Qian hearing this 不由愣了一下,随即恍然。

  记得当初“踏Nine Heavens ”的消息才爆出来的时候,有人和他说过,只要能够登上Hidden Dragon List ,在Nine Heavens 之争上就会有一定的先手优势。

  ……原来是这个意思。

  怪不得这令牌会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虽然Hidden Dragon List 最后统计的截止日期是在Nine Heavens 杯之前,不过Shen Qian 依稀记得,他刚好被排在了First Hundred 。

  也就等同于,只要再获得一块Nine Heavens 令,Shen Qian 就拥有了踏入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资格。

  不过Shen Qian 倒也不在意这优势,trifling Second Heavenly Layer 他都登不上去的话,那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当然,白捡的倒也不用装什么清高,Shen Qian 随意的将Nine Heavens 令揣入怀中,正要胡乱找个方向前行,却是忽的脚步一停。

  Shen Qian 皱眉的低头一看,只见在他的胸口处,有一团虽然微弱但又极其明显的rays of light ,竟是透过衣服闪烁不停。

  但他的衣服可一点都不薄。

  将Nine Heavens 令重新拿了出来,Shen Qian 想了想,干脆将之直接塞进了space ring 之中。

  然而……没用!

  依旧有一团异常显眼的rays of light ,在Shen Qian 的手指上不停闪烁。

  “这Nine Heavens 令……无法藏匿?”

  想通了其中关节的Shen Qian 不由愕然。

  显然,这就是马公佐所说的隐藏规则之一了。

  够狠的。

  Shen Qian 摇摇头,也就懒得在意,信步向前。

  First Heavenly Layer 或许也有一些隐藏的treasure 奖励之类的,但显然对于Shen Qian 几乎没什么吸引力。

  尽快找到Second Heavenly Layer 关卡的入口,才是Shen Qian 的首要选择。

  初时Shen Qian 的步伐还算谨慎,但等到他发现这片continent 只怕远比他想象的要辽阔的时候,Shen Qian 的速度陡增,近乎是横冲直撞般的在丛林之中奔腾起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