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22

  第322章 去他妈的Nine Heavens 之争

  被围攻的是萧晔和叶世聪。

  两人被六人强行分割,数次想要汇合却都是以失败告终。

  萧晔长发散乱,衣衫沾血,身上元气勃发,一身实力已经发挥到了极致。

  他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也不再施展任何花哨的martial skill ,每当围攻他的三人刀剑交错之时,他总是能在最极限的角度躲避过去。

  即便是真的无法躲避,他也总能以最小代价化解危机。

  围攻他的三人却是没有丝毫波动,只是面带冷笑的不断挑衅。

  在Nine Heavens 杯之后,或许年轻一辈懵懂,却早已有无数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看穿了江中军武的门道。

  如岳大侃and the others 在赛场上惊艳全场的战斗状态,是某种类似于燃烧元气以进入“Extreme Realm ”的方式,虽然不如真正的“Extreme Realm ”那般完美,但也已经无限接近。

  谁都知道这种method 的缺陷。

  那就是无法持久。

  因此围攻萧晔的三人根本不急,只是不断持续的给予萧晔压力,让对方不敢放松,但又不至于真的有突围的机会。

  “萧晔,丢下Nine Heavens 令,我等放你一条生路!”

  “何必执着,你还不明白吗,你们江中军武的结局早已被注定……”

  “不要逼我们,嘿,叶世聪可是快撑不住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不断瓦解着萧晔的斗志。

  萧晔face sank like water ,虽然look pale ,却始终抿着嘴一言不发,只是好似不要钱一般挥洒着体内的元气。

  唯独听到叶世聪快支撑不住的时候,他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因为三人所说不是虚言。

  叶世聪在被六人追杀之前,本就受过一次重伤,几乎是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又被卷入了这样一场大战。

  萧晔手中灵能阔sword light 华骤然暴涨,一剑逼退了三人之后,趁着短暂空隙,他往叶世聪那边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萧晔目光不由为之一黯。

  叶世聪的处境已经堪称岌岌可危。

  他甚至都已经不敢腾空,只是牢牢的立在一处沼泽的凹陷处,在步履蹒跚之间,完全被动的抵挡着来自三人的一波又一波围杀。

  不同于萧晔虽然riddled with scars 但都是轻伤,叶世聪身上只有两处伤口。

  一处在左腿,一处在右肩。

  但就是这两处伤口,却让鲜血浸透了叶世聪的大半边身子,那汇聚的血水不断顺着他的腿脚滑落,连带着脚下的沼泽水都已经change color 。

  他的脸色不是苍白,而是呈现一种诡异的潮红。

  若不是靠着“伪Extreme Realm ”支撑,叶世聪早已倒下。

  即便如此,从惊鸿一瞥的气机反馈来看,叶世聪的元气也近乎燃烧殆尽……

  若他还不停下,就算三人无法拿下他,叶世聪下一步燃烧的……就是血肉!

  元气损耗还能修补,只是耗费一些时日,但若称得上Martial Arts 基石的血肉被燃烧,那代价就是无可承受之重。

  好似感应到了什么,叶世聪也抬头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交汇,叶世聪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但在泥水和血水的渲染之中,那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

  萧晔took a deep breath ,忽的停下了动作,举起了long sword 。

  “我们投降!”

  另一边,叶世聪也面露不甘的停手。

  围攻两人的六人startled ,随即长长吐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占尽优势,但这场战斗并不轻松,要知道,最开始追杀两人之时,他们是有九个人的!

  事先谁也didn’t expect ,在Nine Heavens 榜仅仅排第799位的叶世聪和第865位的萧晔竟然会如此难缠。

  而他们九人,也俱都是Nine Heavens 榜上有名啊!

  虽然各种讥讽,但六人心底,却无一不羡慕他们竟然拥有着某种可以随时踏入“Extreme Realm ”的method 。

  “早这样不就行了,丢出九……”

  站在萧晔面前的一人刚刚露出笑容,下一秒,mutation 陡生。

  好似漫天Star River 瞬间炸裂,带着死亡而又绚丽rays of light 的sword glow ,夺尽了这方圆百米所有光华,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划出了一个歪斜的“一”字,刚好是封死了三人的位置。

  阔剑的优势,在这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一剑面前尽显无遗。

  “根植百日,一朝绽放!”

  萧晔的声未落,剑已至。

  “混账!”

  心知被plot against 了的说话那人,根本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萧晔这一剑可以没有任何预兆,只是subconsciously 发出了一道骂声,随即不得不运用全身力量去抵挡。

  “hahahaha !”

  与此同时,叶世聪也是骤然暴起。

  自交手到现在,他第一次腾空而起,全身空门大开。

  但围着他的三人却是瞬间暴退。

  只因这一刹那,上百道black light 恍若雨点一般moved towards 三人暴射而来。

  “莲华!”

  冰冷而又饱含murderous intention 的声音自全身气力恍若突然被抽空的叶世聪口中响起。

  飞刀!

  cold light 凛冽的、无声无息的、却又仿佛能够寂灭一切的飞刀,densely packed 的覆盖了三人的身周。

  飞刀洒落的半径刚好在萧晔之外,甚至交错到了围攻萧晔的另外三人。

  这时六人才在恍惚间明白,原来……两人并非是没有能力汇合,而是故意被他们分割开。

  谁也没料到都已经战至此时,叶世聪和萧晔竟然还有后手,又是何等的心态,敢让他们将这张底牌留到了现在!

  但他们就是留了。

  而且对于出手时机的把握,也做到了极致。

  此刻的六人大概永远也不会明白,“Extreme Realm ”最强的并非是对于力量的掌控,而是对于战斗时机的把握和预判。

  这片沼泽地被短暂的点亮,随即沉寂。

  当所有元气的光华都随之消逝,剩下的就是痛苦的闷哼和粗重的喘息。

  萧晔以剑杵地,身形已经是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叶世聪更惨,已经是半跪在了地上,身上的微弱气息仿佛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

  而围攻萧晔的六人,首当其冲的那人已经彻底消失,除了地上一些零碎的血肉和一枚跌落在沼泽地上孤零零的手环,以及三枚闪烁着光泽的Nine Heavens 令,再无其他。

  在这人之后的第二人,呆立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捂着断臂痛苦的嚎叫着。

  第三人只受了一些轻伤,但此时脸上兀自残留着惊惧,一时间竟是不知作何反应。

  另外一边,被飞刀雨覆盖的三人虽然无人陨落,但却是人人重伤,最惨的那个,光是胸口处就有三道窟窿,心脏都露出了小半,看起来horrible to see 。

  萧晔和叶世聪再次对视,两人都是咧嘴一笑。

  虽然油尽灯枯,代价也极其惨重,为了施展绝招,叶世聪甚至不得不燃烧了一部分血肉,但是……值得。

  “pa pa pa !”

  就在两人心绪激荡的时候,一道掌声却忽的响了起来。

  两人同时complexion changed ,齐齐转头looked towards 了西南。

  在数十米外的一处土丘上,不知何时已经立了one silhouette 。

  这是一个身穿blue 小西装的青年,面含笑容,风度翩翩,那股子peaceful 的劲儿,虽然看起来有点装,但叶世聪和萧晔却是面色沉重。

  在Nine Heavens 之争前,对于所有有志参与的年轻一辈来说,最首要的功课其实就是熟读Nine Heavens 榜。

  只需要简单搜寻一下记忆,他们就能将眼前这人和其中一个名字对上。

  “Nine Heavens 榜第93位,窦兴光!”

  九十三位,就是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

  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意味着battle strength 九千之上,那是什么概念?

  虽然萧晔和叶世聪也常常被人称颂是“高Martial Artist 之上”,但显然,高Martial Artist 之上和高Martial Artist 之上也是有极大差别的。

  Shua!

  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随着saw a flash ,萧晔和叶世聪脸色一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痛觉才袭上了心头。

  当然,对于两人来说,trifling 脱臼的痛苦根本不算什么,但两人的手臂……却都再也使不上力。

  窦兴光的目的很明确,直接断绝了两人使用定位手环逃脱战场的可能。

  “tsk tsk ,你们还真是狠啊,废了四人,杀了一人,明明只是同台竞技,怎么能这么狠呢?”

  窦兴光环顾了一圈all around 的惨状,随即摇头,又扫视了一眼六人,不屑冷笑。

  “九个废物,明明都是高Martial Artist 之上,围攻两个新生却被横扫,真他妈丢人丢到家了!”

  已经聚集到窦兴光身后的五人都是呐呐speechless 。

  这明明是不同高校的Martial Artist ,此时却是自然的聚集到了一起,但萧晔和叶世聪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惊讶,只是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果然,这场波澜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教训完六人后,窦兴光才转向了一言不发的萧晔和叶世聪。

  “我先问一句,你们现在……要放弃了吗?”窦兴光faintly smiled 。

  “我们身上的Nine Heavens 令可以给你。”

  萧晔和叶世聪犹豫了一下之后都是nodded ,到了此时若再坚持,那就是犯傻了。

  “占尽便宜就想跑?”窦兴光laughed ,随即骤然complexion turned cold :“天底下怕是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Nine Heavens 战场禁止恶意杀戮……”叶世聪皱眉。

  “谁说我要杀你们了?”窦兴光脸上出现玩味笑容,直接打断了叶世聪。

  叶世聪和萧晔都是心中一沉,本来就是依仗着这条规则,他们才并不如何慌乱,但此时,两人心中却是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我给你们一个选择。”

  窦兴光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第一,你们出一人断两肢,第二,你们一人断一肢……然后,我就放你们离去。”

  叶世聪和萧晔的脸色瞬间一变。

  断肢……听起来似乎比丢了性命好多了,但后果一样极其严重。

  特别是对于一个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正处于快速上升期的Martial Artist 来说。

  首先是断肢重生,不仅需求极高等级的medicine pill ,而且就算肢体重新长出,肉体的磨合、元气的重新cultivation 再加上meridian 的打磨,这又是一个漫长的周期。

  简而言之,它对于Martial Arts Foundation ,是一种极其严重的破坏。

  什么断臂War God ,那只是不负责任的wuxia novel 杜撰出来的桥段。

  人生肉体,无论是internal organs ,还是四肢百骸,都是天定之数,缺其一,就意味着不完整,不Perfection 。

  别的不说,单单是元气的运转就将变得磕磕碰碰。

  都不用说Martial Artist 阶段了,就算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断一肢体也绝对是重伤。

  “给你们三秒钟考虑,三、二……”

  “我来!”

  几乎是异口同声般,叶世聪和萧晔都往前了一步。

  “tsk tsk ,还真是same sect 情深,我被感动到了,既然如此,我就公平一点帮你们选,一人断两肢如何?”

  窦兴光laughed heartily 起来,随即脸色陡然转为阴沉,伴随着cold light flashed ,一柄short blade 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正在窦兴光眼中very ruthless 之色一掠而过,手中short blade 已经举起,而叶世聪和萧晔都是脸色黯淡的时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忽的起了一阵诡异的呜咽声。

  那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的呜咽声好似百鬼齐哭,又像是不着痕迹的微风,瞬间掠过全场。

  next moment ,窦兴光的脸色剧烈扭曲起来,他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事务,瞳孔剧烈收缩之中,手中short blade 也“puchi ”掉落在了沼泽地上。

  他身后剩下的五人更是不堪,几乎是瞬间就恐惧的大叫起来,在颤抖之中捂住了脑袋,疯狂的在原地打转。

  唯有叶世聪和萧晔脸色茫然。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一道好似不带任何感情、其中又压抑着所有感情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why did it come to this ?”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叶世聪和萧晔在短暂愣怔之后,脸上很快浮现了惊喜神色。

  “Shen Qian !”

  当两人转头,果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视野之中,subconsciously 的,两人都放松下来。

  ka ka!

  Shen Qian 将两人的肩骨扶正,又丢出了两瓶用来疗伤的medicine pill ,这才问道:“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会被这么多人围攻?”

  而在问话的同时,Shen Qian 身形一晃,就在两人以为是幻觉的时候,伴随着groaning sound 响起,他们愕然转头,才发现包括窦兴光在内的六人,手臂都已经被折断。

  很显然,和窦兴光如出一辙的手段,Shen Qian 让他们失去了自主逃脱的可能。

  面对Shen Qian 灼灼的目光,萧晔和叶世聪subconsciously 垂下了眼睛,一时语塞。

  “我……我们因为夺宝和这些人起了冲突,所以才被追杀至此……”

  沉默过后,还是叶世聪took a deep breath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们两人全身上下加起来就刚好四块Nine Heavens 令,你告诉我是因为夺宝?”

  Shen Qian 淡淡的反问道。

  “treasure 在被追杀的过程之中丢了……”萧晔subconsciously 接了一句话。

  “既然如此……”

  Shen Qian 面无表情,口气渐冷,“那你们跟我说说那treasure 是什么,又是出自哪里,用途又是什么,值得这么多高Martial Artist Peak Martial Artist 外加一个半步Mountain And Sea 咬着你们不放?”

  两人都是speechless 。

  Shen Qian 绷紧的面色一松,他叹息一声道:“是因为我,对吗?”

  或许是看到了Shen Qian 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痛苦,一向不善言辞的萧晔赶紧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和你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但Shen Qian 却已经不再听他说话,而是suddenly 转身,先一脚踢在了刚刚从扭曲状态之中清醒过来的窦兴光小腹上,在对方look pale 的跪倒的时候,他已经跨过了对方,来到了那兀自癫狂的五人面前。

  随手揪起一人的衣领,在Shen Qian 深邃目光的凝视下,那人的眼神由恐惧和混乱逐渐变成了呆滞。

  “为何追杀叶世聪和萧晔?”

  Shen Qian 的声音极淡,却好似带着某种奇异的韵律,让人involuntarily 的想要沉醉。

  “江中军武之人都不能放过,这是他们说的。”

  那人呆呆的replied 。

  Shen Qian 身躯一震,又took a deep breath 之后接着问道:“谁是他们,目的何在?”

  “他们……好多人,窦兴光、孙镇、丁凤凤……还有好多,好多……”

  听那人吭哧了半天,却只能吐出几个名字,Shen Qian frowned ,将他随手丢在地上,又转向了窦兴光。

  而叶世聪和萧晔已经是满脸苦笑。

  即便只是这几个名字,已经俱都是登上了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Peak powerhouse 。

  曲白Senior 的猜测近乎正确。

  Shen Qian 又揪起了窦兴光的衣领,窦兴光的脸色似狰狞又似不屑,即便他被Shen Qian 那穿透性的一拳打散了全身Essence Power ,但他兀自冷笑。

  “Shen Qian ,你……”

  pa!

  Shen Qian 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瞬间,窦兴光的脸颊就高高肿起。

  ”Ah!”

  窦兴光一呆之后,脸色在青紫之间涨得通红,他大叫一声,刚刚怒视着Shen Qian 想要再说什么,Shen Qian 反手又是一巴掌。

  pa!

  窦兴光的两边脸颊都肿了起来。

  “混账,你……”

  pa! pa! pa!

  Shen Qian 不说话,只是沉默的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扇在了窦兴光的脸上。

  力道不轻不重,足以让窦兴光感到火辣辣的疼痛,又不足以让他彻底晕厥过去。

  窦兴光原本饱含羞恼的眼神渐渐变得散乱,他蹬着手脚,想要做些什么却又无力的垂下。

  到了后来,他已经彻底失神,眼底也变得灰暗一片。

  直至此时,Shen Qian 才扶正了他的脸颊,深邃的眼神直透人心。

  “你们有多少人?”Shen Qian 问。

  “he he he he ……”窦兴光不知想到了什么,hehe 傻笑起来。

  pa!

  Shen Qian 又是一巴掌。

  “说。”

  “我们……嘿,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和8th Heavenly Layer 榜近乎全员都在,hahahaha ,别说是Shen Qian ,就算林三默我们也不惧,ah ha ha ha ……”

  “因为Gold List 赐福?”

  早已有所预料的Shen Qian 略微沉默之后接着问道。

  “Shen Qian 一人独占了千人的天赐机缘,他凭什么还敢参与Nine Heavens 之争?”

  窦兴光的脸色骤然狰狞,“既然他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那我们就让他认清现实!”

  “还有那个曲白……哈,江中军武一个没落武校,凭什么能有两人占据Ninth Heavenly Layer 榜!”

  Shen Qian 的心情更显灰暗。

  他当然知道自己夺了Gold List 之光,算得上众矢之的。

  但他无所畏惧。

  特别是在心境通透之后,Shen Qian 已经隐约明确了自己要走的“Dao” 。

  Nine Heavens 之争,被他视为一场盛大的历练。

  只是,他从未想过,会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自己的同学和战友都受到连累。

  “所以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Shen Qian 声音低沉,继续问道。

  “联合一切力量,在Nine Heavens 之争诛灭江中军武全员,再围杀曲白和Shen Qian ,夺golden light ,抢机缘,立声名,上Nine Heavens !”

  窦兴光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说道,声音铿锵有力。

  Shen Qian 放开了窦兴光,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bang!

  这时,天空乍生雷响,远处有golden light 照拂而下,与此同时,一个恢弘的声音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彻。

  “Third Heavenly Layer 门已开!”

  这声音好似也惊醒了发愣的叶世聪和萧晔,他们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叶世聪上前一步。

  “Shen Qian ……”

  Shen Qian 回头,目视着两人没有说话。

  “并非是我们要故意向你隐瞒,实在是局势,在我们得知的时候就已经恶劣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你知不知道大侃连First Heavenly Layer 门都没入就被淘汰了……”

  “到处都是针对江中军武的Martial Artist ,就算他们打不过,但他们却会告诉见到的每一个人。”

  “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真的是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

  即便是刚才被数人围攻堪称险死还生也一直脸色坚毅的叶世聪,此刻身上却尽是颓唐和落寞。

  “就在First Heavenly Layer world ,光我知道的,江中军武被淘汰的,就已经超过了五十人。”

  “这是一张在Nine Heavens 之争开始之前就已经被编织好的大网,背后不仅有半步Mountain And Sea ,还有数之不清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所以呢?”Shen Qian 打断了不断解释的叶世聪。

  “Shen Qian ,你还不懂吗,你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叶世聪陡然激动起来,“这是曲白Senior 也认可的……”

  “曲白?”Shen Qian 的脸色恢复了一些生动,“你们见到他了?”

  “见到了。”萧晔nodded ,接话道:“事实上最早就是他先察觉到的,他……他让我们即便见到你,也先不要说任何,他自有打算。”

  “虽然曲白Senior 没说,但我们何尝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叶世聪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事到如今,对于江中军武参与的数百人来说,这Nine Heavens 之争已经失去了意义,就算得不到什么好处,只要能保全自身就已足够,但是你不同,曲白Senior 不同……”

  “凭借你们的实力,依旧有希望去到更高的地方,去争夺更大的好处!”

  “唯有如此,我江中军武才不算一败涂地,甚至,还有一点希望反超他们……”

  “江中军武之名,只能靠你们扛起来了。”

  听着叶世聪的劝说,Shen Qian 目视已经开始有星辰闪烁的昏黄天空,却是有些走神了。

  他当然听得懂叶世聪在说什么。

  或者说就连曲白也担心他会意气用事,或是因此心态受损。

  在某种意义来说,如此恶劣的局面下,江中军武的其他人反而成为了他和曲白的“累赘”,虽然明明起因是在他自身。

  唯有暂时抛弃他们,保全自身伺机而动,才是最理智的做法。

  “Shen Qian ,听我们一句劝,我们真的无所谓的,你不要多想,现在Third Heavenly Layer 门已开,如果你的Nine Heavens 令还不够,我们把我们的给你,你要以最快速度往上走。”

  “唯有如此,你才能最大可能的避免被围杀。”

  萧晔也是nodded 。

  “老叶说的没错,我听好似知道一些内幕的曲白Senior 说,这Nine Heavens world 是有可能让人实力在短时间内暴涨的,你多争取一些好处,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再为我们复仇即可!”

  Shen Qian 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他看了一眼两人期盼的眼神,indifferent expression 的道,“我知道了。”

  “Shen Qian ……”

  或许是因为Shen Qian 的反应太平淡了,两人都有些担心。

  “你们先出去吧,也不用再继续为我分担什么,至少有一点你们说的没错,没有你们的存在,我确实更好动作一些。”

  Shen Qian 的神情第一次放松下来。

  见Shen Qian 不似作伪,叶世聪和萧晔都长let out a long relaxed breath 。

  “那好,我们先走一步,对了,这些人……”

  “不用管,我来处理。”

  “Shen Qian ,这Nine Heavens world 可是禁止恶意……”

  “我当然知道,好了,去吧,婆婆mother 的可不像你们。”

  Shen Qian 终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patted 两人的肩膀。

  “好!”

  叶世聪和萧晔见状,也就不再多言,和Shen Qian 道别后,齐齐按下了手环上的按钮。

  旋风平地起,两道白芒包裹了两人的身形,在短暂的延迟后,白芒一闪,连带着两人的身形也瞬息disappeared 。

  原地,留下了四枚rays of light 闪烁的Nine Heavens 令。

  Shen Qian 将地上的Nine Heavens 令都收了起来,在原地愣怔了好一会后,他这才转过身来。

  视线之中,映现出的是五张表情不一、或恐惧或茫然或怨毒的面孔来。

  “我觉得你之前的想法很不错,杀人确实不好。”

  Shen Qian 认真的看着瞳孔焦距正缓慢恢复的窦兴光。

  紧接着,blade light flashed ,十条手臂冲天而起,喷洒的漫天血迹在昏黄的天光之下,好似一幅哥特风格的写意画卷。

  “既然如此……去他妈的Nine Heavens 之争。”

  在此起彼伏的惨叫之中,Shen Qian mutter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