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23

  第323章 逆局

  广场之上,气氛的诡异已经到达了某个界限。

  当第一批被淘汰的学生出现的时候,众人还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感慨elimination rate 竟然远低于预期。

  虽然是二十多万人的基数,但哪怕是不清楚核心规则的powerhouse ,也能猜到First Heavenly Layer world 里的Nine Heavens 令,绝对不足以让所有人都进入Second Heavenly Layer world 。

  按照一般grand competition 的默认规则,First Heavenly Layer world ,最起码应该有着一半以上的elimination rate 。

  但眨眼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在Shen Qian 被传送到禁地的小插曲结束之后,截止目前,总共加起来被淘汰的学生才只有千余人!

  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数字。

  在无法找到原因之前,按照很多人的猜测,大抵还是因为这Nine Heavens world 太过浩渺,所以淘汰的速率自然变得缓慢。

  weng!

  随着又一次rays of light 闪烁,广场上跌落了几个满身狼狈的年轻Martial Artist ,众人也是subconsciously 的抬眼看去。

  “是江中军武的学生……”

  “咦,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江中军武的学生已经是第七次还是第八次出现了吧,tsk tsk 。”

  “以江中军武在Nine Heavens 杯表现出来的实力,感觉不应该啊!”

  高台上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s 随意交流着,都是有些诧异。

  以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spirit strength ,虽然大屏幕上闪烁着二十几万人的数据,但只要他们有心查找,却也能瞬间in the heart 列出一个淘汰名单来。

  而有心人只是细细计算了一番,就会发现此刻已经被淘汰的1266人之中,来自江中军武的Martial Artist 就有38人。

  乍一听好似也不多,但其实这已经是非常恐怖的elimination rate 了。

  近乎四十分之一。

  要知道,这次参与Nine Heavens 之争的高校有接近700家啊!

  而江中军武不仅不是其中垫底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名列前茅。

  单是那Nine Heavens 榜上,Shen Qian 和曲白携手进入前十,就是独一份。

  Shua!

  高台上silhouette 一闪,面色沉凝的宁之垣和程青青齐齐落入了广场,出现在那三个明显是受伤不轻的军martial arts 生身前。

  “程教授,宁教授……”

  正激烈讨论着什么的两男一女赶紧行礼。

  “嘉琪,怎么回事?”

  宁之垣出手替三人止血疗伤,而程青青则是径直looked towards 了三人之中的少女,问道。

  “程教授,我们被埋伏了,霸天军武、华科武大还有好几家武高……十几个人,其中甚至还有一个高Martial Artist Peak 的powerhouse ……我们实在不是对手,只能选择放弃。”

  气息萎靡的李嘉琪,又是无奈又是羞惭的解释了一番。

  又是这样……

  宁之垣和程青青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阴霾。

  他们不蠢,one or two times ,可以归结为被淘汰的那些学生运气不好,恰巧在某种特定情景下成为了围攻的对象。

  如此多高校的混战,这种情况在所难免。

  但三次四次,七次八次……除了极个别的学生是被单杀,其他人要么遭遇围攻,要么遭遇埋伏,还有的是在进入二Layered Sky Sect 之时被围杀。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在Nine Heavens world 里已经有部分高校早就达成了同盟,而他们针对的目标就是江中军武。

  在工作人员将三人带下去疗伤之后,程青青和宁之垣并肩回到了高台之上。

  “其实也算在预料之中了。”宁之垣叹息一声道。

  “嗯,只是didn’t expect 局面会如此糟糕,我感觉起码有十家以上的高校联合在了一起。”程青青也是shrugged 。

  所幸,到目前为止,江中军武的真正主力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所以两人的心情还不算太沉重。

  但这种平稳仅仅在two minutes 之后就被打破了。

  广场上的空间又开始波动起来,许多闭目养神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是诧异的睁开了眼睛。

  显然,又有被淘汰的学生要出现了。

  频率是正常的,真正吸引了高台上诸多powerhouse 注意力的,是那前所未有的剧烈波动。

  这只能说明,这一波被淘汰的人数极多。

  “莫非是这偏低的elimination rate 终于要正常起来了吗?”

  有人said with a smile ,引得不少人附和nodded 。

  或许Nine Heavens 之争的走势,终于要回到正轨上了。

  Buzz! Buzz! Buzz! !

  空间发出一阵蜂鸣之后,紧接着仿佛下饺子一般,刹那间足足有fifty-sixty 人出现在了广场之上。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广场上已经瞬间乱作一团。

  “程教授,快救救大侃!”

  先是一道焦急无比的呼喊响起,紧接着,又有数道愤怒的声音伴随着元气的爆发骤然响彻广场之上。

  “司马星!谭凯飞!”

  “我要你们偿命!”

  下一秒,Heaven and Earth 陡然寂静。

  不知何时出现在广场上空的吴炜,只是轻轻伸手一按,广场上的数十道silhouette 便好似凝固。

  这时众人才看清了那混乱无比的场面,随即都是有些咋舌。

  只见出现的数十人之中,竟是有半数以上都是来自江中军武的Martial Artist 。

  他们大多衣衫沾血,look pale ,在两个年轻Martial Artist 的搀扶之中,有一人双眸紧闭,气息已经孱弱到了极点,在身体的抽搐之中,不时有血块从嘴角溢出。

  而这人却是大部分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还有些印象,正是在新生杯上堪称出尽风头的岳大侃。

  间隔数米的位置,一人保持着俯冲的动作,身上元气喷发,moved towards 某个方向怒目而视,却是大家也还有些印象的昆湖伯Disciple 耿千秋。

  在他目光所及的位置,有十数人正是警惕后退的姿势,其中有两人也是Nine Heavens 杯上的熟面孔。

  看清两人的相貌时,或许高台上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s 还有些不清楚其中的猫腻,但网络之中,却是瞬间沸腾。

  “是Flower Martial 的司马星和东武的谭凯飞!”

  “Flower Martial 和东武不是死敌吗,他们怎么会站在一起……”

  “你看耿千秋的模样还看不出来吗,明显是两人联手重伤了岳大侃,否则耿千秋怎么可能如此愤怒!”

  “嘶,如果加上这二三十人,江中军武被淘汰的岂不是已经接近他们总参赛人数的1/4/2022 了!”

  在网络上的弹幕疯狂刷屏的时候,现场高台之上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s 好似也是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Shua! Shua! Shua!

  刹那间,足足有六七道silhouette 落到了广场之上。

  “王教授!”

  “钱教授!”

  跟随在谭凯飞和司马星身后的Martial Artist 都是relaxed ,纷纷聚集到自家教授身旁。

  或许是看到教授们入场,见场面已经可控,吴炜这才收回了向下虚压的手掌。

  但他的身形并未隐匿,只是frowned 站在原地,似也是想知道眼前的局面是怎么回事。

  “程教授……”

  见程青青和宁之垣到来,那搀扶着昏迷的岳大侃的两名学生,赶紧将岳大侃交到了宁之垣手中,同时面露悲愤之色。

  宁之垣脸色阴沉,任谁都能看到他眉间跳动的怒火,反而程青青要显得平静不少,只是looked towards 了轻声问道:“说吧,怎么回事,难道就凭谭凯飞和司马星就能让你们如此狼狈?”

  宁之垣startled ,随机也反应过来。

  对啊,别的不说,但是岳大侃一人对阵谭凯飞和司马星就算不敌,自保也是绰绰有余,怎会直接重伤?

  “是张少峰……张少峰出手了!”

  耿千秋咬牙道。

  周围听到耿千秋言语的人先是startled ,等在脑海里反应了一会,才想起了张少峰是谁。

  Nine Heavens 榜第149位,Sixth Heavenly Layer 榜上的extremely talented ,battle strength 超过了八千的powerhouse !

  虽然出身的高校只是二流,但张少峰已经是高校之中的Peak 人物。

  更terrifying 的是,那张少峰又是怎么会和司马星以及谭凯飞搅在一起的。

  在场大多数人心思转动极快,只是眨眼间就想到了许多。

  宁之垣和程青青也是微微色变,还没等他们消化其中的信息,耿千秋又声音低沉的补了一句。

  “学生无能,魏淮……死了。”

  瞬间,全场都是一静。

  虽然死伤的情况在所难免,但是当这种情况出现在人人重伤的江中军武众人之中,就显得格外刺目了。

  even more how 魏淮这个名字许多人也还有些印象,好似也是江中军武新生杯的正式队员之一。

  宁之垣immediately looked towards 了高空的吴炜。

  吴炜略微沉默了一会,好似在凝神感应什么,随即摇头:“我这边没有收到任何违规的反馈。”

  但仅是这样干巴巴的一句,显然不足以说明任何。

  “好,好的很。”

  宁之垣将压抑着thunder 的眼神looked towards 了Flower Martial 和东武的两个教授。

  “呵,宁之垣,生死有命,本就是同台竞技,谁也impossible 留手,你想如何?”

  Flower Martial 那个王姓的教授却是不屑said with a smile 。

  “狗屁的同台竞技,你们那分明是有备而来的截杀,不然怎么可能来自五家高校的Martial Artist 围攻我们,你们就这么有默契,一点都不防范对方,若不是封曼琳Senior Sister 出现的及时,我们还指不定要死几个人!”

  耿千秋hearing this 怒道。

  王教授disdainful smile ,正想说话,空气之中突然又波动了起来,在众人愕然之间,又有two figures 接连出现在了广场之上。

  看到these two people ,即便都是心智颇为坚毅的powerhouse ,也不禁发出了低呼。

  只因these two people ,竟然也是江中军武的学生。

  而且,又是两张熟面孔。

  “左边那个叫萧晔,右边那个应该是叶世聪……”

  在诸多目光注视之中,有人已经认出了两人,提醒道。

  程青青immediately 出现在两人旁边,目光略一扫,见两人没有什么大碍以后,这才问道:“所以,里面到底发生了何事?”

  萧晔和叶世聪先是警惕,在看清出现的人是程青青的时候才sighed in relief ,随即两人语速极快的讲述了起来。

  “好多高校联合了起来,都在针对我们……”

  “还有Seventh Heavenly Layer 和8th layer 榜的几乎全部powerhouse !”

  “曲白Senior 察觉到情况不对,让牛自国Senior 和封曼琳Senior Sister 留在First Heavenly Layer 掩护,他自己则以身作饵,独自引开了十数个聚集而来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我们在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时候被围攻,幸好Shen Qian 及时出现,才救下了我们!”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虽然语速极快,但所幸话语倒不是太凌乱,程青青和宁之垣还是听出了大概的过程。

  两人的脸色由愤怒迅速转为了凝重。

  是的,在开始的时候,听到被诸多高校围攻,程青青和宁之垣更多的是愤怒。

  但此刻,当听到事情根本不是想象这般简单,甚至连8th Heavenly Layer 榜的powerhouse 都牵扯其中的时候,他们心中就已经被担忧填满。

  8th Heavenly Layer 榜上,俱都是Mountain And Sea !

  即便他们battle strength 真的不如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但年龄卡在那里,彼此之间的差距又能大到哪去?

  如果这么多高校、这么多powerhouse 真的都联合起来,就算曲白和Shen Qian Heaven Blessed Genius ,又能如何?

  “不对!”

  程青青骤然complexion changed ,她忽的攥住了萧晔,“你们见到Shen Qian 了?”

  宁之垣先是迷惑,直到程青青瞥了他一眼,吐出了四个字:“Gold List 馈赠!”

  瞬间,宁之垣也是醒悟。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江中军武早已经在Nine Heavens 杯上证明过自己并不是软柿子,为什么这么多人竟能联合起来针对江中军武?

  如果是单纯的嫉妒,不至于此。

  而从反馈出来的情况看,他们分明就是计划周密,必有所图!

  又有什么能比Shen Qian 体内那本该分配给一千个peerless genius 的悟道golden light 更诱人?

  甚至对于正处于快速上升期的年轻天才来说,这种诱惑都不比九王遗产更小。

  hua!

  萧晔和叶世聪的声音没有瞒过任何人,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有一部分静默,脸上带着不可捉摸的神色,但还有许多人都是哗然起来。

  而网络上,各种舆论更是已经喧嚣震天。

  有人说Shen Qian 活该,也有人说那些联合起来的人太过shameless ,众说纷纭,乱成一团。

  “见到了,不然我和老萧这次可就惨了,那窦兴光差点就把我们都废了……”

  叶世聪苦笑一声,大致讲了讲刚才的经历。

  对于Shen Qian 能镇压窦兴光,在场倒是无人奇怪,程青青只是抓住了另一个重点,“你们劝说Shen Qian 了?”

  宁之垣hearing this 也紧紧看了过来,显然,他也意识到了其中的凶险。

  “劝了,这也是曲白Senior 的意思,曲白Senior 的原话是,就算真的无法对抗,至少也要保下一人!”

  “嗯,曲白很清醒。”

  宁之垣颔首。

  “可以我对Shen Qian 的了解,他未必愿意接受这样的计划。”

  程青青却依旧秀眉紧蹙,“你忘记他当初一人去苏科武大踢校的事情了?”

  “等会就知道了。”

  宁之垣抬头看了一眼半空的虚拟projection ,想了想说道,“若他真的不能容忍,他必然会尽快去找其他的同学汇合,可我看他的位置已经半天没移动过了。”

  这时不止是程青青,在好奇观察局势的其他Mountain And Sea hearing this ,也是subconsciously 抬头looked towards 了那虚拟的continent projection 。

  此刻在First Heavenly Layer 之上,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projection 内,那已经被无数人记住的编号083761的光标,正在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一个偏僻位置,果然是静止不动。

  而在他旁边,还有六个密集的光标也是motionless 。

  “那六个人应该就是窦兴光他们……只是,Shen Qian 怎么还没淘汰他们?”

  叶世聪疑惑的说道。

  无人能回答叶世聪的疑问,只是在等了数分钟之后,那七个光标依旧杵在原地motionless ,宁之垣不由sighed in relief 。

  “看来他并没有冲动。”

  唯有程青青凝视着那道光标,久久没有说话。

  她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可她又确实看不懂Shen Qian 想要做什么。

  还有窦兴光那六人,为什么迟迟没有出来,按理说Shen Qian 就算要隐藏行踪,也并不影响将六人直接淘汰。

  “嘿,Shen Qian 分明是怕了,不然怎么会连步子都迈不动?”

  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顿时引得不少人面色古怪。

  好像……这样的推测也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