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24

  第324章 赶羊

  和Nine Heavens 杯一样,Nine Heavens 之争也是面对全民全程直播。

  不同的是,Nine Heavens 之争并没有直观的画面,但各项数据在直播间之中却也是一览无余。

  距离Nine Heavens 之争开始,已经过去了4小时12分。

  而几乎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到了江中军武身上。

  因为江中军武被淘汰的人,in this brief moment 已经达到了137人。

  江中军武所有参与Nine Heavens 之争的学生一共是327人,这意味着,仅仅在开场数小时之后,事先被无数人认定必将大放异彩的江中军武就近乎被淘汰了一半的Martial Artist 。

  如果仅仅是萧晔和叶世聪还不能说明什么的话,当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当已经广为人知的封曼琳也身负重伤的出现在广场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惊了一下。

  封曼琳是谁?

  当Nine Heavens 榜公布,年轻一辈的风采颠覆了普通民众认知的时候,那些名字在有心人的研究之下也直接被贴在了网络论坛上。

  除了少数来历神秘的Martial Artist ,大部分年轻Martial Artist 都是有迹可循。

  封曼琳,出自伯侯Aristocratic Family ,Nine Heavens 榜排名309位,battle strength 超过了六千的半步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也是江中军武此次所有Martial Artist 之中前五的存在。

  而她,却连Third Heavenly Layer 都没有进入。

  “江中军武是真的悬了……”

  “你们看地图上的光标,目前为止江中军武大部分人都还在First Heavenly Layer 徘徊,只有少数进入了Second Heavenly Layer ,进入Third Heavenly Layer 的更只有曲白一人,唉。”

  “其他高校的人也太过分了,为什么要一起针对江中军武,不公平!”

  “楼上,你不知道‘Martial Arts 必争’吗,要我说,江中军武这是having only oneself to blame ,谁让那Shen Qian 占尽了所有好处?”

  “speaking of which ,Shen Qian 在干嘛,我看他的光标位置已经半天没有移动过了。”

  “hehe ,没听现场有powerhouse 说Shen Qian 怕了吗,这分明就是在避风头!”

  “话也不能这么说吧,他如果不暂避锋芒又能如何,事到如今保全自己才是正道……”

  “明明就是因他而起,被淘汰又能如何,堂堂天才Martial Artist ,难道一点血性都没有吗!”

  “亏我前几天还买了他的Nine Heavens 杯纪念海报,算了,就当做慈善了……”

  unconsciously 间,网络上的话题便倾斜到了Shen Qian 身上。

  叹息者有之,鄙视者有之,怒骂者有之,只有极少数保持着理智又对Shen Qian 有些了解的人,如同程青青一般凝眉不语。

  Shen Qian ……到底想做什么?

  ……

  Third Heavenly Layer 门的golden light 穿透了大半天空,远远的折射到了沼泽地上,恍若将落未落的夕阳。

  而在那昏黄的光影中,沾血的长刀歪斜的插在一边,Shen Qian 就静静坐在一块大石上,目视远方,好似在走神。

  “Shen Qian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或许是出于不甘,那已经沉寂了一会的怒骂声又响了起来,“要么你就a killing blade 了我们,没种的话就放我们离开,现在这算什么,让我们陪你在这发呆?”

  听到了动静,Shen Qian 好似枯寂的面容终于有了些变化,他缓缓的回过头来。

  七零八落的沼泽地上,complexion pale 的六人无力的躺在其中,双臂齐断,只是好似被做了一些防治措施,他们那狰狞的创口却已经止血。

  定位手环随同着断臂散落在十数米之外,另外五人已经晕死过去,唯一清醒的窦兴光在全身气力都被Shen Qian 封住的情况下却是根本无法挪动过去。

  窦兴光不知道Shen Qian 是什么打算,自从断臂之后,Shen Qian 就一言不发,却也不让他们离开,只是在这枯坐了快两个小时。

  而在这期间,Third Heavenly Layer 门之上的四Layered Sky Sect 都已经打开。

  但Shen Qian 却始终无动于衷。

  窦兴光是真的看不懂。

  他不太相信Shen Qian 是真的退缩了,能在十八岁的年纪走到如今的realm ,如果没有一颗剔透的武Dao Heart ,又怎么可能做到?

  而Martial Artist ,无论性格如何,向来都是press forward 的。

  但Shen Qian 又确实眼睁睁看着Third Heavenly Layer 门和四Layered Sky Sect 依次打开,甚至到了此时说不定都已经有人在冲击Fifth Heavenly Layer 门,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知为何,Shen Qian 越是平静,窦兴光心中那莫名的压抑感就越来越强烈。

  整个期间,早已经风度尽失的窦兴光数次大吼大叫着想要刺激Shen Qian ,而this time ,Shen Qian 终于looked towards 了他。

  “只是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和8th Heavenly Layer 榜吗?”Shen Qia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什么?”窦兴光一愣。

  “有没有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人get involved ?”Shen Qian 又问。

  窦兴光终于反应过来Shen Qian 在问什么,他disdainful smile 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有区别吗?”

  Shen Qian nodded ,indifferently said :“看来你层级还是低了一些,并不知道全部的内情。”

  窦兴光脸色一红,“我窦兴光以贫寒出身,二十三岁就battle strength 九千,近乎Mountain And Sea ,你……”

  窦兴光说着说着突然说不下去了,只是迎着Shen Qian faint smile 的眼神,脸上的羞怒之色更重。

  他刚才却是一时间忘记了,哪怕是林三默,恐怕will not 在Shen Qian 面前去炫耀什么。

  目前为止的华夏,年轻一辈无人有这个资格。

  “你知道我在等什么吗?”

  所幸Shen Qian 似乎也没有羞辱他的意思,只是转头又looked towards 了golden light 越来越盛的天空。

  在那半透明的天穹上,此时已经是繁星点点,一眼看去,进入Third Heavenly Layer 门的人已经过万。

  “等什么?”

  这确实是窦兴光最好奇的事情。

  “我在等他们上去啊。”

  Shen Qian 叹息道,“可他们的速度太慢了,我都快失去耐心了。”

  “等……他们上去?”窦兴光更迷茫了。

  “你看啊,因为Nine Heavens 之争的机制,他们想要获得更好的奖励,就只能不断的往上走。”

  Shen Qian 抬手比划了一下天空,muttered ,“你说如果你要追捕猎物,是等它们自己送上门来好,还是等它们无路可逃的时候,再一网打尽的好……”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赶羊的人都是在后面啊,你说呢?”

  窦兴光心思转动间,感觉自己隐约猜到了什么,脸上渐渐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你是说,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和8th Heavenly Layer 榜的人都是你眼中的羊……你的猎物?”

  “不止啊,猎物太多了,所有沾染过我江中军武同学鲜血的人,都是猎物。”

  Shen Qian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其实我很痛苦,我再强也impossible 救下所有人,我也不想被牵着鼻子走,那就只有掀桌子了……大家都别玩才算公平。”

  窦兴光一呆,随即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

  “你以为你是谁,是,我承认就算罗列所有8th Heavenly Layer 榜上的powerhouse ,任何一人单打独斗也不是你的对手,但你竟然想一个人对付他们全部?”

  “Shen Qian ,你都已经是Mountain And Sea 了,怎么还会如此天真!”

  “都不说你有没有这个ability ,就算你真有这个ability ,你知道那些人背后站的都是谁吗?”

  “hahahaha ……”

  窦兴光这一刻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对于Shen Qian 所有的忌惮和猜测根本都是多余。

  Shen Qian ,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愚蠢!

  听着窦兴光癫狂的笑声,Shen Qian 却是不以为意,他拍拍屁股站起身来,拔出了长刀,自语道:“进入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人应该也够多了,该走了。”

  Shen Qian 走到了六人身边,将他们身上的Nine Heavens 令都收拢了起来。

  刚刚迈步的Shen Qian ,又好似想起了什么,随即在窦兴光渐变的眼神之中,来到了他的两条断臂旁边。

  “我知道你刚才大概一直都在想,如果能把这两条断臂带回去,或许就能以最小代价接上手臂,你希望我只是恫吓你们,不敢真的这么狠,直接毁了你们的前程。”

  Shen Qian 咧嘴laughed ,“可惜我这人一向言出必行,说Fuck You 的,那就一定Fuck You 的。”

  话音落,在窦兴光牙呲欲裂的眼神之中,Shen Qian 已经一脚踏出,将那两条断臂踩了个粉碎。

  ”no! !!”

  在窦兴光彻底疯狂的嘶喊之中,Shen Qian 却已经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这一刻,狂风倒卷,残阳如血。

  ……

  这里是Second Heavenly Layer world 的一个普通山谷。

  山谷没什么特殊的,除了两枚隐藏在裂缝之中的Nine Heavens 令。

  但此刻这小小的山谷之中,却是聚集了上百Martial Artist ,正在呼喊着围攻着其中的三人。

  身穿江中军武校服的三人都是realm 不俗,但双拳难敌四手,在上百Martial Artist 持续不断的消磨下,他们体内的元气已经近乎枯竭。

  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和不甘。

  以their three people 联手的实力,本该至少能踏上Fifth Heavenly Layer 的……

  正当为首的男生clenched the teeth 想要举手投降的时候,一抹刺目的rays of light 忽的照进了山谷。

  所有人在subconsciously 的警惕之下都是后退了一些,抬头看去,却是眯了眯眼睛,才勉强看清了那站在山谷口上的silhouette 。

  他单手拎着一把血迹涔涔的长刀,另一只手却拎着一个极其臃肿的麻袋。

  那直径近乎达到了半米的麻袋散发着无比bright radiance ,好似一轮小太阳。

  “卧槽!”

  “Nine Heavens 令,那麻袋之中全是Nine Heavens 令……”

  “嘶,这得有多少啊!”

  不少Martial Artist 都是immediately 被那巨大的麻袋给吸引了视线,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但也有一部分视力极佳的人看清了that silhouette 的模样,只是瞬间就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惊惧交加。

  “Shen Qian !”

  “是Shen Qian !”

  “快跑啊……”

  他们不过是一群中Martial Artist 混合着高Martial Artist 的团体,在早已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Shen Qian 面前甚至连“mob ”都算不上,当下所有人在反应过来之后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转身就逃。

  但,已经来不及了。

  一股毫不掩饰的强大气息笼罩了整个山谷,那气息之中好似还有百鬼咆哮,又像是带着极度的冰寒,竟是一瞬间就让所有人都瑟缩在原地,不敢动弹。

  直觉告诉他们,再乱走一步,就将有噩运降临。

  “交出身上所有的Nine Heavens 令和treasure 。”

  低沉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山谷,平淡如水,却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没有人动作,大部分人眼中都出现了犹豫和挣扎。

  随即,伴随着“shua” 的一声,blade light flashed 。

  那喷洒的血迹和数十条断臂,只是刹那间就让整个山谷充斥着惨叫。

  “我不会再重复第二次。”

  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都是年轻Martial Artist ,谁何曾见过如此修罗场一般的画面?

  脸色煞白的众人,手忙脚乱的将身上一切东西都给扔了出来。

  Shen Qian 伸手一摄,将那零散的数百枚Nine Heavens 令和一些rare treasure 尽数摄入到手中,全部丢进了那个大包裹之中后,才body flashed ,落到了兀自愣怔的江中军武三人面前。

  “Senior Senior Sister 好……你是尹崇文Senior 吧,我们好像在食堂聊过天。”

  Shen Qian 先是打了个招呼,接着向为首那个年轻男子said with a smile 。

  “是我,Shen Qian ,你,你……”

  尹崇文明显还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只是看了看山谷之中乱作一团的众人,又看了看Shen Qian ,略显紧张的说道。

  “尹Senior ,能帮我一个忙吗?”Shen Qian 再度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啊……当然,你说。”尹崇文nodded 。

  “我的建议是你们现在就出去吧,如果你们还想继续探索的话,也请暂时不要上去Third Heavenly Layer ,还有,若是见到其他军武的同学,能把同样的话转达给他们吗?”

  Shen Qian said with a smile 。

  “好。”

  尹崇文subconsciously complied ,见Shen Qian 转身欲走,他好似这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急忙问道:“Shen Qian ,你要去哪,要不然我们……”

  “不用了,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客气,但是对不住,尹Senior ,你们只会是我的累赘。”

  Shen Qian laughed ,在尹崇文一时语塞的时候,他又摆摆手,“不用担心这趟Nine Heavens 之争是白来,事情毕竟是因我而起,我会将属于你们的……都拿回来。”

  说着,Shen Qian 掂了掂手中rays of light 耀眼的大包裹,最后冲尹崇文等三人咧嘴一笑,骤然冲天而起,眨眼就消失在了山谷上空。

  直至Shen Qian 消失后,山谷之中压抑的惨叫才骤然清晰起来。

  “Shen Qian 疯了……”

  “快,快出去找teacher ,他这是破坏规则!”

  被掠夺一空的许多人在惊吓过后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大喊着按下了传送按钮,身形消失在了山谷之中。

  眼看刚才还拥挤的山谷眨眼间变得空空荡荡,尹崇文三人不禁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之中的复杂。

  “Shen Qian Junior Brother ,他……其实不用这样的,我们真的没人怪他。”

  “我有种预感,this time Nine Heavens 之争,只怕真的要出大乱子了。”

  ”Ai, 但愿Shen Qian Junior Brother 不会有事吧……”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