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25

  第325章 找到你们了

  Third Heavenly Layer 门,一片青草萋萋的平原之上。

  数十米高宽的golden light 灿灿的大门将天空染得如梦似幻,就伫立于半空之中,边角处略显沧桑的古老符号不时有mysterious 的光泽闪过,好似在诉说着什么。

  可惜此时在大门附近徘徊的上千Martial Artist 却是没什么心思去钻研其中的奥秘。

  他们只是大多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泽,一边漫不经心的交谈着,一边悄悄的清点着口袋之中的战果。

  “不用去漫无目的的搜寻,也不用和monster beast life and death battle ,只用在这里堵堵门就已经又收获了两块Nine Heavens 令,嘿,再来一块我就能上Third Heavenly Layer 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下一次可得抢快些,刚才那人身上分明还有一件rare treasure ,可惜被西武那群混蛋抢了先!”

  不时有轻笑声响起,显示着众人轻松的心情。

  在两天之前,已经不可考证是谁发起的提议,又是怎样酝酿的风波,一个以狙击江中军武为核心的群体就这么在极短时间内诞生了。

  而且好似瘟疫一般,很快就蔓延了整个Nine Heavens 战场。

  这其中谁也不知道牵涉到了多少高校,但有一点可以确定,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和8th Heavenly Layer 榜近乎九成的powerhouse 都get involved 。

  超过三十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联手,这放在Nine Heavens world 之中,当属无敌的存在。

  哪怕是Ninth Heavenly Layer 榜那些所谓的绝世妖孽,也不得不a strategic withdrawal 。

  至此时Nine Heavens 战场开启已经过去了八个小时,四Layered Sky Sect 都已经被打开,江中军武的人估摸着也已经被淘汰了个bits and pieces 。

  但总会有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

  据说,不仅江中军武的高年级powerhouse 还有不少没有上去,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人见过Shen Qian 。

  江中军武有两大Peak powerhouse ,曲白和Shen Qian 。

  其中曲白太过机敏,察觉到不对的时候早早就抢占了先机,二Layered Sky Sect 刚开没多久他就闯了上去,现在已经不止所踪。

  不过至少有超过十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在围猎他,估计被淘汰只是时间问题。

  剩下的就是暂时还没在众人视野之中露过面的Shen Qian 了。

  这里聚集的千人,就是负责堵住Third Heavenly Layer 门的精英力量。

  即便是Shen Qian 出现他们也不是太过担心,因为这千人之中不仅超过七成是高Martial Artist ,最重要的是,站在前方那数十人。

  在好似entirely different 的分界线之后,一处矮坡上,总共三十三人负手而立,静默以待。

  他们都是来自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battle strength 超过九千的半步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也是此次联盟之中的中坚力量。

  就在十分钟之前,江中军武有十数人妄图快速冲过天门,却只是在短短的七秒之内就在围攻下不得不放弃grand competition ,退出了战场。

  其中重伤的那人很多人都认识,同样是Nine Heavens 榜上有名的powerhouse 牛自国,据说在江中军武也是位列前几的存在。

  其实到了现在,事态已经失控了,不仅仅是江中军武,但凡没有加入联盟的高校,俱都是被打压的目标。

  就比如这二Layered Sky Sect ,在千人的堵门下,光是在这里被拦截淘汰的Martial Artist 就起码有数千之众。

  “有人来了!”

  忽的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都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

  他们already not in 乎来的是不是江中军武的人,只要不是同盟的高校Martial Artist ,甚至……哪怕是同盟高校的Martial Artist ,只要不是核心之人,他们也无所谓……这里已经很挤了。

  而混战之中,误伤在所难免。

  even more how 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这种松散的联盟是何等的脆弱,之所以没有瞬间分崩离析,只是因为还有更大的利益可以追逐罢了。

  “哎,怎么就一个人……”

  “靠!”

  “没意思……”

  当看清那出现在平原尽头的只有一道silhouette 的时候,许多人都是露出了失望神色。

  人越多,收益才会越大。

  就一个人,撑死了不过十几枚Nine Heavens 令,还不够塞牙缝的。

  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那一直静立的三十多道silhouette ,却是瞬间将犀利的目光投射了过去。

  一个人,在如今处处都有堵截的情况下,能singlehanded 来到二Layered Sky Sect ,足以说明其不凡。

  这绝对是条大鱼!

  然而,当他们看清了那迎着光踏步而来的silhouette 的时候,却都是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眼中充满了警惕。

  “林三默!”

  “以他的实力,怎么会现在才到这里?”

  有人呼喊出了对方的名字,也有人心生不解。

  而当那个名字被传开,就好似被施展了禁言术一般,上千人的群体竟是瞬间变得静默无声,只是愣愣的看着那道越来越近的silhouette 。

  林三默!

  或许对于这一届才入武科高校的新生来说,他的名字有些陌生。

  但对于绝大部分武科高校的学生来说,哪怕是刚刚毕业那一批,这个名字也意味着某种禁忌。

  在Shen Qian 顶着全国武状元的名头出现之前,林三默,才是流传于华夏高校之中最大的传说。

  林三默的面容客观来说不算俊朗,但那极富棱角的脸颊,却恍若他背上那通体漆黑的long sword 一般,让人不敢逼视。

  他行走之间的步伐并不算大,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百草低头,风声静默。

  随着林三默靠近,还有一股异常刺鼻的腥味随之传来。

  直到林三默已经接近了人群边缘,这时众人好似才惊醒过来,但一时间,依旧无人动作。

  就在这种not knowing what to do 的诡异氛围之中,林三默已经走入了人群。

  于是,众人纷纷向后退去,自动让开了一条极宽的路。

  all around 静的terrifying ,好似连草叶翻动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忽的,已经走入人群中间,离那Third Heavenly Layer 门只有数十米距离的林三默停了下来。

  oh la la !

  只是瞬间,所有人都疯狂后退了数十米,不少人都在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场面变得混乱。

  林三默的嘴角略微牵动了一下,好似是某种讥讽的笑容,只是出现在他那好似一贯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显得有些怪异。

  “你们动手吗?”林三默开口问。

  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却是无人搭腔。

  或许是受不了这种被一人压制的氛围,站在矮坡上的,属于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powerhouse 的一人忍不住开口了。

  “林三默,我们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和你为敌,莫要以为我们真的是怕了你!”

  “哦。”

  林三默nodded ,随即伸手一抖,随着“crash-bang ”的声响,数百枚Nine Heavens 令掉落在地上。

  紧接着,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造型古朴的钥匙。

  “我四处转了转,发现在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西面有一条深不见底的河,河里有个水怪,有Mountain And Sea 实力,然后我将它杀了,得了这把钥匙。”

  林三默indifferently said ,“虽然我不知道这钥匙是什么,但它应该是Second Heavenly Layer 里最大的宝藏。”

  林三默好似公式化的说完了这些,然后就静立不动。

  全场屏息。

  有人目光火热的looked towards 了地上那一大堆Nine Heavens 令。

  开二Layered Sky Sect 才需要五枚Nine Heavens 令,那数百枚Nine Heavens 令,怕不是够直上Nine Heavens 了?

  而对于矮坡上的三十三人,以及在场的少数powerhouse 来说,他们的目光,却是死死盯着林三默手上的那把钥匙。

  稍微知道点过往的人,都知道林三默是什么性子。

  高傲,孤僻。

  这样的人是不屑于说谎的。

  也就是说,林三默手上的那把钥匙,应该确实是屠戮了一头Mountain And Sea monster beast 而得。

  Nine Heavens 战场开启到现在,其实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了这战场里除了Nine Heavens 令,还有无数机缘存在。

  而很明显,如果林三默所言为真,那么他手上的钥匙,绝对就是这Second Heavenly Layer 最大的机缘。

  一时间,不少人呼吸都粗重了不少,begin to stir 的迹象在蔓延。

  矮坡上的三十三人也在沉默着,偶尔互相对视之间,都是目光闪动。

  这样诡异的对峙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至不知是谁低声说了一句:“他……可是林三默啊。”

  就这么一句话,很多人瞬间清醒了过来,止住了内心骚乱的念头。

  矮坡上不知道是谁呼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有些艰难的说道:“林三默你走吧,你们不是我的目标。”

  “无趣。”

  林三默明显是有些失望,但还是没说什么,将地上的Nine Heavens 令都收起来之后,林三默正要转身离去,却是忽的step one stopped ,又转过身来。

  他的目光落到了远处,面容轻微抖动了两下,随即eyes slightly narrowed 。

  众人初始以为林三默要搞什么幺蛾子,正警惕的时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忽的有杂乱的声音响起。

  咚哐咚……

  那声音很奇怪,就像是某种重物被人拖动着,在地上不断翻滚的声音。

  可又很怪异。

  因为那声音是如此的响亮,甚至在空旷的平原上引发了阵阵回音,叫人unimaginable 对方到底拖着何等巨大的物体在前行。

  总impossible 是拖着一座山吧?

  正在无数人感觉荒谬的时候,平原的尽头上,一道巨大的黑影缓缓浮现。

  “monster beast !”

  “大家小心!”

  当众人看到那黑影出现,都是警惕的大喊了起来,然而不少人刚刚摆出警戒的姿势,却又是愕然。

  因为当定睛看去,众人才发现,那确实是一头monster beast 不假,可看上去……却根本没有半点生气。

  因为一头活着的monster beast ,是impossible 以这种头杵地、身体滑翔的古怪姿势前行的。

  最重要的是,它的额头上,分明有一道半米长的狰狞伤口。

  那是一只体长超过了三十米的象形monster beast ,而随着它臃肿的体形又从地平线浮出了一些,这时大家才发现,它前面还有一个人。

  更准确的说,是一个人在扯着它的象鼻,就这么蛮横的将它往前拖动着。

  当某一刻,monster beast 的身体撞到了一处凹起,便在前力的带动下翻转了肚皮,于是,堪比烈阳一般的rays of light 便从它肚子上那巨大的缝隙里露了出来。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

  直到近了,更近了……这时候哪怕是中Martial Artist 的目力,也足以看清全部的景象的时候,倒吸凉气的声音成片成片的响起。

  他们没看错,这monster beast 确实死了,不仅死了,它的肚皮还被掏空了,而在它那堪称巨大的肚皮里,透过裂口,能看到满满当当堆砌在一起,正争相散发着耀眼rays of light 的Nine Heavens 令。

  “这得是多少Nine Heavens 令?”

  subconsciously 的呢喃在全场飘荡。

  但无人能回答这个疑问。

  如果说刚才林三默“crash-bang ”抖落出数百枚Nine Heavens 令,虽然让他们惊羡但也只觉得正常的话,那眼前这一幕,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有一个人,拖着一只死去的巨Great Demon 兽走过来了,monster beast 的肚皮里塞满了可能是一火车皮的Nine Heavens 令……

  就你妈离谱!

  或许是因为这种震撼实在过于巨大,直至那人已经走到了百米开外,才终于有人想起来去辨认一下对方在rays of light 照耀下有些失真的面孔。

  “是……是Shen Qian !”

  有人大喊道。

  骚乱再起,不少人都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又是惊喜又是略微惶恐的看着真的活生生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Shen Qian 。

  不同于更像是过客的林三默。

  Shen Qian ,本来就是他们的既定目标。

  但惶恐也是不可避免的,因为Shen Qian 携带的Nine Heavens 令数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谁都不是傻子,如果只是遍地找,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怎么可能找到如此海量的Nine Heavens 令?

  那Shen Qian 这一monster beast 皮的Nine Heavens 令又是怎么回事,只是简单联想一下,他们都要禁不住要打一个寒颤。

  even more how ,Shen Qian 身上还有浓郁的、挥之不去的、正随风飘摇过来的浓浓blood-reeking qi 。

  他身上那本来应该是azure-white 的大衣,此刻“锈迹斑斑”。

  “Shen Qian !”

  矮坡上的三十三人瞬间结成了一个警惕的阵形,隐约的气机直接锁定了Shen Qian 。

  剩下的千余人在一片混乱之后也开始试探着往前攒动。

  气氛只是瞬间就变得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而Shen Qian 在百米外停下脚步后就失去了动静,只是任由众人调整着呼吸,再将他包围。

  直至一切都短暂的平息,Shen Qian 终于抬起了头来,他忽略了all around 的那些Martial Artist ,审视的目光只是沿着矮坡上那三十三个青年男女的面孔one after another 扫过。

  对照着记忆之中的资料和照片,Shen Qian 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手写的名单和一只铅笔,平淡而又准确的一个个念出了他们的名字。

  “马印生,孙镇,田思望,李乡,邱芙蓉……嗯,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没错了。”

  在三十多人紧皱的眉头和怪异的表情之中,Shen Qian 缓缓念完了他们的名字,每念一个就在名单上勾一笔。

  等念完之后,Shen Qian 抬起头来,目视着他们灿烂一笑。

  “我找到你们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