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26

  第326章 屠夫

  广场上的气氛,不知何时变得越来越诡异。

  许多高台上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连大气都不敢喘,只是眼神不时瞥向那中间区域,当意识到那faintly discernible 的恐怖气压依旧存在的时候,又赶紧收回了眼神。

  平阳伯心情很不好。

  这是谁都能意识到的事情。

  当江中军武被淘汰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百,死亡已经超过二十人,重伤更是不计其数,甚至连排名前列的封曼琳都身负重伤退出了grand competition 的时候,整个广场上方都是阴云密布。

  直至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低声嘀咕了一句“江中军武难道就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若不是吴炜及时出手阻拦,那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只怕要当场陨落。

  没有谁愿意直面王侯的怒火,哪怕在场许多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其实都变相参与了对于江中军武的围杀,但此时大家都是一副面色沉凝的模样。

  看上去,却好似比宁之垣的脸色还要沉痛一些。

  “平阳伯,罢了。”

  或许是现场的气氛实在太过压抑,吴炜终究是叹息一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罢了?”

  平阳伯冷笑的声音响起,“九王秘境第一次开启,我江中军武却提前宣告出局,若是公平竞争也就罢了,可是……公平吗?”

  面对平阳伯的质问,吴炜沉默了一会,才是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看起来是不公平,可你知道,Nine Heavens 战场有自己的意志,只要无人违规,那就是无人违规。”

  吴炜的话有些云里雾里,却是让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s 一凛。

  他们参与了基建不假,但对于Nine Heavens world 的认知依旧很少,此时听吴炜话中之意,却好似又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内幕。

  Nine Heavens 战场有自己的意志?

  这是谁也didn’t expect 的事情。

  毕竟在大家看来,Nine Heavens world 完全是由Mountain And Sea 和王侯共同缔造,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周易王必定能操控其中的一切。

  但现在看来,好似又不是如此。

  “不过是千万年前留下的一些碎片,谁知道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自我?”

  平阳伯带着些不明意味的声音响起,“我等皆出力修复,谁又知道,其中不会被人动过手脚,或者再隐晦一点,以某些人的Dao’ ,只是暗中施加影响也是with no difficulty 吧?”

  “平阳伯,慎言!”

  吴炜startled 之后,声音冷肃了不少,甚至饱含着一种警告的意味。

  一众Mountain And Sea 先是不明所以,待极快的理清了思绪后,也是瞬间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平阳伯的话语明显已经是在影射王侯,或许他只是无心之言,但这影射的范围,明显已经把周易王都涵盖了进去。

  这一刻,许多人都是心生惶恐。

  虽然这看似是王侯之间的争端,但以周易王的地位,若是惹得他生怒,却不知道会波及多少人了。

  “平阳,有话但可以直说。”

  全身被迷雾笼罩的周易王分明就坐在那里,但淡笑声却好似自云端飘荡而下,“莫非在你眼中,我会插手这种层次的争斗?”

  “不敢妄议周易王。”

  平阳伯很快答道,语气倒是恭谨,但话中之意却是让许多人面色古怪。

  周易王好似也滞了一下,良久,那淡淡的声音才接着从云端飘荡而出。

  “力足者取乎人,力不足者取乎神,blame the gods and accuse others ,弱者之道。”

  虽然周易王的语气还是很平淡,但众人的面色却更加怪异,有不少人,甚至还隐晦的露出了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眼神。

  周易王这句话说的直白一点,就等同于在指着鼻子告诉平阳伯,江中军武落得如此境地完全是having only oneself to blame 。

  而埋怨和愤恨是弱者才会有的行为。

  在空气恍若凝固,众人都在等着看平阳伯会作何反应的时候,广场上的空气却是陡然又震动了起来。

  众人对此倒也不以为意。

  Nine Heavens 之争进行到现在,已经慢慢变得灼热化。

  几乎每隔几分钟,都会有Martial Artist 被淘汰,只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唯有江中军武的学生出现的时候,才会引起他们的关注。

  毕竟说是江中军武被团灭已成定局,但只要Shen Qian 和曲白还在其中,其实江中军武就还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

  这也成了宁之垣和程青青最后的希望。

  当有传送波动起,心怀忧虑的宁之垣一如往常般先是looked towards 了广场上方的虚拟projection ,第一Time Lock 了Shen Qian 之前所在的位置。

  但随即,他就是startled 。

  “Shen Qian 呢?”

  程青青hearing this 也是陡然回头,不止是她,还有许多都暗中关注着江中军武情况的人,都是looked towards 了虚拟projection 。

  “Shen Qian 不在之前的位置了……”

  “难道出来的是他?”

  只是刹那间,高台上就骚动起来。

  此刻网上,关于“懦夫Shen Qian ”的言论已经是喧嚣鼎沸,虽然大部分其实都是来自那些联盟高校学生的发帖,但不可否认,也有许多不知内情的民众信以为真。

  延伸到现场,在诸多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眼中,其实对于Shen Qian 这样的行为也somewhat 不耻。

  毕竟是登上了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super genius ,就算不提这个,光是Shen Qian 身上背负的诸多荣誉,其实都不容许他退缩。

  虽然……谁也不能否认,或许在这样的逆境之中,忍辱负重保全自身才是唯一明智的选择。

  甚至,独占了Gold List 馈赠的Shen Qian ,哪怕直接放弃Nine Heavens 之争,其实也不算吃亏。

  正当一众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想要看看是不是Shen Qian 真的退出了比赛的时候,很快,宁之垣却是let out a long relaxed breath 的模样。

  “不是他,他开始移动了……”

  好似在印证宁之垣的话语一般,当传送引起的空气波动停歇,广场上“crash-bang ”就出现了一大群人。

  随之而起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有咒骂声,以及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Shen Qian 疯了,他疯了……”

  “请Principal 主持公道!”

  “teacher 救我!”

  所有人都呆住了。

  只见那出现的上百人之中,除了少数look pale 、明显是惊吓过度的人没什么大碍之外,其余人竟是尽皆断了一臂,甚至还有断了两臂的。

  汩汩流淌的鲜血和他们手上挥舞的残肢断臂,混合着那些声泪俱下的控诉和嘶喊,让整个场面好似Asura 地狱。

  Shua! Shua! shua…

  短暂的寂静过后,高台上不知有多少silhouette 疾掠而下,随着衣衫翻动而作响的,是无数惊愕交加的怒喝。

  “周贤,这是怎么回事!”

  “Shen Qian 怎么了,快说!”

  “这都是Shen Qian 干的?他怎可如此残暴……”

  出现在广场上的学生来自十数家不同的武科高校,此时各家或Principal ,或Mountain And Sea 教授纷纷入场,却是让场面越发的混乱。

  “肃静!”

  好似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吴炜不得不再次站出来主持秩序。

  而马公佐更是直接降临到广场之上亲自安抚。

  “诸位,先让医者们救治伤员,只要带回了手臂的,未必没有恢复的可能。”

  所幸此次Martial Arts 部准备充足,数百医者匆匆登场将伤员带走,好一会,乱哄哄的场面终于平息下来。

  而此时,广场上剩下的学生,已经只有寥寥的二十几人。

  “发生了何事?”

  吴炜止住了又想开口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s ,率先问道。

  他的声音蕴含着某种安抚人心的力量,让那些兀自惊魂未定的学生们终于平静了下来,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在高台上无数好奇眼神的注视下,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的说了起来。

  “Shen Qian 直接从天而降,没有半句废话,就要我们交出Nine Heavens 令!”

  “他根本不给我们反应的时间,只等了一秒钟就开始挥刀……”

  “那么多人的手啊,他说砍就砍了……”

  “他就是个恶魔!”

  激动的大喊声此起彼伏,虽然二十几个人的声音有些乱,但对于在场的powerhouses 来说,却是能轻易分辨其中的信息。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愕的speechless 。

  不是说Shen Qian 要隐匿自己吗?

  不是说Shen Qian 根本不敢暴露行踪吗?

  不是说他要忍辱负重吗?

  眼前这算怎么回事……

  还不等众人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广场上又起了剧烈的space fluctuation 。

  this time 的动静,甚至比刚才还大。

  Buzz! Buzz! Buzz! !

  随着空间战栗,又是数百人出现在了广场之上。

  空气之中的blood-reeking qi 再次变得浓郁,似曾相识的却更加刺耳的惨叫声和怒骂声再一次回荡起来。

  “我的手,我的手没了……”

  “钱Principal ,您要替我们做主啊!”

  “Shen Qian 就是个疯子,他是个疯子……”

  “他在破坏grand competition 秩序,请王侯出手将他驱逐!”

  horrible to see 的场景再现,又有one third 的人被断去了手臂,剩下的人也是在心有余悸的大喊着,好似刚刚从Gates of Hell 走了一遭。

  this time 连Martial Arts 部事先调配的医者都已经不够用了,马公佐不得不请现场的一些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出手,才勉强稳住了局势。

  即便如此,其中眼看也有好几个学生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近乎到了殒命的边缘。

  还不等眉头大皱的吴炜方法想出一个稳妥的方法,广场上的空间再次波动了起来。

  ……

  距离第一批遭遇Shen Qian 截杀的Martial Artist 出现,已经过去了数个小时。

  在这几个小时之间,现场的所有powerhouse 从最初的惊愕,到看见自家学生出现时的震怒,再到后来的麻木,心情已经如坐过山车一般,几番起伏。

  至于广场上的乱象,更是几乎没有间断过。

  马公佐不得不一直居中协调,后来军部的武定侯也加入其中,紧急从军Martial Artist 最近的十数个营地调来了数千民军医以及上万负责帮忙打下手的军士,这才堪堪应付过去。

  好在,经历了最初那一波热潮之后,广场上被淘汰的Martial Artist 出现的频率总算是开始降低了。

  再加上马公佐已经能从虚拟projection 上Shen Qian 的移动轨迹,来预判是否会有伤亡的Martial Artist 出现,所以局势慢慢稳定下来。

  但……截止到目前,仅从在场powerhouse 的心算统计来看,就在这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从Nine Heavens 战场被淘汰的Martial Artist 已经超过了一万三千人……

  而其中九成九都是Shen Qian 的手笔!

  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分钟数十到数百不等的频率不断增加。

  其中的断手率,更是近乎达到了两成。

  也就是说,平均每十个被淘汰的Martial Artist 之中,就有两个被Shen Qian 直接砍掉了手臂。

  为了降低影响,早在一个多小时前,Nine Heavens 之争的直播就已经被掐断。

  但网络上,早已经是炸开了锅。

  只是目前,官方还未作出任何回应。

  众人猜测,大抵是吴炜也不知道这种事要如何回应……

  广场上负责运送和处理伤者的人员恍若走马灯一般来往不停,而高台上,不知何时却早已变得very quiet 的。

  还伫立在其上的数百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此时都是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半晌speechless 。

  即便是宁之垣和程青青,好似也是陷入了某种恍惚之中,而且已经保持了很久。

  甚至牛自国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幸好马公佐出手,才没让牛自国死在另一个因为direct disciple 被废而暴怒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手上。

  至于那王侯专属的区域,同样是一片寂静,只是环绕其中的低沉气压早已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Shen Qian ……到底想做什么?”终于,寂静之中,高台上有一家武科高校的Principal muttered 。

  “你们记得江中军武那两个差点被砍手的天才新生吗,嘿,他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报复啊!”倒也有人很快想起了萧晔和叶世聪,sneered 道。

  更多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

  因为Shen Qian ……几乎就是在无差别的屠戮,虽然在场绝大部分高校事实上都参与了对江中军武的围攻。

  但,眼睁睁看着自家高校的学生成片成片的被淘汰,甚至不乏许多天才直接葬送了Martial Arts Foundation ,要耗费极大代价才能修复,没有人的心情能够好得起来。

  “宁之垣,Shen Qian 这么做是在破坏规则,他到底有多大的胆气,竟敢承受我们这么多武科高校的怒火?”

  Flower Martial 教授王天清moved towards 宁之垣怒目而视。

  意识到现在根本制止Shen Qian 后,更多的人也将阴沉目光投向了宁之垣和程青青。

  “咦,王天清,生死有命,本就是同台竞技,谁也impossible 留手,这不是伱之前的原话吗?”

  宁之垣从怔忡之中清醒过来,迎着那充满怒火的眼神,却是忽的嘿笑一声,“你想如何?”

  此时的宁之垣哪还有之前的沉郁,那脸上毫不掩饰的痛快笑容,深深刺痛了王天清。

  “你……”王天清一窒。

  “可Shen Qian 这分明就是strength to bully the weak ,他堂堂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不去找那些天才复仇,屠戮普通Martial Artist 算怎么回事?”

  虽然王天清哑口无言,但立马就有另外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said with a sneer 。

  “力足者取乎人,力不足者取乎神,blame the gods and accuse others ,弱者之道。”

  还不待宁之垣和程青青说什么,一个淡淡的声音却是忽的从王侯座席飘荡而来。

  平阳伯!

  气氛一时陷入了诡异的凝滞。

  程青青差点就要“puchi ”一声笑了出来,所幸她还记得一些分寸,强行的忍住了,饶是如此,那beautiful and alluring 的脸颊也是憋得通红。

  大抵谁也didn’t expect ,平阳伯会at this time 开口,而且一张口,又是引用了已经沉默许久的周易王的原话。

  一众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有心反驳,但又是顾忌平阳伯又怕刺激到周易王,竟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良久,才终于有人开口干巴巴的说了一句。

  “Shen Qian 如此行为,更能证明他是个懦夫,否则,他为何一直在Second Heavenly Layer 打转掠夺弱者的Nine Heavens 令,明明绝大部分针对他的天才都已经上了Third Heavenly Layer !”

  这一句话好似让憋屈的众人找到了宣泄点,一时间,更多的人都附和起来。

  “hehe ,原来他一直藏在那个角落就是如此打算,等所有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以上的天才都去了Third Heavenly Layer 之后,他才敢露面……”

  “真是好plot against !”

  “如此行径,令人不齿!”

  面对一众Mountain And Sea 的炮轰,程青青和宁之垣刚要冷笑开口,空间却是再次震动起来。

  this time 出现的人很少,只有七个。

  但被斩断了手臂、complexion pale 的七人刚一露面,便有接连数道焦急的惊呼响起,紧接着高台上有十数道silhouette 疾掠而出。

  甚至王侯座席都隐有波动。

  “印生……”

  “幼山!”

  其余人也是pupils shrank ,瞬间认出了这出现的七人。

  只因他们俱都是出自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battle strength 九千以上的peerless genius !

  “谁说我家Shen Qian 只会屠戮普通Martial Artist 的?”

  程青青这时变得笑靥如花,犀利的眼神睥睨all around ,“就算是peerless genius ,他也照屠不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