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27

  第327章 杀

  Martial Arts 就是一座不断向上攀登的山峰。

  对于真正走入这条路的人而言,谁也不知道它的尽头到底是哪里。

  不能入山的人会羡慕在山脚的人,山脚的人又会仰望山腰的人,而那些看起来站在顶峰的人,却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眼中看到的又是什么……

  简而言之,对于Martial Artist 来说,被刷新认识算是常规操作了。

  但眼前这一幕,依旧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撼不已。

  谁也想不到,当battle strength 近乎Mountain And Sea ,已经是站在了高校Peak 的这群人,竟也会被当成牛羊一样屠戮。

  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我找到你们了。”

  “呵,Shen Qian ,你以为……”

  在为首的孙镇刚刚吐出了这六个字之后,天地骤然变得雪亮。

  一刀!

  不,准确的说是谁也没看清的一刀。

  一刀过后,只有blood splashed ,甚至听不到任何惨叫,但七只冲天而起的手臂却让所有人脊背发凉。

  片刻之后,压抑不住的沉闷痛呼才是接连响了起来。

  站在那矮坡之上,首当其冲的七人,来自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peerless genius 们,那些在场绝大部分人只能仰望的存在,就这样直接成了残废。

  如砍瓜切菜。

  不,甚至砍瓜切菜还需要找一找角度,但Shen Qian 连步伐都没挪动一下,就这么简单随意的挥出了一刀,便好似世间最精准的弧线,在七人之间画了一道圆。

  “嘶!”

  “你疯了,伱怎么敢……”

  山坡上剩下的人或惊愕或愤恨,但Shen Qian 压根没有半句废话,手中长刀再次光华大亮。

  只是this time ,众人终于能清晰看到它的轨迹。

  在浓烈的死亡危机下,刚刚还在经历断臂之痛的七人,稍微冷静一些的还记得捡起自己的手臂,已经心神大乱的却是只来得及遵循着本能按下了传送按钮。

  bang!

  璀璨的blade glow 撞在了自七枚手环上弹出的防护光圈来。

  in this brief moment ,那被认为是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光圈竟是疯狂颤动,让人怀疑是否next moment 就要碎裂开来。

  激荡的余波瞬间将整个山坡移为平地,剩下的人纷纷躲避。

  而孙镇等七人,也终于是在短暂延迟之后消失在了Nine Heavens 战场上。

  哐当!

  一大堆Nine Heavens 令跌落在了草地之上。

  现场有着短暂的寂静。

  当周围的普通Martial Artist 们还在呆滞的时候,剩余二十六人却是瞬间作出了两种completely different 的反应。

  有九人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转身就逃,而另外十七人……

  几乎是在对视一眼后,同一时间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围杀了过来。

  “他必然动用了某种Divine Ability !”

  “趁他力竭,合力杀之!”

  “不要留手!”

  不同的怒喝声响起,但丝毫不影响十七人恍若天成一般的默契。

  能被称为天才者,必然都有过人之处。

  他们超绝的innate talent 、丰富的战斗经验、倔强的Martial Dao Will ,以及过往无数次机缘巧合的生死经历都告诉了他们……

  不要将后背留给一个比你强大的人。

  所以逃跑的可能,immediately 就被他们否决。

  而面对着一个terrifying 的对手,一如在灵巫world 的时候,56号和Shen Qian 等四人的选择一般,他们也没有后退,更没有因此乱了方寸,而是采取了最明智的做法。

  毫无保留的向前!

  唯有如此,才可能在逆势之中,哪怕只是为伙伴制造一个渺茫的murderous intention 。

  即便此刻站在对立面,不得不说,Shen Qian 眼中也有激赏之色。

  不愧是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不愧都是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one 的peerless genius ,一溃即散只能用来形容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而他们显然不是。

  只可惜……

  当差距大到了已经无法理解的地步,任你如何斗志昂扬,也只是一种妄想。

  这种差距就像是王侯之于Mountain And Sea ,Mountain And Sea 之于普通Martial Artist ,Shen Qian 之于他们。

  Shen Qian 只是一刀斩出,blade glow 却是瞬间化作汹涌波浪,将十七人全部淹没。

  这不是martial skill ,也不是Divine Ability ,就是Essence Power 一道的最基础运用,甚至沾了点花里胡哨。

  但在十七人眼中,这便是stormy sea ,是世间尽头的绝望。

  他们引以为傲的各种手段,甚至连带着燃烧Essence Power 的秘术,在这绝对的力量面前显得如此苍白。

  bang!

  “pu! ”

  blade glow 边缘的七八人spit blood flying upside down ,剩下的,则统统被瞬间拍进了泥土之中。

  Shen Qian 斩出this blade 之后,甚至都没有看他们,身形已经化作了暴风,眨眼间席卷过那刚刚迈步而逃的九人。

  至少有一点是值得此刻草地上七零八落的十七人庆幸的。

  那就是他们没有把后背留给Shen Qian 。

  也没有试图在Shen Qian 面前,去炫耀他们那如爬虫一般的可笑速度。

  Pu chi! Pu chi! 噗chi…

  blood splashed ,好似历史重演,在短短四秒钟之内,接连九条手臂冲天而起,带起漫天血光。

  而此时跑得最远的邱芙蓉,才刚刚冲出了二百八十米。

  没有停顿,没有表情,Shen Qian 第二次举起了刀。

  this time 谁都看懂了。

  即便Shen Qian 在说完那句“找到你们了”之后再无一词,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他只会出两刀。

  一刀断臂,第二刀……殒命。

  再没有怒骂,也没有痛呼,九人争先恐后的按下了手环上的按钮。

  bang!

  Shen Qian 一刀斩空,随着乱石飞空,泥土四射,地上便出现了一条百米长的沟壑,狰狞的蜿蜒着。

  当Shen Qian 再度回头,人人带伤的十七人更是complexion changed ,不等Shen Qian 有任何动作,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选择了放弃。

  只剩下一人没有动静。

  Shen Qian 脸色诧异的看了过去,是一个叫温喆的青年。

  当然,Shen Qian 只知道对方的名字,但两人之前并没有打过交道。

  “Shen Qian ,你够狠!”

  温喆凝视着Shen Qian ,神色复杂,“我们事先已经足够高估江中军武,也足够高估你了,甚至为了防备你真的躲在后面,在这二Layered Sky Sect 都留下了三十多人来堵截你。”

  “可惜,还是功亏一篑……”

  温喆自嘲一笑,随即忽的话音一转,“但我也didn’t expect ,你竟也会如此蠢!”

  “怎么说?”Shen Qian 终于开口了,饶有兴致的问道。

  “是,我承认你比我们想象的都强,三十多个半步Mountain And Sea 都不能对你构成丝毫威胁,但你一人再强,难道真能杀穿Nine Heavens 吗!”

  温喆said with a sneer ,“我们,不过都是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垫底的存在,更别提8th Heavenly Layer 榜那群人,甚至……hehe ,你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如之前一般drag out an ignoble existence ,凭你的实力或许还能捡些残羹剩菜。”

  “现在你的行踪已经暴露,等待你的就是无尽的围杀,even more how 你还如this move 摇的收集了大量Nine Heavens 令,我倒要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很有道理。”

  Shen Qian nodded ,随即咧嘴一笑,“但那又如何,即便我杀不穿Nine Heavens ,那就杀穿八天,再不济就杀穿七天,你们……嗯,就是你们,这些敢对江中军武下手的bastard ,既然不把我放在眼中,那我就让你们滚出Nine Heavens 战场!”

  “至于你,此刻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个心有不甘只能打嘴炮的可怜虫,你以为你这几句话能动摇我的心境?”

  迎着Shen Qian 轻蔑的眼神,温喆眼中有一丝羞恼掠过,但随即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又忽的笑了出来。

  “hahahahaha ……”

  那笑声初始极小,随即变得越来越大。

  “不,Shen Qian ,我突然想通了,你去杀吧,去把所有人的手臂都砍了才好,我希望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还要逆天……最好把8th Heavenly Layer 榜那群人也一起屠了!”

  “我倒要看看,当你真的引起众怒,当站在我们背后的Mountain And Sea 、王侯全都对你起了杀心,这Nine Heavens 之争的所谓赛制,还能不能保住你!”

  Shen Qian 沉默不语。

  “你也怕的吧?”

  好似终于抓到了Shen Qian 痛脚的温喆笑得越发猖狂,那眼中,满是羞辱的快意,“所以你也就只敢斩手罢了,真的杀人你敢吗,来啊,有种……”

  有种什么,现场无一人听到。

  因为温喆的声音已经戛然而止。

  他呆呆的看了一眼恍若从未动过的Shen Qian ,只是在他的视线之中,那长刀的位置分明已经偏移了一寸。

  他听到了有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他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处那干净利落的窟窿。

  冰凉从all directions 侵袭而来,他忽然觉得好冷,他想要发抖,想要恐惧的呐喊,但next moment ,无边的黑暗彻底淹没了他的意识。

  bang!

  温喆一头栽倒,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直至此时,已经惊呆了的上千人,才终于听到了Shen Qian 嘀咕一般的lightly said :“mental disorder ,这辈子没听过这种要求。”

  如水流一般的恐惧,不可抑止的蔓延。

  温喆说Shen Qian 没种,然后Shen Qian 就杀了他。

  如此有力而又致命的回答,显然胜过一切言语。

  “Shen Qian ……Shen Qian 疯了……”

  “他杀人了!”

  hua!

  早已经腿脚发软的Martial Artist 们,在亲眼目睹了Shen Qian 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一般击垮了所谓三十三名Gold List 天才后,in this brief moment ,当温喆轰然倒下,心中的惊恐终于到达了某个临界点。

  他们慌乱的四下奔逃着,不时有人撞到一起,也有人涕泪横流的瘫倒在地,已经被terrified 。

  而更多的人,则是手忙脚乱的按下了放弃的按钮。

  在一片混乱之中,Shen Qian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块丝巾,想了想,又把那兀自残留着幽香的丝巾收了起来,改为用衣袖,轻轻拭去了山河刀上残留的血迹。

  直至此时,Shen Qian 才慢条斯理的转过身来,目光looked towards 了那从他出现就一言不发,始终静静立在Third Heavenly Layer 门之下的看客。

  “林三默。”

  Shen Qian 念出了对方的名字,然后问,“你也是在这里等我吗?”

  林三默目光奇异,“如果我说是呢?”

  这一刻,天地好似都紧绷了一下。

  “不是我反而会觉得奇怪了。”

  Shen Qian laughed ,目光逐渐锐利。

  Shen Qian 知道自己很牛逼,也没有把Nine Heavens 榜上多少人放入眼中。

  但不得不说,林三默绝对是那少数人之中,他最忌惮的一个。

  没有太多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对方那传说一般的过往,只因为……他感觉到了system 的begin to stir 。

  时至今日,对于system 何时会出手,Shen Qian 已经有大概的预判。

  换句话说,至少在system 的判断里,光凭借他自己,多半不是林三默的对手。

  这意味着,林三默的battle strength ,最少也在三万两千以上。

  虽然对方要大上几岁,但年龄不是借口。

  even more how Shen Qian 还是个挂逼。

  但……也正因为如此,林三默才是Shen Qian 此行最大的期待。

  Shen Qian 有理由相信,对于此刻的林三默来说,他也有一样的念头。

  天地静止,下方的杂乱好似都被自动屏蔽,两个人,一把出鞘的长刀,一把背上的long sword ,便是此刻最夺目的风景。

  数秒之后,林三默却是忽的shook the head ,“虽然答案是肯定的,但不是现在。”

  Shen Qian looked thoughtful ,随即颔首,“也罢。”

  说完后,Shen Qian 就落到了草地之上,脚下只是轻轻一踏,便有大半正在仓皇逃窜的人被掀翻在地。

  “Nine Heavens 令。”

  Shen Qian 一边拾辍着地上散落的Nine Heavens 令和各种treasure ,一边淡淡吐出了三个字。

  叮叮……

  无人有丝毫的犹豫,即便是已经跑到了更远地方的Martial Artist ,也是赶紧将身上的Nine Heavens 令都掏了出来,毫不留恋的丢在了地上,然后再接着逃窜。

  林三默似也不急着走,只是默默看着Shen Qian 将地上的Nine Heavens 令归拢到那体形巨大的monster beast 腹中。

  “其实那温喆有一点没有说错。”

  “你是说犯众怒?”

  Shen Qian 动作一顿,随即said with a smile 。

  “据我所知,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之中,至少有十二人都和王侯有各种各样的联系。”

  林三默颔首。

  “你会怕吗?”

  “我不怕。”

  “那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怕?”

  Shen Qian 抬头looked towards 了林三默,反问道。

  林三默startled ,随即那脸上扯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有意思。”

  接着林三默不再停留,转身跃入了Third Heavenly Layer 门之中。

  目视着对方的背影消失,Shen Qian 缓缓直起身来,嘴角的笑意收敛,有一瞬间的走神。

  “teacher ,如果这就是我要走的道,您……会认可吗?”他mutter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