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30

  第330章 众怒

  Shen Qian 在Nine Heavens 之争之前测试过一次battle strength 。

  纯论Essence Power 和martial skill ,他最多最多也只能媲美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battle strength 想要breakthrough 三万还是有些困难。

  但他测试时的Peak battle strength 却是三万两千。

  原因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灾厄佛”这门Divine Ability 。

  而且Shen Qian 严重怀疑,即便是号称最为精准的军方Master 版模拟机,也未必能测出这门Divine Ability 对于battle strength 的真实增幅。

  “灾厄佛”源于“血观音”和“Arhat 金身”的融合。

  “Arhat 金身”不必说,古Martial Saint 地Shaolin Temple 的镇门Divine Ability ,也是一门cultivation 到顶级,光凭借Fleshly Body Power 就能和Mountain And Sea 对抗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再说“血观音”,那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澹台沁cultivation 的body refinement Divine Ability ,其复杂和玄奥程度远胜“Arhat 金身”。

  当这两门Divine Ability 被system 一次性消耗数倍的能量融合改进,最后诞生的“灾厄佛”,虽然Shen Qian 没有具体概念,但想来哪怕是在Divine Ability 的分级之中,也绝对属于highest 的那个层次。

  最terrifying 的是,它提升的可不仅仅是肉体,一同被增幅的还有Shen Qian 的精神内核。

  这是一种全方位的无死角的提升。

  在Shen Qian 目前掌握的所有手段之中,唯有“十方造化体”是凌驾于它之上。

  六名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同时朝不同的方向逃窜,“灾厄佛”并不是唯一的选择,Shen Qian 还有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借一条“Dao” 。

  只要这条“Dao” 增幅的是速度,Shen Qian 一样可以瞬间进入厘秒级的速度领域,但……

  考虑到这里人多眼杂,相比而言,Divine Ability 离谱一些还在正常范畴,但是动辄掏出一条高十丈的“Dao” 来,那就过于离谱了。

  且到目前为止,Shen Qian 都不确定这Nine Heavens 战场上有多少“眼睛”,那些王侯又能否监察Nine Heavens 战场的一切。

  所以Shen Qian 没有冒险。

  可惜依靠Shen Qian 自己,暂时还无法完全掌控“灾厄佛”形态的自己,所以Shen Qian 选择了让system 上线。

  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当Shen Qian 重新睁开眼睛恢复自我意识的时候,只看到漫天血雨挥洒,而原本断了一臂的覃浩,脸上竟是出现了一丝庆幸的表情。

  是的,庆幸。

  当此刻看到另外六人近乎skeleton doesn’t exist 的下场的时候,覃浩心中唯有庆幸。

  与之相比,断了一臂又算得了什么?

  Shen Qian 看着眼前恍若Asura 场一般的画面,心中也有一瞬间的叹息。

  屠尽六人,非他本意。

  Shen Qian 不敢轻易动用“灾厄佛”的另外一层原因就在于此。

  佛当救世,但当灾厄缠身,佛也可灭世。

  这门Divine Ability 的内在essence 已经注定了,它不是一门可以用来切磋的Divine Ability 。

  它……为杀戮而生。

  甚至in this brief moment ,Shen Qian 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肉体又有了些许breakthrough ,甚至Essence Power 也有明显提升。

  很显然,虽然比不上world 生灭之力的效果,但杀戮,竟也能让“灾厄佛”精进。

  “灾厄佛”的部分根骨源自于“血观音”,所以Shen Qian 后来才理解了,为什么澹台沁会走上一条灭“门”之路。

  这是她快速提升自我、完善Divine Ability 的唯一途径。

  不过事已至此,Shen Qian 也只能收起心中的那一点唏嘘,body moved ,眨眼便来到了兀自有些呆滞的巫丹和楚亦然面前。

  在自己开了杀戒之后,Shen Qian 不确定外界是何反应,但除非Nine Heavens 之争就此终止,否则,他只能沿着既定的道路走下去。

  事实上,从斩杀了温喆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名字。”Shen Qian 凝视着两人,问道。

  巫丹和楚亦然都是figure trembled ,但好歹都是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还是很快从那恐惧的情绪之中挣脱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随即都熄灭了按下按钮逃离的念头。

  在Shen Qian 那恐怖的速度面前,两人严重怀疑,他们甚至连做出这么一个简单动作的时间will not 有。

  ……

  广场上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们骚动阵阵。

  不少人都是将目光looked towards 那伏在广场上以头杵地的Flower Martial Principal ,然后又转头看一眼那已经静谧许久的王侯座席,似是在等着看王侯们会如何处置此事。

  就在一个小时以前。

  当程青青笑着说“我家Shen Qian 连peerless genius 也照屠不误”的时候,仿佛是为了回应她的话语,接连二三十个被淘汰的Martial Artist 出现在了广场之上。

  认清这群人的面貌后,全场哗然。

  Nine Heavens Gold List 提名的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总共四十九人,这里竟是就有三十二人!

  其中,十六人断臂,剩下十六人,也是人人重伤。

  如此场面惊呆了所有人。

  这些可不仅仅是Human Race 年轻一辈的天才,他们还是genuine 的半步Mountain And Sea ,甚至其中不少人都是随时有希望捅开那层膜,直接晋升Mountain And Sea 的存在!

  但此时,半残半伤。

  如果说这还不够震撼的话,当Flower Martial Principal 谢震华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直接冲到了那正中的虚拟projection ,不断确认之后终于是发现……

  他的direct disciple ,也是Flower Martial 顶梁柱一样的天才,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排名五十七的温喆,不仅没有出来,甚至连光标都变成了灰色的时候,气氛终于彻底凝重了起来。

  “请周易王出手,制裁Shen Qian !”

  谢震华一边高呼着,一边直接跪倒在了广场上。

  虽然王侯和Mountain And Sea 有着界限,但等闲情况,最多躬身为礼,更别提谢震华还是国内四大校之一的Principal ,全国知名的老牌Mountain And Sea ,却是直接行跪拜大礼。

  但也有知情人明白谢震华为什么要如此。

  “据说征西伯的大老婆就姓温……”

  不知是谁小声说了一句,在如此敏感时刻,几乎所有Mountain And Sea 都是感知全开,瞬间,所有人都是听到了。

  惊哗阵阵。

  征西伯吴氏,那可是Spiritual Qi 复苏之后第二批崛起的王侯,比之九王只小了一个辈分。

  虽说“伯侯”在王侯之中只是最低一等,但王侯就是王侯!

  越是谢震华这样的老牌Mountain And Sea ,越是知道王侯的terrifying 。

  华夏辽阔,虽然Mountain And Sea 不多,但真要论起来,加上难以统计的海外,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数量最起码也在万数以上。

  王侯才有多少?

  温喆不仅选择了Flower Martial ,而且直接拜入了谢震华门下,从某种意义来说,谢震华就有着照看他的义务。

  但此刻,身为征西伯的亲眷,温喆却是直接死在了Nine Heavens 战场上,即便错并不在Flower Martial ,但王侯一怒,哪里还管你那么多的因果?

  也难怪谢震华会直接行跪拜大礼,恳求周易王主持公道了。

  这一刻也有人暗骂old fox 。

  先不管周易王是否会因为死了一个温喆就插手Nine Heavens 之争,但谢震华这番卑微姿态做出来,甚至可以说连脸都不要了,征西伯事后怕也真不好怎么苛责他了。

  只不过在谢震华开口后,还不等周易王说什么,平阳伯的冷笑却是先传了出来。

  “宁之垣教授刚刚才说过,生死有命,这不也是你们Flower Martial 人先提的吗,怎么,谢Principal 这么快就要打自己的脸了?”

  “请周易王出手,制裁Shen Qian !”

  同为高校Principal ,但平阳伯和谢震华显然不在一个量级,因此谢震华很明智的没有去和平阳伯争辩,而是再次以头抵地,重复道。

  这一下平阳伯也不好接话了,只得coldly snorted 作罢。

  再之后王侯座席就失去了动静,连吴炜都没有开腔,而谢震华在重复数遍后,没有得到回应,也就不再开口,只是继续保持着跪拜的姿势。

  高台上虽然许多Mountain And Sea 也愤怒于Shen Qian 的行径,但大家都门清。

  只死了一个温喆,根本谈不上什么Shen Qian 违反规则,王侯们估计都只想冷处理,毕竟虽说温喆背后有征西伯,但Shen Qian 的背景难道就差了?

  这一点,从Shen Qian 之前废了那么多人,但除了Mountain And Sea 们在嚷嚷,王侯却罕有开口的也可见一斑。

  因此广场上在经过短暂的混乱后很快就沉寂了下来,只有谢震华坚持不懈的跪倒在广场上。

  这一跪,就是一个小时。

  虽然鲜有人开口,但暗流涌动。

  谢震华如此坚持,倒也并不全是因为要做姿态,他显然是在等某个更合适的契机。

  高台上许多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在等。

  换个角度去想,王侯们虽然不置一词,但除了平阳伯,也没人呵斥谢震华,这其中同样有着某种深意。

  一个温喆或许不够,如果再加上其他人呢?

  只可惜,随着时间流逝,广场上直接或间接被Shen Qian 淘汰的Martial Artist ,反而在逐渐变少。

  虚拟projection 上,Shen Qian 在Third Heavenly Layer 移动的极快,并不再如之前那般大规模的驱逐Martial Artist ,这也让许多人失望不已。

  直到……

  其实在事先,现场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注意到了四Layered Sky Sect 那里,竟是有九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停留。

  而看着Shen Qian 片刻不停留的往那个方向而去,程青青和宁之垣眼中有着隐忧闪过,而其他高校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是目光闪烁。

  九大Mountain And Sea 在四Layered Sky Sect 逗留,任谁都能猜得出是为了什么。

  而Shen Qian 显然还懵懂不知情。

  “要么Shen Qian 直接被淘汰,但在爆发之下还能反杀两三人,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有Mountain And Sea 在小范围内低语。

  不少人都是心照不宣的颔首,这实际上也是大多数人的判断。

  虽然Shen Qian 位列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但在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的预估之中,battle strength 大概也就是刚刚breakthrough 两万。

  这一点,从Nine Heavens 杯上最后一战,来自季游的亲口判断也有佐证,Shen Qian ,大抵就是具备了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battle strength 。

  以一对九,而另外九人还是严阵以待,Shen Qian 多半要栽个跟头。

  both sides suffer 是最大的可能。

  这也是最好的结果。

  8th Heavenly Layer 榜上的天才,和王侯们的联系更加亲密。

  Shen Qian 既挑起了王侯们的怒火,自身又被淘汰,无疑是对他们最利好的消息。

  于是就在许多人期待的目光之中,Shen Qian 果然一头撞入了四Layered Sky Sect 所在的地带。

  虚拟projection 上,十个不同编号的光标很快就聚集到了一起。

  高台上诸多目光,不约而同的looked towards 了此时空荡荡的广场。

  在他们的猜测之中,大概很快,就会有人出现在那里。

  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足足好几分钟过去,广场上都没有任何动静。

  所有人都诧异不已,越是high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反而交手的时间越短。

  因为胜负,往往只在一瞬之间。

  异常胶着的局面,反而是比较少见的特殊情况。

  某一刻,自静谧许久的王侯座席,忽的有惊天imposing manner 爆发,伴随的是一道surprised and angry 至极的shouted ,仔细听去,那话语之中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悲伤。

  “冬儿!”

  这一刻,广场上方风云变色。

  没有人再去愕然于突然来自王侯的爆发,因为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到了来自虚拟projection 上的变化。

  那十个本来聚拢在一起的光标,在短暂分开后,蓦然之间,其中六个光标就变成了灰色。

  那时间快到甚至只是眨眼间的变化。

  全场寂静。

  光看projection 上的站位,即便在场大多是眼力超绝之辈,此刻也有些懵。

  因为那六个骤然暗淡的光标彼此之间明显都有些距离。

  那又是什么情况,能让六人在同一时间殒命?

  而很显然,其中一位陨落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就是刚刚出声的那位王侯的后辈。

  不仅如此,在短暂愣怔过后,那王侯座席之中竟是又有一道夹杂着愤怒的喝声响起。

  “Shen Qian !”

  同时,高台上也有dozen 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出现了明显的气机波动。

  但冲出来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却是更多。

  广场之上,几乎是瞬间就拜倒了数十人。

  “Shen Qian 残忍嗜杀,temperament 邪恶,请周易王主持公道!”

  “请吴部长明鉴,Shen Qian 所作所为已经背离了Nine Heavens 之争的初衷……”

  “似这般行径,无论innate talent 再高都不可纵容!”

  “当废其状元之名,发配Sea of Bitterness ,以正视听!”

  刹那间,广场上的呼喝此起彼伏,大部分人都是对视一眼,随即又默契的转头。

  他们谁也didn’t expect ,这个契机这么快就来了。

  虽然不知道Shen Qian 是怎么做到的,但在年轻一辈的grand competition 赛场上,六个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同时陨落,其中甚至还有属于王侯的直系后辈,都是一件足以震动华夏的major event 。

  而提名的人也极其聪明,只诉说Shen Qian 行径的恶劣,却绝口不提Shen Qian 是否违背了规则,毕竟既然Nine Heavens 战场有自己的意志,那Shen Qian 大概率没有真的违规。

  此时众人用的只是,since ancient times 最老套又最好用的方法……群起攻之,众口铄金。

  一面是满脸愤慨的一众Mountain And Sea ,一面是来自在场两位王侯的愤怒,一时间,所有人都抬头looked towards 了高空,想看看周易王和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会如何处理此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