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31

  第331章 sixth layer 玄天

  一众出声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虽然嘈杂,但一人一句后却又立马安静下来。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高台上的王侯座席。

  最先响起的却是平阳伯带着些勃然怒意的声音。

  “既然Shen Qian 没有被Nine Heavens 战场判定违规,那就说明一切都在规则允许范围之内,在Nine Heavens 之争开始之前,马公佐部长对于此次grand competition 的利害凶险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怎么,我江中军武的魏淮死得,那么多学生死得,偏偏你们高校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就死不得?”

  平阳伯coldly snorted ,“管你天才庸才,中Martial Artist 高Martial Artist 还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s 是一场征途,又要激流勇进,又想独善其身,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平阳伯的话语回荡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震得下方的Mountain And Sea 呐呐不敢言。

  虽然他们不敢言,但王侯座席之中很快就有另外一个声音回应。

  “平阳伯,话也不是这么说吧?”

  那之前曾悲愤大喊过“冬儿”的声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Marital Arts Path ,生死自负,这的确是通理,但也得分情况!”

  “这里是Nine Heavens 之争,是我Human Race 十年一辈所有精英天才的竞技舞台,既然是竞技,自应有同族之念,恻隐之心!”

  “Shen Qian 瞬杀六人,而且皆是Mountain And Sea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分明有留手的余地,那他why not 留手?”

  “说是Nine Heavens 战场自有判断,可你之前不还说,说不定Nine Heavens 战场已经被夹杂私念,只是周易王一向秉公论事,那夹杂私念的人是谁可就不好说了……”

  “呵,我可是听说,在收拢这Nine Heavens 战场残片的时候,不是有一部分就来自Jing City Heavenspan Pagoda 吗?”

  那最后的冷笑,瞬间让得所有人都是错愕。

  已经有不少人辨认出了这声音,再联系到那声冬儿应该是陨落Mountain And Sea 之中那名叫“凛冬”的天才,那开口之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极光伯,马光熙!

  极光伯算是新晋王侯,受封时间不过数十年,是王侯新锐派系之中的代表人物,历来以性格强势著称。

  此刻听闻对方竟然直接将矛头指向Shen Qian 背后的Jing City Marquis ,不少人都是咋舌。

  但真正让平阳伯一时间不好反驳的,却不是所谓捕风捉影的Jing City Marquis 事先插手了grand competition ,而是因为那一句,Shen Qian 既能瞬杀六人,why not 留手?

  这的确是让所有人,包括程青青和宁之垣都不能想通的一件事。

  当然,站在程青青的角度,Shen Qian 想留就留,不想留就不想留,只是对方并没有被规则制裁,确实有些unimaginable 罢了。

  恰在此时,王侯座席上另一个人也冷冷开口。

  “我Human Race 虽然已经安定两百余年,但外患一直未绝,若我那不成器的Disciple 是死在外族战场上,我安某人不置一词,但死在同族手中,恕我无法接受!”

  许多人都是身躯一震。

  昭远侯,君不平!

  这位或许在外界并不出名,但在Mountain And Sea 圈子里却是like thunder piercing the ear 。

  而对方无论封号还是地位更在平阳伯之上,于是平阳伯直接陷入了沉默。

  见昭远侯都亲自下场,下方的一众Mountain And Sea 一喜之间,正要再次恭请周易王主持公道,高空之上骤然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闷雷滚滚,一个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君不平,伱无法接受,又待如何!”

  这声音是如此突兀,而且其沙哑的声调对于在场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来说都十分陌生。

  只是让所有人都惊诧莫名的是,这出声之人竟是丝毫不顾忌昭远侯的地位,不仅毫不避讳的直呼其名,而且言语之简单粗暴,简直堪称蛮不讲理。

  这还不是最诡异的,在一众Mountain And Sea 震惊的眼神之中,昭远侯……竟然是哑火了。

  他也如同平阳伯一般,忽的沉默了下去,竟是没有接话。

  “咳,武定侯,消消气,诸位都消消气,毕竟是Life and Death Battle ,死伤在所难免。”

  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有些无奈的苦笑响了起来,“Nine Heavens 战场是上古遗留,其意志确实impossible 有王侯操控,这点诸位可以放心。”

  原来竟是武定侯!

  从吴炜口中得知了出声之人,不少人都是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

  武定侯,也是王侯之中极其特殊的一位存在。

  虽然执掌军Martial Artist 牛耳,但武定侯却是从来not showing the mountains and not revealing the water ,比Jing City Marquis 还要低调。

  甚至据说九部联合会议,每十次武定侯就要缺席九次。

  但,从无人敢小觑武定侯。

  并非是因为武定侯来历如何mysterious ,恰恰相反,武定侯的成长经历甚至在网上的百科都有详细记载。

  从Spiritual Qi 复苏Early-Stage ,Human Race 新军的一名突击队军士,再到后来军Martial Artist 的最高统帅。

  从底层Martial Artist 到顶级王侯,武定侯花费的时间是一百三十四年。

  也是目前所有关于王侯的记载之中,only one 个有历史可考的数据。

  一百三十四年的时间,对于绝大部分Martial Artist 来说,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

  甚至许多Mountain And Sea 也茫然无知。

  但此刻当武定侯骤然出声之后,来自王侯座席上的反应,特别是昭远侯的沉默以及吴炜的打圆场,却让众人都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最重要的是,大抵谁也didn’t expect ,从Nine Heavens 之争开场就沉默到现在的武定侯,却是突然为Shen Qian 发声,而且一开口就是如this fire 爆。

  其实细想下来,武定侯一贯是不参与任何活动的,即便这是Nine Heavens 之争,但武定侯的出席也显得极为特殊。

  而吴炜的话语乍一听上去没什么倾向性,但其实已经给事情定了性。

  Nine Heavens 战场的意志不会被操控!

  换句话说,也就是Shen Qian 不存在违规的probability 。

  当下许多人都是失望不已,特别是全身笼罩在迷雾之中的周易王,好似之前被平阳伯vagueness 的刺了一句之后就不声不响,态度晦暗不明。

  但若说周易王怕了平阳伯又impossible 。

  谁也不知道周易王到底是如何想的,真是咄咄怪事。

  ……

  这是一处充斥着各色bizarre and motley 雾气的洼地。

  叮铃哐当!

  有重物拖动的声音响起,片刻之后,拖着巨大霸象尸体的Shen Qian 出现在了一处水潭旁边。

  Shen Qian 蹲下身子,从水潭旁边抓起了一把三色混杂的碎石。

  又出现了……

  一路行来,这已经不是Shen Qian 第一次看到这种质地奇怪的石头了。

  石头没有Spiritual Qi 蕴含,却意外的坚固,好似是遭遇了某种巨力的冲击才会粉碎。

  将碎石丢开,Shen Qian 站起身来,subconsciously 看了一眼旁边的水潭。

  水潭之中,青年脸庞上残存的稚嫩之色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隐隐透出眉梢的坚毅和锐利。

  只是当Shen Qian 凝神看着水潭之中的自己的时候,忽的,水潭之中的自己竟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是一个穿着简单兽皮、浑身血迹的长发青年,带着睥睨之气的面容极其陌生,但眼神却给了Shen Qian 一种异样的熟悉感。

  还不等Shen Qian 细看,水潭之中的倒影又恢复正常,一切恍若错觉。

  可是以Shen Qian 如今的realm ,又怎么可能产生幻觉?

  大惑不解的Shen Qian 警惕的扫视了一眼all around ,却也没发现任何异常或是潜在的危险。

  他又看了看水潭,皱眉思索了一番,也想不出什么头绪,只得暂时作罢。

  他抬头看了看暗沉之中隐现金色的天空。

  这里,已经是Fifth Heavenly Layer 的world 。

  在入四Layered Sky Sect 的时候,Shen Qian 杀了六人。

  他本以为或许会引起外界某种反应,甚至可能引来王侯插手比赛,但意外的calm and tranquil 。

  既然无人干涉,Shen Qian 也就置之不理,还记挂着曲白安危的Shen Qian ,便开始埋头赶路。

  直至再次横跨Fourth Heavenly Layer 到进入Fifth Heavenly Layer 门的world ,Shen Qian 终于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首先人烟稀少是必然的,毕竟他进入四Layered Sky Sect 的时候,在他之前的不过数千人。

  虽然在偌大的战场上要找到曲白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到了Mountain And Sea 这个层次,只要交手或多或少会留下一些痕迹,比如崩裂的地形,或是空气之中残留的灼烧感等等。

  以Shen Qian 的精神感知,再加上一些似乎是曲白刻意留下的战斗痕迹,他预感自己追踪的方向是对的。

  只是从Fourth Heavenly Layer 再一直到进入Fifth Heavenly Layer ,Shen Qian 依旧没有见到曲白的踪影,亦或是8th Heavenly Layer 榜还有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其他人。

  一路上,除了远处不时传来的轰隆噪音和时不时出现的零星碎石,Shen Qian 甚至连monster beast 都没看到。

  而Sixth Heavenly Layer 门也已经打开,按照眼下追踪的方向,只怕highest 的那批人也已经进入了Sixth Heavenly Layer 。

  让Shen Qian 感觉不对的,倒不是已经落后的路程,而是周围world 的微妙变化。

  Nine Heavens 战场,First Heavenly Layer 到Third Heavenly Layer ,除了游离的monster beast ,以及可能存在的部分禁地,倒也没有什么太特殊的。

  真要计较的话,也就是Third Heavenly Layer 的Spiritual Qi 浓郁程度,远胜过First Heavenly Layer 。

  而从进入Fourth Heavenly Layer world 开始,首先是Spiritual Qi 变得混乱无序,奇怪的是,这种混乱无序的Spiritual Qi 却依旧是纯净的,可以不用经过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净化直接被肉体吸纳。

  若不是心急赶路,Shen Qian 都能从中感受到莫大的吸引力。

  他的本源Essence Power ,attribute 就是混乱。

  若能在Fourth Heavenly Layer 或者是眼下Spiritual Qi 几乎雾化的Fifth Heavenly Layer 好好cultivation 一番,刚刚breakthrough 了高Martial Artist 界限,肉体正处于饥饿状态的Shen Qian 绝对能得到极大好处。

  甚至说不定,直接跃升几个small realm ,cultivation 到四段高Martial Artist 以上都有可能。

  即便是到现在,近乎一个小时不停歇的赶路之中,虽然Shen Qian 没有刻意去控制什么,但他在十窍之躯近乎毫无死角的吸收下,Shen Qian 感觉自己已经摸到了高Martial Artist 二段的边缘,随时都能breakthrough 。

  还有一点,在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反馈之中,能察觉到all directions 一些faintly discernible 的气场。

  Martial Artist 有了精神内核,就正式达到“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的realm ,冥冥之中对于祸福总有感应。

  而这些反馈,给他的竟大多数是正面的。

  这说明,那些可能都是潜在的机缘或是好处。

  从Nine Heavens 之争at first 的时候,Shen Qian 就发现Nine Heavens 战场的考验不止在于Martial Artist 之间的竞技,Nine Heavens 战场本身而言也是机遇和凶险并存。

  现在,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一路前行,Shen Qian 倒也偶遇过零星的Martial Artist ,但不知为何,在Shen Qian 刚刚露面想要询问的时候,对方却是complexion changed ,根本不听Shen Qian 说什么,随即头也不回的疯狂逃遁。

  就在这般探寻之中,Shen Qian 终于找到了Sixth Heavenly Layer 门所在的位置。

  “入Sixth Heavenly Layer 门,需九十九块Nine Heavens 令!”

  这是Shen Qian 进入Fifth Heavenly Layer world 就接收到的信息。

  当然,Nine Heavens 令他有的是,据他自己大概的估计,此刻霸象被掏空的腹中,Nine Heavens 令的数量以数万计。

  golden light 灿灿的Sixth Heavenly Layer 门屹立在一处裂谷之中。

  四下看去,一片荒芜,但处处都有那奇怪的三色碎石。

  天门无言的伫立,只有边角处的mysterious 纹路似在诉说着什么。

  Shen Qian 确认应该已经有不少人进入了Sixth Heavenly Layer ,这点从天上的点点星辰也能看出来。

  他想了想,翻身patted 霸象尸体。

  随着“叽里gu lu ”的声音,Great Saint 就从霸象的耳朵底下钻了出来。

  由于情况特殊,为了方便,Shen Qian 之前都是让Great Saint 藏匿在霸象的尸体之中,此时才将它放了出来。

  “情况感觉不太对,你就留在这Fifth Heavenly Layer world ,趁机好好提升一番吧。”

  Shen Qian 对Great Saint 说道。

  Great Saint 比划着说了一番,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said with a smile :“你也察觉到诡异了吗,放心,以我的实力,这Nine Heavens 战场能出现对我有威胁的probability 不太大。”

  说这话的时候,Shen Qian 脸上不自觉出现了一丝傲然。

  随即Shen Qian 又摇摇头,恢复了平静。

  不知为何,或许是最近处于心境蜕变的时期,Shen Qian 常常会控制不住的让自己的情绪外放。

  交代好Great Saint ,又给对方留了一些疗伤的medicine pill 后,Shen Qian 再次转头看了一眼all around ,这一路行来,其实还有一层怪异的感觉,那就是好似everywhere 的窥视,只是也找不到来源。

  强行驱散了那怪异感,Shen Qian 一扯身后的giant beast ,身形化作流光没入了Sixth Heavenly Layer 门之中。

  空间一阵扭曲之后,随着光线骤然增强,Shen Qian 出现在了一方湖泊上方。

  轰隆隆!

  也就在Shen Qian 刚刚适应了那传送带来的撕裂感的时候,Heaven and Earth 骤然摇晃起来,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

  与此同时,一个无比浩大威严的声音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不断回响。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令齐聚,sixth layer 玄天启!”

  呜!

  好似来自远古的号角一般,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又有苍凉的战鼓声响彻起来。

  sixth layer 玄天?

  Shen Qian startled ,这又是什么玩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