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32

  第332章 旧时闻

  Nine Heavens 之争的直播骤然被掐断,对于overwhelming majority 民众来说,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虽然他们未必说得出王侯和Mountain And Sea 的区别,更不知道Nine Heavens 之争的本质,但Shen Qian 斩断了好几百人的手臂,他们却还是清楚看到了的。

  网上喧嚣震天,有人咒骂,有人不忍,也有一些人大喊痛快,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在默默担忧。

  石定言将目光从远处酒店套房窗边那道呆立的silhouette 收回,随即叹息一声:“她还是不肯放下那个Pad……”

  “Eighth Junior Sister 性子看似软弱,但一旦认准了一些事情,却也容易一头栽进去。”

  和石定言并肩而立的凌霄,蹙眉凝视着远方,indifferently said ,“随她去吧。”

  此刻的两人,正在魔都最高的塔楼上,一眼看去,Heaven and Earth 好似都一览无余,除了……Eastern Sea 边上那片被迷雾笼罩的扭曲区域。

  两人甚至都不敢用spirit strength 探查,那片地带王侯stand in great numbers ,更有周易王这位legendary existence ,谁也不知道贸然探出spirit strength 会引来何等后果。

  “还是担忧?”

  石定言看了一眼凌霄的脸色,随即said with a smile 。

  “你为什么能如此放心?”

  凌霄反问道,面色不虞,“是,虽然Second Senior Sister 在那边守着,Fourth Senior Brother 也在暗处,但……他们终归不是王侯。”

  “你担心王侯会插手Nine Heavens 之争?”

  ”hmph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凌霄轻哼,“外界只知Little Junior Brother 天资纵横,可唯有你我才清楚他到底有多terrifying ,要我说,只怕如今的Old Liu 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trees seem beautiful in a forest, but are easily toppled by the wind 之,更别提Little Junior Brother 明显是走上了一条it would rather break but cannot be bend 的Dao’ ,此上Nine Heavens ,焉知树敌多少?”

  “都不用说本就不会对Little Junior Brother 有好感的燕山公和天宁公,一手主导了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的周易王,也不是什么善与之辈……”

  “凌霄!”石定言皱眉打断了凌霄的一通分析,“不可妄议九王,这是默契……even more how ,teacher 和周易王的关系说不上好,但也向来不差。”

  “不差?”凌霄sneered ,“别以为我不知道,teacher 的Heavenspan Pagoda 任何王侯皆可入,却唯独周易王一直被拒之门外,这叫关系好?”

  “伱怎么知道?”石定言明显是一惊。

  “机缘巧合。”凌霄略微沉默后说道,“无意间从学宫四老那里听来的……”

  石定言明显有些发怔,半晌后才叹息道:“确有此事,但其中原因恐怕并not simple ,虽然我也不并不完全知晓实情,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周易王绝不会针对Shen Qian ……”

  paused ,石定言又笃定的补充道:“至少不会是在这Nine Heavens 战场上,也至少不会是亲自下场。”

  “为什么?”

  凌霄一皱眉,好似察觉到了某种不对,转过头来直视着石定言。

  “我没记错的话,在临行之前,明明是你最担忧Little Junior Brother ,为何现在,反而你却最淡然?”

  凌霄紧紧盯着石定言,试图从对方的眼神之中探究什么。

  Jing City Marquis 如今九个Disciple ,Eldest Senior Brother 姜欢在一百七十多年之前就跟着teacher 了。

  当姜欢在天下闻名的时候,他就已经被誉为年轻一辈number one genius ,过往来历,却是mysterious 无比。

  Second Senior Sister 程青青同样无迹可寻,但关于Second Senior Sister ,凌霄多少是知道一些隐秘。

  比如Second Senior Sister 好似是在禁区的Changbai Mountains 长大的,后来被teacher 收养,但奇怪的是,她却不是拾荒者……

  接下来就到石定言。

  凌霄四十九年前入门,石定言入门的时间则比他更早,大概是百余年前。

  Fourth Senior Brother 巫珺虽然是在石定言之后入门,但凌霄却无比肯定一点,只谈这五人之中,唯有他和石定言的来历是清清楚楚,不含任何水分的。

  两人皆是Spiritual Qi 复苏之后的现代人。

  是蒙受了现代martial arts 教育,又在各种机缘之下成长起来的,真正的新Martial Artist 。

  抛开老六不谈,其实在一众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之中,凌霄和石定言才是最有天然话题性的。

  但……石定言的生活方式却反而是最贴近古人的。

  他饮茶、对弈、写字、画画、弹琴……就在那Heavenspan Pagoda 的Seventeenth Layer ,属于石定言的宽阔居所,有近one third 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ancient book 。

  不仅是说话方式,甚至连穿着打扮,也唯有石定言更贴近古风。

  甚至比Eighth Junior Sister 这位很可能是真正来自古代的古人更古代。

  时日久了,凌霄大抵也猜到了一些石定言的心境。

  这一点从上一次“学海”开启也能看出来,石定言竟是摘取了一枚“中丞”的文位。

  那是三千文位之中,难修程度排名前列的文位之一。

  他所图甚大,但也目标明确。

  那个目标,就是teacher 。

  诸多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之中,石定言入门不是最早,却是陪伴在高文远身边最久的人。

  他无比的崇敬他,他也想……成为他。

  虽然teacher 也曾或明或暗的告诫过他,但石定言置若罔闻。

  后来,teacher 也不再提了。

  凌霄叹息过,也不解过,越是realm 往上,越是知道高文远是何等的deep and unmeasurable ,石定言,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选了最错的那条路。

  更别提,他还有一桩至今都解不开的心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虽然凌霄觉得石定言的“Dao” 注定看不到尽头,但他的学识之渊博,却是九人之最。

  这其中的学识,包括的可不仅仅是知识,还有见闻、秘史以及许多根本不记载在书籍上,只在特定的领域内口口相传的辛秘。

  因此此刻,见石定言如此笃定的说出“周易王不会插手Nine Heavens 之争”,凌霄才敏锐的意识到,石定言可能还知道一些别的。

  “别那么看着我。”

  石定言目光幽深,“这些,也是我听teacher 偶然提过一嘴,只是不知怎么,the past few days 才慢慢想了起来。”

  “你还会有记不清的事情?”凌霄astonished 。

  到了Mountain And Sea this realm ,只要愿意,随时都能推开脑海之中的记忆宫殿,真想的话,就连几岁的某一天吃了什么饭是什么味道都能记起来。

  如果真是什么重要事情,那就更impossible 忘记。

  “你到底要听还是不听?”

  石定言没有回应凌霄的疑问,只是helplessly said 。

  “当然。”

  “Nine Heavens 战场,其实本身就是一处遗迹,这你知道吧?”

  “嗯,之前有听说过,说是为了此次年轻一辈的grand competition ,周易王耗费大心血才集齐了诸多残片,teacher 也贡献了一部分……据说是传自上古?”

  凌霄nodded 。

  “可不仅是上古,甚至更远,远到根本找不到little bit 的文字记载,也许只有一些堪称乱码的石刻。”

  石定言leisurely said ,“而Nine Heavens 战场,是有自己的意志的。”

  “这股意志,几乎是凌驾了大部分王侯之上……”

  “这怎么可能?”凌霄不信道,“你说Nine Heavens 战场有自己的意志我信,但王侯都是何等层次,一个战场残片凝聚起来的意识,也能凌驾他们之上?”

  “那你可曾想过,为什么这Nine Heavens 之争早在数年前Martial Arts 部就开始酝酿,却直到不久前周易王归来,才能够成功开启,当真是因为只有周易王能主持这场grand competition ?”

  石定言脸上挂着mysterious 的笑意,“难道吴部长不够资格?武定侯不够资格?”

  “为什么?”凌霄startled 。

  “因为只有周易王才能压得住那些王侯,因为并非是每一个王侯,都会像teacher 这般,毫不留恋的将手中的残片交出去。”石定言道。

  “什么意思?”凌霄越加迷惑,“那些残片有什么魔力,竟能让王侯都不舍得放手?”

  “因为在现存的诸多王侯之中,多的不提,光我知道的,就至少有两三人,是靠着comprehend 这些残片才成就了王侯……”

  石定言laughed ,终于是揭开了谜题。

  凌霄body trembled ,目瞪口呆。

  “残片……成就王侯?”

  若不是熟知石定言的性子,凌霄几乎就要忍不住破口大骂一派胡言。

  但他终归忍住了,只是定定看着石定言,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好在,石定言也没有一直吊凌霄的胃口,只是目光凝视着那片迷雾world 。

  “‘门’出现了两百余年,军Martial Artist 和Martial Arts 部也一直在苦心研究‘门’的秘密,但时至今日,却依旧有诸多谜题无法解开,比如说,怎样才能开拓一片独立而又稳定的真实空间……”

  “你别用space ring 跟我杠哈,最大的space ring 才多大,和Nine Heavens 战场有没有comparability ?”

  刚刚想张口的凌霄被石定言提前预判,只得继续沉默。

  “就算是诸多Secret Realm ,除了那两个六星的,和联合了几乎全world 王侯之力打造的myriad forms 塔,其余也不过是半虚幻半真实,和Nine Heavens 战场依旧不是一个层次!”

  石定言的面容渐渐严肃。

  “此刻有数十万人在其中相争的Nine Heavens 战场,仅仅是残片所聚,却已经如此浩大神奇。”

  “这是什么手段?”

  “往大了说,这就是造世的神祗手段!”

  “那么……靠着领悟其中的一些残片,来成就王侯,你还会觉得没有这个可能吗?”

  凌霄默然良久,终于不得不缓缓nodded 。

  “确实有这个可能。”

  “那不就得了……你想想这意志的层级既然如此之高,等闲王侯如何插手其中?”

  石定言摇摇头,“当然,以周易王的realm ,或许存在一些可能,但必定也需要spare no effort 或许才能影响一二,这是teacher 的原话。”

  “所以,周易王一旦那么做了,去干涉这个层级的意志,他却会打破自己‘不沾因果’的道,这就是你笃定他不会出手的原因。”

  凌霄muttered 。

  “teacher 也不是摆设啊,周易王会有所顾忌的。”

  石定言颔首,又加了一句。

  “可既然如此,以Little Junior Brother 的实力,在其中不说杀穿,自保应当是绰绰有余,为什么还会有‘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的预言?”

  凌霄本来已经放宽了心,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this time 轮到石定言沉默了,之前的笃定和淡然好似也隐匿不见。

  “Third Senior Brother ,到底还有什么?”凌霄眼睛一眯,“既然说了,就一口气说完!”

  石定言took a deep breath ,“因为我觉得Little Junior Brother 真正的危险,未必是来自其他天才。”

  “你到底在说什么?”凌霄已经开始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暴躁了。

  “因为关于Nine Heavens world ,teacher 曾经说过更多。”

  石定言出神道,“这是远古某个flourishing period ,万族Heavenly God 用来历练年轻一辈的最高战场!”

  “何为Nine Heavens ?传闻天有九野,中央曰钧天,东方曰苍天,东北曰变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曰幽天,西方曰颢天,西南曰朱天,南方曰炎天,东南曰阳天!”

  “既要heavenly ascension ,当历其劫!”

  “所谓‘Heavenly Tribulation ’的说法,其实最早就是源于这Nine Heavens 战场,只是后来才慢慢被引申出了其他的意思……”

  “所以你的意思是……”凌霄消化了一会,才是不确定的道,“Little Junior Brother 如果有什么劫数,也许是来自战场本身?”

  “嗯,但暂时可以放下这种担心了。”

  说着,石定言又恢复了一些轻松之色,“Nine Heavens 之争开启到现在,我也一直在关注其中状况,从目前来看,这Nine Heavens 战场毕竟只是残片所化,只怕许多mysterious 都已退化。”

  “反正就眼下的情况,除了一些被预设的机缘,还有零星禁地之外,看不到什么特别的地方。”

  “甚至随便一道B-Rank ‘门’后的world 都比它危险,所以Little Junior Brother 当无忧。”

  见石定言笑的轻松,凌霄也就nodded ,心中刚刚升起的凝重被消散不少。

  他正要追问,Heaven and Earth 忽的起了轰鸣之声。

  那rumbling sound 是如此浩大,以至于整个魔都乃至更远的地方都清晰可闻。

  石定言和凌霄仅仅是略微startled 之后,陡然转头looked towards 了那片被迷雾笼罩的区域。

  好似在强烈的颤栗下,迷雾被短暂的驱散,露出了一片横亘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faintly discernible 的层叠world 。

  而随着那world 以某种惊人的幅度翻滚倒转,就好似精密运转的庞大机器在一点点归位,一个浩大威严而又漠然的声音也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起。

  “sixth layer 玄天,启!”

  瞬间,石定言和凌霄都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