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34

  第334章 Shen Qian Shen Qian

  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登榜十人。

  排除Shen Qian 的另外九人同样都是极其骄傲的。

  那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可以让九人暂时放弃骄傲,一同联手?

  答案是……天塌了。

  这裂谷之中最terrifying 的并不是源源不绝的三色巨人,至少对于他们来说不是。

  真正的恐怖,在于会塌陷的天空。

  当那骤然撕裂了一块的苍穹像是摆钟一样fiercely 咂了下来,九人皆是严阵以待。

  居于正中的林三默手中Black Sword 缓缓挥出,却绽放出一道hundred zhang sword light ,虚空生莲。

  他的sword qi 便是信号,另外八人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出手,刹那间,那奔涌的Essence Power 甚至暂时阻断了Spiritual Qi 风暴的下沉,让山谷上空为之一清。

  然而,九人可以轻易撕裂寻常Mountain And Sea 的强大手段,在迎面撞上那塌陷的天穹时,却是如此的波澜不惊。

  聚集九人力量的恐怖一击,竟是只让那天穹迟滞了片刻,便再次塌陷了下来。

  然而九人却好似早就有所预料,虽然面色沉凝,却无人露出surprised look ,只是在白斐的shouting loudly 之中,猛地都撑开了手臂。

  再如何强悍的攻势都只能让塌陷的天空凝滞片刻,而它唯一的作用,就是为九人的蓄势赢得片刻时间。

  bang!

  黑暗降临,在下方无数双眼睛紧张的注视之中,九人以双手托举的姿势在沉闷声响中抵住了那塌陷的天空。

  zhi zhi !

  在一阵令人trembling in fear 的creak 声响中,吴意最先因为力竭而肩膀踏了下去,其他人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

  正在许多惊呼响起的时候,虚空之中好似有兽影一闪而过,随即脸颊涨得青紫的吴意又forcibly 站直了身体。

  奋力支撑的九人和崩塌的天穹形成了短暂的平衡,仿佛只是十几秒,又好似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

  随着闷雷般的声响,那崩塌的天穹开始上升,又好似钟摆一般回归了原位,在“轰隆”声响中嵌入了高空那黑洞一般的缺口,恍若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

  而九人之中,除了林三默和另外一个相貌平平的青年看不出什么异色来,其余人已经是look pale ,近乎脱力。

  ”hmph ,吴意,你若早将‘赤眼’summon 出来,何至于差点支撑不住?”

  正源源不绝吸纳着脚下Spiritual Qi 的曹毅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拜某人所赐,‘赤眼’之前已经近乎力竭,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些元气,它还能出手就不错了。”

  吴意盯着曹毅的目光之中killing intent 隐现,“待入了Seventh Heavenly Layer ,倒要看看你学了你father 几分ability !”

  “都闭嘴!”

  见曹毅还要反唇相讥,中间一个full of heroic spirit 的少女冷声开口。

  “这天穹塌陷的威能越来越大,我们能否撑到Seventh Heavenly Layer 开启都是个未知数,伱们有种就现在跳下去一决生死,否则就少在这里唧唧歪歪!”

  吴意和曹毅脸色阴沉,hearing this 对视了一眼,但终究还是各自转过了目光。

  jade platform 上的Nine Stone Pillars 是按照某种mysterious 规律排列,众人已经试验了数次,唯有九人都站立其上,天穹崩塌的速度才最慢,威能也是最弱。

  只要少了一人,天穹威能就会再增加三分。

  已经是经过数次岌岌可危的情势,才在聚齐了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九人后勉力形成了此刻的平衡。

  换做8th Heavenly Layer 榜的Mountain And Sea ,根本连一隅都支撑不起。

  而偏偏,这stone pillar 又是开启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的钥匙。

  九人时天门开启的速度最慢,但也最为把稳。

  到此时,那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已经在半空之中显现出了2/3/2022 ,谁都不愿意at this time 功亏一篑。

  不仅九人在等待着天门开启,jade platform 下方抵挡着三色巨人浪潮的一众Martial Artist ,同样是心焦的等待着。

  聚集在裂谷之中的Martial Artist 接近三百之数,按照平均分配,每个方向都应该至少有三十Martial Artist 才对。

  但此刻在正南方向,却只有十数人在勉力抵挡着三色巨人的进攻。

  他们不仅气息萎靡,人人带伤,其中cultivation base 最高者,却也不过是堪堪达到了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地步。

  最诡异的是,这个阵列,竟是一个Mountain And Sea 都没有!

  不仅如此,在他们的后方数米处,还有一个穿着大red-clothed 裙的女子冷漠站立,手持一根black 的长鞭。

  每当阵列中有人支撑不住想要后退喘息,red dressed woman 就会挥出手中长鞭,fiercely 一鞭抽打在对方身上。

  pa!

  看着又一个阵列之中的青年Martial Artist 被抽得torn skin and gaping flesh ,却兀自咬牙一声不吭,又冲了上去帮队友扛住三色巨人的压力,red dressed woman 终于是讥笑一声。

  “还真是战友情深,看来你们读军武的,脑子果然多少都有些问题!”

  red dressed woman 说着说着,笑容骤然一收,coldly said :“就跟那个Shen Qian 一样讨厌!”

  pa!

  脸色突然变得愤恨的red dressed woman ,又是一鞭抽了出去。

  this time 十数人尽皆被波及,眼见那长鞭就要落在居中那azure robed girl 的身上,周围的人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竟是纷纷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帮少女挡住了鞭子。

  “你们不必如此的。”

  明显是十数人之中实力最强的少女,脸色已经在Essence Power 的过度消耗下变得苍白,她一剑斩退了一个三色巨人,看到众人血淋淋的脊背,眼眸忍不住一红,随即摇头道。

  “你本来就是被我们连累,更别提如果不是你帮忙,就凭我们几个,早就死在这里了,如果这点superficial wound 都不能帮你挡,Shen Qian 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的。”

  疼得龇牙咧嘴的赵克一勉强笑了一下。

  Ding Yi 默默nodded ,不再多说,took a deep breath 闭了闭眼睛,紧接着又是全力的一剑斩出。

  bang!

  碎石翻飞,刚刚冲上来的两个三色巨人再度被斩退,但Ding Yi 也忍不住踉跄了一下。

  “换我在前面,你再休息一会!”

  赵克一说着,已经越过了Ding Yi ,怒吼一声,身躯陡然膨胀到了三米高,全身rays of light 耀眼,身体上也浮现出了道道mysterious 纹路。

  bang!

  赵克one after another 拳出,竟是直接轰碎了那迎面而来的三色巨人大半个身子。

  此时的jade platform 上,即便人人都处于手忙脚乱之中,也不禁subconsciously 投来了惊叹的目光。

  在赵克一自Nine Heavens 杯展露过底牌后,已经有许多人陆续从各种途径了解到了赵克一变身的秘密。

  先Heavenly Saint 体,传说中的十Great Perfection 体之一!

  说实话,那明显弱得可怜而且没有一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帮忙的阵列,能够支撑到现在,靠的其实就是赵克一和Ding Yi 两人。

  一个Sword Art 无双,一个肉体蛮横,明明都只是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cultivation base ,却forcibly 发挥出了不弱于Mountain And Sea Early-Stage 的实力,这才奇迹般的支撑到了现在。

  只可惜……

  不少人眼神又是subconsciously 瞥了一眼那站在江中军武阵列后方,恍若监工一般的red dressed woman ,又是忍不住叹息。

  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江中军武注定就是一场悲剧。

  不出意外的话,这里的十余人再加上stone pillar 上的曲白,就是江中军武所有参赛Martial Artist 最后的残留了。

  “宁昭仪,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stone pillar 上的曲白见red dressed woman 一边冷笑着,一边又挥出了鞭子,他终于是声音低沉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那你可以试试,到底是我先死,还是他们先死?”

  面对着曲白身上绽放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宁昭仪却是不屑一顾的冷笑。

  而在她开口的时候,她的身边illusory shadow 连闪,一连三个脸色木然的Mountain And Sea 尸傀出现在了她身侧。

  曲白看了一眼Ding Yi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光秃秃的手腕,再看了一眼宁昭仪腰间那串成一串的十数枚定位手环,在脸色几度变化之后终究是没有再开口。

  “没那个胆子就闭嘴,少在这里威胁我!”

  宁昭仪见曲白沉默,不由嗤笑一声。

  曲白眼神低垂,强迫自己不去看赵克一and the others 的惨状。

  宁昭仪不算什么,甚至那三个Mountain And Sea 尸傀也不足以阻挡他。

  可……

  他却没有半分把握在宁昭仪杀人之前杀了她。

  涉及到Mountain And Sea 的交锋,虽然分胜负很快,但要分生死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宁昭仪明明battle strength 只在8th Heavenly Layer 榜,但凭借着身上无穷无尽的底牌,和那数量不满的Mountain And Sea 尸傀,在这Nine Heavens 战场,却是一个谁也不愿意招惹的存在。

  Shen Qian 啊Shen Qian ,你到底还要多久,老子真的快忍不住了!

  曲白面色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心中却是在咆哮。

  “宁昭仪,多少收敛一些,我是你,就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除了给自己竖立死敌,又有何益处?”

  站在另一根stone pillar 上的白斐,瞥了一眼曲白冰冷而压抑的眼神,对宁昭仪摇头道。

  “死敌?”

  宁昭仪laughed ,“你是说这个不敢有任何动作的胆小鬼曲白,还是那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露过面的懦夫Shen Qian ?”

  “我就乐意干这种无聊的事情,怎么了?”

  “Shen Qian 让我不开心,我就要折磨他的同学和女朋友,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pa!

  宁昭仪再度挥出了手中的长鞭,直直moved towards 正被两个三色巨人前后夹击的Ding Yi 抽去。

  a groan 响起,却是再度及时赶到的赵克一,forcibly 用脊背帮Ding Yi 挡住了这一鞭。

  不同以往,或许是含恨出手,宁昭仪没有再控制力道,赵克一被这一鞭抽得身体一颤,体内元气尽数崩溃,膨胀的身躯也是瞬间萎缩了大半。

  恰在此时,自顾不暇的Ding Yi 再也阻拦不住,又一个三色巨人冲上了台阶,simple ordinary punch moved towards 正力竭的赵克一砸去。

  “克一!”

  “Junior Brother Zhao !”

  all around 江中军武残余的众人,都是睚眦欲裂的吼道。

  奈何他们cultivation base 最强也不过高Martial Artist Peak ,此时根本来不及救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山包一般的拳头,无情的朝赵克一后脑勺砸下。

  “呀,曲白,你看好了哦,他死了可不怪我,谁知道他这么弱?”

  在后方看戏的宁昭仪无辜的耸肩,却是丝毫没有救援的意思。

  “那你也去死吧。”

  本就处在暴走边缘的曲白,身上爆发了惊天murderous aura 。

  旁边八人正complexion changed 的时候,曲白的脚步又为之一停。

  同时挑眉的还有刚刚拔剑的林三默,他也止住了脚步,目光奇异的looked towards 了某个方向。

  bang!

  骤然响起的rumbling sound 震得无数人头晕目眩,当附近的人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惊鸿一瞥间却是都呆了一下。

  那本来伫立在赵克一身前的三色巨人,竟是在眨眼间已经变成了一堆碎渣。

  就连那堪称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jade platform 阶梯上,也出现了一个坑坑洼洼的坑洞。

  Shua!

  刹那间,在场所有Mountain And Sea 以上的Martial Artist 都是瞬间抬头,目光齐齐锁定了那恐怖威能的来源方向。

  就在裂谷的西北侧,那高达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断壁边缘,站立着一个青年。

  他的面容熟悉到众人根本不需要去回忆,就能直接叫出他的名字来。

  “Shen Qian !”

  “是Shen Qian !”

  这一刻,整个裂谷之中有阵阵惊呼响起。

  只是有的人是惊诧,有的人是惊喜,还有的人,则是惊慌。

  站在断壁边缘的青年眼中神色晦暗不明,却是在第一Time Lock 了江中军武阵列的位置,更准确的说,是锁定了那站在背后、手持长鞭的red dressed woman 。

  然后青年缓缓将枪口兀自冒着白烟的狙击枪往地上一放,next moment ,他的身形如同泡沫一般,碎裂在了空气之中。

  早在和那青年的眼神对视上的第一秒,宁昭仪全身上下的所有汗毛便全部竖了起来。

  当青年消失在了断臂上,宁昭仪脸上残留的玩味之色终于完全变成了恐惧。

  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害怕,明明两人在十天之前才打过一次交道,明明那次,宁昭仪对这青年只有怨恨和鄙薄。

  但,那强烈的恍若洪水一般将她淹没的死亡预感,却是如此真实。

  真实到宁昭仪在这一刻,完全是出于本能,直接捏碎了脖颈间的黑珍珠项链。

  而在山谷之中所有其他人的眼中,则看到了一幅奇景。

  随着不绝于耳的轰隆声响,好似连环炸弹一般,在无数人骇然的眼神之中,那正南方向的狭长甬道,从远到近,所有往前冲杀的三色巨人,一个接一个的爆开,化成了漫天石屑,纷纷洒落。

  时间被放慢,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silhouette 已经层层穿透了那一个又一个爆炸的三色巨人,骤然来到了red dressed woman 面前。

  随他而至的,是一道璀璨到了极致的blade glow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