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35

  第335章 天宁公又如何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从Fourth Heavenly Layer 零星出现三色巨人开始,再到Fifth Heavenly Layer 三色巨人出现的频率增加,最后到Sixth Heavenly Layer ,好似是某种限制被打破,三色巨人开始如潮水一般涌现。

  在场所有Martial Artist 都已经对三色巨人有了深入的了解。

  巨大的体形让它们的力量无比强悍,每一拳挥出,都能轻易让一个高Martial Artist 重伤。

  特殊的材质让它们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哪怕是半步Mountain And Sea 出手,也要在连续的打击下,才能让一个三色巨人遭受重创,若是要让它们彻底倒塌,则需要耗费更大的气力。

  若说这些三色巨人有什么稍弱的地方,那就只能是速度了。

  只要不是被围堵到死角,就算是高Martial Artist Early-Stage ,在全力奔逃下也尚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

  但Sixth Heavenly Layer 的特殊性,让所有Martial Artist 都在某种无形的压迫下聚集到了这片山谷。

  而偏偏,这里又是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的入口所在。

  in the past 的近一个小时之中,所有人都处在煎熬之中,只能一次又一次麻木的挥动着灵能武器,打退一波又一波三色巨人的冲击。

  他们从未想过,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幕。

  bang! bang! bang!

  当that silhouette 从断壁一跃而下,好似旋风一般掠过正南的甬道,凡他所过之处,那一路上所有的三色巨人纷纷应声碎裂。

  好似在他面前,这些恍若磐石一般的三色巨人,只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

  近千米的距离,他只用了三秒。

  当Shen Qian 身形猛地一顿,停在了石阶入口,他的身上,已经糊了一层厚厚的石屑。

  随之而至的,是一道无比璀璨的blade glow 。

  那近乎照亮了整个峡谷的blade glow ,越过了脸上还保持着惊喜之色的江中军武众人,越过了这一刻目光温柔如水的Ding Yi ,也跨越了数十层的阶梯,斩向了兀自呆立原地、表情已经僵硬的宁昭仪。

  死亡的强烈预感如潮水一般淹没了宁昭仪。

  她甚至来不及做出其他动作,只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捏碎了胸口的项链。

  随着“ka-cha ”一声,在项链碎裂的瞬间,整个山谷的时空也恍若凝滞。

  一股莫名的力量自宁昭仪身上扩散开来,那就像是来自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压迫,让所有人的思维都变得迟缓,一切都慢了下来。

  冲击的三色巨人在慢吞吞的抬脚,头顶旋转的Spiritual Qi 风暴在减速,甚至于连战场之中飙射的血迹都在缓慢降落。

  而所有人也都看清了Shen Qian 的blade glow 。

  那正在以万分之一速度下落的blade glow ,其上缠绕的Essence Power 是一种瑰丽的五彩之色,恍若彩虹。

  这一刻,realm 低的人也许只会生出“这blade glow 真是好看”的念头。

  但在场的所有Mountain And Sea 之上的powerhouse ,包括赵克一、Ding Yi 等特殊的半步Mountain And Sea ,则都是pupils shrank 。

  他们的眼界决定了他们不止能看到那Essence Power 的瑰丽,还能在被放慢了万倍的Essence Power 运转中,看到那组成Essence Power 的one after another 粒子。

  而每一颗粒子,都呈现一种不规则的多边形状。

  有人在其中看到了火,有人在其中看到了风,也有人看到了水电雷雹诸多景象……

  骇然的念头在他们心中掠过。

  到了他们这种层级,怎么可能不知晓“本源Essence Power ”的存在?

  那是天才的dividing line 。

  也是battle strength 越阶的基础。

  甚至于其中不少人,自身同样Cultivation 了“本源Essence Power ”。

  可……他们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本源Essence Power 。

  混乱,而又统一。

  其中蕴含的本源之多,简直让人无法想象Shen Qian 是怎么做到能收纳这么多本源,而他的Essence Power 运转竟然还能流畅如初的。

  与之相比,那blade glow 上附着的两道暗影反倒显得平平无奇了。

  Shen Qian 虽然面色冷漠,但这一刻同样是惊讶无比。

  他不知道宁昭仪胸口的那项链是什么来历,但这恍若规则尽头的连system 都无法抵御的力量,却让他凝重无比。

  时间!

  这是Power of Time 。

  时至今日,在所有Martial Arts 规则之中,最不可触碰的存在。

  即便是同样神诡的Power of Space ,在无数前人和后来者的努力下,也已经对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敞开了怀抱,至少有迹可循。

  space ring 的研发、诸多Secret Realm 的开拓、Transmission Formation 的日渐成熟,还有“门”的存在,都是Power of Space 可以被掌控的明证。

  唯有时间,也只有时间。

  Shen Qian 想不通,为什么宁昭仪身上竟有可以影响时间的秘宝。

  他的思维还在运转,而作为施术者,全场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宁昭仪,显然也impossible 错过这样的机会。

  她的脸色从僵硬之中挣脱,转变为极度的killing intent ,她狰狞笑着,手中出现了一把闪烁着森寒色泽的匕首。

  随即,就在无数复杂的目光之中,宁昭仪轻轻一个闪身便来到了Shen Qian 面前,满溢Essence Power 的匕首fiercely 刺向了Shen Qian 的心脏。

  直至那匕首已经刺入了Shen Qian 的胸膛,宁昭仪已经暴退开来,随着耳边的rumbling sound 响重新运转,这片山谷的时空终于恢复了正常。

  bang!

  blade glow 跟随着惯性落地,劈得整个jade platform 摇晃不已,绽放的余波甚至掀飞了不少附近的Martial Artist 。

  但此时没有人去关注这blade glow 是如何的强大,所有人都是immediately 将目光投诸到了Shen Qian 身上。

  “Shen Qian !”

  焦急的惊呼自赵克一and the others 口中响起,曲白也是目光阴沉。

  对于Mountain And Sea 来说,心脏受创不一定致命,但那是在正常情况下。

  就算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要害也一定是要害,只不过Mountain And Sea 比之普通Martial Artist 的terrifying 之处,在于Mountain And Sea 能对自己的肉体实现近乎全方位的掌控。

  这个掌控,包括了internal organs 。

  如果想的话,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一念之间就可以将心脏和胃部换个位置。

  而如刚刚那般,所有人都被疑似时间的mysterious power 近乎封印的情况下,哪怕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根本来不及将脏腑移位。

  在众人的视角中,那匕首已经深深没入了Shen Qian 的胸膛。

  如果真的扎中心脏,就算不死,起码也是重伤。

  甚至stone pillar 上有两人目光转动,已经生出了别样想法。

  谁也不曾想到宁昭仪还有一张如此强大的底牌,如果Shen Qian 真的濒死,这就是彻底陨灭他的最佳时机。

  在各色目光注视之中,Shen Qian 将长刀垂落,随即低头looked towards 了自己的胸口。

  山谷一时间好似都静谧了下来,只有三色巨人轰隆的脚步声还在响彻。

  他扯去了身上的长袍,露出了线条流畅的上半身。

  就在那刀口的位置,一朵闪烁着幽幽光泽的黑暗莲花正在绽放,那恍若纹身一般的印记,将匕首牢牢封在了正中。

  仔细看去,才发现匕首连Shen Qian 的皮肤都没有刺穿,只是因为前端的锋锐,才陷进了Shen Qian 的胸膛之中。

  哐当!

  随着Shen Qian 挺直了脊背,匕首就在宁昭仪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跌落地面。

  那清脆的响声,让宁昭仪body trembled 。

  “为什么……”

  有人不解,但刚刚说出三个字就闭上了嘴巴。

  因为在无数骇然的注视之中,Shen Qian 身上那恍若纹身一般的black 莲花,开始长出了根须,那些根须逐渐蔓延至Shen Qian 的全身各处。

  有的化成了晦涩难明的符咒,还有的则成了佛家的梵文。

  可那些梵文竟是如此奇怪,哪怕是在场对佛家有研究的人都看不懂。

  它们扭曲着、倒悬着、混乱着,字字句句,都充满了离经叛道的意味。

  最terrifying 的是,盯的久了,哪怕强如曲白都出现了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不适感,恍若那些符咒之中,浸淫着世间一切的罪恶。

  Shen Qian frowned ,似有些无奈,随即他身躯一震,身上的所有black 纹路便随之隐匿,恍若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

  紧接着他一步步向前,朝着已经躲进了jade platform 最里侧的宁昭仪走去。

  宁昭仪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围绕在她身侧的那三个脸色枯寂的Mountain And Sea 尸傀,就一言不发的冲向了Shen Qian 。

  不仅如此,随着宁昭仪手腕一翻,她手掌上竟又出现了四个五彩线条编制的木偶,其上萦绕着死亡般的Dark Aura 。

  五彩木偶被扔了出来,空气温度陡降,在让不少人body trembled 的冰寒之中,又是四个面色木然的Mountain And Sea 尸傀出现在了原地。

  这一幕看得无数人心情复杂。

  七个尸傀,七大Mountain And Sea !

  天宁公对于宁昭仪的溺爱,足以让任何Martial Artist 嫉妒到死。

  甚至这一刻不少人都很是庆幸,也幸亏宁昭仪从Nine Heavens 之争at first 就是在针对江中军武。

  否则光凭借着这七个Mountain And Sea 尸傀,宁昭仪就是Nine Heavens 战场上谁都不愿招惹的terrifying existence 。

  甚至再配合那足以影响时间的顶级divine object ,哪怕是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上的其他人,能否抗衡宁昭仪都还是未知之数。

  “去死,你go die for me !”

  狰狞的神色让宁昭仪那原本美丽的脸庞扭曲起来。

  而七个Mountain And Sea 尸傀,也在宁昭仪的心念牵动下,将毫无感情的目光牢牢锁定了Shen Qian 。

  七个Mountain And Sea 尸傀前赴后继的朝Shen Qian 冲了过去。

  Shen Qian 停下了脚步。

  他一刀斩出,虽然再也看不清、但所有人都知其瑰丽的blade glow ,恍若圆月一般掠过了最前方那三个Mountain And Sea 尸傀的身躯。

  火和雷碰撞的光华一闪而逝。

  pu pu!

  在接连的令人牙酸的闷响之中,那三个Mountain And Sea 尸傀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三人断成了十七块。

  this blade 看呆了所有人。

  从结果来说,没有人意外。

  三个尸傀虽然也是Mountain And Sea ,但不过Mountain And Sea Early-Stage ,怎么可能是确定battle strength 在两万以上的Shen Qian 的对手?

  他们难以接受的是,Shen Qian 只出一刀,就如砍瓜切菜一般的,将他们眼中aloof and remote 的Mountain And Sea 碾落成泥。

  这一刻,无数人恍惚间才终于意识到,从Nine Heavens 战场开启,传闻中就一直在落荒而逃的Shen Qian ,并不是什么stray dog 。

  他是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中最特殊的那个存在,是摘下了全国武状元桂冠的传说,是就算放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也是powerhouse 的违背世俗常理的top genius 。

  三个Mountain And Sea 尸傀被瞬间分尸,但没有血迹喷涌,只有恶臭弥漫,烟雾四散。

  “小心!”

  “这些尸傀有剧毒!”

  stone pillar 上的人都赶紧提醒道。

  all around 的Martial Artist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赶紧运起Essence Power 抵抗,偶有反应慢被那poison mist 侵袭的,便瞬间脸色漆黑,痛苦的嘶吼着倒了下去。

  弥漫的poison mist 淹没了最近距离的Shen Qian ,也遮蔽了众人的视野,随后四个Mountain And Sea 尸傀接连冲入了poison mist 之中,直奔那好似正被poison mist 困扰的silhouette 。

  Shen Qian 一刀斩灭三个Mountain And Sea 的恐怖实力,也同样让宁昭仪呆了一下,随即她脸色发狠,忽的隔空打出了一个手印。

  bang!

  裂谷顷刻间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自迷雾之中出现的爆炸声响,震得所有人耳膜欲裂。

  强烈的冲击波不仅让所有jade platform 上的人东倒西歪,甚至四面的三色巨人也被掀飞了不少,只有少数人凭借强大的实力不受影响。

  bang! bang! bang!

  还不等众人站稳脚跟,又是接连三道惊天巨响自迷雾之中传来。

  那四团恍若核爆一样的rays of light ,让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失明。

  短暂的呆滞过后,有人惊骇的大呼。

  “self-destruct ,这是Mountain And Sea 的self-destruct !”

  无数人震动。

  self-destruct ,堪比Martial Artist 最后的最惨烈的手段。

  但这在现实之中很少出现。

  更遑论,这是来自四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self-destruct !

  大概也唯有没有自我意识、不惧死亡的Mountain And Sea 尸傀,才能这么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直接self-destructed 。

  当那强烈的rays of light 终于消散,所有人都是immediately 向场中看去。

  面对四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近距离self-destruct ,Shen Qian ……又如何了?

  然而,当烟雾消散,当尘埃落定,当看清那道近乎完好无损的、甚至还伫立在江中军武众人面前,将一切余波都阻挡在外的silhouette 的时候。

  所有人再次呆住了。

  至此时,哪怕是stone pillar 上的九人都有些不可理解。

  凭什么,又是为什么……Shen Qian 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

  甚至连四个Mountain And Sea 的self-destruct ,都无法对他造成任何明显的伤势。

  若说唯一有什么改变,也就是Shen Qian 往后挪了数十米罢了。

  Mountain And Sea self-destruct 的冲击波,暂时让all around 三色巨人的浪潮停了下来,就在这般安静到近乎诡异的气氛之中,Shen Qian 掸了掸身上的灰,拖着长刀继续朝前走去。

  终点,是已经死死缩在了角落的宁昭仪。

  宁昭仪慌乱之中,手中光华连闪,一种又一种众人没听过的也没见过的rare treasure 被她不断抛了出来。

  有Formation rays of light 亮起,在Shen Qian 和宁昭仪中间竖了一道屏障。

  Shen Qian 一刀出,屏障破。

  又有一道monster beast illusory shadow 自宁昭仪衣袖间钻了出来,咆哮着朝Shen Qian 冲去,illusory shadow 威势滔天。

  Shen Qian 一刀出,illusory shadow 破。

  宁昭仪又用出了漫天梨花一般的hidden weapon 。

  Shen Qian 再一刀出,破。

  “Shen Qian ,you dare! ”

  宁昭仪终于想起了什么,一边惊恐的大叫着一边摸向了腰间的那串手环,那些属于Ding Yi 和赵克一and the others 的手环。

  然而还不等她再说出威胁的话,Shen Qian silhouette 微微一晃,恍若幻觉,那串手环就出现在了Shen Qian 手上。

  宁昭仪尖叫着,又摸向了手腕间的手环。

  那是她最后的逃命手段。

  “你唯一能用它的机会,已经被伱自己浪费了。”

  从出现到现在,Shen Qian 第一次开口。

  然后Shen Qian 再度silhouette 一晃,于是宁昭仪手腕间的手环也消失了。

  而此时,两人之间,已经不足十米。

  “你……你要做什么!”

  被死亡危机完全淹没的宁昭仪终于崩溃了,她的身躯疯狂的颤抖着,色厉内茬的尖叫道,“Shen Qian ,我father 是天宁公,你敢杀我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Shen Qian 身形略微一停。

  “Shen Qian ,你确实要想清楚后果,天宁公可是……”

  恰好此时,stone pillar 上也传来了带有警告意味的劝说。

  回应她的,还有回应所有人的,是一道骤然而起的cold glow 。

  宁昭仪的身形僵硬了下来。

  Pu chi!

  片刻之后,随着骤然喷涌而起的泛golden 的血柱,一颗脸上定格了怨毒、悔恨以及惊恐等诸多情绪的头颅冲天而起。

  “天宁公……又如何?”

  Shen Qian 挑眉看去,像是在反问劝说的吴意,又像是在反问这片Heaven and Earth 。

  这一刻,有莫名的势自Shen Qian 身上升起,随之而起的,还有恍若错觉一般的惊Heavenly Void 影。

  那隐约是一条“Dao” 的模样,但没人看清了它的样貌,也没人能形容它的形状。

  它带给捕捉到了那像是幻觉一般的影子的人的唯一印象,就是它如此的高远,如此的厚重。

  没有岔路,也没有尽头。

  全场寂然。

  在那无形的震慑下,连重新涌入山谷的三色巨人都凝滞在了原地。

  dong!

  血淋淋的头颅落地,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的身躯都颤了一下。

  顶级王侯的幼女,就这般死在了众人眼皮子底下。

  而在一片very quiet 之中,Shen Qian 忽的转头looked towards 了那stone pillar 之上的九人,他的目光好似没有焦距,又好似掠过了每一张面孔。

  “我在底下的时候得到了三个名字,遗憾的是,宁昭仪,只是其中之一。”

  Shen Qian 的话语虽轻,却好似一记重鼓,压得不少人呼吸一滞。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