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36

  第336章 锋芒

  三个名字……

  宁昭仪,只是其中之一?

  在此时三色巨人浪潮莫名减弱的时候,许多人压力骤减,都听到了Shen Qian 的话语。

  一部分人有些茫然,但也有不少人闻之色变。

  便是stone pillar 上的九人也神色各异,互相打量了一番。

  这三个名字还能是什么?

  显然,Shen Qian 所指的,就是那在后背酝酿了这场风暴,真正主导了对江中军武大清洗的三个幕后之人。

  已经陨落的宁昭仪没什么疑问。

  她是天宁公幼女,有这个强大的号召力,更别提,那日在洛神伯庄园,她对于Shen Qian 的仇恨几乎是naked eye 可见的强烈。

  但此刻从Shen Qian 的眼神和语气来看,却是还有两个隐藏更深的人。

  而these two people ,竟是站在九人之中,是来自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peerless genius !

  一时间,战场气氛变得越加诡异起来,甚至很多人,都是陡然从宁昭仪陨落的那种惊悚感之中挣脱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Shen Qian 。

  他说出this remark ……还想干什么?

  杀死了一个顶级王侯的幼女还不够?

  stone pillar 之上,吴意忽然眯了眯眼睛,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Shen Qian ,有件事你可能不知晓,在Life Law 的限制下,到了王侯特别是顶级王侯这种realm ,想要培育出子嗣极其艰难,天宁公成就王侯两百年,不过一子一女,而宁昭仪又是他最宠爱的……”

  “吴意,你就是第二个名字。”

  正在吴意滔滔不绝给Shen Qian 分析利害的时候,Shen Qian 忽的将目光锁定了他,平淡的说出一句话。

  但只是这一句,吴意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Heaven and Earth 好似也变得沉凝下来。

  所有人都是immediately 将目光投诸到了吴意身上。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是九人之中的某人,但谁也didn’t expect ……这个人竟然是吴意。

  在更多人最开始的猜测之中,只以为是曹毅或者白斐的probability 更大。

  江中军武和苏科武大的恩怨纠葛自不必说,况且现在许多人都已经知晓,白斐和Shen Qian 是曾经交过手的。

  而曹毅……他的younger brother 曹谦刚刚败在江中军武的赵克一手中,也有着同样的理由。

  唯独吴意,他和Shen Qian 可以说是素无交集。

  虽然被Shen Qian 当众点名,但吴意脸上也没有尴尬之色,他只是略微沉默后摇头道:“Shen Qian ,我敬你出身,也敬伱天分,但不得不说……你的年龄终归是太小了。”

  “怎么说?”Shen Qian 脸色平静的问道。

  “教科书常常说Martial Arts Opening Heaven ,但却很少提及这其实是一座独木桥!”

  吴意似乎也放开了,声音大了不少,整个裂谷清晰可闻,“你Shen Qian 一人独占千人Gold List 之光,夺人机缘如杀人父母,莫非你还天真的以为别人都会轻轻揭过?”

  “even more how 这是Nine Heavens 之争的赛场,我们都不是进来过家家的,你江中军武成为众矢之的又如何!”

  不得不说,吴意这一番话掷地有声,倒听得不少人slightly nodded 。

  Shen Qian laughed ,“我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没有和你讲道理,我得到的名字有三个,宁昭仪是第一个,你……便是第二个。”

  众人闻言,subconsciously 看了一眼地上那兀自流淌着鲜血的头颅,神色又变得怪异起来。

  是啊,Shen Qian 好似从未和任何人争辩过什么。

  从他入场,到宁昭仪头颅落地,整个过程不会超过3 minutes 。

  这的确不是过家家。

  那drenched with blood 的首级就是Shen Qian 的答案。

  而现在,他盯上了吴意。

  不需要那么多理由,既然吴意敢做初一,Shen Qian 就能做十五。

  没有谁对谁错,不过都是一个选择。

  吴意似也愣怔了一会,随即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我只问你一句,可能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这话似乎有些别样意味,但Shen Qian 大约听懂了他的意思。

  先不说已经陨灭的宁昭仪,几乎代表着Shen Qian 已经收获了一个堪称顶级王侯的死敌,虽然……很早之前就已经注定,Shen Qian 和武法部,和天宁公都不是可以坐下来喝茶的关系。

  单单说眼前的吴意,同样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Nine Heavens 榜过后,毫不夸张的说,位列其上的千人,除了极个别来历实在难寻的mysterious person 物,其他人都已经被起底的bits and pieces 。

  Ninth Heavenly Layer 榜十人之中,除了一个像是凭空冒出来的方凡,其余人个个都来头不小。

  吴意,是目前华夏最大的monster beast 合法买卖集团腾龙的Crown Prince 爷,毫不夸张的说,仅仅腾龙一家,就控制了华夏四成以上的monster beast 市场。

  那是一个让人望之生畏、丝毫不逊色于王侯般存在的huge monster 。

  更别提他自身同样是王侯Disciple ,据说和征西伯还有一定的血缘关系。

  背后的种种背景脉络,甚至比仅仅是挂着一个天宁公幼女的宁昭仪还要深厚。

  即便撇开这些不谈,他自身,同样是位列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super genius ,官方认证过的Beast Taming Sect 师。

  实力,地位,声名,没有一样比Shen Qian 差。

  所以当吴意微微仰头,就这般直视着Shen Qian ,问出了那句“你承担得起吗”,无形之中,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本已被Shen Qian 占据的势好似都消散了不少。

  而Shen Qian 的目光直接掠过了他,又定格在了stone pillar 上的另外一道窈窕silhouette 身上。

  “第三个名字,是你吧,秦小珂?”

  那语气好似带着一些询问的意味,但其中又有着毋庸置疑的感觉。

  短暂一静之后……

  hua!

  即便很多人不得不又加入了抵抗三色巨人的阵列,此时也是惊哗出声。

  面对吴意不是威胁胜过威胁的质问,谁也不曾想到,Shen Qian 给出的回应竟然会带有这么严重的轻蔑意味。

  是的,就是轻蔑。

  Shen Qian 直接给出了第三个名字!

  这就说明,他不仅不打算揭过此事,还要一起将第三人解决掉。

  而这第三人,同样也是位列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秦小珂!

  看吧,你吴意算个嘚,我不仅要杀你,还要连同着另外一个人一起。

  Shen Qian 话语虽淡,态度看似也没有什么偏向,但那种强烈的透骨而出的轻视,都不用怎么细究就能够感觉到。

  吴意当然也能感觉到,所以此刻……他面色铁青。

  而被Shen Qian 叫出了名字、那看上去只是二八年华的全身上下充斥着贵气的美丽少女,似也有些错愕。

  很快,她frowned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Shen Qian ,coldly said :“是我。”

  没有任何否认的意思,秦小珂就这么干脆利落的承认了。

  她,便是那针对江中军武布局的第三人。

  意外吗?

  好像也不是太意外。

  毕竟当日在洛神伯庄园的时候,秦小珂对于Shen Qian 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机缘就表达过强烈不满,甚至当场出手,只是后来被洛神伯所制止。

  而不少人,在从震惊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之后,见秦小珂和脸色阴沉的吴意,都是隐隐将气机锁定了Shen Qian ,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的眼神又古怪起来。

  都说宁昭仪是个疯子,Shen Qian ……难道就不疯狂吗?

  仅仅一个吴意,其实已经丝毫不比他差,现在他竟然还要再去挑衅秦小珂!

  秦小珂又是谁?

  从某种角度而言,秦小珂甚至比吴意更不可招惹。

  初代九王虽然大多都已不在,但不意味着他们没有任何inheritance 留下。

  除了江陵王确实没有子嗣后代在世,其他八王或多或少都有香火延续。

  其中最为枝繁叶茂的,当属King Qinguang 留下的王侯Aristocratic Family 。

  而秦小珂,便是来自这九王之中,属于King Qinguang 的嫡系bloodline 。

  在许多人口中,都有着“九王Princess ”的美誉。

  单单是这个身份,就让她天生expert 一等。

  更别提她自身的innate talent 同样是outstanding ,放在普遍天资出众的九王后人之中也是一枝独秀。

  传闻,镇压一代的林三默有first style swordsmanship ,也是他赖以入选martial skill 名人堂的基础,而这first style swordsmanship ,世上没人见识过。

  因为所有见过的人都死了。

  但所有知道内情的人却是都知道,秦小珂,就是only one 个从那式Sword Art 里生还的人。

  不管是因为林三默真的心生顾忌,或是出于对初代九王的尊重而show mercy ,还是秦小珂依靠着自己的真ability 活了下来,都足以说明秦小珂的不凡。

  Shen Qian 强吗?

  当然。

  地上那drenched with blood ,甬道上那枯寂的无数碎石,都足以说明他的terrifying 。

  但同时对上吴意和秦小珂,不少人还是in this brief moment subconsciously 摇头。

  说宁昭仪凭借着诸多底牌可以和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人掰一掰手腕,但并不代表者她真的能踏进这个层次。

  特别是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更加明白当battle strength 越过了两万那条线意味着什么。

  顶着两人的气场,Shen Qian 缓缓抬起头来,嘴角竟是出现了一丝笑意,目光也是逐渐明亮。

  就好似,他很早之前就在期待着这一刻。

  “来吧。”

  Shen Qian 感受着久违的巨大压力,终究是咧嘴一笑。

  “Shen Qian ……”

  “Senior ,不用。”

  一旁的曲白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然而他刚刚开口,Shen Qian 就摇头制止。

  两人对视一眼,曲白默然之后好似从那眼神之中看出了什么,终究是nodded 。

  这一刻,许多人都是恍然,差点忘记了曲白还在这里,或许Shen Qian 是认为有曲白帮他兜底,真要不敌的时候也不至于难以收场,才敢口出狂言?

  但对于Ninth Heavenly Layer 榜其他人而言,自然不会是如此看法。

  Mountain And Sea 的交锋是何等凶险,若Shen Qian 真的出现险境,曲白能否有救援的机会尚在两可之间。

  even more how ,气场不会骗人。

  Shen Qian 若只是为了沽名钓誉,他impossible 有那么强大的势。

  只是……

  “Shen Qian ,你和吴意、秦小珂有什么纠葛我不管,但,我希望你能暂时把恩怨放一放。”

  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生生阻断了三人间的气机。

  Shen Qian 面色漠然的转头,目光渐冷,好似只要开口之人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下一秒就会直接出手。

  Shen Qian 的“猖獗”惊呆了所有人。

  他此刻面对的,可都是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存在啊!

  他到底是想打几个?

  刚刚说话的沙弼似也没料到Shen Qian 会这么刚,他略微窒了一下,但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强行压下了心头生起的怒火。

  “Seventh Heavenly Layer 榜还有一会才会真正开启,从之前的频率来看,我们必定还要经历一次‘天崩’!”

  沙弼coldly said ,“你于此时开启战端,等同于stone pillar 上只会剩下七人,你之前不在,你根本不知道这天崩的terrifying ,那是完全蛮不讲理的压迫,只凭七人,根本无法硬扛!”

  Shen Qian 略微startled 。

  虽然此前的Nine Heavens 战场,他一直游离于主流之外,但不意味着他真的对于规则一无所知。

  every layer 的天门开启条件都各有不同。

  比如他从一个江中军武Senior 口中得知的,Third Heavenly Layer 门开启的时候,是一道迷宫式的Formation 需要破解。

  若不是一个来自三流武科高校,却又看了不少远古杂书的Martial Artist 存在,哪怕是强如白斐and the others ,面对着那Formation 也是束手无策。

  而如果按照三六九来划分的话,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无疑是一道极其难打开的门。

  只是它的严峻程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Ninth Heavenly Layer 榜除了Shen Qian 以外全员尽出才堪堪撑了下来,而此刻,Shen Qian 一旦出手,就将破坏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均衡局面,沙弼自然不愿!

  如白斐and the others 也是皱起了眉头,大抵是也想到了那严重的后果。

  “Senior ,下次‘天崩’,还有多久?”

  Shen Qian 短暂沉默后,忽的looked towards 了曲白。

  众人都是不明所以,但曲白看了一眼上空暗沉的天色还是答道:“最多……3 minutes 。”

  “那够了。”

  Shen Qian nodded ,随即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骤然抽出了长刀。

  blade glow 似月华流转,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划出了一个极其美丽的弧度,却又刚好……将站在stone pillar 上的秦小珂和吴意都圈了进去。

  blade glow 起的是如此的猝不及防,直至吴意和秦小珂都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被逼的不得不一跃而起离开了stone pillar 的时候,众人才终于反应过来。

  原来Shen Qian 口中的所谓“够了”,竟是这个意思。

  3 minutes ,已经足够他和两人分出胜负,或者更准确的说,站在Shen Qian 的角度,已经足够他将彻底陨灭两人!

  Shen Qian 之猖狂,已经堪称breakthrough 天际。

  哪怕是自诩对Shen Qian 有所了解的曲白,都已经看不懂他了。

  他印象之中的Shen Qian ,低调、随和,是那个即便遭受无数诋毁,也自安然不动的边城少年。

  但今日的Shen Qian ,却是如此的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甚至称得上一句“supercilious ”。

  “道?”

  恍惚之中,曲白好似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幻影。

  可是他更不理解了,Shen Qian 都已经Mountain And Sea 了,脚下的“Dao” 不是应该早就定格了吗?

   感谢“寻找远方的风”的5000币打赏,还有书友0394、书友0961、书友8797、blue 的宜人、春秋白发、违规巡查员等一大堆brother 的打赏。

    还有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这也是最该感谢的,不然这本书可能早就夭折了。

    好消息是,痛定思痛的我决定用大家贡献给我的稿费,再含泪贷款90%买一部可以随身码字的IPad,不出意外的话,咸鱼要从4K党进化为6K党了。

    *如果进化失败就当我没说QAQ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