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38

  第338章 他认真了

  刨除了Divine Ability 和Martial Artist 个人的特殊际遇,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最强的手段是什么?

  采访十个Mountain And Sea ,十个Mountain And Sea 都会回答你,必定是“Dao” 的加持。

  并非人人都是天才,也并非人人都有无尽的资源可以挥霍,所以对于正常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来说,“Dao” 才是他立身的根本。

  毋庸置疑,这也必定是他花费最多时间耕耘的手段。

  “Dao” 是基础,亦是未来。

  而看一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能够走多远飞多高,通过对方的“Dao” 便可管中窥豹。

  Shen Qian 虽然还没有正式踏足Mountain And Sea ,但和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接触、交手、交流,时至今日,他对于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的体悟已经足够的多。

  吴意和秦小珂,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他们的“Dao” 也自是不凡。

  吴意走的是在Human Race 之中较为冷门的驭兽之道,毕竟对于Martial Artist 来说,信奉自身远胜其他,寻常人很难会将变强的希望放在monster beast 身上。

  但冷门并不意味着不强。

  按照Heaven, Earth and Mortal 来划分,驭兽一道归属人之一道,但不同于民道,它的battle strength 之terrifying 甚至可以比肩天之一道的逐日Mountain And Sea 。

  此刻当大道illusory shadow 投射到了吴意身后,其上百兽咆哮,随即Shen Qian 便清晰看到,其中足足有十数道兽纹炽亮起来,随即投射出流光涌入了吴意体内。

  论及对于“Dao” 的了解,这世上几乎无人能比得过曾经在道海之中反复横跳,走上过无数条“Dao” 的Shen Qian 。

  他知道“百兽道”的特殊。

  一道兽灵,便代表一种强Great Demon 兽的Primordial Spirit ,所谓Primordial Spirit ,类比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精神内核,必定是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以上的monster beast 才能拥有。

  虽然看外形,那些monster beast 的bloodline 只是普通,和“赤眼”这种登上了《Mountain And Sea 经》的Legendary Grade 别monster beast unable to compare 。

  但……那也是足足十三道Mountain And Sea monster beast 的Primordial Spirit !

  这些Primordial Spirit ,被吴意以特殊手段吸纳进“Dao” 之中,当吴意summon 出大道projection ,便可以借助这些兽灵来增强自己的力量。

  虽然这种增幅通常都会有折扣,一般只有monster beast 生前实力的两到三成,但数量多到了一定地步累加之后就会terrifying 无比。

  “百兽道”最多可能容纳一百零八道Primordial Spirit 。

  如果吴意能将这条道走到尽头,当大道降临,他的实力何止会膨胀十倍!

  这才是他battle strength 超越普通Martial Artist 的真正奥秘。

  此时的吴意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一连十三道monster beast Primordial Spirit 的增幅,也瞬间让他的气息直线暴涨,眨眼间就越过了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范畴,甚至已经直逼Mountain And Sea Fifth Heavenly Layer !

  stone pillar 上的众人都不由眯了眯眼睛,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吴意this bastard 不声不响消失了两年,竟然已经将他的Dao’ 锤炼到了这种地步……”

  “可惜还是被Shen Qian 直接逼出了底牌。”

  “trifling Hundred Beasts Dao ,走不长远的,若是千兽之道我还高看他三分,倒是秦小珂……所图甚大啊!”

  最后开口的曹毅却是有些不屑,只是目光在转向秦小珂的时候,才出现了一些惊叹之色。

  众人也早就认出了秦小珂的“Dao” ,自然明白曹毅的话中之意。

  天之一道是公认的最难走,even more how 秦小珂选择的还不是一般的天之一道。

  虽然暂时还看不出来秦小珂走的到底是什么“Dao” ,毕竟,天之一道几乎impossible 复制前人的路。

  每一条天之一道都无迹可寻,也是一座独木桥。

  它最大的好处,就是一旦走通,必成王侯。

  而像“百兽”这种冷门但又有人走过的道,哪怕是走到尽头,最大的可能也就是成就一个顶级Mountain And Sea 。

  两者没有comparability 。

  只是天之一道历来艰险无比,陨落者不胜其数,也因此,哪怕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是自视甚高的天才,但走天之一道的人依旧最少。

  通常,能够触碰王侯又有先例可循的地之一道,才是最为稳妥的选择。

  虽然无法定义秦小珂的道,但不过两层Dao Mark ,却有三丈高度,足以说明其层次。

  秦小珂summon 出大道projection 后,starlight 洒落,她整个人沐浴其中,也好似变成了飘渺Fairy ,与此同时,那片空间也变得虚幻出来。

  她微微一动,身形模糊又清晰,随即就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了十余米外的地方。

  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她已经距离Shen Qian 近在咫尺,flickering 的气机,让人根本难以判断她的sword light 到底会自何处倾泻而来。

  “空间!”

  “这是和‘空间’有关的道!”

  下方众人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也算是侧面印证了内心的猜测。

  涉及到时空、生死,这都是无可争议的通天大道。

  别看秦小珂这般手段看起来也没什么,但唯有身处Shen Qian 的位置,才会明白当你完全锁定对手的动向的时候,是一件多难受的事情。

  面对imposing manner 惊天的吴意,以及身形诡谲的秦小珂,Shen Qian 又会如何应对?

  曹毅眼睛一眯,忽的缓缓出声道:“我赌五千万Shen Qian 能撑过十招,有人愿意应局吗?”

  “一个亿,五招。”

  一个显得饶有兴致的悦耳声音接话道。

  裂谷之中的人都是侧目,待看到应约之人是同样位列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穆紫烟时,又咽下了吃惊。

  这可是Nine Heavens 集团培养出来的嫡系天才,一个亿从她口中说出一点都不违和。

  只是还不等众人议论,又一个淡漠的声音接话了。

  “三亿,Shen Qian 不败。”

  hua!

  惊呼四起。

  不仅仅是因为那三个亿的天价赌注,更是因为对方赌的竟然是Shen Qian 不败?

  Shen Qian 凭什么不败啊!

  等再度看清了开口之人,众人又不得不难受的咽下了质疑。

  只因开口之人,竟然是一向以寡言少语著称的林三默!

  别说下方的Martial Artist 们了,就是stone pillar 上的众人也有些吃惊。

  虽然他们都是top genius ,不差钱的主,但三个亿也绝对不是小数目了。

  就算有点钱也都拿来提升自己了,等闲谁能轻易掏出三个亿的现金?

  穆紫烟虽然一开口就是一亿,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如果真输了,她一样需要变卖一些资产才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来。

  “林三默,你对Shen Qian 这么有信心?”

  白斐有些astonished ,“这应该只是伱们第二次见面吧?”

  林三默不语。

  曲白也惊奇的看了一眼林三默,摇头道:“呵呵,若不是我只有几百万存款,我都想跟你一注了。”

  “多少不论,那我就来坐这个庄!”

  曹毅呵呵一笑,眼神之中虽然有不屑一闪而过,但还是马上爽快应道:“Nine Heavens 之争一结束,立马结算!”

  以他王侯之子的身份,自然是有这个坐庄的底气。

  “既然如此,那我也下八百万。”

  曲白indifferently said 。

  众人语速都不慢,在他们刚刚efficiently 定下一桩赌注的时候,半空之中的三人也已经如彗星撞Earth 一般撞到了一起。

  Shen Qian 故技重施,眼中green glow 一闪。

  吴意的身形有短暂凝滞,但时间甚至不足十分之一秒,至于秦小珂则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Shen Qian 一刀斩出,已经来不及闪避的吴意眼神一狠,竟是迎着blade glow 撞了上去。

  roar!

  Pu chi!

  ka!

  一连串奇异声响响起。

  吴意身上有不同的兽影层叠而出,在blade glow 的切割下又one after another 陨灭。

  与之对应的,吴意身后大道projection 上的兽纹,也不断熄灭,但与此同时,他也一拳轰在了Shen Qian 的肩膀上。

  当两人交错而过,吴意looked pale ,大道projection 上流转的兽纹直接熄灭了六道。

  而Shen Qian 则是groaned ,身形退了several feet ,肩膀也有略微下沉。

  就在Shen Qian 这立足未稳的刹那间,秦小珂如同鬼魅一般自他身后浮现,如长河落日弥漫十数米的sword light ,瞬间就将Shen Qian 的身形彻底淹没。

  “这只算一招吧?”

  曲白brows tightly knit ,身形subconsciously 绷紧,一旁的曹毅却是呵呵一笑,“看来还是紫烟眼光独到。”

  穆紫烟正要接话,神情却是微微一变。

  不仅是他,stone pillar 上的七人感知都一直牢牢锁定着Shen Qian ,此刻也俱都是愕然的抬头。

  因为Shen Qian 的气息……陡然消失了。

  消失的是如此突兀,突兀到没有任何预兆和痕迹。

  若说是陨灭,生机也该是缓缓消逝才对。

  正当他们迷惑的时候,Shen Qian 的气息又突然出现了,出现的也是如此突兀,他的身形,也像是瞬移一般出现在了秦小珂的背后。

  只是不知为何,那新出现的气息好像变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不同,但又没人能说出是哪里不同来。

  秦小珂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在极度的惊惧下赶紧又催动了大道projection ,身形一连数个闪烁,才终于和Shen Qian 拉开了距离。

  只是当她回头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的时候,又禁不住有些疑惑。

  那一秒Shen Qian 明明是有重创她的可能的,为什么……对方没有出手?

  吴意也被这一幕惊到,暂时停止了出手,和秦小珂一左一右,惊疑不定的打量着Shen Qian 。

  Shen Qian 紧闭着双眸,就那般站在虚空之中。

  他all around 的风、云、雾还有Spiritual Qi ,好似都在某种奇妙的牵扯下静止下来。

  在无人能听到的地方,Shen Qian 正在默默叹息……靠他自己,面对两个有大道加持的天才Mountain And Sea ,终归还是差了一些。

  不过能做到this step ,也算是及格了。

  于是,Shen Qian 重新睁开了眼睛。

  他的眸子深邃如星空,浩瀚如大海,莫名就给人一种极大的震撼。

  在场之人,唯有白斐见过这种眼神。

  他的神色骤然大变,乃至于不可思议。

  因为就in this brief moment ,他突然从这样的眼神中意识到了什么。

  原来Shen Qian ……之前simply 没有认真!

  可是白斐不理解。

  本来在Shen Qian 登上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时候,白斐一度以为自己被骗了。

  如果苏科武大的时候Shen Qian 就出了全力,怎么可能有人会在短短数月间进步如此大?

  就像是Heaven and Earth 的差距。

  但此时看到Shen Qian 的眼神,白斐意识到当时Shen Qian 应该是的确出了全力,因为这样的眼神,这样的imposing manner ,都如出一辙。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无人能回答白斐的疑问,在众人还在confused and ignorant 的时候,Shen Qian 漠然的眼神已经扫过了吴意和秦小珂,随即他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slightly nodded 。

  再随即,他消失在了原地。

  乍一看,就好像是和秦小珂一样的手段,空间挪移。

  但……所有看懂的人,包括秦小珂和吴意在内,都忍不住身躯颤抖了一下。

  没有“Dao” 的痕迹,也没有什么空间的朦胧感,只有骤然凌乱的风,只有everywhere 的危机预感!

  速度。

  这就是最纯粹的速度。

  只是这速度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感知极限,只有在将spirit strength 运用到极致的时候,能略微捕捉到一点影子。

  可是光靠这点残影,又能有什么用?

  当吴意的视野里,看到了那一点一闪而逝的影子,距离自己已经不足百米的时候,他在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的瞬间,就做出了subconsciously 里最正确的抉择。

  逃!

  吴意全身Essence Power 疯狂燃烧,他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也在一瞬间亮到了极致,体表monster beast illusory shadow 浮动,带动着他的身形恍若流星,眨眼间就掠出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

  极速的逃遁,甚至在半空带出了一长串的火光,连吴意头顶的长发都出现了焦灼痕迹。

  但很快,流火戛然而止。

  因为他的面前,appear out of thin air 了一个人。

  就好似他其实一直都站在这里,就等着吴意一头撞上来。

  Shen Qian 单手伸出,轻飘飘的一掌抵住了他的头颅。

  高速奔逃的吴意,就好似一截火车头撞上了一道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墙,停止的是如此突然,而那瞬间的撞击,又是如此的猛烈!

  只是让人眼皮直跳的是,好似所有反震力带来的恶果,都被吴意一人承担。

  两人牙酸的“ka-cha ”声响中,吴意身上的所有兽影几乎瞬间熄灭,他的身体在倒转的同时也在扭曲变形,skeleton 不断破裂。

  “pu! ”

  泛golden 的血液好似不要钱一般从吴意口中喷射而出,他的脸色,瞬间灰败到了极点。

  紧接着,在吴意惊骇到了极致的眼神之中,面色漠然的Shen Qian 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