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40

  第340章 封王之谜

  伫立在裂谷上空,印刻有古老符咒的golden 大门缓缓开启,与此同时,一个冷漠而威严的声音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彻起来。

  “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需九百九十九块Nine Heavens 令!”

  乍一听见这道声音,所有人都是一呆。

  九百九十九块Nine Heavens 令?

  开什么玩笑!

  要知道,Sixth Heavenly Layer 门不过才需求九十九块Nine Heavens 令,在所有人的预期之中,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就算是一道坎,最多也不过三五百Nine Heavens 令足矣。

  谁也didn’t expect ,这个数量竟是近乎一千!

  更离谱的是,不同于在其他重天的时候事先就有提醒,这Sixth Heavenly Layer 之中竟是直到天门开启,才明确告诉你入门需要多少Nine Heavens 令。

  一时间很多人在错愕之后,都赶紧开始数自己手上的Nine Heavens 令。

  “我只有两百三十块,这怎么搞!”

  “我也没好到哪去,才三百出头……”

  “我比你们都强,好歹接近六百了,可是剩下的四百去哪里找?”

  “你们知足吧,我入Sixth Heavenly Layer 就一直在逃命,根本没有时间去收集Nine Heavens 令,现在才一百零三块!”

  在数清楚自己手上的Nine Heavens 令数量之后,绝大部分人都是发出了哀嚎。

  最重要的是,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开启后,这裂谷的八处甬道便尽数关闭,虽说阻绝了三色巨人的涌入,但同样也将他们封在了峡within the valley 。

  峡谷all around 是高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山壁,不仅光滑无比无处借力,重要的是上面还有array restriction ,除非像Mountain And Sea 那般直接御空,否则他们根本impossible 再离开这方裂谷。

  但众人马上想到了什么,”sou” 的一声将眼神投诸到了裂谷之中残余的三色巨人身上。

  一时间破空声不断,原本人人避之不及的三色巨人,in this brief moment 却是成了香馍馍,甚至有不少人因为归属问题而起了争端。

  “原来之前那三色巨人浪潮虽然是考验,却也是最后能补足Nine Heavens 令的一个机会……”

  很多人都在此时生出了clear comprehension ,一时间不由有些懊恼。

  尤其是那些手中Nine Heavens 令数量不够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s 更是如此,若说其他Martial Artist 只能是被动防御,他们却是有机会斩杀更多三色巨人的。

  只可惜现在知道也迟了。

  在甬道关闭之后,裂谷之中还在游荡的三色巨人不过数十,就算全杀了,也不过能爆出八九百Nine Heavens 令,even more how 此刻裂谷之中,等着进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的Martial Artist 数量已经超过了两百。

  哪怕是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有更大的争抢优势,但别忘记了,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可也不少。

  光是8th Heavenly Layer 榜,就有超过二十人在这里。

  短短几分钟的纷乱和争抢过后,整个裂谷之中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个三色巨人,地面上所有残余的Nine Heavens 令也被扫荡一空。

  其实并没有完全空荡。

  在那正南方的甬道延伸出来的地方,一条竖线之中,大片大片的Nine Heavens 令就那么散落在地面之中,散发着惹人瞩目的莹莹光华。

  那是上百个三色巨人爆出来的Nine Heavens 令,数量何止数千。

  但……在场所有Martial Artist 都好似瞎了一般,对这片地界looked steadily forward ,甚至连靠近的动作都没有,像是生怕引起某种误会。

  直至江中军武的赵克一and the others 自高台上走了下来开始收拾,不少人才暗secretly relieved 。

  终于不用再忍受这种诱惑的折磨了。

  曲白和Shen Qian 站在stone pillar 上并肩注视着这一切,两人一时间都是无言。

  “Shen Qian ,我……”

  长久的沉默后,曲白终于开口。

  “Senior ,伱不必和我解释什么的。”

  Shen Qian 好似已经猜到了他想说什么,直接打断道:“我也许不能完全理解,但我知道,你必定有你的苦衷。”

  在Shen Qian 出现之前,曲白只能眼睁睁看着宁昭仪凌虐Ding Yi and the others 。

  若说Shen Qian 真的一点抱怨都没有,也不尽然,毕竟在他看来,曲白完全有实力制止宁昭仪,也有掀桌子的底气。

  Ninth Heavenly Layer 榜十人之中,除了一个林三默,若说还有谁让Shen Qian 不太看得透,大抵就是曲白了。

  两人认识的时间已经超过半年,但Shen Qian 还从未见过曲白全力出手。

  只是换位一想,江中军武初立,彼时的自己虽然是全国武状元,但毕竟在军Martial Artist 高层的眼中还没有成长起来,那江中军武的顶级battle strength 应该由何人支撑?

  无论是封曼琳还是牛自国,在Shen Qian 眼中分量都远远不够。

  这是江中军武!

  这是曾经国内第一的顶级武科高校。

  曲白作为既定的牌面人物,实力怎么可能弱?

  “我其实很羡慕你。”

  曲白自嘲一笑,目光变得有些幽远,“我是孤儿出身,军Martial Artist 的一位老兵将我从孤儿院领养,我在军队里长大,当我刚显露卓绝innate talent 的时候,就被军Martial Artist 的特殊序列接走。”

  “我目前为止的大半生,都在营地之中度过。”

  “我知道自己是个天才,而且大概,是绝顶那种……嘿,Shen Qian ,你可知晓我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时候,我还差三个月才满十七岁……”

  “什么?”

  Shen Qian 悚然一惊。

  若非知道曲白impossible 说谎,他的第a single thought 就是impossible 。

  十六岁的Mountain And Sea 是什么概念?

  连Shen Qian 这个一贯离谱的人都觉得有点离谱了。

  王朔当时名满全国,十六岁也不过才中Martial Artist 。

  甚至于,在外界的一般认知之中,如Shen Qian 、王朔这种在大一就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的天才,已经有点冠绝前人的意思了。

  “出于一些我也不确定的考虑,军Martial Artist 内部封锁了消息,之后那几年,我一直在各种‘门’后打转,直至江中军武重建,我才来到了这里。”

  曲白怔怔的发了会呆,随即低声道:“莫要觉得十六岁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有多么惊世骇俗,Shen Qian ,武定侯亲口告诉过我,我……并不是最快的那个。”

  Shen Qian 眼睛一眯,武定侯执掌军Martial Artist 超过百年,见识眼界自然没的说。

  现在想想,虽然十六岁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完全违背了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Innate 限制,但前有宁昭仪七岁成就Martial Artist ,本来也是impossible 的事情,那有人能够在更小的年纪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世上天才妖孽何等之多,我们这些人,只能代表近五年来的一代,其上其下,还有不计其数的terrifying 人物!”

  曲白laughed 。

  “我估摸着二十四岁多半是Nine Heavens 战场的天然限制,要知道在现在的年代,对于青年Martial Artist 或者说年轻一辈的真正定义,往往是指五十岁之下的Martial Artist 。”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对于这点倒没什么异议。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少说就能轻易活上数百年,王侯的lifespan 更是一个谜,如果Third Senior Brother 对于周易王的说法为真,那简直跟immortality 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照这样来看,五十年乍一听很长,但在漫长的Martial Arts 生涯之中,的确只能算是稚嫩。

  “那就你所知,五十岁以下的年轻一辈,可有人已经成就王侯?”

  聊到了这里,Shen Qian 不由心中一动,curiously asked 。

  “有!”曲白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nodded ,“而且不止一个,其中最well-known figure ,据说距离Martial King 已经只差一步之遥!”

  曲白这么一说,Shen Qian 恍惚之中也想起,那日自己在武科高考的实战关之中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打碎衣冠镜的时候,马公佐部长曾和自己有过一番深谈。

  那时他也提及了一个人,是他除Shen Qian 之外此生见过innate talent 最高的Martial Artist 。

  三十岁即封伯,距离Martial King 只有一步之遥。

  自初代九王之后,不知道是因为时代的限制还是什么,Human Race 已经很久很久出现过没有可以封王的Martial Artist 了。

  而对其中的原因,众说纷纭,各执一词。

  无论如何,一旦那人真的踏出那一步,他就很可能直接站上Human Race 的顶峰。

  其实据Shen Qian 所知,有希望够到Martial King 之位的,其实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Eldest Senior Brother 姜欢。

  这不仅仅是外界的一些公认,还有就是teacher 的评价。

  别看姜欢好似接近两百岁,却仍旧只是Mountain And Sea ,但他的“Dao” terrifying 无比,据说在天之一道中也是位列前十的存在。

  能在这样一条“Dao” 走上百年,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其了不得的事情。

  teacher 亲口说过,Eldest Senior Brother 一旦破入王侯,便可直接位列王侯之中的powerhouse ,这就是底蕴带来的优势。

  在Shen Qian 思绪飘远的时候,曲白已经继续声音低沉的说道:“我首先是个军人,其次才是所谓的Martial Arts 天才,我的身份地位决定了我不能在任何时候意气用事,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不确定,我也不能冒险……所以我羡慕你。”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看了一眼曲白隐现坚毅的侧脸,随即叹息。

  一个十六岁就踏入Mountain And Sea ,甚至可以让举国皆惊的Supreme 天才,却是甘愿隐匿一切,只在军Martial Artist 之中,在那些枯燥的甚至不为人知的Foreign Domain 战场上绽放rays of light ……

  Shen Qian 不知道曲白在这些年里经历过什么,又有过怎样的心路历程,他只能无言的patted 对方的肩膀。

  这世上有很多条路,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他不能去置喙对方走的路就是错的。

  或许眼睁睁看着江中军武的同学遭受皮肉之苦,总好过因为意外的失手而让对方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从后来宁昭仪所展现的底牌看,对方是完全有这个能力的。

  曲白看了一眼looked thoughtful 的Shen Qian ,心情也有一瞬间的复杂。

  其实还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Shen Qian 。

  在来之前,无论是来自平阳伯或是其他方面的叮嘱,都让他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牺牲自己来成就Shen Qian 。

  或许Shen Qian 都还没意识到,他才是真正被军Martial Artist 选中的那个人。

  “不过Shen Qian ……”

  曲白忽的盯着Shen Qian ,眼中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若是时机合适,我们的约定依旧作数,就当作……我也想有任性一次的时候吧。”

  “好。”

  Shen Qian 干脆的应道。

  他和曲白,本该早有一战,但因为种种原因,却是一直未能成行。

  或许是看到了Shen Qian 刚才的出手,曲白体内那压抑已久的fighting intent 又开始汹涌了。

  这时,赵克一and the others 折返,每个人都怀抱着一大堆Nine Heavens 令,随即放到了高台上。

  “Shen Qian ,都帮你收齐了,大概数了下,应该是接近三千枚。”

  赵克一在底下喊了一声。

  Shen Qian body moved ,来到了高台之上。

  他先从中拿出了五百余枚Nine Heavens 令,然后放到了正在专心吸纳Spiritual Qi 喷泉的Ding Yi 面前。

  刚才他已经问了一次,得知Ding Yi 只有四百来枚Nine Heavens 令,Shen Qian 自然是义不容辞。

  Ding Yi 听到动静,微微睁开眼睛,见是Shen Qian ,虽然脸上没什么笑意,但眼眸深处却是有一抹温柔在荡漾。

  “这Spiritual Qi 喷泉估计撑不了多久了,你再抓紧时间cultivation 一番。”

  让Ding Yi 继续cultivation 后,Shen Qian 又下落到高台上,looked towards 了赵克一and the others 。

  “你们都还差多少Nine Heavens 令?”

  Shen Qian 问完以后,见江中军武的众人只是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不说话,他不由又said with a smile ,“不用担心够不够分的问题,我这里还多的是。”

  众人一阵沉默,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赵克一往前一步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Shen Qian ,不用了,事实上,我们刚才商量了一下,我们都想把Nine Heavens 令留给你。”

  “你们……想退出?”

  Shen Qian 听出了众人的话外之意,不由surprisedly said 。

  Nine Heavens 战场,every layer 虽然艰险程度在逐步增加,但其中的机遇和好处却也是在不断递增。

  此刻有进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机会,理论上来说应该无人会放弃才对。

  “其实若不是曲白Senior ,以我们的实力,连进入Sixth Heavenly Layer 都难……已经走到this step 了,还有什么奢求?”

  赵克一carefreely smiled ,说出了众人的心声,“Sixth Heavenly Layer 已经如此危险,再往上,我们只会是你和曲白Senior 的拖累,when the time comes 大家都痛苦,何必呢?”

  “是啊,我们就在这Sixth Heavenly Layer 再徘徊一下,等到Spiritual Qi 喷泉枯竭或是比赛结束了我们就出去,光是这Sixth Heavenly Layer 的Spiritual Qi 浓郁程度,对于我们而言,也已经是莫大的好处了。”

  立马又有一个Senior Sister 附和道。

  Shen Qian 见众人都是态度真挚,转念一想也就作罢。

  虽然他有着充足的自信,但他也能隐约感觉到Nine Heavens 战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不太一样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

  “你们也不用把Nine Heavens 令给我了,我这里真的很多,不需要你们再帮我什么。”Shen Qian said with a smile 。

  “Shen Qian ,我们……能不能和你换这Nine Heavens 令?”

  就在Shen Qian 和赵克一and the others 告别的时候,不远处却是忽的响起了一个有些迟疑的声音。

  Shen Qian 愕然转头,就见许多眼睛正巴巴的看着他。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