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42

  第342章 轩然

  Nine Heavens 战场之外,广场上。

  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的残酷性远超大部分人的预期,为了避免造成恶劣影响,面对全民的直播早已中止,但广场上的人,反而是悄然增加了不少。

  此刻光是高台上闻讯而来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就已经超过了千数。

  至于那王侯座席的地方,也不知何时又多了十几道隐晦而又庞大的气息。

  原本Shen Qian 瞬杀六Mountain And Sea ,引得数位王侯出口相争,后来虽然在吴炜开口劝说之后暂时平息,但广场上依旧是暗流涌动,压抑无比。

  直至那突然响起的威严浩大的声音。

  “sixth layer 玄天,启!”

  随即在无数人惊愕的目光之中,原本隐于虚无的Nine Heavens 战场清晰的出现在了视野之中,而且那层叠的world 还在某种类似机械的rumbling sound 之中发生着巨大变化。

  这一变故显然也让主持Nine Heavens 之争的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completely unprepared 。

  但比起众人的茫然,吴炜却好似是知晓一些什么内情,只听他抑制不住情绪的喊了一声“周易王”,但随即又察觉到不妥,将所有声音都隔绝开来。

  这个细节引得无数人遐想联翩,难道Nine Heavens 战场的变故竟然和周易王有关?

  而随即,众人更是惊讶的发现,原本用来监测Nine Heavens 战场的虚拟projection ……竟然停止了运行!

  这也就意味着,众人再无法从外界窥探到Nine Heavens 战场的形势。

  即便是后续从Nine Heavens 战场淘汰的Martial Artist 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吴炜在隔绝外界和周易王密谈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是重新现身。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汇聚到了吴炜身上。

  吴炜沉默了一会,才是缓缓开口:“诸位无需惊慌,Nine Heavens 战场生变并非是因为man-made. ”

  不是人为?

  下方的嘈杂议论大了起来,很多人都露出了不信的神色。

  吴炜似也知道这样说无法让众人信服,他沉吟之后又是说道:“确实如此,许多人都知道这Nine Heavens 战场的核心来自远古,因为时间仓促,其中一些奥秘未被挖掘,所以在搭建的时候有一些判断上的失误……”

  “简而言之,因为达到了某种既定条件,所以Nine Heavens 战场开启了更high level 的形态。”

  既定条件……

  很多人都是心中一动,莫非是跟那所谓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令齐聚”有关?

  吴炜简单解释后便闭口不言,众人虽然有心追问,但吴炜身形已经隐匿,也只能作罢。

  在随后的漫长时间里,随着被Nine Heavens 战场淘汰出来的Martial Artist 越来越多,众人也逐渐得知了其中的形势变化。

  越来越多的battle strength 堪比高Martial Artist Peak 的三色巨人潮涌而出……

  Spiritual Qi 浓郁了十倍不止的战场,还有时不时会出现的Spiritual Qi spring ……

  甚至,有Martial Artist 从战场之中挖出了带有远古气息的秘宝,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但as everyone knows ,因为时代的断绝,凡是远古的东西,都会天然带上一些灵韵……

  所以价值往往都要翻上数倍。

  也之所以,Nine Heavens 战场的残片会被这么多王侯热衷,甚至非要周易王出面才能号召大家将残片上交,原因就在这里。

  直至不知道过了多久,某一刻,广场上的空气波动骤然强烈了起来。

  所有人都从那强烈的波动之中预感到了什么,瞬间将目光集中了过去。

  随着silhouette 闪现,广场上便多出了十数道silhouette 。

  强烈的气息让众人都是眼睛一眯。

  Mountain And Sea !

  出现的这十数人竟然都是Mountain And Sea !

  而同一时间,高台和王侯座席都有骚动。

  倒不是一次性有十数个Mountain And Sea 出现多么让人吃惊,毕竟在Nine Heavens 战场因为Shen Qian 而引起的风波之后,形势一下子诡谲了起来。

  到现在连Mountain And Sea 都死了六个了,谁又知道新出现的这一批Mountain And Sea 是什么状态?

  Shua! Shua! Shua!

  一时间起码有fifty-sixty 道silhouette 落在了广场之上。

  待看清这十数个Mountain And Sea 都是完好无损、只是神态略显疲惫之后,松一口气的声音不由此起彼伏。

  哪怕是王侯,也不会轻视一个二十出头就能成就Mountain And Sea 的extremely talented ,这放在哪里都是稀缺资源,而为了培养这样的天才,所付出的更是不计其数。

  Human Race ,又历来是一个最重视香火传承的族群。

  “金尧,到底怎么回事?”

  “小浩,可有损伤,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

  一阵嘈乱之中,吴炜不得不出面主持秩序。

  待宋金尧and the others 依次回答后,现场的惊呼就再没有停过。

  “数以千计的三色巨人?”

  “那Spiritual Qi 喷泉若真有那么神奇,在其中cultivation 岂不是rapid progress ,Ancient Ruins 果然是不同凡响……”

  “’天崩‘又是什么路数的Formation ,unheard-of !”

  而当宋金尧and the others 说到后面的时候,现场气氛又是一变,渐渐的再无人出声,大家都是侧耳倾听。

  “……我们正尽力抵挡着’天崩‘,Shen Qian 忽然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一言不发的朝宁昭仪杀了过去,宁昭仪尽力抵挡,但……但还是死在了Shen Qian 手上……”

  现场的安静被轰然打破。

  哪怕是许多Mountain And Sea ,这一刻也是露出了惊骇神色。

  宁昭仪是谁?

  如果抛开一切不谈的话,她是一个登上了8th Heavenly Layer 榜第一的peerless genius ,虽然身份也极为高,但考虑到Shen Qian 在之前就已经屠了六个Mountain And Sea ,那么好像再杀一个宁昭仪也不算什么major event 。

  可真正的问题是……宁昭仪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她是天宁公的幼女,如果以天宁公对她的喜爱程度来看,那么就算称一句“pearl in the palm ”也不为过。

  而现在,她死了。

  虽然天宁公并不在场,但气氛却是完全压抑下来,许多人甚至眼中已经不自觉带上了一丝惊惧。

  天宁公又是谁?

  那是华夏最早的一批王侯,在九王崛起的年代就已经有了诺大声名,后来九王陨落的陨落,失踪的失踪,天宁公等一批顶级王侯崛起,彻底奠定了灾变后的格局。

  此后,天宁公执掌武法部两百余年。

  要知道,当初重建时候的武法部可不是如今的“透明人”,在警Martial Artist 机构建立之前,武法部在九部之中绝对称得上一句“位高权重”。

  特别是在最开始那个混乱的时代,武法部要镇住许多为非作歹的强大Martial Artist ,实力绝对堪称九部之首。

  天宁公的赫赫威名,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也是like thunder piercing the ear 。

  谁能承受对方几乎肯定的必定的怒火?

  在一片压抑之中,一个冷冷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好一个避重就轻,宋金尧,本伯侯且问你,Shen Qian 为何要目的明确的诛杀宁昭仪?”

  平阳伯骤然的发问又让现场气氛为之一静。

  在那自高空投射下来的目光的逼视下,宋金尧额头渗出一层细汗,但他不敢迟疑,赶紧答道:“当时……当时宁昭仪抢了江中军武那群人的手环,逼着……逼着他们去和三色巨人交手,还有Ding Yi 也在其中……”

  等闲Martial Artist ,无法在Mountain And Sea 面前说谎,所以宋金尧的说辞又让不少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露出恍然神色。

  若是如此,Shen Qian 的行为好似又无可厚非了。

  但很快另外一道冷笑声又响了起来,“不管如何,Shen Qian 诛杀了宁昭仪终究是罪责难逃,以天宁公对幼女的宠爱,宁昭仪难道一点life-saving method 都没有?而Shen Qian 却直接将之诛杀,摆明是没有给对方任何挣扎的余地,堪称残忍!”

  极光伯马光锡几乎是giving tit for tat 的一番话,又让不少人subconsciously 颔首。

  “咳,后来呢,你们为何会被淘汰?”吴炜见平阳伯还要开口,不得不lightly coughed ,赶紧将话题一转。

  “我们……我们是自己退出战场的……”

  此事似乎是让宋金尧and the others 难以启齿,十数个青年脸上都出现了羞惭之色,良久,宋金尧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自己退出战场?

  所有人都是愕然。

  “为何?”

  虽然看出十几个人有些支吾,但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愿让他们含糊过去,尤其是此时出声的那个人。

  那正是宋金尧的Master ,一位老牌的顶级Mountain And Sea ,此时紧frowned ,大抵是觉得Disciple 的表现有些丢脸了。

  宋金尧不得不brace oneself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因为……因为Shen Qian 杀了宁昭仪之后竟然还不罢手,又……又对秦小珂和吴意出手了……”

  hua!

  喧哗再起。

  无数人都被惊到了。

  如果说宁昭仪虽然battle strength 接近两万,但位列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Shen Qian 对她出手众人还能想得通的话,但Shen Qian 对秦小珂和吴意出手众人就不能理解了。

  而且听宋金尧话中之意,Shen Qian 竟是one against two !

  可是……不对啊!

  宋金尧的Master 不解道:“就算Shen Qian 对秦小珂和吴意出手,你们跑什么?”

  “因为……因为秦小珂和吴意根本不是Shen Qian 的对手,交手还不到一分钟,他们就被Shen Qian 逼出了保命的底牌,最后秦小珂不得不举手投降,甚至还开出了十亿资源的承诺才活下来命来!”

  宋金尧情知无法隐瞒,干脆一咬牙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至于吴意,也是在让他的契约monster beast ‘赤眼’帮他抵了一命之后,才仓惶逃走……”

  “我们都是一手策划了江中军武事件的人,Shen Qian 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只能提前逃遁!”

  静。

  毫无声息的静蔓延了全场。

  宋金尧this remark 的信息量之大,让所有人都是骇然。

  秦小珂和吴意竟然加起来都打不过Shen Qian ?

  而且直接是被对方逼出了保命的底牌,甚至,秦小珂还不得不求饶才得以活命……

  还有一些人looked towards 宋金尧的眼神更是古怪。

  伱们这里十七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竟然会在交手之前就被Shen Qian 吓退?

  至于这么夸张吗?

  但转念一想又好像没什么毛病……

  毕竟Shen Qian 连秦小珂和吴意都能轻易碾压,就算是十七个Mountain And Sea 联手,在对方面前和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又有什么区别?

  到了某种层次以后,所谓数量的优势在绝对的碾压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Shen Qian ,凭什么这么强?”

  不知道是谁呢喃出声,在very quiet 的广场上不断回荡,竟是出现了回声的感觉。

  一时间无人说话,同样的疑问不止在一个人心间升起。

  骤然,一阵大笑声自高空传了下来。

  “hahahaha ……好,好一个Qilin 子,本侯年轻时候亦不如矣!”

  这张狂的大笑声对许多人而言都是刺耳至极,但偏偏没几个人敢于打断。

  只因,出声之人是武定侯。

  但显然也并非每个人都有所顾忌。

  “到底是Qilin 子还是天煞星可不好说,innate talent 卓绝却用错了地方,那不如不要这个所谓的卓绝innate talent !”

  这声音略显陌生,显然之前都没开过口,但当循着声音看去,不少人都是认出了说话的那年轻王侯。

  九王Aristocratic Family ,King Qinguang 后人,也是近十年才受天封的年轻王侯,秦尊!

  最关键的问题是,Qin Family 可不止这么一个王侯,哪怕是King Qinguang 失踪之后,Qin Family 依旧是华夏最强大的Aristocratic Family 之一,原因就在于此。

  所以秦尊虽然只是伯位,但说话的分量却是极重。

  但武定侯这样的大佬显然不会将对方放在眼中,hearing this 只是嗤笑一声,“你Qin Family 的家教真是越来越差了,堂堂九王世女,竟也去玩那些阴谋勾当,白白堕了身份!”

  武定侯那无形之中的威势明显是更强,秦尊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一时间竟是不知道怎么反驳。

  正在无数人摇头叹息的时候,忽然,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

  Heaven and Earth 好似是一瞬间就压抑了起来。

  一阵狂风掠过,一种燥热的、让人想要抓狂的气息弥漫了每个人的心头。

  愤怒!

  这是无尽的愤怒。

  那愤怒大到了没有边际,以至于让每个人都被动的笼罩其中,甚至一些顶级Mountain And Sea 都无法幸免。

  这时何等庞然的spirit strength !

  众人骇然的抬头,就见那高空的乌云深处在一阵翻动之后,出现了一张蕴含着暴怒的hundred zhang 大脸。

  “Shen Qian 竖子,现在何处!”

  幼女陨灭的天宁公……降临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