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43

  第343章 诡秘

  还是那个裂谷,但此时silhouette 簌簌,两百多Martial Artist 正在互相告别,不时有人一跃而起,进入了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

  而stone pillar 上在曲白最后和Shen Qian 道别后,也已经先行一步,此时空无一人。

  林三默最先一个进入了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其他人,曹毅、穆紫烟还有白斐和Shen Qian 兑换了足额的Nine Heavens 令之后,也都纷纷进入了Seventh Heavenly Layer 。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正在高台上抓紧最后的时间cultivation 着,自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彻底开启后,所有的Spiritual Qi 喷涌都在减弱,任谁都看得出来这裂谷之中的Spiritual Qi 即将衰竭。

  Shen Qian 随意的坐在高台边缘,all around 的Spiritual Qi 在被动吸纳之下朝他汹涌而来,但他的眼神却是有些怔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有心事?”

  耳边忽的响起了一个清冷却悦耳的声音。

  “怎么不继续cultivated ?”

  Shen Qian 转头,见Ding Yi 已经从stone pillar 上跳了下来,不由surprisedly said 。

  “到bottleneck 了,再cultivation 也无用。”Ding Yi 摇头道。

  Shen Qian 了然。

  他自己是属于情况特殊,几乎没有任何bottleneck 存在,而这里的多属性Spiritual Qi 又刚好和他极为匹配,所以理论上,Shen Qian 可以在这里一直cultivation 到高Martial Artist Peak 。

  但并非每个人都是如此。

  像之前的曲白and the others ,虽然也能借助Spiritual Qi 喷泉快速提升实力,但他们却必须剔除掉其他属性的杂乱元气,这本身就要多消耗一道力气。

  而且在吸纳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自然的出现bottleneck ,需要消化一阵才能继续。

  所以当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开启,众人才是毫不留恋的离去。

  “你在想什么?”见Shen Qian 没说话,Ding Yi 又问道。

  “很明显吗?”Shen Qian laughed 。

  Ding Yi nodded ,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Shen Qian 。

  Shen Qian 想了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最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Shen Qian 说了一句就开始沉默,Ding Yi 也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Shen Qian 长出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继续道,“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就像是你原本没走这个方向,或者说伱也不知道你在走向哪里,但好似突然间,你发现自己已经走在了一条你压根没想过的路上,而且已经走了很远,再不好回头了……”

  Shen Qian 的话语somewhat 云里雾里,但Ding Yi 在略微思索之后却好似明白了什么。

  “你说的是……你做的这些事?”

  Ding Yi 话语比较含蓄,但她的眼神却瞥了一眼高台上尚未干涸的血迹。

  宁昭仪的尸首刚才已经被几个Martial Artist 带出去了,Shen Qian 倒也没有制止。

  他杀人的时候未留情,但也不至于very ruthless 到这种程度。

  虽然Shen Qian 知道,在天宁公或者更多人的视角之中,其实没什么区别。

  “是吧,但也不只是因为这些事,总觉得会有一些超出我预料的事情在等着我,或者说一些超出了我预料的责任。”

  Shen Qian 的眼神有一瞬间的迷茫,“其实从成为全国武状元之后,这种感觉就开始有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当那些光环或者名誉加身,其实无形之中,它真的是在影响我啊!”

  “嘿,你知不知道我成为武状元那天,在全城瞩目的时候,我最想做的是什么?”

  “什么?”Ding Yi 配合的问道。

  “我当时最想做的,是叫上老王他们几个,去VR馆包个夜,嗯,等通宵完了再去洗个脚……呃,正轨的那种,然后按着按着我就睡着了,醒了再去唱歌撸串……总之,就是先玩他喵的三天三夜!”

  Shen Qian 神采飞扬的说道,但很快又有些丧气。

  “但我当时做的第一件事,却是被叫去Heavenspan Pagoda 泡茶了……来贺的都是王侯啊,怠慢不得。”

  “好不容易解脱了,等我回到家刚想着掏出手环搜一下哪里可以泡脚,窗外就到处都是烟花,那些人都在喊我的名字呢……”

  “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已经没地方泡脚了。”

  Shen Qian 说的好笑,Ding Yi 却没有笑,她只是又往Shen Qian 旁边挪了挪,握住了他的手,眼中是罕见的温柔。

  “回不去了。”

  “真正产生这种强烈感觉的时候,其实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和王洋明已经两个月没有联系过的时候,简直……离谱。”

  Shen Qian 自嘲一笑。

  “还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那部重映的外国老电影《蜘蛛侠》吗?”

  “我当时还说,狗屁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要是那么叼,我肯定去当那个抢银行的沙魔了,先抢个千八百万的,人不得先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吗?”

  “可人总是会打自己的脸,而且越打越重……最初,我真的是想做个假装很努力的ordinary person 来着的……”

  “后来我才明白,有很多事,它可能是很多人的事,但它也是我的事。”

  “你说……我是不是冲动了?”

  Shen Qian 话音一顿之后,抬头看了一眼那些血迹,声音极低,似是在问Ding Yi ,又似是在问自己。

  “我明知道teacher 不在,我也明知道天宁公不会善罢甘休,吴部长会保我吗,我其实也无法肯定,但……我还是杀了。”

  “你还是杀了。”

  Ding Yi 轻轻重复了一遍,paused 又道:“你有其他选择,但你还是杀了。”

  Shen Qian 抬头looked towards 她。

  半晌,Shen Qian 释然一笑,“是,我还有其他选择,但我还是杀了。”

  “因为你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啊。”

  Ding Yi 摩挲着Shen Qian 的脸颊,轻声道:“其实你以前也知道的,你总说你是个懒人,但你去七中体测馆的时间比我还多呢,你说你喜欢打游戏,但你最沉迷的那阵,是因为听信了那个说《Martial God OL》里藏着Martial Arts 奥秘、可以提高innate talent 的谣言,对不对?”

  “这也你知道?”Shen Qian 有些sorry 的摸了摸头。

  因为后来Shen Qian 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骗了,所以没有跟任何人分享过这件事。

  这一刻,他才忽的露出了一些属于十八岁少年的青涩模样来。

  “你是变了,但你没有走错路。”

  Ding Yi 终于第一次收敛起笑容,盯着Shen Qian 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又眺望了一会远处,随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所以……去他妈的天宁公!”

  “嗯,去他……去他妈的天宁公。”

  Ding Yi 似是不太习惯,有些别扭的说道。

  “hahaha ……”

  Shen Qian 终于大笑起来,suddenly 起身,目光锐利而明亮,“该走了。”

  这一刻,他imposing manner 如虹,在无人能看到的地方,他体内的meridian 处,Essence Power 骤然又涨了三分。

  当Essence, Qi, and Spirit 合一,Shen Qian 念头通达,自获得高考武状元时候就映照在他体内的微型武曲星辰,在沉寂许久后,这一刻光华大放,竟是带动着Shen Qian 体内的Essence Power 在完全impossible 的情况下,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的一路往上。

  以前这颗微型武曲星辰唯一的作用,就是让Shen Qian 的cultivation speed 加快约莫一到两成。

  此外,就是让他体内的Essence Power 流转十分顺畅。

  他比same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多出了数倍不止的Essence Power ,却始终都能掌控自如,也跟这点有极大的关系。

  而此时,Shen Qian 才骤然clear comprehension ,他其实从未挖掘出这颗微型武曲星辰的全部潜力。

  当starlight 灿烂,all around 汹涌而来的Spiritual Qi 顿时加速,Shen Qian 的Essence Power 几乎是以一种汹涌的势头在不断跃升。

  高Martial Artist 四段,破!

  高Martial Artist 五段,破!

  高Martial Artist 六段,破!

  短短十秒之内,Shen Qian 连破third rank ,一举踏入了七段高Martial Artist 的realm 。

  这是一个注定惊世骇俗的奇迹。

  可惜,却只有Shen Qian 自己能够感受到。

  ……

  “这就是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world ?”

  经历了远比之前更要漫长传送的林三默在落地后四下看了看,不由皱眉。

  这怎么看……都和之前的战场world 完全迥异。

  天空是一片暗沉,大地是一片死寂,空气之中隐约有一股焦糊的味道,最诡异的是,all around 几乎感受不到任何Spiritual Qi 的意味。

  高空之中偶尔有一颗流星滑过,才能短暂的点亮all around 那略显残破的world ,但仿佛那流星都带着一些残破的意味。

  可是这不应该。

  从一重天到Sixth Heavenly Layer ,Spiritual Qi 越来越浓郁,Seventh Heavenly Layer world 没有理由突然变成一片死地。

  而且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可是需要九百九19 Nine Heavens 令才能进入,总impossible 连最基本的Spiritual Qi 保障都没有。

  这是Nine Heavens 之争,就算再残酷,也是Human Race 内部天才的历练,并不是为了真的让Human Race 天才陷入绝境。

  所以林三默皱眉。

  但他很快又面色沉静下来,即便没有Spiritual Qi 的world 就意味着消耗很能补充,只能通过medicine pill 来弥补,但medicine pill 弥补却有一个极大的坏处,那就是根本跟不上战斗消耗的节奏。

  an utterly inadequate measure 。

  但林三默好似并不在意,他只是拎着剑往前走去,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

  all around 死气逐渐缭绕而来,但却是根本都影响不到他。

  直至某一刻,耳边似有刺耳声音掠过,林三默眼睛一眯,在转头看了某个方向一瞬后,他的身形如同电视上断线的花纹一般,在一阵闪烁后消失在了原地。

  ……

  这是一处肮脏的低洼地,鲜血流淌。

  当林三默赶到这里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具热气腾腾的尸首,还有……一颗破碎的精神内核。

  林三默面色不变的走上前去,将那背对着他的尸首翻过了身来,直至此时,林三默的瞳孔才是微微一缩。

  这人他认识,更准确的说,不久前才见过。

  吴意!

  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上的peerless genius ,华夏最大的monster beast 集团的继承人……死了。

  甚至连精神内核都被残忍捏碎,可以说是死的不能再死,就算倾尽monster beast 集团的一切,也impossible 再将他救回来。

  林三默微微took a deep breath ,眼神有片刻沉凝。

  他听到了元气激荡的声音,还有一道怒骂的声音,到现在他已经明白,那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外加无比愤怒的声音就是来自吴意。

  而从他听到声音再赶到这里,即便加上他愣神的片刻,也不过是十几秒钟。

  短短十几秒,是什么样的人有这种ability 能够让吴意直接陨灭?

  林三默站起身来,身形在战场all around 来回闪烁,很快就看清了all around 的景象。

  残破的兽肢,几乎没怎么外溢的destructive power ,再加上……那一道极其显眼的刀痕。

  刀?

  林三默frowned ,他在原地驻足片刻,接着找了个方向继续向前,只是步伐略显急促了一些。

  不知道走了多久,林三默耳边再次听到了那刺耳的声音,只是this time 可能因为近了些,还听到了某种凄厉至极的奇怪声音。

  林三默再无迟疑,比之前还快了三分,this time ,他只花了八秒钟就赶到了地方。

  又是一处坑洼地。

  还是一具尸体……不对,尸体尚有呼吸。

  林三默body flashed ,来到了尸体旁边,将对方扶了起来,当看清对方那在凌乱之中已经失去了华贵和美丽的脸颊的时候,林三默又是意外又是不意外。

  也是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天才,也是来头巨大,甚至某种意义上比吴意的背景更强。

  “秦小珂,是谁?”

  林三默solemnly asked ,同时摸出了一颗medicine pill 塞入了对方口中。

  但对方的伤势显然已经严重到了连medicine pill 都吃不进去,很快又吐了出来。

  她似乎听出了林三默的声音,在最后时刻,她终于揪住了林三默的衣领,努力的将脖颈往前伸。

  林三默其实有洁癖,但此刻他还是低下了头,让秦小珂的嘴巴凑到了他的耳边。

  秦小珂的声音沙哑,而且口中一直在吐着血沫,她吭哧了半晌才终于断断续续的吐出了两个字来。

  林三默听后没有什么表情,只是frowned 。

  他将秦小珂放了下来。

  对方的fleshy body 还有生机,但已经救不活了。

  只因她内里的精神内核,早已是千疮百孔,便是Great Firmament Golden Immortal 再世也救不了对方。

  林三默看了一眼旁边那被刀痕破坏的恐怖沟壑,随即他站起身来,在短暂沉寂后身形破空而去。

  眨眼,林三默掠过thousand zhang ,终于追上了那扛刀而行的silhouette 。

  这一刻,林三默可能是用上了有生以来最大的音量,凭空暴喝了一声。

  “Shen Qian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