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44

  第344章 暗沉

  Shen Qian 蓦然回头,随即frowned 。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但所隔的距离实在太过遥远,而且只是稍纵即逝,恍若幻觉。

  此时的Shen Qian 却也没有心思去探寻这声音的来源,因为他正困惑于另外一件事。

  这里的环境……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眼熟?

  进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后,历经了一次漫长的传送,当Shen Qian 再落地,便站在了这一片断壁残垣之上。

  天空暗沉,地上到处是战火肆掠的痕迹,最诡异的是空气之中,近乎找不到任何Spiritual Qi 的踪影。

  即便this world 到处充斥着死寂的气息,但也不应该如此。

  往前走了几步,Shen Qian 脚下传来清脆的破裂声,他低头一看,那是一个破碎的玻璃器皿。

  虽然已经被泥土染黑,但Shen Qian 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什么。

  因为就在不久前,他才刚刚见过这种材质特殊的玻璃罐。

  它只有一个作用……容纳气运。

  只是刹那间,周围暗沉的Heaven and Earth 、破碎的沟壑,还有一切的环境,都和Shen Qian 记忆之中的某个场景完全应对了起来。

  原本因为历经了space distortion 而头脑昏沉的Shen Qian ,骤然间清醒过来,随即便是一惊。

  “这里是……灵巫world !”

  是的,这simply 不是什么所谓的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而是Shen Qian 在一个月前刚刚进入过的那“门”后world 。

  那道C-Rank “门”后的灵巫world !

  可是……这怎么可能?

  Nine Heavens 战场明明是一个封闭的world ,其中所有规则体系都是自成一体。

  总impossible ,灵巫world 就是Nine Heavens 战场的Seventh Heavenly Layer 吧?

  又或者,那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被人动了手脚?

  Shen Qian 思索着,面色逐渐凝重。

  不管其中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如果排除掉那几乎是亿万分之一概率才会发生的意外,那么剩下的原因就只有一个……man-made.

  可又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top secret 的将手掌插入Nine Heavens 战场?

  要知道this time Nine Heavens 之争可是Martial Arts 部牵头,现场更有诸多王侯和Mountain And Sea 坐镇,在这种时候Nine Heavens 战场出出了问题,堪称unimaginable 。

  Shen Qian 虽然不是Array Grandmaster ,但system 却是,耳濡目染之下,他自然知道定点Transmission Formation 是何等高阶的Formation 。

  Shen Qian 也可以布置出来,但无论是材料的珍贵,或是耗时耗力,都是一项巨大工程。

  这一刻,Shen Qian 脑海中闪过了好几个名字,但他又完全无法下定论。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确认,是只有他自己进入了这灵巫world ,还是也有其他人?

  Shen Qian 直上半空辨认了一下,随即body flashed ,便出现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之外。

  再一闪,又是several hundred meters 。

  凭借着记忆之中的方向,很快,Shen Qian 就来到了一处光秃秃的断壁处,当视线一扫,Shen Qian 不由心中一沉。

  地上有几道绵延过hundred zhang 的沟壑,细细去探查,其中好似还残存着一道诡谲的Blade Intent 。

  这是他的Blade Technique 。

  这里就是当初四人进入灵巫world 的地方。

  其他一切都可以作假,唯独这独特的Blade Intent 无法作假,因为那是system 出品的独创martial skill ,他不信有人连这个都能模拟。

  排除了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是幻境考验的可能,Shen Qian 在原地静立了一会,终究是一转身,moved towards 灵巫world 的深处掠去。

  断崖这里的出入口早就已经彻底封闭,想要出去只能另寻他路,不管前方等待着Shen Qian 的是什么,他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数分钟后,Shen Qian 路过了一方残破的城镇。

  他还记得这个地方,虽然人口可能只有几万,但对于灵巫world 来说,已经是one of the very best 的大城镇了。

  当时在这里,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灭杀了灵巫world 那十个Mountain And Sea 后,their three people 先行,最后是56号alone 留下。

  从下方的焦土和在破败砖瓦之中隐现的尸骨来看,不难判断出56号当时做了什么。

  而一路上,每经过一个城镇,56号都是如法炮制。

  Shen Qian 从城镇上方一掠而过,但仅仅十数秒之后,他又飞了回来,直接往下方降落而去。

  Shen Qian 落到了一根斜插在地面的漆黑房梁上。

  他沿着房梁往下,随后在尽头的碎石堆里一阵翻动,很快,Shen Qian pupils shrank ,从中拔出了一面formation flag 来。

  灵巫world 的灵巫以气运为食,他们布置Formation 的手段也和Human Race 迥异,所以……这一定是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留下的。

  可是,为什么灵巫world 的断壁残垣里会埋着formation flag ?

  formation flag 已经失去了灵韵,说明已经被消耗了所有力量,而且看formation flag 上的纹路,如果Shen Qian 没有判断错的话,这应该是……

  Shen Qian 身形连动,又分别在十米、二十八米、五十六米的地方找到了三面formation flag 。

  他正要把这片地界的所有formation flag 都找出来,以彻底确定心中的猜想,忽的,Shen Qian 眼睛一眯。

  “出来!”

  他低喝了一声。

  all around 一片寂静,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

  “若等到我出手,你一定会后悔。”

  Shen Qian 面色不变,只是话语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毫不掩饰的killing intent 。

  又是短暂的沉寂。

  随后Shen Qian 抽出了山河刀。

  正在他蓄势待发的时候,随着砖瓦翻动的声音,two figures 便出现在了不远处。

  一人搀扶着另外一人。

  Shen Qian 有些愕然,因为these two people 他都认识。

  被搀扶着的那个女子looked pale ,气息萎靡至极,几乎是奄奄一息,是来自申武的穆紫烟。

  就在进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之前,她还用手中的那把来历不明的秘钥,和Shen Qian 换取了八百枚Nine Heavens 令。

  此刻的她受伤极重,一道明显的撕裂式的贯穿伤从她的肩膀往下,几乎要斩断她的大半个身子。

  只是她体内有一道莫名的五色rays of light 在流转,才堪堪维持住了她的生机。

  搀扶他的是一个留着长发的青年,年轻俊朗的面容,眼神却隐现沧桑。

  从某种角度来说,对方比他更像是一个Sabrewielder 该有的模样。

  他拖着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刀,似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只是相比起那个女子,他受的伤要轻的多。

  苏科武大的传说,那个从死亡之中归来的男人。

  白斐。

  他注视着Shen Qian ,目光之中有诸多含义。

  轻蔑、鄙薄、愤怒……

  他用长刀直指Shen Qian 。

  “她的精神内核正在寂灭,我本想让她安静的走完这section of the road 。”

  白斐的声音低沉而沙哑,“Shen Qian ,你竟然还不满足,怎么,真要挫骨扬灰不成?”

  Shen Qian 皱眉,“什么意思?”

  白斐缓缓一笑,摇头,“此刻的你,真让我看不起。”

  “Shen Qian ,我已如伱所愿将秘钥给你,但你实在bully intolerably ,今日我就算拼个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被白斐搀扶着的穆紫烟凄然一笑,“我穆紫烟的teacher 虽然比不得Jing City Marquis ,但想来也不会让你好过!”

  穆紫烟的teacher Shen Qian 有所耳闻,应该是另一位女性王侯,叫做千幻伯。

  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为何穆紫烟会重伤垂死,又为何,两人对自己会如此敌视?

  Shen Qian 看了一眼白斐的神态,又看了一眼绝望之中依旧满是愤慨的穆紫烟的脸颊,他thoughts are revolving 间好似想到了什么,但又不能完全确定。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然而不等他说完,白斐酝酿已久的一刀骤然斩出。

  在时隔数月之后,Shen Qian 再次见识到了this blade 。

  上次的时候白斐还没有堪破Mountain And Sea ,是Shen Qian 和他的交锋送了他最后一程。

  随后,白斐闭关两月,再破关时不仅一举踏入Mountain And Sea ,而且直接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

  紧接着,他又以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realm ,在无可争议之中直接位列Ninth Heavenly Layer 榜,battle strength breakthrough 两万,是寻常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一倍。

  或许曾经被林三默的rays of light 遮蔽,但白斐在更早一些的时代,他就是除林三默外最闪亮的那颗星。

  blade glow 化作了hundred zhang 暗影,暗影撕裂了长空,吞噬了一切光明,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劈斩而下。

  凛冽的死亡危机笼罩了Shen Qian 。

  和上次一模一样的一刀,但威能却恐怖了十倍不止。

  本就是死寂的world ,in this brief moment 好似彻底陷入了永夜。

  Shen Qian 第一次感受到了有情绪的刀。

  是的,情绪。

  本该是冰冷的Blade Technique ,本该是无情的杀伐,但Shen Qian 眼中的world 却变得寂寥。

  彻头彻尾的孤独,像潮水一般淹没了Shen Qian 。

  Shen Qian 看见了地狱。

  没有百鬼咆哮,也没有solitary soul, unbound ghost ,更没有什么惨烈景象,这就是一个空荡荡的、能让人永远找不到方向的地狱。

  当身处这无尽的寂寥,甚至根本看不到blade glow 在何处,Shen Qian 骤然clear comprehension ,为什么白斐能够在刚刚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时候就登上Ninth Heavenly Layer 榜。

  他从头到尾都只有一刀。

  但this blade ,已经超越了九成九的Martial Artist 。

  甚至单以Blade Technique 而论,排除掉system 所造就的“影刃”,Shen Qian 都不一定比得上白斐。

  Shen Qian 无法再分心开口,他只得挥动长刀,同样斩出了一blade glow 。

  在气机的牵引下,Shen Qian 不得不出全力。

  璀璨点亮了半边暗夜,this world 就分割成了光与暗的对立,一如上次在苏科武大。

  只是this time ,再没有那么多眼睛注视着两人。

  而结局……也再不是平分秋色。

  短暂的僵持后,黑夜迅速退去,光明重新gained the upper hand 。

  bang!

  当光暗互相噬咬着达到了某种极限,终于是在碰撞之中爆炸开来,恐怖的气浪瞬间掠过了两人之间的残破城镇,将一切废墟都移为平地。

  良久,一切风波才终于平静下来。

  Shen Qian 所站的地方,是方圆千米内only one 处还算完好的地方。

  在他对面,白斐和穆紫烟所站的地方也还算是完好,但白斐此时的脸上隐现愤怒。

  因为最后时刻,那气浪却是堪堪擦着他的头皮掠了过去。

  他知道自己在刚才那一刀的对决之中输了。

  而他能幸免于难,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特殊的ability ,实际上他的底牌早就在之前消耗一空。

  Shen Qian 留了手。

  这才是白斐愤然的原因。

  “你在戏弄我?”白斐coldly said 。

  Shen Qian 的眼中,却是有着深深的疑惑,这样的疑惑之大,甚至让他暂时忘记了追问之前的问题。

  “你的Dao’ 呢?”

  Shen Qian 急迫的问道。

  刚才那一刀,虽然结果也许一样,但白斐不应该这么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他Blade Technique 的realm 明明在那里,但爆发出来的力量却是远低于Shen Qian 的预期。

  要知道,刚才Shen Qian 甚至连“3rd-layer 影刃”都没有动用,只是一式名为“落叶斩”的四星martial skill 罢了。

  这Blade Technique 是Shen Qian 从martial skill 课teacher 那里学来的,平常用来磨练Blade Technique 罢了。

  白斐,不该败在这么一式Blade Technique 手中。

  而白斐最大的缺失,就在独属于Mountain And Sea 的“Dao” 上。

  他没有大道projection ,甚至就连Mountain And Sea 该有的最基本的那一丝“Dao Rhyme ”都没有。

  这都让他的力量大打折扣。

  所以Shen Qian 不解。

  再严重的伤势也impossible 让一个Mountain And Sea 连道的力量都失去。

  那是Mountain And Sea 的立身之本,也是Mountain And Sea 能碾压普通Martial Artist 的最关键的环节。

  白斐hearing this 却是sneered ,“你在装什么,是你将我等带到这个鬼地方来,难道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什么意思?”

  Shen Qian 一愣,但还是隐约从白斐口中听出了什么。

  似乎,对方“Dao” 出了问题是和这个地方有关系。

  Shen Qian 正在发怔的时候,对面白斐已经重新挥出了长刀,还是一模一样的一刀。

  Shen Qian 皱眉,正要如法炮制,再度破了this blade ,自斜刺里,突然无声无息的杀出了一道silhouette 来。

  骤然而起的hundred zhang 风暴,几乎是瞬间就将Shen Qian 淹没。

  直至此时,那杀出来的silhouette 才是低喝了一声,“白斐,就是现在!”

  白斐眼中精light flashed ,体内好似有一头沉眠已久的的wild beast in this brief moment 突然苏醒过来,他的身躯骤然膨胀,变成了诡异的黑白之色,而他斩向Shen Qian 的那一blade glow ,也在瞬息间Yin-Yang Ring 绕,威能暴涨!

  “死!”

  从斜刺里杀出的沙弼,这一刻也是loudly roared ,身上有湛蓝rays of light 爆发,几乎是抱着perish together 的决心,整个人都融进了那团风暴之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