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45

  第345章 惊天一击

  Shen Qian 还真didn’t expect ,这片废墟之中竟是还蛰伏着一个沙弼。

  对方不知道是什么用了什么手段,近乎和一片洼地fuse together ,直至Shen Qian 被白斐一刀锁定,他才骤然发出了致命一击。

  而且一出手,就是全力。

  那风暴好似抽空了方圆数公里内的所有水分,竟在其中孕育出一条通体湛蓝的水龙来,不仅牢牢将Shen Qian 圈在了三寸之地,含有无尽威能的龙首也是moved towards Shen Qian 一口撕咬而来。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白斐那骤然爆发的一刀。

  即便沙弼的realm 远超白斐,已经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

  因为不知为何,他身上同样没有“Dao” 的加持。

  而白斐或许也没有,但对方那身上骤然出现的黑白气息,却给了他的blade glow 一种极大的增幅。

  那等增幅的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Dao” 。

  当blade glow 劈开风暴,当Shen Qian 正面感知到了那长刀上的Yin-Yang Energy ,他的瞳孔不由一缩。

  “生死……”

  Shen Qian 喃喃吐出了两个字。

  这一刻,他突然明白那长刀上加持的力量是什么了。

  白斐的身形已经在片刻间膨胀至三米高,身上有着黑白符咒环绕,他左侧的面孔死气缭绕,右侧的面孔则散发着勃勃生机。

  这一刻的白斐,恍若地狱Demon God 。

  这是Innate Perfection 体!

  而且是丝毫不逊色于赵克一的“九极Saint Physique ”,甚至从某种角度而言更为罕见的,同样位列十Great Perfection 体之一的……

  阴阳斗体!

  Shen Qian 看过那本关于各种Perfection 体的图解,后续也找了不少图录对照,眼前白斐的形态虽然和ancient book 上的图录还有出入,但已经极为近似。

  在华夏古老的传说之中,有司命生死的Star Monarch ,南斗掌生,Big Dipper 掌死。

  当阴阳合璧,便有颠倒生死之Great Divine Ability 。

  这一刻,Shen Qian 骤然clear comprehension ,白斐这个号称死过的人能够重新归来,simply 不是因为他在“门”后有什么神奇的际遇,而是因为对方自身肉体的奥秘!

  那blade glow 上,承载的是来源于白斐自身的死气以及……他一部分的life force 。

  如此一刀,何等terrifying !

  但Shen Qian 来不及震撼。

  因为那仿佛蕴含着Samsara Power 的blade glow 已经朝他当头落下。

  而背后,蕴含了沙弼所有力量的水龙也已经吞噬而来。

  但Shen Qian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这并不是结束。

  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他脚下的土地骤然塌陷,一道比沙弼蛰伏的更久的silhouette 破土而出,手中silver long halberd 光华流转,以tearing the world 之势,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刺了过来。

  曹毅!

  一个气息完好无损、realm 为Mountain And Sea Third Heavenly Layer 的曹毅。

  他也没有“Dao” 的加持,但是那Dualbladed Halberd 上凝聚的力量之恐怖,却是比沙弼有过之而无不及。

  “刺神!”

  仿佛带着某种古老腔调的低吟自曹毅口中发出。

  恍惚间,一个赤着胳膊的长发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了曹毅身后,他的面容坚毅,锐利的眼神之中有着press forward 、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在illusory shadow 的加持下,曹毅手中long halberd 的rays of light 也爆发到了极致。

  这一去,只为刺穿Spiritual God !

  Divine Ability 。

  这是Divine Ability 独有的势。

  仅此而已吗?

  不,这仍然不是结束!

  瘫坐在废墟上的穆紫烟,她的全身骤然燃烧起来,那火焰是如此之盛,甚至在某个短短的瞬间,将场上另外三人的光华全都掩盖过去。

  一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但此时却依旧裂纹满布的精神内核出现在了穆紫烟的头顶。

  紧接着,精神内核也“蹭”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在双重火焰的炙烤下,上方distorted space 里渐渐出现了一根似虚妄又似真实存在的箭矢。

  当穆紫烟仇恨的眼神最终被火焰淹没,那上方的箭矢也彻底成形。

  穆紫烟化为了虚无,真正的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这存在于虚实之间的箭矢就是她的绝唱。

  而箭矢在短暂的凝滞后,”weng” 的一声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从沙弼出现时候就存在的危机感,这一刻在Shen Qian 的心头达到了某种极致。

  四人,皆是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super genius ,是华夏高校层面cream of the crop 的那一批人。

  而四人在此时都用出了毕生最强的手段,甚至以耗尽最后的生命为代价,moved towards Shen Qian ,联手发动了惊天一击。

  以四人的realm ,无论是出手的时机还是角度,即便此前从无配合,也只能用“妙到毫巅”来形容。

  他们不相信,same realm 还有人能接下这一击。

  在他们眼中,就算是林三默站在Shen Qian 的位置,也唯有“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这一个下场!

  而事实上,Shen Qian 的确做不到。

  即便他们没有“Dao” 的加持,这联手一击的威能也早就超过了他能承受的极限。

  就算是“Extreme Realm ”也不行,因为没有任何可以转圜的空间。

  这是早就被封死了所有可能的一击。

  所以当死亡的危机已经浓烈到某种限度的时候,Shen Qian 的眼睛就已经闭上了。

  再睁开的时候,深邃如星空!

  system 上线了。

  四人的联手一击所形成的光幕完全将Shen Qian 笼罩,所以他们根本看不到Shen Qian 这一瞬间的变化。

  但也不重要了。

  当生死一刀、深海Tyrant Dragon 、虚无箭矢以及刺神一戟尽皆汇聚到了那个点上,在那狭小空间内所形成的destructive power ,刹那间让空间都开始崩碎。

  即便考虑到这只是一个Smaller Thousand Worlds ,时空没有那么坚固,但当那道道独属于空间的漆黑沟壑出现在视野之中,然后蔓延到支离破碎,还活着的三人依旧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shatter space 。

  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的白斐在暴退,洞穿了Heaven and Earth 的曹毅也在暴退,looked pale 到了极致的沙弼也在暴退。

  而就在三人堪堪退出数千米的时候,已经坍塌到了某种极致的空间骤然一静。

  随即……

  bang!

  已经超越了人类承受极限的音爆声蔓延开来,三人都痛苦的捂住了耳朵,鲜血直流。

  bang! bang!

  又是接连数道爆炸声响,恐怖的气浪扩散而出,只是眨眼间就将方圆千米的土地再次犁掉了深深一层,无数碎屑刚刚纷飞起来就被那炙热的高温直接炭化。

  当三人终于退出了两千米,远远看着那恍若炼狱一般的焦土,都是放松下来。

  Shen Qian 多半也化为其中的一部分了。

  然而,sighed in relief 的沙弼刚要开口,一股压抑到了极致的Dark Aura 骤然由远及近的碾压而来,瞬间就让三人身躯一弯。

  当三人终于用力的挺直身躯,再转回头去,就看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

  在那星火炸裂的大地上,在那空间破碎最深的地方,一道高大无比的silhouette 缓缓从烟雾之中走了出来。

  偶有参与的Space Crack 化作利刃切割向他的身躯,他却是岿然不同,任由那些连顶级Mountain And Sea 可能都要避讳一下的空间利刃在他的身上交错而过。

  他一步步走了出来,终于在一团烈火的映照下露出了阵容。

  Shen Qian 。

  他身高三米,衣裳已被焚尽的赤果身躯上覆盖着一个个歪斜扭曲的梵文。

  怨恨、诅咒、绝望……

  一切你能想象得到的所有Human World 的负面情绪,好似都隐藏在了那些字眼背后。

  偏偏诡异的是,明明应该是书写了一切罪孽的符咒,在此时不断流动汇聚之后,却是在Shen Qian 背后形成了一个solemn appearance 的golden 光圈。

  他如同佛陀降世,却脚踏鲜血。

  这是Nine Heavens 之争开启以来,Shen Qian 第二次展现“灾厄佛”的形态。

  而之前哪怕是面对秦小珂和吴意的联手,他都不曾动用过这张底牌。

  沙弼、白斐和曹毅在Shen Qian 出现的刹那,便已经呆立原地。

  “这也是Innate Perfection 体?”

  他们想不通,也无从判断Shen Qian 此时展露的到底是什么。

  绝望悄然笼罩了他们的心头,哪怕是死过一次的白斐,in this brief moment 眼神也不由灰败下来。

  “他十七岁啊,十七岁!”

  “他怎么……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三人唯有苦笑。

  他们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过往经历随便任何一人拿出来都足以称得上小说级别的Legendary 。

  沙弼,今年二十二岁。

  在外界的资料之中,都说他来自海外Aristocratic Family ,但没有人知道,他根本不是来自于什么Aristocratic Family ,他……只是一个在海匪窝里长大的船工罢了。

  做最累的活,挨最毒的打,只是一次偶然间,他得到了一颗深海明珠,才转动了命运的轮盘。

  自十三岁以后,沙弼自信each step 都作出了最好的选择。

  就算是十三岁以前所谓浪费的时间,也早在那座神奇的深海宫殿里补了回来。

  无定桥,他是那一次的魁首。

  Divine Chance Temple ,他得到了一件隐藏Supreme Treasure 。

  战sea monster ,他数次险死还生,但都收获奇大。

  成长至今,他以二十岁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骄人战绩,足以傲视整个华夏。

  再加上种种离奇经历,他自觉就算那些所谓九王Aristocratic Family 的子女,也并不比他强。

  即便是林三默,也不会强大到让他绝望的地步。

  但今天,沙弼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根本impossible 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

  哪怕面对王侯,他或许会有恐惧,但却不会绝望,因为他知道自己差的,只是时间。

  曹毅和白斐更不用说。

  曹毅是王侯之子,白斐是苏科武大为数不多的Legendary 之一,连苏科武大的Principal 都盛赞他是“十年Number One Person ”。

  出身不能掩盖曹毅的努力,生死更不能断绝白斐的Martial Arts 。

  但这一刻,两人也如沙弼一般,生出了淡淡的绝望。

  Shen Qian 漠然的目光锁定了三人所在的位置。

  此刻,即便双方相隔的距离超过了三千米,但三人都有一种预感,这就是结束了。

  Shen Qian 大步而来,每走一步,身形便跨越百米,那仿佛引动Heaven and Earth 的oppression 也在不断加重,直至让三人生出了窒息感。

  “也罢也罢。”

  曹毅喃喃了一声,和另外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决心。

  嗡!

  空气颤栗,面对着恍若灭世佛陀一般大步行来的Shen Qian ,三人最后的抉择便是body moved ,像是三颗交错的流星一般moved towards Shen Qian 碰撞而去。

  眼看双方的碰撞只在in a flash ,a sword light 骤然横空而来。

  sword light 明智的没有选择斩向Shen Qian ,而是恰好封死了三人前方的空间。

  随sword light 而来的,是一声断喝。

  “停手!”

  这声音对于三人而言并不陌生。

  sword light 封路之下,三人的动作subconsciously 便一滞,终究是停了下来。

  而化身灾厄佛的Shen Qian 在抬头看了一眼天际之后,眼神短暂变幻,很快身躯就恢复了正常大小。

  紧接着,Shen Qian moved towards sword light 斩来的方向迎了过去,眼中是深深的担忧。

  “Senior !”

  此刻自天际疾掠而来的并不是曲白,但他背上那道气息萎靡的silhouette 却是曲白。

  背负着曲白的林三默并没有阻止Shen Qian 的靠近,只是他却一直在观察着什么。

  直到某一刻,林三默眼睛一眯,终于是垂下了剑尖。

  Shen Qian body flashed ,来到了林三默身边,待查看之后发现曲白并没有mortal danger ,这才sighed in relief 。

  曲白缓缓抬头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他似乎费了一番力才看清了Shen Qian 的模样,他又低头看了看Shen Qian 的手臂,随即似重重sighed in relief 。

  “果然……我就知道不是你……”

  这时,脸色沉重之中带有警惕的白斐and the others 也靠近了一些,但仍然站在several hundred meters 之外,只是当看清来人是林三默之后,三人都是纷纷开口。

  “林三默,怎么回事!”

  “你是跟Shen Qian 一伙的?”

  “伱可知Shen Qian 做了什么,他……”

  林三默手一抬,制止三人继续说了下去。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但是之前袭击你们的人……不是Shen Qian 。”

  林三默indifferently said 。

  “什么?”

  三人都是一呆,旋即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impossible !”

  “那等Blade Technique ,那等实力,不是Shen Qian 能是谁?”

  白斐眉头大皱。

  “你们刚刚和他交手了多久?”林三默问道。

  “大概two minutes 不到……”曹毅回忆了一下。

  “七十秒之前,我还在追击着另一个Shen Qian ,曲白也看到了。”

  林三默将背上的曲白放了下来,随即耸肩。

  曹毅and the others hearing this ,顿时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有两个Shen Qian ?

  但他们又瞬间就信了三分,熟悉林三默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

  这是剑客的骄傲。

  一旦他违背了,他的“Dao” 就注定崩塌。

  “我斩下了那个Shen Qian 的一只手臂,只是,手臂落地后变成了这个。”

  林三默接着道。

  他从怀中摸出了一截枯枝,随即往地上一丢。

  曹毅等三人还在消化着其中的信息,Shen Qian 在看到树枝的瞬间,却是目光一凝,脸色陡变。

  这分明是灵巫world 那颗参天古树的藤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