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46

  第346章 局

  一月多之前,Shen Qian 才和那灵巫world 的古树交过手,自然是印象深刻。

  因此只是第一眼,Shen Qian 就确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无论是上面特殊的气运花纹,还是那藤蔓的tenacious 程度,都说明了它就是那颗古树上的枝桠。

  可是……这就更impossible 了。

  灵巫world 已被灭“门”,作为Life Source 的古树又怎么可能还活着?

  明明在Shen Qian 的记忆之中,对方应该连同那位灵巫族的Great Elder 一起,已经被永远的埋葬在了这片土地下。

  “你们才刚和眼前的Shen Qian 交过手,仔细想想,和之前你们遭遇的那个Shen Qian 是否有不同之处?”

  曲白在medicine pill 的作用下恢复了一些精神,见白斐等三人还在犹豫,便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白斐等三人本就是因为情绪浮动才无法认真思考,这么一说,looked thoughtful 的三人倒是很快抿出了一些东西。

  “袭杀我们的Shen Qian 虽然也是用刀,但如果细细去比对的话,他的Blade Technique 多了一股韧劲,比起Shen Qian 却少了一分威猛。”

  同样用刀的白斐此刻静下心来,缓缓道。

  “而且那个Shen Qian 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现在想想也很有问题。”沙弼接话道。

  “真正的不同是……”

  曹毅却是lay bare the truth with one remark 了本质,“那个Shen Qian 用的刀并不是Shen Qian 手中的这把。”

  白斐nodded ,“不错,这的确是最大的不同,Shen Qian 手中这把刀一看款式就是军方特制,之前连我都忽略了。”

  种种线索一串起来,再加上Shen Qian 最初和白斐交手的时候的确留手了,三人也就放下了疑虑,快速靠近过来。

  白斐三人开口,你一言我一语,只是片刻间就帮助Shen Qian 厘清了事情的头绪。

  原来他们在进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后,都被传送到了灵巫world ,还不等他们弄清楚是怎么回事,“Shen Qian ”就骤然出现并且袭杀了他们。

  穆紫烟遇袭的时候白斐和沙弼正好in the vicinity ,也亲眼看到了“Shen Qian ”的样貌。

  白斐和沙弼联手从“Shen Qian ”手中救下了奄奄一息的穆紫烟,一路逃遁到了这处废墟。

  当真的Shen Qian 踏空而来的时候,以为还被追杀的三人,只能联手设局,做最后一搏。

  再之后,就是林三默带着曲白出现了。

  林三默则是在追杀“Shen Qian ”的路途之中发现了重伤的曲白,这才带着曲白来到了这里。

  “秦小珂和吴意都死了?”

  听到林三默的见闻,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都是一惊。

  “如穆紫烟一般,精神内核破碎,没救了。”

  林三默slightly nodded ,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布兜。

  布兜打开,其中是两枚残破的精神内核,其中一枚甚至已经化为了碎片,只是勉强聚拢起来。

  “这个……‘Shen Qian ’,实力如何?”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问道。

  “很强!”

  “虽然是被sneak attack ,但不得不承认,我确实不是对手……”

  “穆紫烟甚至连底牌都没来得及使用,就直接被击穿了精神内核。”

  白斐and the others 纷纷出声,语气都异常低沉。

  他们都是自命不凡的peerless genius ,却被一个骤然冒出来的mysterious person 杀得七零八落。

  尤其是,这人竟还不是他们以为的Shen Qian ,那就更难受了。

  “我才发现吴意的时候,秦小珂应该刚被对方找到,从我出发赶到事发地,仅仅过了八,而那个时候,秦小珂已经离死不远。”

  林三默也indifferently said 。

  八秒……诛杀秦小珂……

  Shen Qian exhales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若spare no effort ,他大概也做得到。

  但问题是,若他的猜想为真,只怕这依旧不是对方的上限。

  “如果不是Shen Qian ,会是谁,伱林三默也在这里,is it possible that 还有Nine Heavens 战场上,还有其他人有这个实力?”白斐frowned 。

  “这里不是Nine Heavens 战场,这里是一道C-Rank ‘门’后的Smaller Thousand Worlds ,名为灵巫……”

  Shen Qia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不是Nine Heavens 战场?”

  “这怎么可能!”

  果然,除了林三默以外,其他人都是惊愕无比。

  “确实不是,因为这里……我来过,大概一个多月前,我从某个地方接到了一个Bounty Mission ……”

  Shen Qian 想了想,这已经属于百王殿条例之中的例外情况,所以他也就直接说了出来,只是隐去了“百王殿”的名字。

  听着Shen Qian 的叙述,众人表情各异。

  等Shen Qian 讲完后,白斐第一个表情古怪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口中的某个地方,是不是……百王殿?”

  “你也是社员?”Shen Qian 秒懂,转而问道。

  “我是92号……”白斐nodded ,“你说的那个任务我还有些印象,不过当时我正在闭关破境,也就错过了那次机会。”

  Shen Qian 和白斐对完话,忽的发现其他人的面色也很复杂,而并非他们想象的那种茫然。

  更重要的一点,Shen Qian 发现这里明明有六个人,但自己却能毫不避讳的说出“百王殿”三个字,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你们也是百王殿的成员?”

  Shen Qian probed 。

  “我是94号。”曹毅开口。

  “89号。”沙弼略微沉默后,也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90号。”曲白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

  最后,几人都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林三默。

  “81。”林三默也吐出了一个数字。

  于是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复又有些哭笑不得。

  搞半天原来大家都是混一个社团的……

  但Shen Qian 转念一想,其实又本该如此。

  Shen Qian 曾经听百王殿最活泼的9号elder sister 说过,正常情况下,百王殿一年都进不了几个人,有时候甚至连续两年都未必会进一个人。

  再加上残酷的elimination rate ,所以百王殿的社员始终维持在百人左右。

  而站在这里除Shen Qian 以外的五人,都可以算作peers 物,至少也是先后几年崭露头角的天才。

  他们能登上Ninth Heavenly Layer 榜,本身就说明了他们的aptitude 。

  那么都被吸纳进百王殿也就顺理成章了,甚至曹毅、白斐and the others 连号码都是挨在一起的,但确实这么几年间,也唯有他们在闪耀天下。

  相比之下,排在98号的Shen Qian 都算是落后一辈了。

  至于林三默为什么能排在81号……

  以对方的绝世天资,也许是在十六七岁甚至更早的时候就被百王殿挑中。

  也唯有如此,才对得起对方“镇压同代”的偌大名头。

  总impossible 林三默也是前半生平平无奇,随后才像Shen Qian 这般得到了system 突然崛起吧?

  六人都出自百王殿,也难怪彼此之间交谈不会受到任何Rule Power 的束缚了。

  有了这层关系,彼此间开始那点桎梏更是消散无踪。

  最重要的是……这里已经从Shen Qian 的口中确认是“门”后world 。

  换句话说,在人类疆域的划分之中,这就是典型的Foreign Domain 战场。

  Spiritual Qi 复苏以来,Human Race 确立了诸多规矩,其中有一条Supreme Law ,那就是只要身处Foreign Domain 战场,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绝不内讧。

  至此时,意外发生之后,谁will not 再去提什么Nine Heavens 之争。

  他们就是天然的战友和伙伴,而且绝对值得信任。

  也因此,当林三默早就察觉到这方world 有异,随即又从秦小珂口中得知是Shen Qian 出手的时候,他在看到假Shen Qian 的瞬间才会暴怒。

  因为这已经是对整个种群的背叛!

  “谁!”

  正在众人思绪运转的时候,蓦然间,林三默和Shen Qian 几乎同时转头,眼神锁定了a certain 方向。

  而白斐等三人也immediately 靠前,将有伤在身的曲白护在了身后。

  “是我……”

  来人将双手举高,自一处烈火映照的烟雾之中走了出来,却是一个穿着gray robe 的短发青年。

  “方凡?”

  几人对于来人都不熟悉,但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便顿时放松了警惕。

  Shen Qian 打量了来人几眼,随即也垂下了刀尖。

  方凡也是位列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peak genius 之一,只是相比起另外九人,他的来历就要更显mysterious 。

  就Shen Qian 所知,他是来自于魔都一家二流的武科高校,但那家高校显然又impossible 培养出如此绝世的天才,所以对方多半和沙弼一样,只是挂名其中。

  事先倒也有无数人关注过对方,有说他是九王Aristocratic Family 的隐世传人,也有说对方是Martial Arts 部培育出来的直属天才,还有说对方是某位方性王侯的子嗣,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不过考虑到Nine Heavens 榜上,类似方凡这样的来历不明的突然冒出来的天才不止一个,所以实在探究不出来什么大家也只能作罢。

  而这个方凡也异常的低调,洛神伯庄园晚宴他没露面,Nine Heavens 之争开始后对方也没什么动作。

  包括之前在Sixth Heavenly Layer 的裂谷,对方也没怎么说过话,低调的terrifying 。

  不过对于曹毅and the others 而言,看到又有一个伙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他们还是欣喜居多。

  根据大家对照的信息,现在基本可以确认,大概率只有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十人被传送到了这灵巫world 。

  当然也可能存在其他Martial Artist ,只是众人还没发现。

  如果确实是Ninth Heavenly Layer 榜十人进入了灵巫world ,秦小珂、穆紫烟和吴意都已经陨灭,他们剩下的七人都在这里了。

  还是那条原则,在这里,他们就是绝对的战友。

  面对未知的环境和敌人,多一个人,自然多一分力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转了半天一个人也没看到……”

  方凡一边靠近,一边疑惑的问道。

  曹毅上前,简明的说了一下此时众人的处境,方凡也和他们一样,瞬间turned pale in fright 。

  站在他们的层次,没人能理解Nine Heavens 之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疏漏。

  不过几人都没有提“百王殿”的事情,当发现“百王殿”三个字难以出口的时候,他们已经察觉到方凡并非百王殿的成员。

  “Shen Qian ,根据你刚才的说辞,假设真的只有我们十人被送到了灵巫world ,那么敌人……很可能来自外族,甚至就是那灵巫族。”

  曲白这时分析道,“你也说了林三默斩下的这截枝蔓就是出自那古树,那依你的判断,敌人会是……”

  “既能操控古树,又能变幻模样,甚至实力还能碾压你们,那么假设我猜测为真,敌人应该不是那颗古树,而是那位灵巫族的Great Elder 。”

  Shen Qian 思索了一下,不解道:“可他明明已经陨灭,否则这灵巫world 也impossible 被灭‘门’……”

  刚才的叙述之中,Shen Qian 已经将灵巫world 的见闻都告诉了他们,所以几人都清楚灵巫族最强的是那位Great Elder 。

  “我倒希望真是那个Great Elder 死而复生,照你所言,他不过是Mountain And Sea Sixth Heavenly Layer Peak 的realm ,或许对我们任何一人都有碾压优势,但我不信我们七人齐聚,还杀不了他?”

  白斐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曹毅和方凡也是赞同nodded ,唯有Shen Qian 欲言又止。

  那Great Elder 是Mountain And Sea Sixth Heavenly Layer 没错,当时对方能踏入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是因为汇聚了全族气运,强行催化才破了那道壁垒。

  但Shen Qian 有一点想不通。

  他们十人被如此精准的传送到了灵巫world ,已经可以判定这就是一场局。

  不管设局的是谁,假设他们要面对的真是那位死而复生的Great Elder ,难道对方想不到,仅凭一个Mountain And Sea Sixth Heavenly Layer 的Great Elder ,根本impossible 诛灭他们十人吗?

  就算at first 是defeat them separately ,但至少单就Shen Qian 自己,对方就毫无办法。

  虽然才过去了不到两个月,但Shen Qian 的实力何止倍增!

  把现在的他再放回当时的灵巫world ,根本不需要向Torch Dragon 求援,他就能轻易收场。

  “何必多想,去看看就知。”

  林三默indifferently said 。

  其实众人此刻还有一个选择。

  那就是在原地固守,等待Human Race 的王侯们发现端倪,然后设法施救。

  但谁也不能保证是不是就一定等得到救援。

  even more how ,七人都不是那种terrified and over-cautious 的性格。

  而且Shen Qian 心中还有一条隐忧,那被他在废墟里发现的formation flag ……

  他是Array Grandmaster ,比别人的感知更加敏锐,这方world 分明是在起着某种mysterious 的变化,只是一时半会,Shen Qian 也无从判断这里被布下的Formation 到底是什么。

  他找到的formation flag 还是太少了,只能隐约猜测一个方向,却无法窥探全貌。

  “走吧。”

  想了想,Shen Qian 还是决定主动出击。

  短暂修整后,由Shen Qian 带着曲白领头,七人皆是腾空而起,moved towards 灵巫world 的深处掠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