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47

  第347章 cauldron

  “前面就是了。”

  拥有记忆宫殿的Shen Qian ,只需要集中注意力,瞬间就能将周围所有细节都记忆起来。

  即便眼前这片地界已经是面目全非,死寂的气息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但有Shen Qian 提醒,稍一留心的众人还是瞬间发现了不同。

  “好多monster beast 的腐尸,其中似乎还有Mountain And Sea ……”

  曹毅的目光好似穿透了那地上厚厚的灰烬,声音低沉,“吴意那bastard 若是看到这个地方,想必会心痛到难以呼吸吧?”

  这好似是一个调侃的笑话,但无人发笑。

  即便是本来和吴意站在对立面的Shen Qian ,心头也略微沉重。

  Nine Heavens 战场公平竞争,谈不上谁对谁错,最多只能说一句生死有命,但吴意死在了Foreign Domain 战场,那就完全是不同的概念了。

  甚至相比起Shen Qian ,曹毅和吴意因为名字撞音,才称得上是死对头,但此刻却反而是曹毅最先想起了对方。

  “所以Shen Qian ,你曾亲眼见过那Torch Dragon ?”

  不知是为了转移话题,还是真的好奇心作祟,白斐忽的问道。

  为了让众人最大限度的了解灵巫world 的一切,一路上Shen Qian 又补充了一些细节,包括最后Torch Dragon 的出场也没有隐瞒。

  提起Torch Dragon ,所有人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毕竟那是Spiritual Qi 复苏以来,有史实记载,也有新闻佐证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所见识过的最强大的monster beast 。

  甚至很多称谓之中,都已经将对方划出了monster beast 的范围。

  “嗯……远比想象的更terrifying 。”Shen Qian paused 接着道,“teacher 说过,它只差半步即可超脱王侯。”

  超脱王侯?

  即便七人都是一等一的妖孽,见识远胜常人,此刻听到这四个字还是不由为之一震。

  “所以,王侯并非Martial Arts 的终点。”

  一路上话最少的林三默骤然开口,眼睛in this brief moment 变得雪亮,好似可以刺穿Heaven and Earth 的利刃。

  “遨游虚空,穿梭次元,这才是大能realm ,却不知道我们要多少时日才能窥探到其中的门径。”

  曲白也悠然神往。

  骄傲促使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着强烈的信心自己可以走到常人无法触及的地方,在他们眼里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一番题外话的交谈,看似无用,但无形之中却让七人的心绪都平静了不少。

  Shen Qian 能想到的,他们同样能想到。

  未知前路如何,但凶险几乎是必然。

  蓦地,一阵黑雾迎面而来。

  “小心!”

  七人几乎是同时断喝出声,但在一起出手后才发现这黑雾只不过是一阵普通的烟尘。

  正在众人愕然的时候,一道苍老的轻笑声响了起来。

  “几位小友不必紧张,既要迎客,当然要简单清扫一下。”

  苍老声音复又叹息一声,“可惜这里终究是毁了,以前啊,这儿可漂亮着呢,用你们Human Race 的成语来说,那就是山水如画。”

  黑雾消散,在七人警惕的注视之中,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深坑之中有泥土零落,掩埋着不少腐败的根须,唯有正中的位置,一截无比粗大的树桩旁边,坐着一个white robed old man 。

  此时的老者,正慢悠悠的往桌面上几个木杯倾倒着某种deep green 的液体,隐约有一股腐烂的酒香传了过来。

  Shen Qian 在看清对方侧脸的一瞬间,就是pupils shrank 。

  “果然是你!”

  那white robed old man 正是Shen Qian 曾经死战过的灵巫族的Great Protector !

  听到Shen Qian 确认,林三默等六人瞬间散开,隐隐占据七星方位,摆出了战斗姿态。

  这是Academy 通行的基础Combined Assault Array ,倒不是他们不懂更profound 的,而是对于个人实力都极为卓绝的七人来说,更profound 的Formation 反而会限制每个人的发挥。

  老者对七人的动作视若无睹,只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将木桩上的九杯酒倒好,随即端起了第一个杯子,这才转过了身来。

  而在看清对方正面容貌的时候,七人都是有些惊诧。

  这位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的左半边脸颊完好无损,但右半边脸颊却是血肉狰狞,连带着整个右半边的身子都是如此。

  那般模样,就好像是将他破碎的身躯forcibly 缝合起来一样,而其中穿插的“针线”,就是在他的血肉之中纵横交叉的藤蔓。

  那些绿色的藤蔓还在不断涌动,根须一直连到了地底深处。

  更贴切去形容的话,Great Protector 就像是一个被藤蔓缝起来的风筝,浑身都透着一种诡谲的气息。

  “这人有古怪,死不像死,生不像生……”对于生死最为敏感的白斐在感知了一番对方的气息后,不由皱眉。

  沙弼低声道:“尸傀之术不就是如此吗,但尸傀之术却不会有自己的思维。”

  “无法判断his realm ,小心点。”曹毅也提醒道。

  “这个地方也不太对劲……”

  Shen Qian 在看了一眼all around 后,frowned 。

  “哪里不对劲?”众人不解。

  “这里曾经是灵巫world 的Life Source ,world 陨灭后两极逆转,那这里就是‘Death Gate ’,伱们仔细看地底上那些沟壑,能不能看出些什么?”

  Shen Qian 问道。

  众人startled ,随即仔细观察深坑之中那些好似自然形成的沟壑,片刻后,曲白目光一凝。

  “它们……像是某种奇怪的图形。”

  “没错,虽然不是我Human Race 已知的Totem ,但它却有着某种特殊的韵味,只是暂时被遮蔽了。”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没猜错的话,这像是某种Formation 的核心,只是……我现在也不好判断到底是什么Formation 。”

  “Formation ?”

  众人都瞬间凝重了不少,也subconsciously 后退了一些距离。

  “Shen Qian ,我们又见面了。”

  在众人窃窃私语乃至后退的时候,老者都没有任何反应,直至众人交流完毕,他幽深的目光在扫视一圈后定格在了Shen Qian 身上,才缓缓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背后的人是谁?”

  Shen Qian 直视着对方,直接问道。

  Great Protector hearing this startled ,随即said with a smile :“why cannot 是我?”

  “你没有这个能耐。”

  Shen Qian 摇头,“要插手Nine Heavens 战场,一定得是Human Race 内部的powerhouse ,还必须得是top powerhouse ,所以……他到底是谁?”

  白斐and the others 都是看了一眼Shen Qian ,将目光之中的复杂情绪压了下去。

  其实他们都隐隐想到了这一层,只是明显没有Shen Qian 想的更透彻。

  “Nine Heavens 战场,那可是远古诸多大能炼制的divine object ,虽然历经千万年岁月,如今只剩个躯壳,but also not 等闲人能够做手脚的。”

  Great Protector 一said with a smile ,“你既然想到了这一层,那我问你,主持Nine Heavens 之争的是谁,谁又有ability 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周易王?”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说出了心中掩埋已久的那三个字。

  吴炜不好说,周易王却是在场的,以对方的通天之能,又精通卦象占卜,is it possible that 对方对于如此危险一点预知都没有?

  Shen Qian 不相信。

  所以他想来想去,似乎都只能是对方了。

  可是Shen Qian 不明白的是……为什么?

  虽然不知道对方完全的目的,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从他们十人踏入灵巫world 那一刻起,对方就从未想过再让他们活着回去。

  周易王可以说是事实上的Human Race 之尊,他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

  甚至Shen Qian 觉得都不需要麻烦,他真想让十人死,即便不是在Nine Heavens 战场,大概也至少有一万种top secret 的方法。

  那可是王侯之中的超级powerhouse 啊!

  他们谁能阻挡?

  即便疑点重重,但见Great Protector 笑而不语并不接话,他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

  “所以……就凭你一人就想陨灭我们全部吗?”

  在刚刚和Great Protector 对话的时候,Shen Qian 早已将精神感知开到了极限。

  他虽然不是真的Mountain And Sea ,但精神内核却比初入Mountain And Sea 的Martial Artist 还要强上不少,感知可以轻易的覆盖千米范围。

  但……Shen Qian 既没有发现什么埋伏,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就连这大坑之中疑似存在的Formation ,Shen Qian 也感知不出任何东西。

  虽然心中隐隐不安,但Shen Qian 分析过后,还是倾向于这里真的只有Great Protector 一人。

  毕竟若这灵巫world 真的藏着一个王侯powerhouse ,那对方也不需要假扮成他的模样去袭杀了。

  哪怕是如今的Shen Qian ,面对王侯也绝对毫无还手之力。

  “不用找了,的确就我一人。”

  Great Protector 有些叹息,“你们Human Race 的top powerhouse 有多难缠你根本不会明白,一旦有王侯参与进来,他们轻易就能察觉到因果痕迹,所以……只能是old man 再从坟墓里爬出来完成此事了。”

  Great Protector 的言辞好似也证实了Shen Qian 的猜想,白斐and the others 都稍稍放松了一些。

  按照Shen Qian 所说,这Great Protector 最多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他们拼尽一切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时辰差不多了。”

  Great Protector 抬头看了一眼并不存在的天色,却是淡笑一声,缓缓将第一杯酒洒落到了地上。

  “想来你们也不敢喝这杯酒,那就去地底畅饮吧。”

  然后是第二杯、第三杯……

  Great Protector 一共倾倒了九杯酒在地上。

  Shen Qian 有些不解,他们明明进来了十人,已经陨落了三人,为什么是九杯酒?

  还不等他深究这个细节,当第九杯酒完全入土,好似完成了某种ceremony 一般,Great Protector 骤然张开了双臂,口中喃喃有词。

  “主上,你最虔诚的信徒必将不负使命!”

  bang!

  话音落,有着数米粗细的藤蔓骤然从Great Protector 的身上延伸而出,随即散落开来,很快就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

  而Great Protector 的身形,也在那些藤蔓的托举下缓缓升到了半空。

  这个过程之中,他的气息在不断的增强,每升高一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便压抑一分。

  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Second Heavenly Layer 、Third Heavenly Layer ……

  在Shen Qian 越加凝重的眼神之中,对方的气息几乎是眨眼间就恢复到了生前的全盛水准,而且依旧在不断增强。

  某一刻,原本枯寂的天空开始被星辰点亮,而Great Protector 的realm 也到了某个临界点,当starlight 洒落,藤蔓重新编织为大树,他的气息也一举breakthrough 。

  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

  不,这依旧不是尽头。

  随着一颗又一颗星辰被点亮,对方的气息竟然还在不断攀升,很快又来到了另外一个临界点,随即开始摇摆不定。

  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Peak ……甚至可以称为半步的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

  七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沉重和那一丝隐隐的绝望。

  他们是天才没错,battle strength 也远超自身realm ,但面对一个已经接近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超级powerhouse ,他们……依旧毫无胜算。

  Great Protector 舒展着手臂,他身上连着的那些藤蔓也随之舒展,就好似那才是他真正的躯体。

  “上?”

  林三默好似在征询,但语气却是无比肯定。

  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都是slightly nodded ,面对远超自身的敌人,被动防守唯有dead end 。

  然而,就在七人刚刚齐齐掠出的时候,一条延伸千米的藤蔓却是骤然鞭打过来,恰好封死了七人的行动路线。

  “几位小友急什么,我可没说过,我要亲自出手啊。”

  pa!

  藤蔓以超越了七人感知的速度依次抽打在七人身上,随着groaning sound 响,七人都被逼退。

  只是,伤势却都不算严重,好似Great Protector 特意留了手。

  条条藤蔓延伸过来,却并不攻击七人,而是隐约间组成了一个封锁Heaven and Earth 的囚笼,将七人困在其中。

  七人正皱眉的时候,Great Protector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根权杖,对着all around 的Heaven and Earth 骤然一挥。

  “天为鼎,地为炉,Spirit Stone 作柴,伏尸为引。”

  Great Protector mutter incantations ,当他四句念完,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骤然起了轰鸣。

  那rumbling sound 是如此巨大,以至于连Shen Qian 都有一瞬间的失聪。

  当他紧守心神从那种震慑之中恢复过来,immediately 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看去,随即便看到了无比震撼的一幕。

  火!

  deep green 的遮蔽了视野的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熊熊大火。

  天穹在燃烧,大地在噼啪作响,那些地上的monster beast 尸骨,远处的山川河流……所有能看到的一切都在燃烧。

  但Shen Qian 却感受不到任何温度,他只感受到了一种错乱的癫狂的东西在暗中涌动,好像冥冥之中,正有什么违背禁忌的事情在发生。

  这一刻,Shen Qian 突然明白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存在的那违和感和诡异感是怎么回事了,那些他找到的formation flag 上的铭文,还有这大坑里的诡异图案,难怪会让他又眼熟又陌生。

  因为它们放错了地方。

  它们本该出现在炼药的cauldron 上,但却出现在了formation flag 上,出现在了大地上。

  Shen Qian 不知道这是什么诡秘的路数,但他骤然醒悟……

  Great Protector ,竟是在用这方world 当cauldron 来炼药。

  可,又是什么级别的medicine pill ,值得以the entire world 为cauldron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