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49

  第349章 义

  九转造神!

  光是听这个名字,都能隐约感觉到不少东西。

  秦小柯、吴意、穆紫烟……

  前面每一转,都聚集了一个top genius 的尸骨,还有一些naked eye 看不见的东西。

  至少在Shen Qian 的感知之中,那三颗阴暗的星辰里就一定蕴含着某种他无法理解的物质。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隐隐有着某种压抑的气息,而且那种气息还在不断加重。

  Great Protector 没有吹牛,这的确是某种禁忌,是会触怒法则的存在。

  当三转口诀完毕,Great Protector 的面容突然苍老了不少,连带着他身上延伸出来的那些枝蔓也枯萎了小半。

  那分明是受到冥冥之中法则backlash 的结果。

  也就是民间常常提到的“Heavenly Retribution ”。

  is a path that goes against the Heavens ,往往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哪怕是当初大佬高布下夺天之阵,窥探道海,必然也受到了backlash ,只是在Formation 的作用下将那种backlash 降到了最低,再加上大佬高自身的实力强悍,所以表面来看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唯一可惜的是,即便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正在对抗着无形之中的strength of Backlash ,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却也什么都做不了。

  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all directions ,到处都有绿火挡路,他们连靠近都impossible 。

  此刻三转已成,还差六转……那就意味着,至少还需要六具尸骨,这所谓的“九转造Divine Pill ”才会彻底成形。

  尸骨何来?

  曹毅and the others 看了看,都是面色沉重。

  “怎么办?”

  “这绿火既然不能用Essence Power 抵抗,如果不动用Essence Power 呢?”

  危急关头,众人都在努力的调动着智慧,白斐突然说道。

  众人眼前一亮,正在琢磨着其中的probability 的时候,白斐已经付诸了实践。

  他身躯暴涨两米,眨眼便高大如地狱使者,身上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环绕,此时离得近了,Shen Qian 才看清了他身躯上还有着一些densely packed 的小字,红如鲜血,horrible to see 。

  “那是道家的’生死咒‘。”

  Shen Qian 听到曹毅在subconsciously 的呢喃,“传说King Qinguang 便是凭借这个堪破了生死之秘,得以掌控轮回,才以地府十殿First Temple 之名受封’秦广‘,可是……这连Qin Family 都未曾寻得的’生死咒‘怎么会出现在白斐身上?”

  “只是残篇,真正的’生死咒‘长度不止这么点。”

  很少开口的方凡接了一句。

  Shen Qian 看了一眼两人,总觉得哪里有些怪异,但此情此景也无暇探究。

  在众人神色各异间,白斐已经将Essence Power 沉寂,仅凭借fleshy body 便冲入了那绿色的fire sea 。

  仅仅三秒不到,白斐又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来。

  他身上绿焰缠绕,只是比起之前的Shen Qian 要好上一些。

  足足过了七八秒,白斐身上的绿焰才终于熄灭,除了眼神有些凝滞的Shen Qian ,众人都immediately 看了过去。

  “如何?”

  曹毅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用Essence Power 确实能撑更久,但……我的’阴阳斗体‘也在燃烧。”

  白斐摇摇头,眼神略显黯淡。

  众人都是took a deep breath ,竟然连Innate Perfection 体也会成为燃料,这Formation 岂不是无可破解?

  Great Elder 迟迟没有动作,但众人知道他只是在喘息,还能留给众人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作出决定。

  “Shen Qian ,你有办法?”

  忽然,许久没说话的林三默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

  “我……”

  Shen Qian 略微迟疑了一下,随即摇头,“我暂时也没什么办法。”

  “你有办法。”

  林三默却是换上了肯定的语气,“why not 说?”

  众人startled ,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齐刷刷将眼神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

  Shen Qian 一时默然。

  “若真有办法,你还在等什么?”沙弼shouted 。

  “是啊,Shen Qian ,无论如何都必须尝试一番,总好过原地等死!”

  曹毅也赶紧说道。

  Shen Qian 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却还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发现这绿火非比寻常后,Shen Qian 也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应对。

  spirit strength 、体力、Essence Power ……几乎封死了所有可能,就算Shen Qian 底牌无数,却也可以说一句被尽数克制。

  于是Shen Qian immediately 向system 求助。

  不得不说,system 就是system ,即便是在这种近乎绝境的情况下,也通过计算找出了破局的probability ,给出了最靠谱的方案。

  可是这个方案……

  Shen Qian 难以开口。

  因为在他看来,这方案似乎也没有比绝境好上太多,更像是饮鸠止渴。

  相对最为了解Shen Qian 的曲白似乎看出了什么,他said solemnly :“Shen Qian ,不用有任何心理压力,若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

  “是有一种办法……”

  Shen Qian 终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与其说是方法,不如说是一种probability 。”

  既然决定说出来,Shen Qian 的语速也就陡然快了起来。

  “这世间无论是Formation 或是medicine pill ,其实都是遵循特定的规律去达成一定的结果。”

  “既然它是过程,就注定了它有着失败或是成功的probability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失败率,哪怕是再基础的Formation 或是medicine pill ,都有这样的风险。”

  “越是高阶的medicine pill Formation ,更不必说。”

  “我们唯一的生机,就在对方的失败率上!”

  “失败率?”到此时,别人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白斐皱眉,“这个道理我们当然明白,可伱的意思是,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等着对方失败?那万一他真的成功了呢?”

  “当然不是等!”Shen Qian 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可以主动去增加对方的炼药难度,换句话说,打乱他的节奏,将主动权抢回来。”

  “这等禁忌之法,他时刻都在遭受Heavenly Dao backlash ,他承受的压力并不比我们轻。”

  Shen Qian 说完又补了一句,随即沉默。

  正凝神等待着下文的众人有些纳闷,林三默却似明白了什么,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复杂。

  “Shen Qian 是说,我们主动入阵。”

  林三默indifferently said 。

  气氛为之一寂。

  主动……入阵?

  他们在不断咀嚼着这句话的含义,好似猜到了什么,但又无法言说出来。

  这时,枯寂已久的Great Protector 终于重新睁开了眼睛,他脸上始终挂着那种淡然的笑容,似也并不在意众人商量了半天的战术,只是忽的一挥手。

  “既然告别的时间已经够了,那便安心的做鱼肉吧。”

  随着Great Protector 有些蹩脚的汉语,all around 的绿火骤然大盛,条条火焰被剥离出来,随即组成了一张弥天大网,moved towards 众人笼罩而来。

  绿焰来势极为凶猛,根本容不得众人有太多思考,瞬间就在众人的疾掠闪避之间,将所有人都分割开来。

  此刻从高空看去,就好像一个交错的死亡网格,将众人分割在七个独立的空间,彼此相距都在百米之上。

  众人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Great Protector 摆明就是为了将七人defeat them separately 。

  “四转泯人欲!”

  Great Protector 猛的抬起干枯的手掌,随即对准了曹毅。

  bang!

  骤然间,无数绿焰在高空排列组合,随即形成了一只绿色的十丈大手,moved towards 曹毅抓下。

  曹毅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知道他就是下一个目标,但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被催发到了极致的大道projection 近乎和曹毅fuse together ,与此同时,曹毅胸口的一枚pendant 也rays of light 大盛。

  一个漠然的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了曹毅面前,随即punched out 。

  “是闽南伯!”

  众人眼中出现了某种希望。

  在Nine Heavens 杯赛场上,闽南伯的projection 就曾经出现过一次。

  只不过相比起曹谦summon 出的那王侯projection ,曹毅这道王侯projection 要更为凝实。

  虽然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已经是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但……再强的Mountain And Sea 也是Mountain And Sea 。

  而即便眼前这王侯只是一道illusory shadow ,但他也是王侯所化,否则也就不足以成为曹毅保命的底牌。

  闽南伯的拳势一经挥出,就好似化成了一团暴风,all around 的绿焰几乎是collapsed on the first encounter 。

  “果然!”曲白略有些振奋,“王侯的手段已经超出了普通的Essence Power 范畴,一拳一脚都有天然Dao Rhyme ,这Formation 就算再邪门,也impossible 对抗王侯!”

  其他人也是心情略微一松,他们当然各有底牌,但正如Shen Qian 也束手无策一般,绝大部分底牌都注定会被这Formation 克制。

  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之中,暴风余威不减的向前刮去,绿火被不断吹灭,眼前Heaven and Earth 瞬间一清。

  Great Protector 的眉头也第一次皱了起来。

  眼看那暴风一拳已经到了他的面前,Great Protector 猛的loudly shouts ,Heaven and Earth 又再次暗沉了一些,无数绿火升腾而来,组成了一道坚实的thousand zhang city wall ,抵挡在那暴风之前。

  随即,暴风和city wall 就陷入了持续不断的拉扯之中。

  看到陷入焦灼,Shen Qian 、林三默和曲白同时摇头。

  即便那是来自王侯的一击,但毕竟不是真身在此,后继乏力。

  而Great Protector 的身后,是以整个灵巫world 作为后盾。

  此消彼长,如何占优?

  果然,仅仅十数息的僵持之后,虽然city wall 已经被削了数尺之深,但暴风还是快速的衰弱下去,眨眼间就彻底消弭。

  而在破了王侯一击后,Great Protector 也是丝毫没有给曹毅任何喘息的机会,绿色鬼手重新成形,再次moved towards 他抓取而下。

  曹毅却好似是释然了,他回头看了一眼Shen Qian ,目光又掠过其他人。

  “Shen Qian ,我大概明白你是何意了,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当这先锋试验一番。”

  曹毅laughed ,身上rays of light 大盛,猛地moved towards 那Great Protector 所在的方向,moved towards 那熊熊大火,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

  “卖弄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不过蝼蚁小族,今日我曹毅,便让你见识一下,我Human Race 是如何万古不衰的!”

  伴随着曹毅的话语,他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也瞬间达到了顶点,整个人化作流星,没入了fire sea 之中。

  在那faintly discernible 之中,曹毅全身已经是绿焰升腾,但他好似感觉不到疼痛,竟还在不断的催动着Essence Power ,催动着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

  是的,虽然Shen Qian 说的含蓄,但他们都已经明白了Shen Qian 的计划。

  他们虽为鱼肉,但若鱼肉不甘刀俎,那厨师的砧板也未必能放的稳当!

  “我这一击,名为’破晓‘!”

  曹毅发出了最后的怒吼。

  这一刻,Heaven and Earth 战栗。

  Divine Ability !

  这是Divine Ability 的威能。

  他变成了绿火之中最为耀眼的炭石,在naked eye 可见之中,原本稳定排列的绿火有了一瞬间的紊乱,Great Protector 的脸色也苍白了一瞬。

  有希望!

  众人都是眼前一亮。

  几乎没有任何的沟通,沙弼的身形已经怒冲而出。

  “我这一击,名为’翻海‘!”

  滔天的水浪出现在沙弼脚下。

  他好似海神一般,紧随在曹毅身后,也冲入了那熊熊火焰之中。

  而Great Protector 还没有完全将曹毅压制,沙弼又紧跟着冲了进来,同样的,沙弼也化作了另外一颗耀眼无比的炭石。

  整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升腾的绿火变得更加紊乱。

  Great Protector 脸色终于是微微一变,他的身形有些摇晃,地底破裂,无数藤蔓破土而出。

  直至此时,那隐藏在地底的庞大古树的残躯才终于完全展现在众人面前。

  一条条半苍翠半残破的粗大藤蔓上,印刻着道道沾有黑血的符咒,每一根枝蔓上都formation flag 遍布,在火焰摇曳之中,不时有formation flag 炸裂开来。

  “hahaha ,诸位,我也先行一步,九泉之下再把酒言欢!”

  白斐畅快一笑,将手中长刀往身上一拍,整个人也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冲进了fire sea 之中。

  除了那略显特殊的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白斐这一击看起来无比的普通,一如他永远的信条。

  他只有this blade 。

  但一刀,已然足够。

  hua!

  原本排列有序的绿焰被彻底打乱,平白出现了不少空档,而最先冲出的曹毅,在绿焰包裹之中距离Great Protector 所在的地方已经只有数米之远。

  可惜他终究是止步,在那咫尺之遥的地方,眼神彻底失去了神采,定定的凝滞在了半空。

  Great Protector 暴喝一声,伸手一摄,便将曹毅化为了第四颗灰暗的星辰。

  但他已经掩饰不住他的吃力,因为大树根基上的formation flag ,已经破裂了one third 。

  “还差临门一脚!”

  看到这般情况,剩下的四人根本来不及悲伤于同伴的牺牲,只是互相对视一眼,都生出了某种clear comprehension 。

   看了下这月的收入,真的在琢磨辞职的事情了,容我仔细再思考一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