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50

  第350章 局中局

  人命是否有divided into high and low ,贵贱之别?

  普世的价值观一定会告诉我们没有。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生命个体所产生的价值却是completely different 。

  上升到族群当中,保护女性是保护繁衍,保护幼童是保护未来,而保护天才……则是保护希望。

  战场之上,这就是所有Martial Artist 默认的法则。

  没有人会去悲天悯人,也没有人会去意气用事。

  在场十人,人人皆是peerless genius 。

  但在众人心目之中,自然都有一杆秤,谁更应该活到最后的秤。

  于是被第一个盯上的曹毅洒脱一笑,义无反顾的发起了冲锋,然后是沙弼、白斐……

  Shen Qian 不知道他们在冲入fire sea 的时候在想什么,但他知道,无论自己过往和三人有什么恩怨,都已经在那弥天的幽暗焰火之中,付诸一炬。

  “诸位,我也先走一步。”

  四人对视一眼,没说过几句话的方凡摆了摆手,next moment 身形已经没入fire sea 之中。

  fire sea 之中再次有流星掠过,只是rays of light 很快隐去。

  接连四人的冲击,让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弥漫的fire sea 变得更加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可惜在三人略微皱眉的眼神之中,大阵却始终没有彻底崩塌。

  “五转平苍穹!”

  “六转穷碧落!”

  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的声音变得歇斯底里,他的面容已经近乎枯槁,但依旧接连有两颗幽暗星辰自火焰之中升腾而起。

  “Shen Qian ,可惜了。”

  曲白忽的出声道,“你我,终究还是没能一战。”

  “Senior ……”

  Shen Qian 心中一紧,刚要出声,曲白已经大步踏出。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的告别,也没有什么盛大壮观的场面,曲白一身black 军装,就这么负手而去。

  一如之前的曹毅和白斐,他们将之视为某种理所应当的使命,并义无反顾。

  只在最后,曲白被绿火吞噬之前,他忽然回头看了一眼Shen Qian ,随即面容肃穆的朝Shen Qian 敬了一个军礼。

  Shen Qian 千言万语只能咽回肚中,也随之驻足,回敬了一个标准无比的军礼。

  随着曲白大步向前,有清越的歌声自他的嘴中飘荡而出。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与子同仇!”

  “……”

  这是军Martial Artist 的战歌,改编自古华夏诗歌《秦风·无衣》。

  Shen Qian 依稀记得,他第一次听到这古老歌谣的时候,还是刚刚高考完从明城回到Jing City ,恰好遇到宋奔出殡。

  strictly speaking ,长得一表人才的曲白唱歌真的不算好听。

  但此时,那淡淡的歌谣却听得Shen Qian 眼角有些酸涩。

  轰隆隆!

  随着曲白漫步向前,他头顶的大道projection 也完全展露出了全貌。

  只一眼,Shen Qian 的心情便复杂到了极点。

  五条Dao Mark !

  十一丈高!

  林三默号称镇压同代,但Shen Qian 怎么都didn’t expect ,原来曲白的realm 才是最高的。

  Mountain And Sea Fifth Heavenly Layer 。

  单以realm 而论,原来曲白才是其中翘楚。

  更别提就算只比较道高,曲白也只是略逊林三默一筹。

  Shen Qian 忽然能更加明白,在Sixth Heavenly Layer 裂谷的时候,曲白到底是承受了怎样的心理煎熬,才能在哪怕他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以瞬杀宁昭仪的情况下,却依旧选择了隐忍。

  Shen Qian 笃定他自己做不到,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上无人能做到。

  甚至连曲白的“Dao” ,上面都尽是Human Race Totem ,Shen Qian 看到了华夏长城,看到了黄河浪涛,也看到了塞外野草。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Shen Qian 喃喃道。

  他忽然能听懂曲白之前所说的故事了。

  明明可以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却将所有乾坤内藏,只因心中有着更高的信条。

  与Shen Qian 相比,甚至与绝大部分人相比,曲白,才更像是一个真正的军Martial Artist 。

  “我生来一匹夫,却被谋略所缚……今日终于能抛开一切,便教你领教一下匹夫之怒!”

  曲白仰天laughed heartily ,大道projection 尽数融入了他的身躯。

  这一刻,Heaven and Earth 静谧。

  而曲白的身形在短暂的凝滞后,便携带着撞碎山河之势,moved towards Great Protector 所在的方向轰然而去。

  一路上,风云倒卷,灰烬漫天。

  他每走百米,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火焰便被压低一丈,以整个灵巫world 为基的refining Formation ,在遭受one after another 的冲击之后,这一刻竟是被曲白踏出了一条broad and open road 。

  隐约间,Shen Qian 能感觉到,在这一刹那Essence, Qi, and Spirit 合一的曲白,好似已经触摸到了某种更高的层次。

  只可惜他付出的代价,却是生命。

  “现在。”

  在Shen Qian 怔忡的时候,林三默的声音已经在Shen Qian 耳边响起。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将所有情绪藏于刀后,怒吼一声,身形猛然膨胀至三米高,和林三默one after the other ,沿着曲白开辟的道路,moved towards 尽头的Great Protector 疾掠而去。

  “七转……七转……”

  Great Protector 竭尽全力的想要维持着大阵,但却迟迟说不出后面那三个字。

  曲白便是最后一根压垮他的稻草,甚至可以说是一根强力的钢筋,穿透了整个大阵的心脏。

  bang bang bang!

  随着一道又一道插在古树枝蔓上的formation flag 不断碎裂,在Great Protector 阴沉无比的眼神之中,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绿焰节节消弭,整个大阵已经在支离破碎的边缘。

  曲白的身形停下了。

  仍旧距离Great Protector 只有咫尺之遥。

  但他的嘴角却是带着一抹笑意。

  他从未想过凭借自己要去撼动近乎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Great Protector ,他将所有的力量都爆发在了within array 。

  他也成功了。

  林三默的身形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穿透了曲白,将曲白已成空壳的身躯撞了个粉碎。

  他带给Great Protector 的,是一道雪亮的sword light 。

  这一剑平平无奇,不要说有什么搅动Nine Heavens 的威势,甚至都看不到Essence Power 的踪影。

  乍一看,就好像一个刚刚学剑的Beginner Martial Artist 的学徒,正异常笨拙的将一式Basic Sword Technique 施展了出来。

  但Great Protector 的神色却是瞬间凝重无比。

  他是半只脚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没错,但在大阵接连的backlash 之下,他也已经接近油尽灯枯。

  这一剑,让他嗅到了浓烈的Death Aura 。

  光华尽敛,孕育毁灭。

  “我这一剑,便叫‘一’。”

  伴随着林三默淡漠无比的声音,他的脸色也瞬间苍白了极致,连带着背后的大道projection 也in this brief moment 失去了踪影。

  什么Essence Power 运用,什么Divine Ability martial skill ,什么大道小道……

  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尽数被林三默融入了这一剑之中。

  剑是一,也是万物!

  chi!

  近乎微不可闻的声响过后,林三默和Great Protector 的身形交错而过。

  Great Protector 怔怔的低头。

  在他的胸口处,有一个一指宽的几乎可以忽略的伤口。

  但此时,止不住的黑golden 血液却是从其中汩汩流出,同时不断流逝的,还有他的生命。

  这一剑,刺穿的不仅仅是他的肉体,还有他的七魂六魄,还有他的“Dao” ……

  “一代又一代,你们Human Race ,总是这样人才辈出,又shocking and stunning 。”

  Great Protector 呢喃道,神色复杂,“世间竟有如此Sword Art ……”

  他tone barely fell ,Shen Qian 又到了。

  没有林三默那么精细,也没有林三默那unpredictable and mysterious 的惊世一剑。

  Shen Qian 带来的,只有蕴含着无尽悲怒的一拳。

  “灾厄佛”被他催动到了极致,他头顶的大道projection 也unconsciously 换成了另外一条。

  那上面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Vajra ,却跟着Shen Qian 一起挥出了手掌。

  “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Arhat Fist 道……”

  Great Protector 这一刻眼眸之中的惊愕甚至超过了刚才。

  Arhat Fist 道归属天之一道的Lesser Stage 佛道,虽然威能惊人,但光是这个显然不足以让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如此震惊。

  他真正惊讶的是,Shen Qian 怎么可能同时拥有两条“Dao” ?

  他明明前一刻,身上背负的道还是“刀锋”。

  Mountain And Sea 能走两条以上的道是事实,可Shen Qian 明明才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没多久。

  even more how ,此时Shen Qian 背负的“Arhat Fist 道”竟也高达十丈!

  这怎么可能!

  太多太多的无法理解在Great Protector 心中一闪而过,他被动的伸出枯瘦的手掌,迎上了Shen Qian 的一拳。

  当“灾厄佛”Divine Ability 和Lesser Stage 佛Dao Idol 叠加,爆发出来的威能如何?

  Shen Qian 没有确切的答案。

  但他笃定,他this fist 的威能已经超过了他前半生的所有,绝对是他从system 觉醒以来发出的最强一击。

  bang!

  golden 、绿色和black 交织,在拳掌相触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光团,随即轰然炸裂开来。

  飓风刮过地面,瞬间卷走了三尺深的泥土,林三默被余波波及,身形瞬间跌出了千米之外,直接轰碎了一座山峰。

  强烈的爆炸声响持续了近乎十秒才终于停歇。

  skeleton 断裂了树根的林三默杵着剑从废墟之中爬了出来,当遥遥感应到了Shen Qian 的气息时,紧蹙的眉头这才松开了一些。

  他一剑劈开漫天烟尘,视野之中,Shen Qian 和Great Protector 的身形重新出现。

  Shen Qian 后退到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之外,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的身上有超过百个大小不一的血洞,看起来狰狞可怖。

  蔓延全身的black 符咒正不断流转,疯狂的帮他修补着伤势,可即便如此,Shen Qian 的气息依旧在不断衰弱,可见他受伤之重。

  林三默身形疾掠,来到了Shen Qian 身边,两人对视一眼,确认对方都安然无恙后,这才齐齐将眼神投向了Great Protector 的方向。

  与Shen Qian 和林三默相比,Great Protector 的模样就更要凄惨的多。

  他依旧站在那大坑的底部,只是大坑的深度比之前更增加了数十米,无数腐败的monster beast 尸骨都被翻了出来。

  属于他自己的身躯,仅剩下半个胸膛和一颗脑袋,其余地方,全都是破碎的灰败藤蔓。

  他的气息近乎枯寂,但他还是缓缓抬起了头来,looked towards 两人的眼神说不出是叹息还是嫉妒。

  “似伱们这等天才,我巫族耗费千百年时光也未必培育得出一个,凭什么你们Human Race 只是短短的三五年周期,就能同时出现两个?”

  Great Protector 语气罕见的激昂,毫不掩饰他这一刻对造物主的怨愤。

  他虽然为了主持Formation 油尽灯枯,但他依旧是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恐怖powerhouse !

  而现在,却被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和疑似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的两个Martial Artist ,直接逼入了绝境。

  他苦修三千年才有今日,却根本抵不过别人二十年的时光,他如何能不恨!

  “那你怎么不说我Human Race lifespan 才多少,你巫族lifespan 又有几载?”

  查阅过资料的Shen Qian coldly said ,“你巫族就算ordinary person 都能轻易活上数百年,而且你们手段奇诡,天然就避开了一切疾病和灾祸,这又是何等不公!”

  Great Protector 一时默然,良久他才nodded 。

  “的确,有得必有失,你Human Race 有着万族嫉妒的innate talent ,可惜,你们生来孱弱,若非当初一时疏忽让你们在夹缝之中存活下来,又怎会是今天的局面?”

  “所以,你就安心的上路吧。”

  Shen Qian 眼中killing intent 再现,他正要动作,Great Protector 那破碎的脸庞上,却是忽的露出了一抹不可捉摸的笑意。

  “Shen Qian ,为了今日之局,我和……我已经筹谋超过三年,你莫非以为,我没有计算到失败的可能?”

  “什么意思?”Shen Qian 眼睛一眯。

  “这‘九转造Divine Pill ’,本就是当年主上为了针对你们Human Race 而研发,你们Human Race 最让我们嫉妒的是innate talent ,那假设,将你们那超越万族的innate talent 掠夺过来,是不是便能造出一个omnipotent 的peerless genius ?”

  Great Protector 的眼神有些恍惚。

  “可惜冥冥之中的法则钳制,想要跨越种族的沟壑实在太难太难,连主上也无法轻易打破那条限制,后来,就有人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

  Shen Qian 没有搭话,只是心中越发警惕起来。

  “Human Race innate talent ,当然还是得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来继承呐。”

  Great Protector 最后轻轻落下一句话。

  而随着他的tone barely fell ,Shen Qian 骤然complexion changed ,身形暴退开来。

  他身旁的林三默也是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骤然拔出了手中的long sword 。

  但他的剑,只拔出了一半便已凝滞。

  因为另一道破土而出的silhouette ,以更快数倍的速度和他擦肩而过,最后背对着两人停在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的半空之中。

  当那人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和嘴角一抹诡诈的笑意,Shen Qian 瞳孔不由一缩。

  “方凡!”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