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51

  第351章 最后一剑

  那从地底破土而出,并且袭击了林三默的人,竟然是方凡。

  Shen Qian 顾不上愤怒,immediately 疾掠而出扶住了面色灰败的林三默,查看起对方的状况来。

  当察觉到对方的生机在以惊人的速度流逝时,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从storage space 里摸出了一颗medicine pill 塞入了对方口中。

  林三默的气色稍好了一些,但Shen Qian 知道那只是表面现象。

  这颗medicine pill 并不足以救下他的命。

  他的精神内核,已经破开了一个洞。

  精神内核无比坚固,甚至可以说比等闲的肉体更胜三分,但一旦精神内核受损,就几乎是不可逆转的伤势。

  林三默似明白了什么,他推开Shen Qian ,重新将身子挺直,目视着站在Great Protector 头顶半空的方凡。

  “原来那个假冒‘Shen Qian ’的人是你。”

  林三默said solemnly 。

  Shen Qian 也是恍然。

  之前众人都是subconsciously 的产生了一个误区,以为最开始袭击秦小珂and the others 的就是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

  而此刻,无论是那恐怖的甚至Shen Qian 都somewhat not up to par 的速度,还是那专门攻击精神内核的诡异手段,都无一不说明,方凡才是之前袭杀众人的真正元凶。

  “为什么?”

  Shen Qian 也looked towards 了对方,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解。

  Ninth Heavenly Layer 榜十人,沙弼已经算是来历mysterious 的了,毕竟是来自海外,但只要有迹可循,终归是能查出一些东西。

  其余人更不用说,只有Shen Qian 是正儿八经的commoner background ,就算曲白,也是自小被军Martial Artist 重点培养的super genius 。

  唯独方凡,过往经历堪称一片空白,此前也是名声不显,只是挂靠了一家二流的武科高校便进入了Nine Heavens 之争。

  可这一切一切……都不是方凡背叛种族的理由。

  Shen Qian 不是没起过疑心,但他能确定的是,方凡肯定是genuine 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

  那独有的Life Aura 不会出错。

  所以Shen Qian 没有往深处多想。

  之前的阴谋,都是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在操控,所以Shen Qian 没有刨根问底。

  族群和族群之间不需要太多理由,一句“物竞天择”已然足够。

  但这一刻,Shen Qian 却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

  这关乎他最近一直在思索的东西,甚至是他的“Dao” 。

  “为什么?”方凡轻笑一声,“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九转Good Fortune Pill ’是何等divine object ,当几年前巫族使者找上我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就这?”Shen Qian 皱眉。

  “傻逼。”林三默也淡淡吐出了两个字。

  “什么叫做‘就这’?”方凡的面目陡然变得狰狞,“你林三默自幼就被誉为那个人之后最有希望封王的extremely talented ,伱万众瞩目,你rays of light thousand zhang ,你有什么资格评价我的选择?”

  “还有你,Shen Qian !”方凡又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shouted ,“你名声未显时就拜入了Jing City Marquis 门下,后来成就了全国武状元更是Lotus Blooming at Every Step ,你又有什么立场指责我!”

  “你们不知道受尽讥讽是什么感觉,你们也不明白寄人篱下是何等痛苦,连接受Martial Arts 义务教育的机会都是我跪了三天三夜求来的……”

  “所以,你们少在我面前装清高!”

  Shen Qian 听着方凡的冷笑却是皱眉,对方说的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可Shen Qian 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废话连篇,既然自甘堕落,沦为traitor ,那便送你下Yellow Springs !”

  林三默罕见的露出厌恶语气,好似根本感受不到life force 的流逝一般,将抽到一半的long sword 完全拔了出来。

  “Shen Qian ,我还有最后一剑。”

  与此同时,Shen Qian 耳边响起了林三默的sound transmission 。

  他略显错愕的转头。

  林三默却没有再看他,只是继续sound transmission 道:“这一剑之后我会死,但我至少会带走那个灵巫族的Great Elder ,方凡我没有把握,我看不透他,剩下的……就靠你了。”

  Shen Qian 凝视着林三默平静无比的面容。

  这一刻,他突然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好似也在恍惚之间,想透了一些之前没有太想透的事情。

  当发现身处foreign world ,先是林三默以为Shen Qian 在袭杀众人而暴怒,后来七人齐聚面对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的Heaven and Earth 绝阵的时候,当Shen Qian 提出了breaking the formation 之法,由曹毅领头,每个人都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便直冲fire sea 。

  他们二十几年的风采,他们曾闪耀一时的innate talent ,他们身后那厚重的家世背景,还有无数亲友的牵挂期望……

  也随着他们的洒脱前行,尽数化为灰烬。

  曲白是军Martial Artist ,那其他人呢?

  道义道义,真的只是这简单的两个字,就能让他们如此的义无反顾,甚至都看不到一丝犹豫吗?

  Shen Qian 此时看到了林三默一直漠然面容背后的那一丝沧桑,那其中似乎蕴含了一些Shen Qian 不曾经历过的东西。

  他突然意识到,在排除方凡的九人之中,他是only one 个初入武科高校的学生,而其他人,俱都是已经濒临毕业或者比他年长几岁的人物。

  简言之,Shen Qian 落后了他们一辈。

  林三默、白斐、曹毅……这一群人一定还经历过Shen Qian 不曾经历的东西。

  在Shen Qian 思绪万千的时候,林三默已经出剑。

  剑者,百兵之王也。

  如果在Martial Artist 之中做一个全国性的统计,至少有六成以上的Martial Artist 都会告诉你,他最喜欢的兵器是剑。

  哪怕是在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之中,已知的有关“剑”的明文记载的道,large and small 也在百条以上。

  但从来没有谁的sword dao ,会给Shen Qian 一种如此简单明了的感觉。

  是的,就是简单明了。

  之前林三默那重伤了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的一剑,并不是什么Divine Ability ,只是融合了Dao Rhyme 的martial skill 。

  如果Shen Qian 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还是林三默自创的martial skill 。

  他不修Divine Ability ,也没看出觉醒了什么体魄,他就只有那一剑。

  白斐也只修一刀,但远不如林三默这般纯粹。

  于是Shen Qian 又看到了这样的一剑。

  林三默身剑合一,全身上下近乎感受不到任何Essence Power 的波动,他恍若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一calm boat ,就这般飘然而去,初时尚在眼前,眨眼便已至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方凡和Great Protector 面前。

  这一剑平平无奇,但在林三默身后,却是如蛛网一般蔓延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Space Crack 。

  若是仔细看去,就会无比震撼的发现,那些Space Crack 竟是隐约组成了一柄剑的形状。

  一柄moved towards Heaven and Earth 怒放的剑!

  “我来。”

  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有些着急的喊了一声,随即他整个人从地底拔空而起,moved towards 林三默迎去。

  轰隆!

  地底塌陷,高达千米的残破古树in this brief moment 才完全展露出它庞大的身躯,与之相比,身剑合一的林三默显得如此渺小。

  但,仅仅是双方相触的一瞬间,大树便在瞬间分崩离析。

  隐约间,Heaven and Earth 之中传来了Great Protector 疯狂的咆哮,大树爆发出了最后的璀璨rays of light 。

  看得出来,Great Protector 要拼命了。

  但正at this time ,静立半空的方凡却是快速说了一句什么。

  Great Protector 先是startled ,随即便面露释然,大树身躯上的光华竟然又全部敛去,他像是放弃了抵抗一般。

  hua!

  林三默毫无阻碍地穿透了整个千米大树的身躯,无数藤蔓碎屑翻飞,好似在天空下了一场黑绿色的暴雨。

  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在无声无息之间直接陨灭。

  即便他最后没有付出全力,但他依旧是近乎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powerhouse 。

  林三默以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realm ,一举陨灭了一个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powerhouse 的生机,称得上逆天。

  随即,一切凝滞。

  因为林三默已经到了方凡的面前。

  方凡眉头紧蹙,但却也不见如何慌乱,他只是loudly shouts ,双手平举,一堵完全由Essence Power 组成的、无不厚实的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imposing manner ,也是在一瞬间涨到了顶点。

  正蓄势以待的Shen Qian pupils shrank 。

  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

  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原来十人之中,方凡才是realm 最高的那个。

  与之相比,连已经算得上惊世骇俗的曲白的Mountain And Sea Sixth Heavenly Layer 的realm 都不算什么了。

  剑和墙轰然撞到了一起。

  ka-cha !

  眨眼间,那明yellow 的墙便碎裂了一半。

  方凡眉头皱的更深,眼见墙体即将彻底崩裂,他的眼神瞬间变成了幽暗颜色,与此同时,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的林三默身形猛的一僵。

  他的剑势开始不断衰弱,终究是在墙体完全崩塌的时候停了下来。

  此时,林三默和方凡的距离只有一米之遥。

  但林三默好似再也前进不了了,他的sword intent 已经近乎消弭于无。

  方凡见状,面色稍微一松。

  这时,林三默却抬头looked towards 他,嘴角略微扯出了一个弧度。

  从认识到现在,这是Shen Qian 第一次看到对方笑。

  大抵,也是最后一次。

  “狗贼。”

  林三默吐出了两个字。

  随即就在方凡骤然色变的眼神之中,林三默整个人都化作五彩光晕融进了他面前的残剑之中。

  “这才是……我的最后一剑。”

  在林三默低沉的话语之中,那剑就成了一把五彩斑斓的giant sword ,在方凡根本反应不过来之前,轰然穿透了他的身体。

  方凡的身形瞬间碎裂,化成了千百个残片。

  而在他之后的长空,一条幽深不可见底的Space Crack 贯穿了云层,延伸hundred zhang 。

  Shen Qian 已经疾掠而出的身形一滞。

  “结束了吗……不,不对!”

  Shen Qian complexion changed 。

  在他凝重的眼神之中,那来自方凡的千百个碎片,骤然好似受到了某种拉扯一般,竟是又往回凝聚起来,很快,就重新组成了一个完好无损,只是looked pale 了七分的方凡。

  隐约间,Shen Qian 好似看到了一个一闪而逝的影子。

  林三默的身形已经彻底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寂灭,再无影踪,这寂寥且残破的空间内便只剩下Shen Qian 和方凡相对而立。

  “你到底是谁?”

  Shen Qian 紧紧盯着对方,“你绝不是方凡。”

  “为什么?”方凡虽然气息极不稳定,却是faintly smiled 。

  “我说错了,你的身躯是方凡,一定会有这么一个叫做方凡的天才存在,甚至他的过往和成长都毫无问题,否则,你一定impossible 进入Nine Heavens 之争!”

  Shen Qian 笃定道。

  那么多王侯,还有Martial Arts 部、教育部和军部的powerhouse 盯着,如果这个方凡at first 的来历就有问题,绝impossible 堂而皇之的登上Ninth Heavenly Layer 榜。

  “但你一定又不是方凡,因为trifling 方凡impossible 承受得了林三默那一剑,连我都没有十分把握,更别说你!”

  “还有,Great Protector 竟是因为你一句话就放弃了最后的抵抗,否则他若拼尽一切,你承受的压力不会这么大,只能说明你无比自信,可你凭什么敢面对林三默的那一剑?”

  “只能说明你的底气,远超方凡本身该有的实力。”

  说到最后,Shen Qian 缓缓抬头,“我说的对吗……56号?或者,我该称呼你为巫族使者?”

  气氛诡异的静谧下来,方凡也是随之眼睛一眯。

  良久,他才鼓掌道:“好一个Shen Qian ,你比起高考时的稚嫩,倒的确是进步太多了。“

  “可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那你又是如何进入百王殿的?”

  Shen Qian frowned 。

  他之所以能推断出对方就是56号,是因为他仔细一回想,这world 寂灭之后所有“门”都已经关闭,但那些之前在废墟上找到的formation flag ,却分明已经布下了有一段时间。

  而那些formation flag ,还是Human Race 专用。

  在当初四人组进入灵巫world 的时候,除了Shen Qian 之外,就只有56号有单独行动过,且是落在众人之后。

  时间、地点、手段……一切可能都对得上,再加上Human Race 之内必须有内应,才可能在Nine Heavens 之争上瞒天过海。

  所以排除掉其他illusory 的probability ,Shen Qian 只能锁定在56号身上。

  甚至Shen Qian 猜测,56号都未必是最大的那个boss,他之上,很可能还存在其他人。

  “我如何进入百王殿不重要,倒是有一点你可想过?”方凡hehe 一笑,“你既然猜到了这里,今天我是无论如何will not 让你活着离开了。”

  Shen Qian 试着和golden 小球沟通,待发现果然毫无反应之后,他不动声色的抬头,“你有这个ability 吗?”

  “我知道你有着某种秘密,也知道十人之中你才是最有innate talent 的那个,否则他们不会心甘情愿的抢先赴死。”

  方凡晒笑一声,“但我依旧不觉得你是我的对手,不过么,看在曾经并肩作战的份上,我就让你免费看完我的杰作吧。”

  话音落,方凡猛的一挥手。

  bang!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本来沉寂的绿火骤然再度升腾而起,并以眼花缭乱的速度重新变得井然有序。

  Shen Qian 心中一沉。

  果然,从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之前那隐约间的底气来看,他就知道对方一定还有后手。

  而方凡或者说56号,才是真正的执阵之人!

   我觉得吧,大家还是不要乱猜后面的情节,我保证你最多只能猜个开头,或者某一小段,总之不要抿了,静静看书,没耐心的话可以存一段时间。

    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