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55

  第355章 风波

  Nine Heavens 战场外的广场上。

  气氛在压抑之中又透着诡异。

  有心人暗暗吐槽,广场上的气氛自Nine Heavens 之争开启以来,起码已经变幻过十数次了。

  而所有的原因,细细数去,竟然都和那一个名字有关。

  Shen Qian !

  但很多人都只是in the heart 念叨这个名字,并不敢再如之前那般肆无忌惮的议论。

  因为……头顶那无边的愤怒依旧在笼罩着。

  自丧失幼女的天宁公降临之后,所有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是keep quiet out of fear ,生怕因为提及了那个名字而被一起记恨上。

  天宁公对于Shen Qian 的愤怒到了何种地步?

  当赵克一等江中军武的人从Nine Heavens 战场出来之后,天宁公竟全然不顾身份地位,直接对这些小辈下手。

  这种举动瞬间惹怒了军Martial Artist 的大佬武定侯。

  后来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即便是在Mountain And Sea 的视野之中,也只能看到高空风云激荡,隐有虚空生裂之势。

  武定侯和天宁公交手了!

  仅从那连绵不绝的thunder 声响来判断,两人绝不是在友好交谈。

  后来吴炜、马公佐、平阳伯等一众王侯都上去劝架,好一会,那高空之中的动静才平息下来。

  谁胜谁负不得而知,但后来回归座席的武定侯虽然看不出伤势,却铁青着一张脸,想必也没有占到多少好处。

  但好在,天宁公终于没有再对赵克一and the others 出手,吴炜也从询问之中得知了Nine Heavens 战场后来的状况。

  当得知Shen Qian 竟然现场售卖Nine Heavens 令,换回了一大堆promissory note 的时候,不少人都是面色古怪。

  不过听到Shen Qian 没有再乱开杀戒的时候,如宁之垣、程青青and the others 都是暗暗relaxed ,还有一些人则是心中失望。

  看来Shen Qian 终归是残存了一些理智啊……

  但想想也正常,他再杀下去,哪怕是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都肯定保不住他了。

  实际上就此时而言,吴炜只怕也正头疼该如何处理宁昭仪陨落之事。

  天宁公虽然没有再出手,但上空的乌云却始终没有消散的迹象,显然,对方既然降临此地,就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但结果究竟如何,肯定要等到Nine Heavens 之争结束,Shen Qian 退出战场才见分晓,所以众人也只能暂时收起心思,转而议论起其他来。

  “看来Nine Heavens 战场的确起了某种变化,我也参与了赛制的制定,没记错的话,实际上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应当只需要两百枚Nine Heavens 令即可。”

  “如此说来,有资格进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人并不多了……”

  “咳,平阳伯,many thanks 了!”

  忽的,有一位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出列,冲高空的王侯座席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

  众人认出了说话之人,正是苏科武大Principal ,华夏的老牌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田立清。

  不少人都是纳闷不已,田立清这时候站出来道什么谢?

  平阳伯似也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给了田立清这位顶级Mountain And Sea 应有的尊重,颇为客气的replied :“不知道田Principal 为何言谢?”

  “hehe ,若不是因为Shen Qian ,我苏科武大采东篱等学生又如何能够进入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

  田立清声音清朗的说道,“虽说是等价交换,但这等机遇,如何用金钱衡量,光是Sixth Heavenly Layer 战场都已经有Spiritual Qi 喷泉出现,谁又知道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会有什么?”

  “名为交易,实为恩情,自然该谢!”

  “既然Shen Qian 不在场,我以苏科武大之名向江中军武答谢,自是应该,否则岂不是有愧于我田某人曲直分明的Heart of Martial Arts ?”

  田立清这一番话层层推进,说得全场哑然无声。

  在反应过来之后,不少人心中都是大骂shameless !

  都不说田立清这话有多少拍flattery 的嫌疑,关键在于,照对方的说法,那受了Shen Qian “恩惠”的可就不止他们苏科武大的采东篱了。

  虽然人还没出来,但在场不知道多少高校的学生,都从Shen Qian 那里买了Nine Heavens 令。

  其中,甚至包括一些王侯的direct disciple 。

  田立清这argue with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s 的一番话一出,他们若是毫无表示,岂不就显得他们ungrateful ?

  最扯的是,真要去细究的话,田立清this remark 还真不怎么好反驳。

  因为只要是上了一点层次的powerhouse ,谁不知道机缘比钱更重要?

  田立清这逼竟然还扯上了“Heart of Martial Arts ”,这可是要吃因果的说法了。

  “田Principal 言之有理,我this Lei 人也仅代表江东武大谢过平阳伯!”

  “谢过平阳伯!”

  “感谢江中军武顾及同胞之谊……”

  一时间,不少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赶紧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谢。

  他们也看得明白,涉及到恩惠之事,表面上谢的又是平阳伯,就算高空之中的天宁公估计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也说不出什么来。

  更重要的是,道谢的人之中可是有王侯存在。

  “诸位言重了,言重了……”

  平阳伯laughed 的one after another 还礼,似乎刚才还阴霾的心情也变好了不少。

  广场上压抑的气氛也在unconsciously 之间缓和了许多。

  直至此时,忽的有人frightened and scared ,深深看了一眼已经退回人群的田立清。

  什么道谢,simply 不是对方的真正目的。

  在之前因为天宁公的降临,还有秦广Aristocratic Family 秦尊and the others 的愤怒,使得Shen Qian 连带着整个江中军武,都已经有成为众矢之的的趋势。

  但此时田立清带头道谢,不仅缓和了气氛,更是无形之中,将许多原本立场摇摆、甚至对Shen Qian 也颇有怨念的powerhouse ,都给拉拢了过去。

  都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谢了,is it possible that 你还好意思再反咬一口?

  陡然间,只怕平阳伯无形之中承受的压力都消失了大半。

  田立清simply 不是道谢,这是在施恩!

  而且即便是贵为平阳伯,只怕也必须得承这个情。

  这一点,从在场的江中军Martial Master 生,如宁之垣and the others 对于田立清毫不掩饰的感激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

  一时间,不少对于Shen Qian 心怀不满的powerhouse ,如Flower Martial Principal 谢震华and the others ,如都是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失望之色。

  “如不能发起众怒,Shen Qian 被制裁的probability 还剩几何?”

  “难,据我所知,吴炜一直都极为欣赏Shen Qian ,有他加上武定侯力保,再加上一个一向以爱才著称的马公佐,即便是天宁公怕也做不了什么……”

  “对啊,而且别忘记了,Shen Qian 身后可还有Jing City Marquis !”

  正在这些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暗中sound transmission 交流的时候,空气之中忽的震动起来。

  随着”weng” 的一声,一个胸口处有Northern Martial 徽章的white-clothed girl 就出现在了广场上。

  她手上拎着几把Broken Sword ,衣衫沾血,气息萎靡。

  “是Ding Yi !”

  瞬间,许多人都认出了这来自Northern Martial 的genius girl ,不由eyes shined 。

  因为在时间流逝之中,她是第一个从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出来的Martial Artist 。

  果然,吴炜immediately 便降临到广场上,赶在Northern Martial Principal 之前,落到了Ding Yi Shen Qian 。

  所有人都静默下来,等待着少女开口。

  自从Nine Heavens 战场生变后,实时projection 已经失效,想要得知Nine Heavens 战场的情况,也只能靠这些走出来的Martial Artist 亲口诉说了。

  “吴部长!”Ding Yi 恭敬的向吴炜行了个礼。

  “你可是从Seventh Heavenly Layer 退出?里面情况如何?”

  吴炜颔首之后直奔主题。

  “是。”Ding Yi nodded 之后,简洁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极为艰难,除了三色巨人,还有四色巨人出没,四色巨人strong as an ox ,堪比Mountain And Sea Third Heavenly Layer Martial Artist ,难以力敌。”

  四色巨人?

  不少人听得facial expression grave ,这绝不是Nine Heavens 战场预先的考核。

  毕竟这是面对整个Human Race 年轻一辈天才的战场,除了极少数天才,谁能匹敌Mountain And Sea Third Heavenly Layer ?

  才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就夸张到了这等地步,绝对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

  “但……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Spiritual Qi 已经完全液化,处处都是Spiritual Qi 溪流,此外Ancient Ruins 极多,这是我在退出之前最后夺得的一些秘宝。”

  Ding Yi 很快又话音一转,说出了其中的好处,然后将手中的几柄残剑拿给了吴炜过目。

  许多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眼热的看去,虽然感应的不是特别清晰,但依旧能隐约捕捉到那些残剑之上的惊人sword intent 。

  那绝不是现代Martial Artist 的路数。

  而as everyone knows ,无论什么东西和曾经断代的远古相关联,都绝对是好东西。

  “这上面有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的气息,是不错的treasure ,你comprehend 完毕后如用不上可送来Martial Arts 部,我会让人溢价换购。”

  吴炜似也有些惊讶,鉴定之后将残剑还给了Ding Yi ,随即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many thanks 吴部长!”

  “伱在Seventh Heavenly Layer 可见过其他人?”

  吴炜等Ding Yi 道谢之后,又转而问道。

  “逃遁过程中曾偶遇申武的尚成智Senior ,还有苏科武大的周人麟Senior ,还有几人,不过我都不是太熟悉……因为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艰险无比,所有人都在求生,所以不曾和他们有过交流。”

  吴炜耐心的听Ding Yi 回忆完,才是slightly frowned 。

  “那……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人呢,林三默、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可有见到?”

  无数人都竖起了耳朵,显然这也是他们所关心的。

  “不曾。”Ding Yi 摇头。

  “这样吗……”

  吴炜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再继续询问。

  很快,又有第二个人从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退了出来。

  关于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描述,这名为苏世迁的天才所说和Ding Yi 大同小异,真正让众人奇怪的是,他竟然也没见过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任何一人。

  第三人,第四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Seve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残酷far surpasses the imagination ,在Ding Yi 之后,短短时间内又陆续有七八人退了出来。

  他们的收获不一而同,也没有任何内斗,基本都是因为四色巨人的追杀而被迫退出战场。

  真正诡异的是,他们竟然也没人见过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十人!

  到了这里,所有人都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但具体怎样又无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时间流逝,就在一片窃窃私语之中,忽然……

  轰隆!

  高空骤有雷响,随即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之中,一头体型有数十米长的虎豹撕裂了云层,降临到了广场上空。

  这形如虎豹的monster beast grow pair of wings 、通体赤黄,它拥有五根尾巴,额头长有独角,顾盼间双眸神采飞扬,灵动无比,那好似King of Myriad Beasts 的强大气场,更是让一些cultivation base 稍弱的Mountain And Sea shiver coldly 。

  “Mountain And Sea 经异兽,狰!”

  很多人都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传说之中丝毫不逊色于顶级Mountain And Sea 的monster beast 。

  但这却不是一些王侯也为之色变的理由。

  真正让所有人都面色严肃起来的原因,是来自于狰背上负手而立的那个middle-aged man 。

  他有一张不怒自威的国字脸,打整的一丝不苟的white 西装衬托得他身形更加高大,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张经常出现在杂志上的脸。

  华夏最大的妖**易集团腾龙集团的总裁,也是国内Ranked First 的封号Beastmaster ……烈骨侯,高正杰!

  对于烈骨侯突然出现在Nine Heavens 之争的战场,不少人都是有些纳闷。

  唯独少数人,从对方身上那几乎已经快要抑制不住的冲天怒火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烈骨侯,您这是……”

  马公佐诧异的迎了出来。

  “吴炜死了。”

  高正杰也没卖什么关子,迎着马公佐略有些愣怔的眼神,他又冷冷的重复道,“我腾龙集团耗费无数心血培养出来的继承人,我高某最为得意的direct disciple ……吴炜,死了。”

  短暂的寂静过后,惊哗四起。

  正处于行踪成谜之中的吴炜死了?

  怪不得,怪不得高正杰会直接降临Nine Heavens 战场。

  “烈骨侯,这毕竟是Nine Heavens 战场……”

  虽然也有些震惊,但马公佐took a deep breath 之后还是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我高某人自有分寸。”

  高正杰冷冷打断了马公佐的话,“Martial Arts 之争,各凭ability ,我至此地,只是为了确认吴炜究竟是怎么死的,如他死于公平交手,那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怨不得任何人,但……如果是其他原因,hmph! ”

  其他原因会如何高正杰没有明说,但任谁都听得出那话外之音。

  马公佐frowned ,不知想起了什么,他眼中的担忧一闪而逝,但他还是很快平静下来,刚要开口,长空之上,再起惊雷。

  轰隆!

  随着惊天的imposing manner 闯入,乌云被撞破一角,一个long hair flying upwards 的男子从天穹之中掠了出来,径直向着某处落去。

  “Third Uncle !”

  本来正在看热闹的来自King Qinguang Aristocratic Family 的年轻王侯秦尊很快认出了来人,一惊之后赶紧行礼道。

  其他人也从秦尊的称呼之中,瞬间反应出了来人的身份。

  King Qinguang Aristocratic Family 现存的最powerhouse ,秦昭侯,秦霸!

  但让所有人都愕然的是,秦霸竟然一碰面就一拳砸飞了正恭敬行礼的秦尊。

  即便秦尊也是王侯powerhouse ,在猝不及防之下也是瞬间looked pale ,身形跌飞了出去。

  “咳……Third Uncle ,您为何……”

  秦尊一张口就鲜血飙射,虽然ugly complexion 至极,但他还是压住了所有情绪询问道。

  “我让你来此处坐镇,替小珂护道,你就是这么护的?”

  秦霸咆哮般的问道,那world shacking 的嗓音之中,蕴含着无尽的悲怒。

  “Third Uncle ,您在说什么,小珂刚进入了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她……”

  秦尊不解的说道。

  “她死了。”

  秦霸声音低沉下来,“连精神内核都没有存留,家中的spirit tablet 已经碎成了渣。”

  “什么!”秦尊骤然脸色大变。

  而all around 人群在after a brief silence ,也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在吴意之后,秦小珂竟然也陨灭了?

   本来想一口气把这部分写完的,但实在时间不允许……很对不起追更的各位,大家见谅,可以稍微攒两天再看,接下来几章是关于主线的最大转折,看完大概很多疑惑都会得到解答,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先压一压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