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58

  第358章 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

  “时间长河……”

  Shen Qian 咀嚼着这四个陌生而又隐隐有着某种熟悉的词语,一时间茫然摇头。

  时间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

  since ancient times ,人们便已经察觉且提出了时间的说法。

  关于倡导人们珍惜时间的诗词名句更是数不胜数。

  Martial Arts 复苏以后,时空也常被一起提及。

  Shen Qian 唯独记得的是,在所there is a saying 之中,Martial Arts 能征服的只有空间。

  而时间,不仅仅是Martial Arts 七大Supreme Law 之一,也被冠以最不可捉摸的法则的名头。

  甚至经常有专家scholar 提出质疑,言称“时间”只是一个伪概念,世上本身并不存在“时间”,也就不存在可被Martial Artist 掌控的载体。

  这个言论,还一度被许多powerhouse 认可,甚至Shen Qian 自己,也颇为信服。

  而此刻从江陵王口中说出了这四个字,Shen Qian 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不过他没有急着发问,即便他感觉自己已经身处随时寂灭的边缘,也只是静静等待着江陵王开口。

  “世间一切,最神奇的就是时间。”

  江陵王轻轻的感慨道,“它可以改变一切,可以孕育一切,也可以毁灭一切。”

  说着,江陵王忽的手掌一挥,好似有一阵轻风拂过了Shen Qian 的身体,伴随着头脑的短暂眩晕,随即Shen Qian startled 。

  他的伤势并没有被治愈,但却有什么不一样了,好似是没有刚才那么糟糕了。

  “你的身体状况,回到了十分钟之前。”

  江陵王给出了答案。

  Shen Qian 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神色。

  很显然,江陵王是在告诉他就在刚才时间有所改变,但在Shen Qian 看来,如果江陵王只是用了某种治疗的手段,最终的效果大抵也是如此。

  “我留在此地的只是一道意识罢了,没那么多手段可用。”

  江陵王抬手,有无数细碎的powder 随风飞出。

  “那是什么?”

  “一种可以勉强装下一点点时间的河螺,也是‘时间长河’的特产,不过一旦离开了那里它就会变得很脆弱。”

  江陵王微笑着解释道。

  Shen Qian 听得似懂非懂,“刚才治疗了我伤势的就是这河螺?”

  “可以这么理解。”江陵王nodded 。

  “所以……时间真的是真实存在的?”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问道。

  “当然。”

  江陵王诧异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随即失笑。

  “少看一些网上的所谓专家言论,就算是从近代科学的角度来解释,宇宙诞生于大爆炸,然后有了熵增,如果时间并不存在,你如何去定义一切的变化?”

  “况且……”

  江陵王又是话音一转,“当你有朝一日踏入higher realm ,伱同样能感知到‘时间长河’的存在,只是,即便是顶级王侯,也并不知道它究竟在哪里。”

  “那本该不是‘人’能触碰的领域。”

  最后江陵王隐约叹息了一句,只是声音极小,恍若错觉。

  “但您是知道的,对吗?”

  Shen Qian 联想到江陵王之前所说的办法,不由心中一动。

  “我?”谁知道江陵王shook the head ,“我也不知道。”

  “您不知道?”Shen Qian 一时无语,那你跟我打半天的哑谜?

  即便对方是江陵王,在此时生死攸关的时候,也难以阻止Shen Qian 内心吐槽。

  “我虽然不知道,但有人曾经告诉过我怎么找到它。”

  江陵王又是mysterious 一笑。

  “……”

  Shen Qian 只能hehe 一笑,以配合江陵王的冷幽默。

  江陵王忽的将笑容一收,“接下来我就将找到时间长河的方法告诉你。”

  Shen Qian 赶紧收敛心神,洗耳恭听。

  “时间,在不朽之上。”江陵王缓缓说出了七个字。

  Shen Qian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后续,不由愕然抬头,“没了?”

  “没了。”江陵王颔首,“这就是那人的原话。”

  Shen Qian 紧皱眉头,总感觉这就是一句废话。

  但想来江陵王也不会拿他开涮,于是他仔细琢磨了一下,如果这是一个谜题,那显然解谜的重点就在“不朽”二字上。

  “何为不朽?”于是Shen Qian 直接问道。

  “不朽,就是不朽。”江陵王slightly smiled 。

  “那啥……江陵Senior Wang ,能说点我听得懂的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也不懂。”

  “……”

  Shen Qian 决定收回刚才的想法。

  江陵王一定就是在拿他开涮!

  你他喵可是初代九王之首啊,你怎么可能不懂?

  “七大Supreme Law ,生命、死亡、光明、黑暗、灵魂、空间以及时间,时间是唯一从未被任何人掌控过的法则,本王不知道很奇怪?”

  然而江陵王好似猜到了Shen Qian 在想什么,那淡淡的神态之间很有一种理直气壮的意味。

  Shen Qian 无言以对。

  这话说的真没有任何毛病。

  “你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尽快说完,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了,但只知道开启的方法还不够。”

  江陵王又很快接着道,“我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你must 牢牢记住。”

  Shen Qian 只得赶紧收起了胡思乱想,继续凝神以待。

  “进入时间长河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如果你真的进去了,你可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这是你需要有的心理准备。”

  什么样的代价?

  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就要提问,但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估计江陵王也只会回答他“不知道”。

  “具体是什么样的代价我也不知道,只怕没人知道。”

  果然,很快江陵王就shrugged 。

  “此外,如果你真的成功跨越了时间长河,几乎可以肯定,你会遭受那一整个时代的排挤,这是必然的法则backlash !”

  “关于这种排挤,那个人倒是提过一些。”

  “它无形无质,可能是任何一种形式,也许是灾祸,也许是所有人的仇视,直到你消失在那个时代或者泯灭才会停止。”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

  江陵王面色郑重的说道,“如果你还想回来,你就需要有一个锚。”

  “锚?”Shen Qian startled 。

  “时间长河是无比浩瀚的一个存在,如果没有一个锚,你会轻易的迷失在其中,所以,你需要有一个锚,帮你找到回来的路。”

  江陵王解释道。

  “我该怎么找到锚?”Shen Qian 忍不住提问。

  “我不知道。”

  所幸,这次江陵王没有完全让Shen Qian 失望,他很快就继续道,“但如果this time 你能成功进入,我可以充当你回来的锚,当你见我之踪迹,便可上岸。”

  话音落,江陵王看了一眼Shen Qian ,身形开始消散。

  “去吧,你的路,也许从现在才算开始……记住,你能救的不止你自己。”

  好似蕴含着某种深意的话语兀自残留在耳边,而江陵王的身形已经彻底隐匿。

  Shen Qian 抬了抬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略显茫然的站在原地,直至一丝来自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剧痛提醒了他。

  已经近乎完全枯萎的精神内核,在不断的提醒他,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冷静的厘清了思绪,Shen Qian 开始陷入了有生以来最为紧张的一场思考。

  “时间在不朽之上,时间在不朽之上……不朽……永恒……”

  一切的落脚点,必然还是要回到这两个字上面。

  since ancient times ,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岁月变迁,什么能堪称不朽?

  王侯能不朽吗?

  显然不能,毕竟九王之中的乾巫王已经被明确记载陨落了。

  古代的漫Heavenly Immortal 神呢?

  显然也不能,否则他们今何在?

  treasure ?

  一些强大的treasure ,比如Shen Qian 曾在Celestial Court world 见过的量天秤或许能长存,但如果“不朽”指的不仅仅是存在的时间,而更是某种无法毁灭的特质的话,那它们也不算吧。

  既是man-made refining 的,当然也可以人为破坏。

  最多只是……破坏的力量不够强罢了。

  所以,到底什么才能不朽?

  什么东西,是一直伴随着时间亘古以来存在,无论兴亡更替,也无论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只有它永不腐朽?

  蓦然,有一道灵光如同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那一板斧,劈开了Shen Qian 脑海之中的混沌。

  他抬头看去。

  这九王Secret Realm 的上空也是一片浑浊,不见出路。

  但他知道,穿透九王Secret Realm ,穿透Blue Sky Yellow Springs ,穿透那aloof and remote 的无尽穹顶,有一样东西,是绝对算得上亘古不休的。

  道。

  唯有道,可称不朽。

  它虽然被Martial Artist 领悟,但从未听闻被Martial Artist 创造。

  所谓的“前人没有走过的Dao’ ”的说法,也只是因为它第一次被人踏足,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轰隆隆!

  在system 的催动下,天穹生裂,隐约中有一片闪烁着mysterious 星芒的海洋露出了tip of the iceberg 。

  那是道海。

  那是世间一切法则的交汇之地。

  那里就是不朽的源泉。

  但……新的问题来了。

  怎么上去?

  Shen Qian 不是没有去过道海,但那一次是因为夺天之阵,而即便他能重新布置一次夺天之阵,或者说system 的能量足以催动他再去窥探一次道海,也没用。

  因为上去的只会是意识。

  那只是“悟道”的过程,并不足以让他整个人连同肉体一起进入道海。

  那么,fleshy body 也能上去吗?

  答案是肯定的。

  所有Martial Artist ,毕生都会有至少一次完全进入道海的机会。

  那就是“身化Mountain And Sea ”的时候。

  这不仅仅是精神的蜕变,更是肉体的baptism 。

  在道海的牵引之力下,Martial Artist 将迎来Life Level 的完全进化。

  Shen Qian 已经牵动过一次道海了,但那时在system 的“作弊”下,在那时空已经破碎的Celestial Court world ,Shen Qian 只是Essence Power 完成了蜕变,Life Level 却没有改变。

  那只是一次“假breakthrough ”,让Shen Qian 提前拥有了Essence Power ,完成了前无古人的壮举。

  而这里是九王Secret Realm ,是鲜活的时空,这里不会阻隔“道海”。

  如果Shen Qian 能在这里再breakthrough 一次的话……

  至于他realm 不够的问题……

  当Shen Qian 举目看去,九王Secret Realm 里那已经近乎液化的实质Spiritual Qi ,难道不足以支撑他breakthrough trifling 两个small realm 吗?

  要知道这里随便抓一把Spiritual Qi ,只需要略加调和,就能造就出一颗Mountain And Sea 级的“Essence Raising Pill ”来!

  即便Shen Qian breakthrough 所需的Spiritual Qi 远超同阶Martial Artist ,这里也绰绰有余。

  于是Shen Qian 闭目。

  bang!

  他的身体化为了巨大的vortex ,开始源源不绝的吞噬着all around 的Spiritual Qi 。

  Spiritual Qi 化作了风暴,尽数涌入了Shen Qian 体内。

  他的气机,开始逆势上涨。

  高Martial Artist 七段中期、高Martial Artist 七段后期……

  啵!

  effortless 的捅穿了那层薄薄的膜,仅仅是半分钟不到的时间,Shen Qian 就with no difficulty 的breakthrough 了高Martial Artist 八段。

  他的肉体基础早已稳固的远超他自身的realm ,只要Spiritual Qi 足够,只要他愿意,breakthrough 自然不是难事。

  而就在breakthrough 的一瞬间,肉体的小蜕变竟然暂时止住了精神内核的枯萎,为他争取了更多时间。

  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

  他的气机还在不断上涨。

  高Martial Artist 八段Early-Stage 、八段中期……又是五分钟的时间过去,Shen Qian 成功踏入了高Martial Artist 九段。

  他的精神内核开始重新焕发出了一丝光彩。

  这一刻Shen Qian 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白瞎了自诩智慧无双,全然忘记了只要realm breakthrough 也是可以止伤的啊!

  光是此时breakthrough 高Martial Artist 九段,至少能保证Shen Qian 还可以坚挺数个小时。

  也就是说,他此时停下去找九王Secret Realm 的出口也来得及,只要能出去,他就能获救。

  但Shen Qian 很快放弃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突然想起了江陵王最后的话语。

  “你能救的,不止你自己。”

  既然有了进入时间长河的希望,如果真能逆转时间,那曲白Senior 、林三默and the others 是不是也可以复生?

  甚至……

  还有一点,Shen Qian 不傻,方凡那些讥讽仍在耳边回响。

  他不知道自己出去要面对的是什么局面,即便问心无愧,又何必大费周章?

  所以,这仍然是某种意义上的自救。

  于是Shen Qian 瞬间坚定念头。

  时间长河……他今天入定了!

  bang!

  随着Shen Qian 意念驱使,他身上的气机再度节节攀升。

  短短数十分钟,就来到了某个临界点。

  这是Shen Qian 没有触碰过的地带,Shen Qian 也隐约感觉到了它的厚重。

  想要breakthrough ,好似难如heavenly ascension 。

  ……但那只是对别人罢了。

  “break for me !”

  伴随着Shen Qian 的怒吼,他体内疯狂运转的Essence Power 在短暂凝滞之后,化作了一把巨大的利刃,斩向了那冥冥之中的阻隔。

   剧情转折点,生怕出错,这几章会写得慢一点……谢谢大家的体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