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59

  第359章 七丈九

  Mountain And Sea ,是现代Martial Arts 划分最重要的dividing line 。

  在普罗大众的共同认知之中,Mountain And Sea 就是powerhouse 的标识。

  在华夏,一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就能直接享受到每月十万的最低津贴,一旦在社会上任职,无论何等职位年薪都必定是several millions 起步。

  甚至像是在Jing City 那样的小地方,排除掉Heavenspan Pagoda 这种special existence ,整个城市也未必找得出一个巴掌数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来。

  当然,时至今日,Shen Qian 早已不再是那个因为mother 病危,而将Mountain And Sea 作为毕生追求的懵懂少年。

  甚至从某种意义而言,他已经越加明白大佬高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Mountain And Sea ,才是Martial Arts 真正的开始。”

  这一刻当Shen Qian 怒吼,他的spirit strength 和Essence Power 都开始勃发,同一时刻,一道模糊的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了Shen Qian 的身后。

  那是“Dao” 的雏形。

  不同于以往,Shen Qian 没有再借助system 的力量,虽然那样可能更加轻松。

  甚至Shen Qian 愿意的话,比如直接将澹台沁的“Dao” 照搬过来,他眨眼就能迈入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而且还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沿着澹台沁的大道脉络走到和她同等的realm ,成为Peak Mountain And Sea 。

  可this time ,Shen Qian 不愿意。

  虽然“Dao” 可以走多条,但他更希望,他第一条开辟的“Dao” ,是独属于自己的“Dao” 。

  即便……这条“Dao”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已经注定会极其艰难。

  它容不得一点闪失,一旦出了疏漏,崩塌只在一瞬之间。

  但从某种角度而言,它又是最适合Shen Qian 的“Dao” 。

  因为拥有system 的Shen Qian ,足以承担它崩塌带来的后果,他有一万条退路可以选择,毕竟……他是一个可以在大道上反复横跳的男人。

  而这种“Dao” 的好处,却在于只要不崩塌,它将会是一条真正的通天大道。

  ……嗯,在Shen Qian 的理解之中,如果这样的“Dao” 都不能通天,那没人可以了。

  bang!

  冥冥之中有heavenly thunder 回响,那看似厚重的阻隔,却在瞬息被直接碾碎。

  Shen Qian 从不存在breakthrough 上的bottleneck ,就算这是Mountain And Sea Realm !

  strictly speaking ,实际上在数个小时之前,Shen Qian 甚至还只是高Martial Artist 一段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问道”和“寻道”的过程。

  只是碍于realm 的原因,他没有“得道”罢了。

  此时Shen Qian realm Perfection ,一切自然是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

  轰隆隆!

  虚空彻底裂开,无法抗拒的牵引之力降临到了Shen Qian 身上。

  Shen Qian 只是晃了晃神的功夫,整个人已经来到了“道海”之下。

  抬头,是风雷水火,是世间一切元素的聚集之点,而在Shen Qian 的意念所至的地方,就在他的脚下,一条无比宽阔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开始向前延伸。

  也就在这个过程之中,不知从何处折射而出的七彩之光包裹了Shen Qian ,那极致的温暖和舒适差点让Shen Qian 呻吟出声。

  他体内的Essence Power 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开始蜕变,连带着他的fleshy body 和精神内核也是如此。

  只是略略一感受,Shen Qian 的内心就完全被惊喜所占据。

  论Essence Power ,他早就在之前的“假breakthrough ”中蜕变了一次,后来在Divine Chance Temple ,因为Supreme Unity 王的馈赠,他的Essence Power 再次得到进化。

  论fleshy body ,本来Shen Qian 不算多强,但在Cultivation 了顶级Divine Ability “灾厄佛”后,他的fleshy body 也接连蜕变,如今早已是same realm 之中的顶级层次,甚至根本不比Mountain And Sea 逊色。

  论spirit strength ,这一直都是Shen Qian 的强项,得益于他在这方面的恐怖innate talent ,他的spirit strength 堪称碾压同阶。

  所以直至此时breakthrough 之前,Shen Qian 一直都有着某种担忧。

  那就是……道海的牵引之力,真的能帮助他再次完成蜕变吗?

  但此时,Shen Qian 知道自己多虑了。

  道海的牵引之力,绝对是所有可被定义的蜕变之力中的highest level 。

  他体内的Essence Power ,几乎是在沸腾的瞬间,就被压缩了整整一圈。

  体积的缩小,象征的是质量的大幅提高!

  整个蜕变过程不会超过一分钟,但是当七彩之光褪去,连带着Shen Qian 体内重新流淌的强大Essence Power ,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彩色光晕。

  如果说之前Shen Qian 的Essence Power 质量大约是1.3左右,那么此时,他无疑已经达到了2.5甚至更高。

  那彩色的光晕,极有可能就是Senior Brother 姐们口中的“禁忌Essence Power ”的象征。

  何为禁忌?

  禁忌即象征着不可提及和不可触及。

  禁忌Essence Power 到底如何强大,现在Shen Qian 还没有太直观的感受。

  但仅从自己出发来比较的话,光是此刻Essence Power 的蜕变,就让他的战力起码增加了一万。

  反倒是fleshy body 的增强不如Shen Qian 预期的幅度那么大。

  不过考虑到可能是“灾厄佛”将他的基数拔得极高,而且他毕竟不是走body refinement 一道的powerhouse ,三成以上的增幅已经算是极强。

  最让Shen Qian 意外的,还是精神内核的蜕变。

  Shen Qian 虽然早就提前凝聚了精神内核,但他的精神内核和其他Martial Artist 并无二般,完全符合教科书上的描写,即核桃形状,充其量比初入Mountain And Sea 的Martial Artist 大一些罢了。

  但此时,那原本是核桃形状的精神内核,却是在蜕去一层外皮后,变成了圆润的鸡蛋型。

  原本表面那些褶皱都消失无踪,光滑无比。

  同样的,隐隐有彩色光晕从中透出。

  “莫非spirit strength 也有‘禁忌’一说?”

  Shen Qian 只能这般猜测。

  就如同Essence Power 一般,原本在Mountain And Sea 之前,Martial Artist 也是impossible 掌控spirit strength 的。

  所以等同于他的精神内核也被重新孕育了一番,如破茧重生,那么再上一个层次是完全可能的。

  只是蜕变以后的spirit strength 又有何等妙用,也需要Shen Qian 之后再探索了。

  至于那原本令他生机尽失的致命伤势,也早在七彩之光的照耀下消弭无踪。

  此时的Shen Qian ,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最后,Shen Qian 睁开了眼睛,向脚下延伸出的“Dao” 看去。

  蜕变的过程也是“Dao” 具现的过程。

  这才是Shen Qian heavenly ascension 的真正依仗。

  只看一眼,即便Shen Qian 早有心理准备,此时也不由一惊。

  因为他凝聚出来的“Dao” ,只从视觉判断,也实在是过于夸张了。

  从广义去定义一条“Dao” 的强弱,一般参考三个维度。

  从重要性排序,这三个维度分别是高度、宽度及领域。

  道高不必说,那直观体现了一个人能从“Dao” 之中获得多少战力。

  正常的Mountain And Sea ,基础道高为一丈,每提升一个realm 再得一丈。

  City Lord 之道广受追捧,就在于成道之日即可得三丈道高,堪称根基无比稳固。

  澹台沁道高十六丈,只是后来Shen Qian 惊觉自己其实从不知道对方的真实realm ,顶级Mountain And Sea 就一定是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吗?

  在见识过一个个peerless genius 的“道高”后,Shen Qian 已然明白,realm 只是战力的一个佐证,却不能完全代表战力。

  就如Shen Qian 自己,在他纵横Nine Heavens 的时候,谁敢相信他其实连Mountain And Sea 都没有breakthrough ?

  而此时,当Shen Qian 仰头丈量自己的道高,他不由满足的sighed 。

  七丈九!

  没错,那只有一层Dao Mark 的“道高”达到了恐怖的不可思议的七丈九!

  林三默号称镇压同代,fourth layer Dao Mark 不过十一丈,平均道高二丈二,那已经是一个极为terrifying 的水准。

  别看Shen Qian 以system summon 的“Dao” ,动辄便十丈起步。

  但那并不真实。

  那只是在system 的strength control 下,他在特定领域可以承受的最大道高罢了,也许以后随着Shen Qian realm 增强,system 有朝一日能轻易summon 出数十丈高的道。

  比如system summon “刀锋之道”,道高十丈,那其实是Mountain And Sea Third Heavenly Layer 到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水准。

  但那些“Dao” 给Shen Qian 的战力反馈,绝对不如他自己的“Dao” 来得真实。

  换句话说,其中是要打折扣的。

  而此刻,Shen Qian 以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之躯,道高七丈九,这才是真正耸人听闻的事情,属于说出去没几个人相信,就算放出来也会有人质疑的高度。

  再类比一下,有了如此基础的高度,等Shen Qian 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Third Heavenly Layer ,就算去除掉初入Mountain And Sea 带来的加持,仅从道高而言,他就有可能毫不逊色于澹台沁!

  第二个指标,是“道宽”。

  越宽敞的道路越好走,越狭窄的道路越难走,“道宽”也适应这个定理。

  Shen Qian 的“道宽”约莫十丈,略高于平均水准。

  但这也正常。

  这毕竟是一条不会那么容易走的“Dao” ,能有如此“道宽”已经是得益于Shen Qian 的根基雄厚,估摸着还有martial skill Divine Ability 的加成。

  真正惹人瞩目的,是大道两侧边缘。

  那代表着“岔路”的probability 。

  澹台沁的“Dao” 有无数岔路可以选择,但Shen Qian 的大道边缘光滑无比,没有半点分叉,这就意味着,这是一条无法转弯的路。

  但正合Shen Qian 心意。

  最后,则是领域。

  这代表着“Dao” 的归属。

  毫无疑问,这是绝对的天之一道。

  这也昭示着从此刻开始,Shen Qian 将被冠以“逐日Mountain And Sea ”之名。

  逐日Mountain And Sea 的First Heavenly Layer 又被称为“凌云境”,寓意着战力增幅的最大化。

  人之一道,道高每高一丈,约莫可以增幅自身10%的战力,天之一道一般都在20%以上。

  Shen Qian 目前还不确定自己的“Dao” 能带来多少战力增幅,但就算用最低的20%去计算,他的战力也将直接翻倍。

  “但如此惊世骇俗的Dao’ ,能少用还是少用吧……”

  Shen Qian 嘀咕了一句。

  良久,Shen Qian 终于才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心情激荡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随即,他的目光looked towards 了眼前道海的最高处。

  “时间,在不朽之上。”

  念叨着这句话,Shen Qian 骤然轻踩了一下脚下的大道,他的身形也顺势腾空而起,moved towards 道海最高处掠去。

  oh la la !

  当Shen Qian 超过了七丈九的高度,道海瞬间翻腾起来,有焚烧一切的烈焰来袭,也有可以冻结灵魂的冰霜降落,还有无数分辨不清的危险,几乎是刹那间就笼罩了Shen Qian 。

  规则的存在,不允许他超过自己“Dao” 的高度。

  不过Shen Qian 并不慌,他的眼神一闭一睁,system 已经上线。

  只见Shen Qian 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变,刚刚靠近的那烈焰便变得温和,随即Shen Qian 身形再一闪,在气息再次骤变的同时,已经穿越了那片Extreme Cold 地带。

  道海之复杂far surpasses the imagination 的极限,since ancient times ,或许Shen Qian 不是尝试越过他的Number One Person 。

  但或许,他却是第一个成功的。

  因为再没有谁可以像system 这般,近乎能窥探所有的道,能在那肆掠的汪洋之中,找出一条清晰透彻的出路来。

  当最后一片仿佛沉眠着死亡的地带被Shen Qian 轻巧的穿过,迎面是一层厚重的七彩的云。

  越过云的瞬间,Shen Qian 一个shivered 醒了过来。

  他甚至来不及去感慨system 疯狂燃烧掉的能量值,就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彻底震撼。

  这好似是Star River 的最深处,也可能是Heaven and Earth 的最深处。

  举目望去,到处都是一种灰蒙的色彩,在那些灰蒙之中不时有光点闪过,但并不能看清晰是什么。

  而真正吸引了Shen Qian 所有视线的,是在这灰蒙的尽头之中,奔腾而来的一条河流。

  那宽达thousand zhang 的河流grandiose 往前而去,看不到来处,也看不到去处,但它的水流,却呈现一种梦幻的silver 。

  仔细看去,那些silver 的粒子之中竟是all-inclusive ,Shen Qian 看到了道海之中能看到的一切元素,也看到了Heaven, Earth and Mortal 、云彩、出生还有万物……

  但很快,一阵强烈的晕眩感传来,Shen Qian 只能赶紧垂下了眼睑,不敢多看。

  “时间长河竟然真的是一条河……”

  这一刻,Shen Qian 心中只是whispered 。

  唯一诡异的是,这河流没有声音。

  这方空间安静的terrifying ,甚至Shen Qian 连自己的heartbeat 和呼吸声都听不到。

  “来吧。”

  转头看了看all around ,确定没什么其他东西存在,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身形骤然腾空而起,随即一个猛子扎进了那silver 的河流之中。

  没有水花喷涌,时间长河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彻底吞没了跳进去的Shen Qian 。

  这片应是自亘古就存在的空间重新变得寂寥起来……仿佛从没有任何人来过。

   欢迎大家竞猜一波,Shen Qian 的“Dao” 是什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