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0

  第360章 远古?

  Shen Qian 好似闯入了一幅正缓缓流动的画卷之中。

  只是瞬间,那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嘈杂的、喧嚣的声音就将他淹没。

  那其中有人在低语,有动物在吼叫,有钢筋泥土的搅动,也有山川河流的回响。

  当他转头向一侧看去,爆炸般的信息就涌入了他脑海之中,饶是Shen Qian 已经凝聚了精神内核,脑容量无比恐怖,这一瞬间也被冲击得头晕目眩。

  明明是惊鸿一瞥,但向着Shen Qian 涌来的,却好似是一个时代的信息量。

  Shen Qian 想起了“迷失”的说法,赶紧谨守心神,将一切想要向他涌来的画面都拒之眼外,转而打量起时间长河本身来。

  在外看去,时间长河就已经有thousand zhang 宽,此时surrounded by this ,Shen Qian 感觉更加渺小。

  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画面和声音,非要比喻的话,Shen Qian 就好似被亿万个屏幕同时包围,而他就在其中随波逐流,缓缓向前。

  “Time Acceleration 的方向应当是代表着现在和未来。”

  Shen Qian 思考着,试探性的想要挪动身体。

  但迎面却有着一股几乎impossible 战胜的阻力,牢牢挡住了他的步伐。

  任凭Shen Qian 如何挣扎用力,都无法寸进。

  “是窥探未来impossible ,还是……我的力量不够?”

  Shen Qian 皱眉。

  想了想,他又转过身来,looked towards 过往。

  没有尽头的无数灰白画面已经定格,从Shen Qian 的角度看去,来路仿佛死寂。

  他试着迈动步伐。

  无比巨大的阻力传了过来,但Shen Qian 却反而是一喜。

  因为这阻力虽然也很强横,但明显比之去到未来的方向要弱上不少。

  有希望!

  于是Shen Qian 调集全身力量,loudly shouts 往前走去。

  终于,他迈出了first step ,整个人都往前挪了十公分的距离。

  随即……

  bang!

  瞬间尖锐了千倍的噪音几乎要穿透Shen Qian 的耳膜。

  而那些在刚刚视角看到的恍若静止的画面也一下子鲜活了起来,随即无比巨大的拉扯感和撕裂感从四面八方传来,好似要将Shen Qian 搅成碎片。

  他就像一个闯入了禁止地带的来客,开始受到了整片空间的排挤。

  this time 即便是关闭了视听也根本阻挡不了那些纷扰信息的进入。

  恍惚之中,Shen Qian 甚至看到了Jing City 街头的父母,他们正在争吵着什么,但还不等Shen Qian 听清楚,又被其他的杂乱信息掩盖。

  似刚才的画面,只是在一秒钟时间里进入他脑海的亿万个画面的一种。

  ”Ah!”

  Shen Qian 想让system 上线,却发现system 毫无反应,他只能痛苦的loudly roared ,不管不顾的继续往前走去。

  他也不知道该走到哪里才能回到对的时间点,他心中只是想着再多前进一点会更稳妥。

  两步、三步、四步……

  随即是两米、五米、十米……

  Shen Qian 的步伐越加艰难,眼神也逐渐呆滞。

  从外表看去他身上没有任何异常,但在Shen Qian 的感知里,他已经变成了一具skeleton 生裂的骷髅,所有的血肉肺腑都早已破碎飘零。

  gradually ,Shen Qian 甚至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也忘记了为什么向前。

  他只是麻木的驱动着体内的每一丝气力,不断蹒跚着向前走去。

  即便心中无限警醒,他还是迷失了。

  直至某一刻,一个熟悉的温和的声音夹杂在无数噪音之中传进了Shen Qian 的耳朵。

  Shen Qian 一个shivered ,原本已经呆滞的眼眸有了一瞬间的惊醒。

  根本来不及思考,Shen Qian 把握住了这可能是唯一脱离时间长河的机会,他怒吼一声,纵身一跃,碰触到了正流动着的某个画面。

  短暂凝滞之后,Shen Qian 整个人便被吸了进去。

  在Shen Qian 消失后,时间长河内部的汹涌转瞬平息,一切又变成了静止和灰白。

  又过了不知多久。

  忽的,整个时间长河都沸腾了起来,all around 的一切画面和声音都变得摇曳不止,随之降临的,是一股堪称滔天的terrifying aura 。

  这气息的强大,甚至连时间长河都已经有些承载不住,all around 的一切都出现了崩塌的迹象。

  气息好似化作了眼眸,在原地扫视数秒之后,终于是在时间长河崩溃之前消失。

  只是隐约间,这片根本impossible 出现其他声音的空间内,有着一声coldly snorted 一闪而逝。

  ……

  Shen Qian 是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湿热弄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硕大的脑袋正滴溜溜的盯着自己,同时一截湿漉漉的舌头还在自己脸上舔啊舔的。

  Shen Qian “shua” 的一下坐了起来,“脑袋”受了惊吓也赶紧跑远,在十数米外好奇而又警惕的看着自己。

  Shen Qian somewhat 愣怔。

  正盯着他的,赫然是一只硕大的花猫。

  这猫有多大呢?

  见过东北虎吗,约莫就是那么大。

  但对方圆润的脑袋、毛茸茸的身体,还有那秀气的五官,又分明表明了对方是一只bloodline 极其正统的猫咪。

  只不过,比起现代的猫咪,这只猫的爪子明显要锋利了不少,应该battle strength 十足。

  见这猫好像没什么offensive ,Shen Qian 抹去了脸上的口水,这才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天空高远而澄澈,只是第一眼看就让Shen Qian somewhat absent-minded 。

  他活了接近二十年,哪怕是在天气system 最牛匹的北都,也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天空。

  一望无际,碧蓝如洗。

  甚至连那些稀疏飘荡的云朵,好似都有着某种淡淡的瑰丽。

  随即是那新鲜的充满了草木气息的空气,只是吸一口都感觉relaxed and joyful 。

  若说唯一有什么不对……就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piritual Qi 。

  不是没有,而是稀薄到离谱。

  哪怕是在Spiritual Qi 相对算是稀少的Jing City ,都比这里浓厚数倍。

  “所以这到底是哪里……或者说何时?”

  Shen Qian patted 残存着撕裂感的脑袋,整个人的意识逐渐清醒,也记起了之前的事情。

  差点迷失在时间长河之中的他,在最后关头终于挣脱,来到了这不知名的地界。

  首先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自己肯定是走多了。

  原本Shen Qian 的想法只是回到Nine Heavens 之争开始之前,在那时间长河之中,他也不知道距离是如何对应时间跨度的,只是想着多走一些没错。

  但现在看来,Shen Qian 有极大可能走过头了。

  而且,只怕超出的距离,还不是little bit 。

  难道这里是灾变之前?

  Shen Qian 骤然complexion changed 。

  他突然反应过来,灾变之后只怕华夏的任何地方都impossible 找到这么优美的环境,is it possible that 他走的那截距离已经跨越了数百年?

  戾!

  正在Shen Qian 这么想的时候,天空之中忽的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叫声,Shen Qian 抬头看去,就见一大片阴影自极高的地方飞掠而过。

  Shen Qian 略显震撼。

  如果说此时蹲在不远处的那只花猫,还没让Shen Qian 意识到什么的话,那么此刻自高空之中飞过的那只身长足足有百米的苍鹰,却好似激起了Shen Qian 的某个记忆符号。

  这类似的场景,他大约是在哪里见过的。

  took a deep breath ,Shen Qian 先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检查起自身的状况。

  还好,肉体上受了些损伤,但应当是最后时刻跨越空间所带来的的撕裂伤势,导致他此时外表看起来血肉模糊,但只要略作休养很快就能recover completely 。

  体内新生的Essence Power 近乎空荡,这倒也正常,在穿越时间长河的时候,Shen Qian 堪称是耗费了Strength of Nine Bulls and Two Tigers ,让他此时有点类似于进入了脱力状态,连新生的精神内核都黯淡了下去。

  关键this world Spiritual Qi 还如此稀薄,以Shen Qian 如今的元气质量,要在短时间内恢复还真不是一件易事。

  随后Shen Qian 又检查了一下storage space 。

  嗯,山河刀和残破的Battle Armor 都在,只是之前储备的medicine pill 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在那灵巫world 的时候,由于Spiritual Qi 匮乏,Shen Qian 分了不少快速补充Essence Power 和疗伤的medicine pill 出去,算是直接清空了他的库存。

  想起灵巫world ,Shen Qian 不由想起了自己那一大堆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的Nine Heavens 令,一时间有些惆怅。

  对了,Great Saint 好像也被自己丢在了Nine Heavens 战场,却不知道此时如何了……

  “meow! meow! ”

  忽然急促起来的猫叫声惊醒了Shen Qian ,他subconsciously 抽出了山河刀,随即皱眉。

  或许是昏沉的头脑让他的警惕下降,却在此时才听到了那密集的脚步声。

  oh la la !

  在Shen Qian 作出反应之前,前方草叶拨动,随即十数道silhouette 就出现在了Shen Qian 的视野之中。

  Human Race !

  Shen Qian 眼睛一眯,但还是保持着警惕。

  因为眼前的Human Race ,和Shen Qian normally 里见到的不太一样。

  他们无论男女身材都极为高大,皮肤偏向黝黑,五官深邃,身上的衣服也极为简陋,除了几个女性算是相对得体,其他无论中年青年大多是腰间裹一件兽皮完事。

  倒是他们手中的兵刃还算有些形状,只是相比起Shen Qian 手中的山河刀,就和破铜烂铁没什么区别了。

  若说这群人有什么让Shen Qian 惊讶的地方,大抵就是他们那坚实的肉体了。

  只是略略一感应,好似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强悍爆发力。

  之前将Shen Qian 弄醒的花猫“喵喵”叫着跑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身旁,这时Shen Qian 才意识到,原来花猫是这些人饲养的宠物,怪不得他们会直接moved towards 这边过来。

  可惜Shen Qian 虽然精通百兽语言,但家宠的猫狗还真不在其中,所以他事先也没有警觉。

  双方视线相对,那十几个人在短暂愣怔后惊讶的发出了叫声,随即就朝Shen Qian 走了过来。

  没有感受到明显恶意的Shen Qian 也就按兵不动,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虽然这些人肉体力量估计还不错,但若说想对Shen Qian 造成什么致命的威胁,那就是个笑话了。

  “&*#%……”

  “泥点山那个左边?”

  领头的一男一女分别开口。

  那brawny man 和Shen Qian 说的等同于鸟语,女人还稍微能听出一点华夏语言的模样,但组合起来Shen Qian 就有点懵逼了。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Shen Qian shrugged 。

  本来只是subconsciously 的一句话,Shen Qian 也没指望这些人能听懂,但让Shen Qian 意外的是,一男一女在startled 后,竟是齐齐转头,looked towards 了那大花猫的主人。

  那身材火辣的年轻女子似也有些惊讶,大步走上前来,如湖水一般澄澈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Shen Qian ,“泥是……五大族的人?”

  这次Shen Qian 终于听懂了,虽然年轻女子的语言距离现代的普通话还有着遥远距离,但那些音节却有点接近的味道,只是带着某种浓重的方言音。

  Shen Qian 没急着回答,而是抿了一下这女子的问题。

  五大族?

  所以,自己说的语言被他误会成了是这什么五大族的语言?

  “是。”Shen Qian 想了想,直接nodded and said 。

  十几人明显露出了惊奇的表情,好似其中还隐隐有一丝敬畏。

  那年轻女子也是表情变得谨慎了不少,又继续问道:“泥……受伤……请和我们回部族……我们帮你……”

  这次女子的语速快了一些,Shen Qian 也有一部分没听懂,不过大概意思倒是听明白了。

  Shen Qian 倒也没拒绝,他急需获取更多的信息,以确定自己到底和目的地偏离了多远,当即就nodded 答应了。

  entire group 议论了几句,随即就由那一男一女领头,年轻女子落后一步陪着Shen Qian ,重新拨开草丛moved towards 大山深处行去。

  路上,年轻女子看了一眼Shen Qian 凄惨的模样,随即从腰间解下一个皮囊然后递给了Shen Qian 。

  在年轻女子的口述加比划之中,Shen Qian 大概知道皮囊之中是某种疗伤的草药,他也没客气,拿过来大把涂抹在身上,看得那女子蹙眉不已,但欲言又止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不过通过一路上的交谈,Shen Qian 倒是从年轻女子口中得知了许多信息。

  他的面色,也变得越加古怪。

  这群人来自一个叫做“大月”的小型氏族,部族里有不到千人,世代居住在这片叫“蟒山”的地带,已有几百年的岁月……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从这年轻女子的只言片语来看,从他们还是壁刻的古老历法来看,无论这里是哪里,在时间上都必定是一个极为远古的年代!

  Shen Qian 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虽然在其中逆势而行的时候意识模糊,但印象中他在时间长河也没走出多远啊,怎么就到了上古了?

  而且,Shen Qian 阅览的历史书籍也不算少,但此刻任凭他如何搜寻记忆,竟也找不到任何对应的信息,无论是“大月”、“五大族”还是“蟒山”,他听着都极其的陌生,这只能说明……

  他此刻所在的年代只怕比想象的还要更加久远。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