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1

  第361章 万族战场

  Shen Qian 开始旁敲侧击的向这名叫“月隼”的girl 打听历史。

  主要是月隼诧异的眼神,让Shen Qian 也不好询问的太明显,只能以交流之名一点点收集信息。

  或许在对方的眼中,自己出身五大族,怎么可能不知道久远的历史呢?

  毕竟,传说中的五大族可是都设有一种叫做“学堂”的存在,只要在里面上过学的人,都是有着大智慧的scholar 。

  不过通过Shen Qian 一顿忽悠,还是得到了一丢丢有用的信息。

  首先可以肯定,这些Human Race 和自己应该是一脉的。

  因为在人类的起源上,他们无比信奉“盘古造世”和“Nüwa mends the heavens ”的传说。

  盘古、伏羲和Nuwa 也是他们口中的三尊Supreme God 。

  apart from this ,这还是一个神明横行的年代。

  除了这三尊没人见过的创世神,还有许多“活着”的神明存在于世。

  所谓“活着”,就是指这些神明被不止一双眼睛亲眼见证过,且他们时不时就会冒出来刷一下存在感。

  这其中不仅有Human Race 供奉的神,还有异族供奉的神,也还有许多诸多族群共同信奉的大神。

  当Shen Qian 听到这里的时候,somewhat 讶异,心情也略微沉重。

  倒不是惊讶于神明是真实存在的,而是印证了他的某种猜测。

  因为按照他曾经阅读过的《远古Human Race 史》来看,Human Race 还在信奉神明的年代,甚至只是在那本书的序言里提及过。

  也就是说,这段历史还要早于《远古Human Race 史》所描述的年代。

  ……我特么到底是穿越了个啥?

  Shen Qian 百思不得其解,他进入时间长河的初衷,明明是为了扭转Nine Heavens 之争的结局。

  这也走得太远了吧!

  最后的问题,就是搞懂五大族又是什么了。

  在Shen Qian 看来,如果这片Human Race 的地域是以那五大族为核心,那么许多问题的答案应该都在五大族身上。

  只是Shen Qian 在月隼心中已经是五大族的人了,反而不太好问关于五大族的问题。

  有强大的精神内核做支撑,Shen Qian 的语言学习能力自然是没得说,约莫走了十several li 路以后,两人的交流已经越来越顺畅。

  而随着前面带头男子的呼喝声,在视野之中出现了一些以石头堆砌的房屋建筑的时候,Shen Qian 明显察觉到all around 的人都略微relaxed 。

  这时他突然想起之前一路上,在Shen Qian 和月隼交谈的时候,其余人除了偶尔好奇的打量一眼Shen Qian 之外,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寡言,只是不断警惕地注视着all around 。

  包括月隼,也曾经cautiously 的提醒过Shen Qian 可以适当放低一些音量。

  Shen Qian 特意问的时候,她说是怕惊扰了蟒山的Spiritual God ,当时Shen Qian 只以为是某种习俗,但现在看来只怕别有深意。

  大月氏族居住的地方在两山环抱之间的一个窄谷,因为地处低洼,夏天潮湿闷热,冬天又阴冷难耐,speaking of which 实在算不上好住。

  若说唯一有什么优势,大抵就是这窄谷只有一个出入口,算得上易守难攻。

  而在窄谷的入口,除了两个看守的brawny man ,还衔挂着一枚已经被风干的scarlet 鳞片。

  “那是什么?”Shen Qian strangely said 。

  “那是Spiritual God 的信物,可以保佑我们的安宁。”月隼比划着解释了一番。

  至于那蟒山的Spiritual God 究竟是什么,月隼却是在一直回避这个话题,Shen Qian 也不好多问。

  进入了大月氏族的领地,Shen Qian 四下打量了一番,才发现这个部族比他想象的还要穷困,开始看见的那几栋石头屋,基本就是大月氏族全部的门面了。

  再往里走,就全都是一些土石混合的低矮建筑,还有不少是在山壁间凿出的窑洞。

  随着entire group 进入,整个氏族突然喧闹了起来,许多人都从各处跑了出来,其中以妇女和孩童居多。

  不过大部分人,就只能用衣不蔽体来形容了。

  那些人只是略微诧异的看了一眼跟在最后的Shen Qian ,很快就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领头的男女身上。

  但随着那对中年男女大声说了一些什么,周围的人都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男子似也有些难为情,好在这时,Shen Qian 身边的月隼走了过去,随着她说了几句什么,接着用手一挥,然后,一头体型硕大约莫有四米高的鹿型生物就出现在了空地上。

  “哇哦!”

  周围的人都兴奋的挥起手来,大声欢呼着什么。

  Shen Qian 也很是诧异。

  倒不是因为其他人都空手而归,只有月隼有所收获,而是因为月隼竟然有空间Spiritual Artifact 。

  如果Shen Qian 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月隼腰间的那根银绳。

  Shen Qian 本以为那只是一个装饰性的饰物,充其量只是模样好看了一些,但didn’t expect 那竟然是一件空间Spiritual Artifact !

  空间Spiritual Artifact 的珍贵性不用多说,尤其是……

  一般是按照体积越大价值越高来计算,像Shen Qian 最早买的那枚戒指,市面价格高达近八百万,而Old Liu 手中那枚鹅蛋大小的空间宝石,价值则超过了五千万。

  但,像是月隼这根腰绳,全部展开近一米长,又有拇指粗细,仅从体积来说甚至远远超过了Old Liu 手中的空间晶石。

  这就算是放在华夏的拍卖市场,也是属于有价无市的那种。

  大月氏族明明是一个如此穷困的部族,就算这月隼看起来在氏族之中有些身份,却随身携带如此珍贵的treasure 也是有些夸张了。

  这时,带队的那middle-aged man 似也是察觉到不妥,在警惕地看了一眼Shen Qian 后,低声快速和月隼说了几句什么。

  Shen Qian 耸耸肩,将眼神挪开。

  在那些围上来的clansman 兴高采烈地将野鹿抬走后,月隼走了过来,带Shen Qian 继续往里走去。

  “我必须得带你去见patriarch ,因为你是outsider ,即便你是来自五大族的人……”

  月隼小心的解释着,那澄澈的眸子之中somewhat 别样的色彩。

  Shen Qian 估摸着,应当是那男子的提醒让她内心还是产生了一些什么想法,所以起了警惕。

  继续往前走去,又middle-aged man 带着两人很快来到了窄谷的最深处,这里却是反而呈现水滴状的出现了一片宽阔地带。

  空地外围有着栅栏,其中有着约莫百来人正在沙土地之中演练拳法,同时大声呼喝着什么,虽然拳脚的路数很是粗糙,但胜在imposing manner 十足,看上去倒也有些雄壮之势。

  Shen Qian 这才释然,之前还在琢磨这大月氏族的青壮都去哪了,原来却是都集中在这里了。

  middle-aged man 站在外围喊了一句什么,就见那阵列的前方,有一老一壮两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老人却是一个女性,穿着一身得体的丝绸长衣,手中杵着一截黑木棍,至于跟在那old woman 身后的青年,则是穿着月white 的衣裤,也是目前为止Shen Qian 在这氏族之中见到的堪称最华丽的衣服。

  那做工之精细,甚至已经不亚于现代的衣物。

  眼见middle-aged man 露出恭谨神色,月隼也规矩了一些,Shen Qian clear comprehension ,这一老一壮应该就是大月氏族的领袖人物了。

  old woman 走了过来,略显浑浊的目光几乎是immediately 就定格在了Shen Qian 身上。

  “patriarch ,他……”

  月隼刚刚开口,就见patriarch 用黑木棍拦住了想要开口的月隼。

  Shen Qian 也察觉到了一些异样,刚刚抬头对上那浑浊的眼神,耳边就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youngster ,伱不属于这里。”

  Shen Qian 一惊,一是因为这大月patriarch 明明什么信息都没有,却近乎一眼道破了他的来历,二则是因为他耳边听到的……竟然是最正宗的华夏语。

  这怎么可能?

  但随即,当Shen Qian 察觉到旁边的月隼几人都神色如常的时候,他才瞬间反应过来。

  这是sound transmission !

  不,不对……更准确的说,这是spirit strength 的交流!

  唯有spirit strength 的交流,才能将这位Old Patriarch 的意念转换成Shen Qian 能直接听懂的语言,并且传递给他。

  Shen Qian 意识到自己看走眼了,原本在他的视野之中,那位穿着月白长衣的男子大概才是这氏族之中的最powerhouse 。

  毕竟,在Shen Qian 的感应之中,对方距离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怕是只有一步之遥了。

  但这Old Patriarch 看起来弱不经风的模样,竟然有如此深的精神造诣。

  虽然Shen Qian 此时精神内核萎靡是事实,但他没有看透对方,至少说明在spirit strength 的造诣上,Shen Qian 是不如对方的。

  “你可以称呼我为大月氏,我们每一任的patriarch 都会继承这个称呼。”

  在Shen Qian 愣神的时候,大月patriarch 又开口了。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也以spirit strength replied :“大月氏patriarch 你好,我叫Shen Qian ,我确实不是五大族的人,冒昧来到贵族,是为了打探一些事情,并无恶意。”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没有恶意。”

  大月氏平和的说道,“欢迎你来做客,但我们只能招待你到傍晚,请你谅解。”

  Shen Qian 一愣,还在不解为什么对方好像不太欢迎自己的时候,大月氏已经直接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请你们招待贵客,我要去休息一下。”

  说完,大月氏又冲Shen Qian nodded ,就杵着那根黑长棍走开了。

  月隼几人都是错愕,而此时,那穿着月white clothed 的男子已经上下将Shen Qian 打量了几眼,随即皱眉说了一句什么。

  接下来就是月隼和那人的对话,期间似乎有些争执,因为那月白男子的声音控制不住的大了一些。

  不过很快,月白男子就lightly snorted ,转身离去,只是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似是察觉到patriarch 和那年轻男子对于Shen Qian 的态度都有些不友好,middle-aged man 也只是匆匆和Shen Qian 打了个招呼,很快就走开了。

  最后,就只剩下Shen Qian 和月隼站在栅栏外,月隼脸上somewhat 尴尬。

  “他们都没有恶意的,只是……”

  “我懂,你不用解释。”

  Shen Qian 摆了摆手,倒也不是太在意。

  从这大月氏族恶劣的生存条件来看,他们对于外人的警惕性高也是应该的。

  “patriarch 对待客人一贯都是很热情的,今天可能确实是她不太舒服……”

  但月隼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还是努力的跟Shen Qian 解释道,“至于月狼big brother ,他平常也不是这样的,只是,只是……”

  Shen Qian 了然,“那youngster 很喜欢你吧?”

  随着月隼面色一红,Shen Qian 也就秒懂了。

  怪不得刚才那叫月狼的青年一直盯着他的手臂看,愿意就是Shen Qian 的左臂上,缠绕着一块有绿叶图案的布帛,那是之前月隼看Shen Qian 手臂撕裂的伤口实在太严重,所以拿出了自己的手帕帮他包裹上的。

  但似乎是Shen Qian 对于那青年的称呼有些随意,所以月隼还是说了一句,“月狼big brother 是我们大月氏族的Holy Son 。”

  “Holy Son ?”Shen Qian 听得有些想笑,但还是nodded ,“那应该是蛮厉害的。”

  一个千人规模的氏族,竟然还有Holy Son 这种说法。

  “月狼big brother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他是部族里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天才,是被山神祝福过的幸运人,已经被五大族的特使选中,马上就要去万族战场了!”

  月隼以为Shen Qian 是在赞同她,也nodded ,又多说了几句,话语之中毫不掩饰崇拜。

  Shen Qian 本来也没当回事,但好似听见了什么关键词,不由subconsciously 问出口,“什么战场?”

  “万族战场啊!”月隼奇怪的反问道,“你不知道?”

  “哦,我就是确认一下,我们所说的万族战场是不是一回事。”

  Shen Qian 赶紧说道。

  “哦,万族战场,就是Heavenly Gods 设置的历练场啊!”

  月隼也没多想,只是神往的说道,“听说在那里不仅可以见到万族的Heavenly God ,如果能够通过历练的话,甚至有可能成为Heavenly God 的Disciple 呢!”

  Shen Qian 的心脏“peng peng ”跳了起来,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因为在当初Nine Heavens 之争开始前,Shen Qian 和Third Senior Brother 石定言彻夜长谈的时候,曾经听说过,Nine Heavens 战场并不是王侯们创造出来的,而是古已有之。

  好似,前身就是一个浩大的用来历练年轻一辈的古老战场,而且历史极为久远。

  在发现走错了地方后,Shen Qian 最想要的,肯定是回到原本的时空,但在已经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后,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重新进入时间长河。

  但此时他却有一种subconsciously 的直觉,或许那万族战场,将是自己脱困的希望所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