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2

  第362章 神明

  Shen Qian alone 坐在简陋的stone house 内,手中捧着一幅以兽皮缝制的简陋地图,正皱眉沉思着。

  万族战场……

  这四个字触动了Shen Qian 某根敏感的神经。

  主要是直到不久之前,Shen Qian 才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江陵王的意识projection 只给了他如何进入时间长河的提示,却没有告诉过他怎么回去。

  当然,或许存在一种可能,江陵王也不知道……

  更准确的说,Shen Qian impossible 再breakthrough 第二次Mountain And Sea ,那么几乎是肯定的,进入时间长河一定还有其他方式。

  而Shen Qian 只是恰好用了最便捷的那个方法。

  本来Shen Qian 还有一堆疑问想要询问江陵王,比如现代Martial Arts 之中最大的谜团,即初代九王的行踪,可惜一切都太仓促,他都没来得及开口江陵王就消失了。

  冥冥之中的直觉,告诉Shen Qian ,答案就在万族战场。

  这是spirit strength 到了一定层次之后的感应。

  思绪重新转到了手中的地图上。

  Shen Qian didn’t expect ,在这个时代竟然连地图都是奢侈物。

  在Shen Qian 提出想要得到一份地图后,月隼转头就去找了patriarch ,又过了许久才将这可能是大月氏族唯一的一份地图送了过来,而且Shen Qian 只能借阅,无法带头。

  好在他也只需要过一眼,就能将一切印in the heart 。

  最大的问题是,这地图比Shen Qian 想象的还要粗糙。

  地图上是一片堪称无比广阔看不到边际的continent ,不见海洋,只有江河。

  而除了大月氏族所在的蟒山标注的最为清楚,甚至连Human Race 占据的地域都有很多地方以迷雾替代,只有五大族所在的那片叫河川的地带还算清楚。

  但也唯有五大族是生活在有河流经过的平原上,其余氏族,地图上有标注的large and small 千余个,不是在深山之中,就是在荒野上,还有极少数是在丛林之中。

  而上述所有可以统称为Human Race 的地界,却又在这长达两米的地图上只占据了可能是三十分之一左右的面积,而且位置极其偏僻。

  “Human Race 生活的疆域也太狭窄了吧……”

  Shen Qian 摇摇头,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Shen Qian 还在地图上看到了一个个陌生的族群名字,有叫“长象族”的,也有叫“力族”的,还有一个名为“蛊族”的……

  但在整个地图上占据了最大疆域的,则是一个名为“巫族”的族群。

  巫族?

  Shen Qian 眼眸一凝,好似联想到了什么。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却又被另外一件事所吸引。

  因为在这张已经经过了多次涂抹、从磨损来看更不知道历经了多少岁月的地图上,最引人瞩目的并不是那些疆域辽阔的大族,而是那地图上一个又一个以red 颜料涂抹的名字。

  很多名字都只是一个单独的音节,甚至Shen Qian 都不知道该怎么发音,但……

  那些名字却又是如此的刺目,他们densely packed 的覆盖了这地图上几乎所有的位置。

  仅仅是反应了一秒之后,Shen Qian 就意识到那些名字代表着什么。

  神明!

  那些名字,都是月隼口中的神明。

  想明白之后,Shen Qian 不由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这地图上才多少族群,但神明的数量,何止是他们的百倍千倍。

  这大概还不包括那些迷雾地带。

  甚至于就在这小小的蟒山之中,都标注有三位神明!

  Shen Qian 仔细看了一下,除了应该是以“蟒山”为名的蛇神之外,还有两个叫做“芪”和“牛神”的存在。

  只是光一听名字,都知道只怕不是Human Race 。

  这些都可以先放一放……真正的问题在于,Shen Qian 找遍了整个地图,都没找到“万族战场”在哪里。

  “之前月隼说那个叫月狼的青年,是被五大族的特使选中才得以去参加那‘万族战场’,难道说只有经过五大族才能抵达那万族战场?”

  Shen Qian brows tightly knit 。

  在大月氏隐约对Shen Qian 表达出某种不欢迎的态度之后,其余人已经基本不怎么搭理Shen Qian ,也就只有月隼把Shen Qian 带到了这里。

  ……唔,虽然这房间很是简陋,但从屋内的一些小巧饰物和一缕独属于少女的清爽气味来看,这应该就是月隼自己的房间。

  在将Shen Qian 带到这里以后,月隼就离开了,只留下Shen Qian 待在房间里修养伤势,等到日落之前,他就会被送出大月氏族。

  其实以Shen Qian 的实力,现在虽然还没完全恢复,但一般情况下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但Shen Qian 却也有着自己的忌惮。

  主要就来源于地图上那些densely packed 的神明标注。

  因为目前为止,Shen Qian 对于这些神明的实力究竟几许还没有太明确的概念。

  以大月氏族的情况来看,虽然在Human Race 疆域之中只是一个小氏族,但好歹还有一个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powerhouse ,和一个仅凭spirit strength 已经有资格和Mountain And Sea 叫板一番的patriarch 。

  但……从月隼谨慎的态度来看,他们显然非常忌惮那些神明。

  这就必须让Shen Qian 三思而后行了。

  因为他在这里……是孤身一人。

  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good luck ,这个时代Human Race 的疆域如此之小,他还能直接掉落到Human Race 的领地当中。

  但他毕竟和这里的Human Race 有着天然的隔阂,在这里他没有亲朋好友,没有体系秩序支撑,也没有sect 力量作为后盾。

  若说唯一有什么值得欣慰的事情,那就是在之前Shen Qian 检查的时候,system 还在。

  从某种意义而言,这甚至是比大佬高更能让Shen Qian 安心的存在。

  只是,在历经了时间长河以及和方凡一场大战之后,system 的能量仅剩114%,已经快耗光第一管储能了。

  Shen Qian 必须谨慎以对。

  正在Shen Qian 琢磨在这个堪称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该怎么打开僵局的时候,门被推开,月隼捧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

  “这是patriarch 让我送来给你的,说可以让你的身体好。”

  月隼说道。

  “替我谢谢大月氏patriarch !”

  Shen Qian 本来不以为意,直到闻见那清新的药香同时精神一振的时候,才察觉到这是好东西。

  接过汤碗,Shen Qian 直接一饮而尽,随着medicinal power 散开,他脑海之中原本萎靡的精神内核竟然恢复了一些神采。

  单是这一碗汤药,竟直接让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恢复了三成有余。

  以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等级来说,即便是他亲手炼制的顶级“Returning Spirit Pill ”也不会有这个效果。

  Shen Qian 却didn’t expect ,在这看起来贫困无比的大月氏族,竟然还能时不时看到一些好东西。

  Shen Qian 说完以后,见月隼有些欲言又止,他不由strangely said :“怎么了?”

  “patriarch 说……你该走了。”

  月隼迟疑过后,最终说道。

  Shen Qian 一愣,诧异的看了一眼外面敞亮的天色,应该是距离黄昏还有一段时间。

  但对方既然这样说了,Shen Qian 也impossible 当什么恶客,当下就nodded ,“那我这就走。”

  或许是Shen Qian 爽快的态度让月隼有些sorry ,她想了想还是说道,“刚才我们都没明白,patriarch 之所以不想招待伱,是因为今天是祭神日,为了避免亵渎Spiritual God ,所以……”

  “祭神日?”

  Shen Qian 诧异的看了一眼月隼。

  ……

  “哦哇唔……”

  当Shen Qian 跟随着月隼往外走的时候,就看到大月氏族里已经有一些clansman 正站在各处的空地上,一边低声的吟唱着什么,一边用盆里的水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Shen Qian 从他们的腔调里听出了一些熟悉的意味,不由一挑眉,“这是蛇语的腔调,所以你们要祭祀的是蛇神?”

  “你懂神语?”

  月隼有些惊叹的看了一眼。

  “但我听不懂他们说的……”

  Shen Qian 摇头。

  “我们说的不是神语,但确实是模仿神语的腔调。”月隼解释了一句,随即有些雀跃,“你懂神语的话,或许我能说服patriarch 让你留下来。”

  然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月隼很快眸子又黯淡下来,“也不对,patriarch 无所不知,她肯定能看出你身上的独特,那说明她还是不愿意让你留下来。”

  “你好像对我很有好感?”

  Shen Qian 不懂就问。

  不过是一面之缘,Shen Qian 还不至于愚蠢到觉得自己的魅力有那么强,但又觉得奇怪,好似月隼对他的态度一直挺亲善的。

  月隼呈现bronze 的肌肤短暂的红了一下,随即摇头又nodded ,“我只是觉得你不像坏人,蟒山现在危险很多的,你又受了伤……”

  Shen Qian 讶异的看了一眼月隼,他spirit strength 已经恢复了小半,在cultivated “百鬼夜行”之术后,对于月隼这种层级的cultivator ,几乎可以一眼看穿。

  月隼没有说谎。

  这么善良而又纯粹的人,在现代社会真的不多见了。

  “蟒山不是有你们口中的蛇神守护吗,为什么还会有很多危险?”

  Shen Qian strangely said ,问出了一直萦绕的疑问,“之前跟你们回来的时候,就感觉你们很警惕,那你们又在防范什么?”

  “蟒山里的monster beast 很多的,蛇神也impossible 顾及所有地方……”

  月隼犹豫着说道。

  Shen Qian 听出她并没有说实话,但既然对方不说,他也就不再追问,只是耸耸肩,“一般的危险我倒也不惧。”

  月隼好笑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你的肉体力量还没我强呢,我都不敢说在蟒山里面乱走!”

  或许是和Shen Qian 熟悉了一些,此时她才露出了一些少女的跳脱。

  Shen Qian 一愣,先是诧异月隼怎么会得出这种结论,随即才反应过来。

  他的肉体在时间长河之中撕毁殆尽,除非他完全恢复过来,或者说动用“灾厄佛”Divine Ability ,否则的确看起来没什么威慑力。

  至于Essence Power ,且不说月隼realm 比他低,就算能看穿他,估计也从他干涸的肉体之中感应不出任何波动。

  所以Shen Qian 也只能一笑了之,并没有争辩什么。

  眼看两人已经在交谈之中走出了大月氏族居住的窄谷门口,Shen Qian 正想挥手告别的时候,忽然远处树林晃动,随即一个背着长弓、赤着上身的大月clansman 跌跌撞撞的从树林之中跑了出来,满脸的惊恐之色。

  “叽呜!叽呜……”

  那人同时大叫着。

  Shen Qian 还在不明所以,月隼却是脸色大变,转身就跟在那从两人身边跑过的精brawny man 子身后,一起跑进了氏族的领地之中。

  Shen Qian 站在原地,正纳闷的时候,他忽的也感知到了什么,抬头moved towards 远处看去。

  就在蟒山的上空,一大团乌云正侵袭而来,那乌云就好似有着某种獠牙一般,所过之处,不仅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树木摇曳,还伴随着各种奇异的嘶吼声,恍若鬼蜮。

  Shen Qian 皱眉,左右四下看了看,那乌云几乎是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他竟然也没有合适的退路。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进来啊!”

  这时,一只滚烫的手腕拉住了他,却是去而复返的月隼,焦急的带着Shen Qian 往窄谷里跑去。

  而此时,整个大月氏族已经在那人的示警下乱做了一团。

  “出什么事了?”

  Shen Qian 所见到处都是焦虑失措的面孔,而之前见到的月狼带着族内所有青壮都从深处跑了出来,看对方凝重的神色,甚至来不及理会月隼和Shen Qian 拉在一起的手掌。

  “神……来了。”

  月隼将Shen Qian 带到了之前的stone house ,将他送了进去,“你就在这里藏好,任何动静都不要出来……如果,如果实在不行,在训练场的西南角有一个地洞,你可以去那里躲一躲。”

  月隼最后补了一句。

  Shen Qian 刚要说话,对方已经把门掩上离开了。

  Shen Qian frowned ,他刚才本来是想问一下是哪个神来了,但随即又意识到不需要问。

  只怕,来的多半不是那个什么蛇神,否则大月氏族不需要这么惊慌。

  他想了想,来到门边,随即将门推开了一丝缝隙。

  透过那一丝空隙,当Shen Qian 抬头的时候,恰好看到了那已经完全降临峡谷上空的乌云之中,隐约露出的一双眼眸。

  那直径达到了一米的眸子在冰冷之中隐隐有一丝暴戾,正漠然的俯视着这片窄谷。

  “这就是所谓的‘神’吗?”

  Shen Qian 一挑眉,虽然看不清对方的全貌,但从那乌云之中隐约露出的狰狞躯体来看……和monster 却也没什么区别。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