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3

  第363章 芪

  乌云之中,隐约藏着一个monster 。

  说是monster beast 并不准确,因为当Shen Qian 在眼睛上涂抹了spirit strength ,已经一眼看穿了这monster 的全貌。

  它有着绵软冗长、直径百米的身体,约莫呈现蝙蝠状,但躯体的一半却略显虚幻,更像是某种元素汇聚。

  它的身躯虽然像是兽类,但五官的地带又和人类极为酷似。

  “芪!”

  “是芪……”

  Shen Qian 站在stone house 之中,隐约听见了不少大月氏clansman 惊恐的叫声。

  从那单独的音节来看,似乎是地图上标注的蟒山三神之一,那个叫做“芪”的存在。

  这也是Shen Qian 第一次看到远古的神明。

  或者再准确一些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所谓的“神”。

  只是这“神明”的外貌实在太过丑陋,Shen Qian 有点磕不动。

  Shen Qian 一时间也看不出这芪神的准确实力,更不敢贸然用spirit strength 试探,只是从御空来看,对方必定是在Mountain And Sea 以上。

  但超出多少就不确定了。

  大月氏clansman 聚集在空地上,由月狼领着青壮站在最前方,而月隼则护着那些妇女孩童不断往后退去。

  只是这窄谷就这么大点地方,他们却也退不到哪里去。

  肉眼可见的恐慌在大月氏族之中蔓延,就算是那实力已经达到了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月狼,此时额头也忍不住有汗滴滴落,身形微微颤抖,显然面临了极大的压力。

  就在这时,一阵奇异的拐杖声从身后传了过来,随着一道苍老的silhouette 缓缓走出,大月氏clansman 都是安定了不少。

  出现的正是patriarch 大月氏。

  她走到了一众clansman 的最前方,也好似带走了那些压力,惊吓的哭喊声渐渐平息。

  “尊敬的芪神,您越界了,这里是蛇神守护的地带。”

  空气之中发出了奇怪的颤音。

  一众大月氏clansman 都是敬畏而又茫然,因为大月氏正在用“神语”和芪交流。

  只有Shen Qian 听懂了,这依旧是spirit strength 的交流方式。

  “啧……大月氏,你们还要假装到何时?”

  嘶哑低沉的回应自云层之中透了出来。

  大月氏的眼睛有细微波动,但还是略显恭谨的说道:“芪神,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jié jié jié ……”

  伴随着一阵怪异的嘶哑笑声,狂风突然大作,大月氏族整个领地之中,那些已经被布置好的饰物和祭台全都在瞬间化成了碎末。

  “芪神,您这样的行为是在向蛇神挑衅!”

  大月氏终于是complexion changed ,愤怒的说道。

  “hahahaha ,蛇神?”

  芪的声音越发猖狂,“它在哪,你告诉我它在哪!”

  “连祭台都被毁了,它也没有出现,蛇神,真的还活着吗?”

  面对着芪的嘲讽,大月氏沉默以对。

  Shen Qian 看到这里才是恍然。

  怪不得之前月隼说起那位蛇神的时候都是支支吾吾,怪不得他们明明在世代居住的地界却如此警惕。

  此刻从大月氏的表情判断,只怕那位一直守护着大月氏族的蛇神,早就已经不见了。

  甚至,可能已经陨落。

  从那地图上的标注来看,神明之间也是有着地域划分的,而且entirely different 。

  而这原本应该是在盘踞另外一片地界的“芪神”,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这才直接肆无忌惮的杀了过来。

  “蛇神只是暂时沉眠,但您的冒犯不会消失,请芪神三思!”

  大月氏族终究是开口了。

  “狗屁的沉眠!”芪神不屑一顾的说道,“你以为本神是今日才知道消息吗,三年了,我足足等了三年,这三年我一直在越界,那条大蛇却都没有任何动静,只能说明……它已经死了!”

  大月氏眉头紧蹙,又沉默一阵后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芪神……请问您降临于此,是为了什么?”

  “我要伱们的信仰。”

  芪神coldly said ,“从吾显圣于此,大月氏族归属为吾的领地,所有clansman 须膜拜我,聆听我,服从我,世代祭祀,永不停歇。”

  “喏。”

  让Shen Qian 意外的是,大月氏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就nodded 应下。

  next moment ,大月氏放下了手中的长棍,缓缓伏下了身体。

  同时,她高声向身后的clansman 们呼喝着什么。

  月狼的表情有些不忿,还有更多的人则是茫然,但很快,在大月氏的连声呵斥下,连带着妇女儿童,所有clansman 都半跪在地,向天空之中的芪神垂下了头颅。

  Shen Qian 莫名觉得有些悲哀。

  他只是短暂的反应后,就意识到了大月氏为什么要这么做。

  显然,这是保全族群的唯一方法。

  Shen Qian 只是蓦然想起,就在那地图上,在Human Race 疆域内活跃的神明数量,远远超过了其他族群。

  也就在大月氏族低头的瞬间,冥冥之中,有着丝丝缕缕的无形能量自大月氏clansman 身上飘荡而起,还有一些是从原本用来祭祀蛇神的信物上飘起,甚至还有许多是从all around 的山石之中升起,moved towards 高空之中的芪神汇聚而去。

  那些能量,带着某种熟悉的意味,让Shen Qian startled 。

  气运!

  这是气运之力。

  在大月氏族答应acknowledge allegiance 后,便有大量的气运之力从他们身上剥夺,尽数被那芪神吸纳。

  怪不得这些神明都要争夺地盘。

  原来是为了这个……

  很早之前,Shen Qian 就察觉到了气运的妙用,它在低阶Martial Artist 眼中无形无质,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确确实实的影响着什么。

  比如古人常说的“逢凶化吉”,或是“运势亨通”,其实都是气运之力的作用。

  since ancient times ,凡能成就一番事业者,尤其以那些建立了Emperor scheming to become Master of the Universe 的弄潮者为例,无一例外,皆是Great Destiny 之辈。

  以Shen Qian 如今的眼界,也早已明白所谓“人之一道”,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也是在修气运。

  而随着那些气运汇聚,芪神的imposing manner 也拔高了几分的时候,Shen Qian 不由眼眸一凝。

  这芪神……竟能直接吞噬气运来增强实力!

  或者说,这就是这些神明的path of cultivation ?

  所以他们才会有着地域的划分,所以它们才需要互相争抢地盘。

  同时,Shen Qian 也在芪神这短暂的气机显露之中,终于窥探到了对方的实力。

  没有到王侯……

  但,又远远超过了那灵巫族的Great Protector 。

  也就是说,对方的真实realm ,极有可能是在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到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之间。

  一时间,Shen Qian 心头有些沉重。

  这芪神的实力不至于让他绝望,只是在蟒山三神的地域划分之中,这芪神一直都是偏居一隅。

  如果以地盘大小来衡量三位神明的实力,那芪神显然是其中最弱的存在。

  而那位可能已经陨灭的蛇神,才是其中最强的。

  连芪神都有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往上的实力,那蛮神和蛇神就算不是王侯,估计也相距不远了。

  而放大到整个地图来看,蟒山三神又属于rateless 的存在。

  那岂不是说……成百上千的神明之中,大半都是王侯?

  “算你们识相!”

  在Shen Qian 思绪飘飞的时候,实力得到增强的芪神似乎也极为高兴,他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以后我每七天便会降临一次,就将今日,定为本神的祭祀之日吧!”

  刚刚还恭敬俯首的大月氏脸色再度一变,她抬起头来,“七天一次?”

  “七天一次。”芪神affirmed 。

  “可我们以前祭祀蛇神,都是三月一次……”

  大月氏争辩道。

  “我说七天一次就是七天一次。”芪神indifferently said ,语气之中有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尊敬的芪神,我无意冒犯您,但如此频繁的贡献部族气运,不出一年,我大月氏族就会灭亡,还请芪神明鉴!”

  大月氏took a deep breath ,重新恢复了恭敬说道。

  “那你们便多多生育,Nuwa 神自然会降下更多的气运。”

  芪Divine Desert 然道。

  “可是……”

  “没有可是,你如此连续的质疑,是想见识一下本神的神威吗?”

  芪神的声音突然阴沉下来。

  “七天之后,大月氏族将摆下祭台,恭候芪神降临。”

  大月氏俯首道。

  “可。”芪神满意nodded ,“祭台上每次须有童男和少女各三人当作我的口粮,少一个,我便取十人性命代替。”

  话音落,上空的乌云突然翻滚起来,随即一只完全由乌云组成的大手就探了下来,在不少大月氏clansman 悲痛的呼喊之中,直接掠走了五个孩童。

  “首次降临,我便少取一人,以示神恩!”

  在低笑声之中,乌云大手席卷着五个哭喊的孩童往回收缩而去。

  “啊……”

  好似再也忍耐不住的月狼作势欲起,迎上的却是转过头的大月氏平静而又冷冽的眼神。

  “你要让大月氏在今天就灭绝吗?”

  她没有说话,但那不再浑浊的眼神之中却表达了所有含义。

  月狼额头青筋暴起,但他终究是颓然的松开了握紧的拳头,脸上出现了痛苦万分的表情。

  一众大月氏clansman 也是沉默着,有人悲伤,有人麻木。

  月隼心中不断念叨着大月氏的叮嘱,努力的收敛着全身的气息,但眼泪还是忍不住从她的眼角不断滑落。

  如果,蛇神还在该多好……

  眼看孩童即将被乌云吞噬,高空之中的芪神也开始转身的时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骤然起了一道低低的鸣叫。

  “si si ……”

  那除了大月氏以外无人能听懂的奇异嘶吼,in this brief moment 却是让不少上了年纪的大月氏clansman 都满脸惊喜。

  “蛇神!”

  “是蛇神大人!”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的乌云也骤然一阵翻滚,芪神一直漠然的面孔上,第一次出现了惊色,隐隐之中还有一丝畏惧。

  next moment ……

  bang!

  一道火光以肉眼难以捕捉的轨迹跨越了长空,重重strikes 在那乌云之上。

  “蛇神,你竟然还活着!”

  乌云一阵翻滚,伴随着一道愤怒之中带着惊慌的吼叫声,乌云丢下了即将到手的五个孩童,以极快的moved towards 远方逃遁而去,只是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窄谷上方的天空重新放晴,美丽的夕阳洒落进来,照耀在了兀自满脸喜悦的大月氏clansman 身上。

  月狼和族中几个青壮反应过来,纷纷轻巧的跃起,在那五个孩童摔落之前接住了他们。

  短暂的寂静后,以月狼为首,所有人都欢呼起来,紧接着又跪拜在地上,口中不断的大声喊着什么,除了

  ……眉头紧蹙的大月氏和脸上残留着疑惑的月隼。

  “这蛇神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会有些耳熟……”月隼呆呆的想道,只是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大月氏很快平静下来,她捡起地上的长棍跺了跺,大月氏clansman 们这才止住了兴奋,又纷纷爬起身来。

  只是他们还在奇怪的交谈着,似是疑惑为什么蛇神没有现身。

  大月氏这时高声说了几句什么,像是解释和安抚,一众clansman 这才释然。

  紧接着在青壮的带领下,大月氏clansman 们纷纷散去,脸上兀自残留着振奋。

  “patriarch ,蛇神真的还活着吗?”

  月隼跑到了大月氏身边,有些雀跃的问道,月狼也跟着走了过来,期待的看着大月氏族。

  大月氏深深看了一眼身后某个方向的stone house ,却没有回答月隼的问题,转身就向着氏族的深处走去。

  月隼有些茫然,不过她很快又想起了什么,不等月狼开口就转身moved towards 自己居住的stone house 跑去。

  门推开,其中却是空空荡荡。

  “走了吗……”

  没见到Shen Qian 的silhouette ,月隼莫名有一丝失落。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Shen Qian 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东西在吸引她,但她又不知道那是什么。

  月狼走了过来站在门口,似乎从月隼的神色之中明白了什么,他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你竟然让那个来路不明的foreigner 进入你的房间?”

  “他也是Human Race 啊!”

  月隼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月狼coldly snorted ,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房间,sneered :“如此胆小如鼠,肯定是在芪神现身的时候就跑了。”

  月隼subconsciously 想反驳,但还是沉默下来,正在月狼又想开口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那位神明离开了吗?”

  月隼转过身,有些惊诧又有一丝喜悦,“Shen Qian ,你没走?”

  脸上还残余着某种思索之色的Shen Qian shook the head 。

  “月隼,你将族内的密道告诉他了?”

  月狼看到了Shen Qian 身上的一些泥土,在短暂愣怔后反应了过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Shen Qian ,你听到刚才蛇神的声音了吗?”

  月隼说着说着,忽的愣住了。

  她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stared wide-eyed 看着Shen Qian 。

  月狼兀自不觉,依旧有些愤怒的道,“不能和foreigner 讨论蛇神,月隼你又忘记了吗……”

  “能带我去见patriarch 吗?”

  Shen Qian 没理会月狼,looked towards 了仍处在呆滞之中的月隼,“我有些疑惑想要请教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