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4

  第364章 预言

  窄谷深处。

  出乎Shen Qian 的意料,身为patriarch 的大月氏却只是住在一个简单围拢的院子里,木头混合着泥巴的房子,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

  当欲言又止、一直以复杂目光审视着Shen Qian 的月隼将他带到这里的时候,大月氏已经静静的站在院落之中。

  昏黄的夕阳洒落在她佝偻的silhouette 上,恍惚中,Shen Qian 感觉她已经在这里等了自己许久。

  月隼就在门外等候,Shen Qian alone 走了进去。

  “你这样只会彻底激怒芪神。”

  大月氏听到了脚步声,叹息一声,转过身来面对着Shen Qian 。

  Shen Qian mentally said “really so”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那所谓的“蛇神”是自己伪装的却肯定瞒不过大月氏的眼睛。

  虽然可能相隔了千年万年,但Shen Qian 终归也是Human Race 。

  让他眼睁睁看着那芪神在Human Race 的领地上肆意妄为,甚至生吞数个孩童,Shen Qian 自忖做不到。

  但以他当时的实力,除非直接去过度消耗system 的能量,否则又impossible 是芪神的对手。

  想起之前关于蟒山三神实力的猜测,再加上那芪神只言片语间透露的一些信息,于是Shen Qian 灵机一动,直接从地道攀上了高山,以蛇语腔调,再配合数千米外“射日”大狙的一枪,成功惊退了那芪神。

  Shen Qian 猜测的没错,作为这蟒山的原住神明,蛇神生前的实力必定是其中最强大的,光是一点踪迹显露就足以让芪神成为惊弓之鸟,即便,那一枪其实没有对芪神造成太大的损伤。

  但Shen Qian 也明白为什么此时大月氏这样说。

  芪神毕竟是top powerhouse ,对方或许在仓促之下难以分辨,但等对方回过味来,他肯定会明白自己被戏耍了,蛇神simply 没有复苏。

  只要仔细思考,其中的漏洞实在太多。

  而等对方反应过来,几乎可以肯定的,芪神必将携带着惊天怒火折返,大月氏也会遭到最惨烈的波及。

  “可与其慢性死亡,why not 放手一搏?”

  Shen Qian 问出了一些藏在心底的疑问,“这氏族之中别人不好说,但你面对那芪神,当真没有一战之力吗?”

  大月氏眸子之中的浑浊短暂退却,惊讶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

  而Shen Qian 此时目光熠熠。

  拜大月氏那碗汤药所赐,Shen Qian 恢复了三成有余的spirit strength 。

  也就在那个时候,Shen Qian 其实就察觉到了一些不对,这种等级的medicine pill 连他都impossible 轻易炼制,只能说明大月氏隐藏的极深。

  而此时再次相见,恢复了spirit strength 的Shen Qian ,在刻意留心之下,一眼就感受到了大月氏体内潜藏的那堪称波涛汹涌的磅礴spirit strength 。

  或许她的肉体确实孱弱,但仅凭这浑厚的spirit strength ,她也足以称得上是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powerhouse 。

  以Shen Qian 大致的感受,也许Fifth Senior Brother 凌霄的spirit strength 也就是处在这种程度了。

  “一场大战,也许能赢,也许会输,也许我不死,也许我会。”

  大月氏很快又恢复了平静,said with a smile ,“可大月氏族将毁于一旦,八百多年的inheritance 将毁于一旦,于我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

  Shen Qian 默然,心中忽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滋味。

  眼前的大月氏,抛开她patriarch 的身份不说,她明明是一个可以依靠自身实力屹立当世的top powerhouse 。

  单是那一手绝对堪称Grandmaster level 的Alchemy Technique ,Shen Qian 笃定就算是放在远古,也足以让她成为无数powerhouse 的座上宾。

  但她却能轻易抛开一切尊严,直接向另一个号称是神明但实力也未必比她高到哪里去的monster 垂下头颅,俯首称臣。

  等闲Mountain And Sea ,谁能做到?

  但她却又让人肃然起敬。

  她并非没有自己的“Dao” ,只不过她的“Dao” ,或许早已和大月氏族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但现在已经没有区别了,不是吗?”

  Shen Qian 试图说服她,“芪神必定会发怒,你只要愿意和我联手,弑神又如何?”

  弑神!

  这在远古足以引起震动的两个字,就这么轻飘飘从Shen Qian 嘴里说了出来,但大月氏好似也不是很意外的样子。

  “是的,可能没区别了。”

  大月氏nodded 又摇头,目光变得幽远,“youngster ,伱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您说。”Shen Qian 颔首。

  “月隼并不属于蟒山,这里了结之后请你将她带去万族战场,她会找到自己的归属。”

  “好。”

  虽然有些奇怪,但Shen Qian 本来也要去万族战场,当即nodded 答应,“那您是同意和我联手了吗?”

  “命运之神无法逃避,或许……那也是另外一种意义的inheritance ,只是,以后不会再有人记得蟒山的大月氏族了。”

  大月氏还是没回答,只是喃喃道。

  “您在说什么?”Shen Qian 皱眉。

  “很久以前,在我还是少女的时候,我曾经遇到一个人,一个……很奇怪的人。”

  大月氏却好似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Shen Qian 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讲起了故事,但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他穿着white 的干净无比的衣服,alone 来到了大山深处,找到了隔绝于世的大月氏族。”

  大月氏继续说道。

  white clothed ?

  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的Shen Qian ,目光忽的锐利了起来。

  “那人叫什么名字?”Shen Qian 问。

  “我不知道。”大月氏摇头,“他从没有说过他的名字。”

  “您继续。”Shen Qian 见问不出什么来,也就nodded 。

  “那时候的大月氏族,只是一个从河川逃难过来的小氏族,随时会覆灭在蟒山wild beast 的口腹中。”

  大月氏的声音,在只有Shen Qian 能听到的空气之中幽幽回荡。

  大月氏说到这里的时候,Shen Qian 的思维忍不住有一瞬间的发散。

  大月氏之前说过大月氏族已经存在了八九百年,而大月氏从定居蟒山的时候就已经存活。

  那就算加上大月氏族的前身,对方的岁数,最起码也在七八百岁以上?

  考虑到对方修的还只是spirit strength ,那这lifespan 就有点terrifying 了。

  现代还没出现过老死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但经过科学的推算,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的自然lifespan 约莫在三百到四百年之间。

  而对方甚至没Cultivation 过肉体,存活八百年somewhat 离谱了。

  还是说,古代人的lifespan 会更长?

  “那个寻迹而来的white clothed 人展现了强大的实力,他没有攻击我们,而是在大月氏族待了一段时间。”

  很快,Shen Qian 的思绪又被大月氏的声音吸引了回来。

  “他教我们狩猎,传授了我们最基本的cultivation method ,教我们掠夺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piritual Qi ,聚集零散的气运……在他的帮助下,大月氏族成功在蟒山立住了脚。”

  “而不知道他和蛇神达成了什么协议,蛇神也开始世代守护我们,我们所需要付出的,只是最虔诚的崇拜和祭祀。”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岁月啊。”

  大月氏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蟒山的环境很恶劣,每一年都会有很多clansman 死去,但大月氏族还是很快繁衍成了一个人口过万的大氏族。”

  “如果……如果蛇神没有突然陨灭的话,或许,我永远will not 想起那个预言了。”

  “什么预言?”

  一直凝神细听的Shen Qian ,忍不住问道。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大月氏缓缓道,“这是他告诉我的,直到今天,看到你出现的时候,我才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Shen Qian 心中一沉,果然,在听到white clothed 人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那个人的预言里提到了我?”

  “他说,会有一个另外奇怪的人在很久以后来到这里,而我……就是等他的人。”

  大月氏凝视着Shen Qian 。

  “我奇怪吗?”Shen Qian 试图摆脱那种好似“命中注定”的感觉。

  “你不属于我认知的任何一片地域,你对神明没有丝毫的敬畏心,但你却天然懂得神明的语言,你看见Space Divine Artifact 眼神之中却没有丝毫波动,你就像是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了这里。”

  大月氏indifferently said ,“你和他近乎一模一样,你们都是奇怪的人。”

  “那……等我的目的是什么?”Shen Qian 也就不再挣扎,solemnly asked 。

  “十七年前,蛇神的气息开始在大地上衰弱,而也就在这短短十七年间,大月氏族的人口从上万锐减到了现在的千数。”

  大月氏又陷入了回忆,“在失去了蛇神的气运庇佑后,死亡、灾祸、疾病,以我们大月氏本身的孱弱气运,根本无力对抗蟒山的恶劣环境,其实就算今天芪神不出现,我大月氏族也撑不了几年了。”

  “可我还是不甘心啊……”

  大月氏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强烈的波动,“我只是在想,或许还有其他的方法,大月氏族一定还能延续下去,所以我想让你在日落之前离开。”

  Shen Qian 听得似懂非懂,frowned ,“你大月氏族的存亡和我的出现又有什么联系?”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有至理,许多都是至高的神明才能掌握,但凡人也能窥探到其中的轨迹,我们将那些轨迹称之为因果。”

  大月氏长叹一声,“避不开的因果啊……”

  因果?

  Shen Qian 越加懵逼,但交谈了这么久,他已经发现大月氏说话也很有那种云里雾里的潜质,他实在是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好在大月氏此时的语气终于正常起来,她重新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明天黄昏之前芪神就会再度降临,他不会在黑夜出现,请你在明早就带着月隼一起离开。”

  Shen Qian 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一点什么,看来大月氏还是不愿意和他联手对抗那芪神。

  虽然不解,但Shen Qian 自觉说到这里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于是他nodded ,“行吧。”

  “月隼,你过来。”

  大月氏这时moved towards 围栏外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早已等得有些焦躁的月隼急匆匆的走了进来,“patriarch ……”

  “月隼,你明早就和Shen Qian 一起离开。”

  大月氏直接打断了月隼。

  “啊,那你们呢?”月隼茫然道。

  “蛇神已经苏醒,我要主持新一轮的祭祀,Shen Qian 不识路,你需要将他带出蟒山。”

  大月氏简单解释道。

  然而此时,月隼的眼睛像是突然有了焦距,她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一变,“不,patriarch ,你在欺骗我,蛇神根本没有苏醒,那是Shen Qian 的声音,我知道的……patriarch ,你要做什么?”

  大月氏似是没料到月隼已经听出了真相,她摇摇头,苍老的手掌突然轻抚过月隼的额头。

  “睡吧,child ,一切会好的。”

  随着大月氏的低吟,月隼顿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Shen Qian 在背后轻扶了一下晕倒的月隼,大月氏带着一丝请求般的语气,“请照顾好她,地图你可以带走,另外,请将这个带上。”

  Shen Qian 接过了大月氏递过来的以植物丝条编织的布袋,隐约感觉其中是一些衣服之类的杂物,也没在意。

  最后看了一眼大月氏,欲言又止之后,他终究还是背起了月隼转身离去。

  ……

  当月隼eyes slowly opened 的时候,她首先感觉到的是山路的起伏,随即有丝丝清凉打在了她的脸上。

  她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才发现此刻的她正伏在Shen Qian 的肩膀上,而蟒山上空,那硕大的炽热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脸上的丝丝清凉是来自林间的晨露。

  此时的两人,早已离开了大月氏不知道多远。

  “Shen Qian ,你放开我,放开!”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月隼激烈的挣扎起来。

  Shen Qian frowned ,终究是把她放了下来。

  “你自己走吧,我要回部族,和大月氏族一起存亡!”

  月隼摇头,转身就想走。

  但Shen Qian 的手掌牢牢拉住了她。

  “你做什么……”until now 都对Shen Qian 极为和善的月隼第一次勃然变色,她愤怒的大喊道,“我看错你了,你的怯弱我无法指责,但那是我的氏族,你不能干涉我!”

  “你知道蛇神的居所在哪吗?”

  Shen Qian 没理会她的挣扎,径直问道。

  “你明明有着伤害神明的实力,但……你说什么?”

  月隼说到一半,才忽的呆滞下来。

  “蛇神的居所在哪,你知道还是不知道?”Shen Qian 重复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