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5

  第365章 蛇

  蟒山远比Shen Qian 想象的还要辽阔。

  经过Shen Qian 几个小时路程的实际丈量,根据地图上的比例来换算,蟒山的长度少说也在上千公里。

  华夏现存最长的mountain range 就是Kunlun Mountains ,全长不过两千五百公里,而蟒山已经近乎它的一半。

  可在这数米长的远古地图上,蟒山却只是一个小小的米粒,毫unremarkable 。

  这让Shen Qian sucked in a cold breath 。

  因为相比起Kunlun Mountains 脉在现代地图上那显眼的标注,这Far Ancient Era 的陆地面积未免也太过夸张!

  甚至Shen Qian 都禁不住怀疑,他真的还在Earth 上吗?

  至少从地图上来看,他实在是看不到一点相似。

  可如果不是的话,Human Race 又是怎么从这辽阔的远古地域,迁徙至后来的Earth 的?

  也或者,这是地壳板块运动之前的亚欧continent ?

  但似乎,还是对不上。

  一时间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Shen Qian 只能把疑问暂时抛诸脑后。

  他紧紧跟随在月隼身后,在山林之间穿梭着。

  只是偶尔,他会让月隼等一等,随即就在月隼惊奇的目光之中,Shen Qian 直接钻进了附近的山林之中,当他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就会拿着各种各样形状奇怪的植物。

  月隼震撼无比。

  从小跟随在大月氏身边,月隼经常会跟着patriarch 一起进山采药,虽然迄今为止她只会炼制一些简单的medicine recipe ,毕竟炼药的学问是如此浩瀚,她已经很用心的去学了,但限于时间的关系,依旧只能算入门罢了。

  可……这并不影响月隼对于各种spiritual medicine 的认知。

  而Shen Qian 在短短one hour 之间采集的spiritual medicine 多达上百种,其中竟然有六成以上的spiritual medicine 她都叫不出名字里。

  就算剩下的她见过的那些,也都是patriarch 会cautiously 珍藏起来的稀罕spiritual medicine ,属于可能几年都遇不到一次的那种。

  然而,她却亲眼看到Shen Qian 嘀咕了一句什么“装不下了”,随即就在她心痛到难以呼吸的眼神之中,将一株足足有半人高的天青藤丢下了悬崖……

  神明在上,那可是天青藤啊!

  她还记得小时候,patriarch 采集到了一株小腿高的天青藤,就足足感叹了好几天,说这是“may come by with luck, but not by searching for it 的恩赐”。

  可在Shen Qian 手中,仅仅是因为拿不下就弃如敝履。

  偏偏月隼无法指责他什么,因为他手中剩下的那些spiritual medicine ,即便月隼叫不出名字,也能从那浓郁到让人心醉的药香,和其中faintly discernible 的Spiritual Qi 波动判断出,它们全都是比天青藤更加珍稀的high grade spirit medicine !

  如果不是这一路和Shen Qian 一起行来,月隼打死都不敢相信蟒山之中竟然有这么多的成熟spiritual medicine 。

  甚至给了月隼一种“遍地都是”的错觉。

  在震撼之下,月隼甚至没有过多纠结于Shen Qian 竟然也拥有Space Divine Artifact 的事实。

  只是当看到Shen Qian 第三次还是第四次将spiritual medicine 丢弃的时候,月隼终于忍不住了,她忽略了patriarch 的叮嘱,用自己的Space Divine Artifact 悄悄将那些被Shen Qian 丢掉的spiritual medicine 收了起来。

  单是这one hour 她捡漏的收获,已经抵得上大月氏族过去二十年的总收获!

  就这些spiritual medicine ,就不知道能从那些行商手里换来多少好东西。

  虽然是她在带路,若不是记挂着氏族的危机,她甚至都希望两人能一直这么在山里转悠下去。

  不需要多,再来上一整天,整个氏族就可以安逸的过三年生活,不需要打猎,也不需要再外出冒险……

  在月隼憧憬无限的时候,一路上默默收割着各种spiritual medicine 的Shen Qian 也在不断的感叹。

  reckless waste of natural resources ,简直是reckless waste of natural resources 啊!

  虽然this world 的Spiritual Qi 无比稀薄,甚至不及现代社会的十分之一,但……

  这里的原生态被保护的实在very good !

  蟒山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么悠久的岁月,而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就算是再稀薄的Spiritual Qi ,也足以孕育出无数的好东西。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明存在的缘故,蟒山之中有着a certain realm 的monster beast 也少之又少。

  这些本该成为monster beast 天然食物的spiritual medicine ,绝大部分就这么保存了下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数量越来越多。

  神明生于Heaven and Earth ,修的又是气运,估计看不太上这些东西。

  而大月氏族迁徙至此不过千年,就算是举全族之力,又能采集掉多少?

  更别提以Shen Qian 的估计,整个大月氏族估计也就那位patriarch 大月氏有着辨认和采集spiritual medicine 的能力。

  High Rank 的spiritual medicine 天然又善于隐匿,大月氏再怎么样也impossible 有着system 这般无死角的扫描能力。

  而且,对方还得先能认出所有spiritual medicine 才行。

  这种种原因就造就了……在Shen Qian 眼中,这蟒山简直就是一个敞开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巨大宝库,却又从没被人光顾过。

  更为惊喜的是,Shen Qian 已经收集了上百种spiritual medicine ,但其中竟也有小半是他这个七星Alchemy Sect 师认不出名字的。

  这只能说明,那些都是在现代社会早已不存在的品种。

  或是……Spiritual Qi 复苏仅仅数百年的环境下根本impossible 出现的珍稀品种!

  最牛批的是,个头一个比一个大!

  以Shen Qian 当初炼制“strength potion ”使用过的七味子为例,Shen Qian 在Jing City 南门河搜寻上来的七味子不过palm-size ,但在这里,他随手采摘的三株七味子,最小的一株也有半米高!

  这远古可不仅是猫狗长得大,连spiritual medicine 也是巨型的就很舒服。

  虽然后来限于space ring 的原因,Shen Qian 不得不丢弃了很多价值一般的spiritual medicine ……哦,准确的说,是丢给了在自己身后悄悄拾辍的月隼,但总之……

  这波还是赚大了。

  单是这无尽的spiritual medicine ,就已经让Shen Qian 此次穿越时间长河有了一种不虚此行的满足感。

  唯一可惜的是,他现在急需恢复实力,来不及细细炼制,只能在月隼“reckless waste of natural resources ”的眼神中,将部分spiritual medicine 简单处理一下,就囫囵吞枣的塞入了腹中。

  饶是如此,当负责带路的月隼终于停下脚步的时候,Shen Qian 体表的那些伤势早已recover completely ,而他体内奔涌的浑厚Essence Power ,更是已经恢复了个bits and pieces 。

  spirit strength 的恢复要慢上不少,但也补足到了水平线以上,起码恢复了五成有余,至少头不会再疼了。

  见月隼停下了脚步,Shen Qian 也收起诸多心思,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即便带路的月隼只有高Martial Artist 的实力,而Shen Qian 一路上又耽误了不少,但两人也已经走出了several hundred li 。

  此时的两人,正身处一条山腰的溪涧附近。

  溪流已经接近干涸,all around 都是茂密的丛林,仅从附近的环境来看,这地方和他们经过的无数处山林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月隼却in the vicinity 找了找,很快扒开了一处杂草,指了指杂草深处被掩埋的一堆乱石。

  “就是这里,在我小时候,为了探寻蛇神失踪的真相,patriarch 带着我来过几次,当时patriarch 在这里做过标记……”

  Shen Qian 凑过去看了看,随即nodded 。

  那堆石头被刻意摆成了弯月的模样,那正是大月氏族的Totem 。

  “顺着这条溪涧一直走,就能抵达蛇神的居所,但patriarch 来了三次也没有找到真正的入口在哪里…….”

  月隼的神色有些黯淡。

  其实她是不太同意来找寻蛇神的,毕竟希望飘渺,但如果守护了氏族千年的蛇神真的还活着,氏族的危机自然迎刃而解。

  这也是月隼被Shen Qian 最终说服的原因。

  轰隆!

  正在这时,远处的天空忽然有thunder 作响。

  两人齐齐抬头,就见西北处的天空有乌云开始汇聚,而那乌云很快就快速移动起来,moved towards 蟒山的某个方位延绵而去。

  “是芪神……他真的去部族了!”

  月隼瞬间脸色大变,判断出了芪神的移动轨迹,正是moved towards 大月氏族而去。

  “走吧,我们抓紧时间。”

  Shen Qian 拉了一下月隼,见对方踟躇,只能摇头补了一句,“如果蛇神真的passed away ,我不会袖手旁观。”

  得到了Shen Qian 的承诺,月隼这才稍显安心了一些。

  虽然在她眼中,Shen Qian impossible 是芪神的对手。

  但,Shen Qian 至少是能伤害到芪神的powerhouse ,总能做到一些什么。

  其实Shen Qian 也有些无奈。

  按理说他只是一个过客,就算不掺和其中的事情也没什么。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既然现代的Human Race 没有灭绝,那某种程度上大月氏族的存亡,大抵就只是历史长河之中一朵unremarkable 的浪花。

  碍于以前看过的那些科幻故事里的“蝴蝶效应”、“祖父悖论”等种种理论,Shen Qian 也不知道自己这个不属于远古的人,如果贸然做出一些举动,会不会引发不可测的后果。

  奈何,无论是white clothed 人的出现,还是刚刚月隼才告诉Shen Qian 的,大月氏那碗汤药是他们氏族最珍贵的库存,而为了熬制那碗汤药,大月氏甚至永久折损了不少spirit strength ……

  都让Shen Qian 明白,他恐怕早就impossible 置身事外了。

  既然如此,不如更主动的get involved ,有些迷雾,终归要他自己亲手去拨开。

  不需要再找寻spiritual medicine 之后,也不管还没反应过来的月隼是个什么态度,为了节省时间,Shen Qian 抄起对方的大腿,直接将她往肩上一扛,顺着溪涧快速的移动起来。

  以Shen Qian 的速度,只是十数个呼吸的时间,两人便已经来到了溪流的尽头。

  山腰上,溪涧戛然而止,那源头的洞穴异常窄小,其中早已见不到水流的痕迹,却是干涸已久。

  将还有些晕乎乎又兼有些震撼的月隼放了下来,Shen Qian 凝神观察着all around 。

  “Shen Qian ,你……”

  “好一个庞大的遮掩Formation !”

  没等月隼问出什么来,Shen Qian 已经感叹了一句。

  紧接着,Shen Qian 的身形在方圆百米内快速移动了起来。

  月隼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只是当那些残影尚未消散,而Shen Qian 的身形已经回到了原地的时候,伴随着“轰隆”声响,这片原本平平无奇的林地,便在月隼眼中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山林倒转,树木崩塌,那原本狭窄的镶嵌在山石间的溪流水口开始无限扩大,最终演变成了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巨大洞穴。

  在月隼还在惊叹的打量着那洞穴入口竟是呈现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状的时候,Shen Qian 已经immediately 来到了附近的一处石刻上。

  那石刻呈现巨大的獠牙状,其上有着星宿罗列,却是被刻画成了一个简陋的“formation flag ”。

  “Human Race 的布阵术……”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意外又不意外。

  “走吧。”

  招呼了一声月隼,Shen Qian 当先步入了洞穴入口。

  月隼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先是恭敬的moved towards 那獠牙状的石刻拜了一拜之后,这才快步跟上了Shen Qian 。

  洞穴远比Shen Qian 想象的更加幽深,初时在谨慎心理下,Shen Qian 刻意放慢了步伐,但直到深入several hundred meters ,在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感知之中也没有发现任何危险之后,Shen Qian 再次扛起了月隼,大步向前。

  “patriarch 说这里是只有丈夫才能碰的地方……”

  月隼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能脸红红的抿着嘴唇,任由Shen Qian 将她短裙下方裸露出来的光洁大腿捏的发青。

  百米、千米……

  当前方终于传来光亮的时候,在Shen Qian 的感知之中,他们早已身处山腹的最深处。

  只是Shen Qian 的眉头一直皱着。

  还是探查不到任何的Life Aura ……

  按理说对于所有兽类生物来说,领地特别是自己的巢穴,都可以被称之为不可侵犯。

  到现在还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其实Shen Qian 心知肚明,那位传说中的蛇神只怕多半是真的陨灭了。

  咻!

  随着Shen Qian 最后纵身一跃落到了甬道尽头的凸起平台上,所有黑暗终于消失,眼前变得开阔。

  短暂的适应后,当Shen Qian 的视线重新向前,他的瞳孔不由为之一缩。

  而还压在Shen Qian 肩上的月隼,一时间也忘记了下来,只是呆呆的张着小嘴,目视前方。

  就在这甬道延伸出来的巨大洞穴之中,那不知何处的光亮洒落的梦幻空间内,一条体长超过了千米的巨Great Python ,正盘踞在地面上,仰首目视着上空。

  玄azure 的鳞片遍布了它的全身,其上好似有着某种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泽,在光线的折射下熠熠生辉,它的两颗竖瞳呈现血红之色,但其中又透露出了一丝人性化的色彩。

  那其中仿佛蕴含着不甘、愤怒和蔑视等种种情绪,让这本该是冷血生物的python 变得鲜活了起来。

  但……它却motionless ,恍若雕塑。

  再顺着蛇首往上,在python 凝视着或者说对抗着的高空,Shen Qian 看到了更加震撼也让他完全难以置信的一幕。

  “那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