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6

  第366章 等待

  洞穴之内,azure python 昂首向天,当Shen Qian 顺着那巨大的蛇眼往上,就看到了即便是他也为之震撼的一幕。

  洞穴的上空不是山壁,也不是直达外界的高空,而是……一片倒垂下来的凝固的“海”。

  那些汹涌的海浪兀自停留在狰狞的状态,就这般悬在python 上空,像是要将它彻底吞噬。

  但这片海又是如此瑰丽,即便Shen Qian 曾经见识过“它”的模样,此时极近距离的打量之下,依旧忍不住心旌摇曳。

  只因那海浪,内部竟是星星点点,仔细看去,那些闪烁的星芒之中,好似包罗了世间myriad forms 。

  有沸腾的冰,Extreme Cold 的火,还有云雾幻化的刀,厚土凝聚的剑……

  道海!

  这竟然是道海。

  倒不是说“道海”有什么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的,作为可能是since ancient times 在Mountain And Sea 之前就曾经踏入过道海的男人,Shen Qian 当然不会因为这个惊讶。

  让他震惊的是,道海……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首先是这奇异的状态。

  道海怎么可能凝固?

  即便眼前的道海,实际上只是广义道海上的一部分,但它也impossible 凝固。

  它应当是永恒的,不朽的,威压一切的。

  而就算因为某种理由它凝滞了,但怎么也不该,甚至可以说不能,是在这里!

  原因很简单。

  神明大约是有“Dao” 的。

  他们既然能镇压万族,威凌一切生灵,仅凭自身的力量显然不够。

  而Shen Qian 也在“芪神”身上,清晰捕捉到了那一丝Dao Rhyme 。

  Shen Qian 只是不太确定神明的“Dao” 是如何形成的,但感觉月隼的说辞和古史记载基本一致,神明是天生地养,生来就强大无比。

  那就可以理解为,他们的“Dao” 也是天生的。

  也唯有如此,才能让他们生来就与众不同,凌驾于其他物种之上。

  而其他族群,以Martial Artist 为例,天生虽没有承载“Dao” ,却可以通过后天的cultivation 法去触摸“Dao” ,进而“得道飞升”。

  唯有一种生物例外。

  那就是monster beast 。

  monster beast 的强大从来都是依靠Innate 的bloodline ,为什么Mountain And Sea 经上的Divine Beast 如此特别?

  就是因为它们代表着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最强大的一批monster beast bloodline 。

  它们的成长上限远远超过普通的monster beast 。

  monster beast 无法cultivation ,也无法学习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可以学习的那些花里胡哨的技法。

  这也是为何,Great Saint 在一众monster beast 之中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即便它目前的实力相比Shen Qian 只能用孱弱来形容,但Shen Qian 却极为看好它的未来。

  而就在不久之前,Great Saint 甚至已经通过自身的努力breakthrough 了“帝猴”这类monster beast 本身的bloodline 限制,进入了更高的等阶。

  虽然在Shen Qian 看来没什么,但这在monster beast 族群之中绝对堪称one 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的奇迹。

  所以基于monster beast 能cultivation 这种事情就已经很离谱的基础上,如果一头monster beast 还能“悟道”,那就绝对是fantasy story 了。

  更别提,眼前这头python 的情况更是远远超过了所谓的“悟道”。

  因为对方,竟然已经牵动了道海!

  这说明python 只差一步就可以真正“得道”了。

  这是何等离谱的事情?

  如果还是不能理解的话,再举一个例子。

  在Shen Qian 的时代,Human Race 先驱早就知道有开窍法,而且无数人前赴后继,为的,就是拥有传说之中的十窍之躯。

  这是打破Life Law 的禁忌之路,也是Heavenly Dao 对于万事万物平衡的必然选择。

  所以……从来没人成功过。

  直到Shen Qian 出现。

  而python 所做的事情,并不比Shen Qian 拥有了十窍之躯容易多少。

  因为这也是法则的限制。

  上天给了monster beast 强绝一切种族的肉体,无比悠久的lifespan ,以及不需要cultivation 就能不断变强的奇异bloodline 。

  那么,它就会剥夺掉monster beast 悟道的权利。

  这也是破坏法则的禁忌!

  但显然,眼前的python 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做到了和Shen Qian 一样前无古人的事情。

  之所以是差一点点,是从眼前python 已经完全寂灭的Life Aura 来判断,对方失败了。

  但好像又不是完全失败。

  因为它所牵引的道海已经降临,只是最后关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或许是那冥冥之中的阶数终于降临,于是让它功亏一篑。

  一切都凝固在了这个瞬间,也就有了Shen Qian 现在看到的奇景。

  在Shen Qian 心念转动间,月隼却是想不到这么多的,她只是难以理解的看着这一幕,一度忘记从Shen Qian 身上跳下来。

  “这是蛇神吗?”Shen Qian 暂时收起思绪,问肩上的月隼道。

  月隼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她挣扎着跳了下来,但很快又略显瑟缩的躲到了Shen Qian 身后,用敬畏而又小心的语气道:“和族内的Totem 一模一样,是蛇神……它还活着吗?”

  Shen Qian 摇头,叹息一声道:“这片空间几乎找不到残留的气息,想来……它已经陨灭很久了,如果你们patriarch 说的那个时间对得上,那就应该是刚好十七年。”

  Shen Qian 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有些惋惜。

  那是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叹。

  虽然这python 和自己种族不同,但它却也差点就打破了那条枷锁。

  只是……道海为什么会凝固在此不曾消散呢?

  这是Shen Qian 唯一想不通的事情。

  但事已至此,Shen Qian 又环视山洞一圈,确定这python 的巢穴之中再没有什么值得探索的东西之后,便打算招呼着月隼一起离开。

  然而Shen Qian 刚刚转身,又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他”sou” 的回头。

  空阔的空间一片静谧,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Shen Qian 还是觉得有什么问题。

  大脑疯狂运转,很快Shen Qian eyes shined ,“光……”

  “什么?”

  还处于震撼之中的月隼hearing this subconsciously 转头。

  “前面我们走过的甬道是漆黑的,这片洞穴也是密闭的,那,这照亮一切的光又是哪里来的?”

  Shen Qian 喃喃道,“道海的光应是绚烂的,而这片道海已经凝固,更像是某种残留的影像,所以,这些光也不是来自道海。”

  月隼愣愣的,显然不太听得懂Shen Qian 在说什么。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Shen Qian 说着,忽的整个人腾空而起,moved towards 山顶上空掠去。

  月隼吃惊的捂住了嘴巴,差点惊叫出声。

  这一路行来,月隼已经隐约意识到了Shen Qian 很强,但她怎么都didn’t expect ,Shen Qian 竟然能御空!

  在远古的传说之中,御空一度是神明的专属。

  虽然到了现在,Human Race 已经有powerhouse 陆续通过cultivation 和inheritance breakthrough 了那条线,甚至就连月狼,只要再得到Immortal God 的点化,或许也能踏过那条线。

  但她怎么都didn’t expect ,Shen Qian 竟然早已经做到了。

  “所以……他或许真的能对抗芪神?”

  少女的眼眸变得亮晶晶的,希望的火焰甚至让她本来是bronze 的肌肤变得有些泛红。

  Shen Qian 无暇欣赏这奇异的一幕,当他cautiously 绕过那片凝固的道海,只是简单探索一番,很快,Shen Qian 就发现了光亮的来源。

  就在洞穴千米高的顶壁上,有一片镶嵌在stone wall 上的azure 石头,它们以某种奇异的图形排列组合着,最后折射出了一片光线,刚好是穿透道海,落在了python 的身上。

  Shen Qian pupils shrank 的同时,也终于反应过来。

  怪不得python 身上的鳞片会呈现玄azure ,并不是因为python 的鳞片是azure ,而是因为这些azure 石头的反光。

  说来也巧,这些azure 石头Shen Qian 也认识。

  甚至于那些排列组合的方式他也是如此熟悉。

  因为他自己就曾亲身经历过这样的Formation 。

  azure 石头是道石。

  而它们排列组合之后的Formation ,名为……夺天之阵!

  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夺天之阵可以算是Human Race Formation Dao 发展史上的一根标杆,它代表了一定时期内Formation Dao 的Peak 成就。

  也是目前Human Race 已知的、唯一可以直接触碰法则的至高Formation 。

  但……

  这里怎么会有道石!

  这里又怎么会有夺天之阵?

  道石是world 生灭之时的特殊产物,珍稀无比,而此刻镶嵌在stone wall 上的道石,large and small 数量近千!

  这是什么概念?

  澹台强singlehanded 一个人灭了一道应该是C-Rank 以上的“门”,所得道石也不过百斤。

  而这stone wall 上镶嵌的道石,只是目测一眼的重量,也绝对在千斤以上。

  就算忽略了这么多道石到底是从何而来,又是怎么出现在蛇神的巢穴的,那这唯有Formation Dao 的supreme powerhouse 才能布下的“夺天之阵”又是怎么回事?

  而且Shen Qian 没看错的话,这些道石蕴含的特殊能量全都还在,否则它们impossible 爆发出如此强烈的光线。

  也就是说,眼前的Formation 是一个蓄势待发的状态。

  看了一眼下方凝固的道海和python ,又看了看眼前随时可以发动的夺天之阵,Shen Qian 的心脏停滞了一下。

  难道……

  took a deep breath ,Shen Qian 身形下坠,重新回到了stone platform 之上。

  “Shen Qian ……big brother ,你有什么发现吗?”月隼赶紧问道。

  Shen Qian 奇怪的看了一眼月隼,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突然就变得有些窃窃的,好像眼神之中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不过他也没多想,hearing this slightly hesitated 后就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蛇神……也许还有救。”

  “嗯,那我们……伱说什么?”

  月隼一惊,终于从刚才那奇怪的状态之中挣脱出来,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我说蛇神还有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Shen Qian big brother ,你能将蛇神救回?”

  月隼终于难掩兴奋,激动地问道。

  “有这种probability ,只是……”

  “只是什么?”月隼赶紧追问。

  “夺天之阵不是目前我的realm 能够操控的,就算万事俱备,但也很可能在at first 就崩塌,when the time comes 别说救蛇了,我们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都是个问题。”

  Shen Qian frowned 。

  要掌控“夺天之阵”这种等级的Formation ,可不是Formation 造诣到了就行的,还要有绝强的实力作为支撑。

  以当初燕山公的实力都要准备许久,各种慎重,而距离顶级王侯差距甚远的Shen Qian 就更不用说了。

  “啊,所以还是不能救活蛇神吗?”

  月隼听不太懂Shen Qian 在说什么,但却能听出Shen Qian 的结论。

  “倒也不是,还有另外一种替代方案,风险可以被降低不少,但……只怕要付出的代价也不浅。”

  Shen Qian 颇为纠结的说道。

  月隼看出Shen Qian 在思考什么,虽然有心再问,但还是乖乖的安静了下来。

  Shen Qian 的眼神有片刻挣扎。

  他口中的“替代方案”,其实就是“夺天之阵”的浓缩版,也就是当时在Nine Heavens 杯的赛场上,曹谦的father 闽南伯曾在众目睽睽之下发动过的……造化之门!

  虽然是脱胎于夺天之阵,但造化之门的作用对象只有一人,也就更容易掌控。

  Shen Qian 估摸着,以自己的Formation 造诣,再加上这里海量的道石,把控一个“造化之门”问题不大。

  至于“造化之门”的secret art ,不用怀疑,既然闽南伯在system 面前施展过,那system 就一定可以复制出来。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就算是闽南伯,Shen Qian 比之对方也有着极大的实力差距。

  更别提“造化之门”的施术者本就要承受极大的backlash ,Shen Qian 实在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扛过去。

  但Shen Qian 的迟疑并没有持续太久。

  要知道自己能不能扛过去,有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验证方式。

  那就是……直接让system 来判定。

  以system BUG般的计算能力和预判能力,它总是能做出最正确的抉择。

  既然有心干这一票,那就不用瞻前顾后。

  只愿自己想的没错,这蛇神不会在苏醒之后就直接把自己一口吞了,而是真的和那mysterious 的white clothed 人再若干年前就达成了某种协议。

  从大月氏口中听到“white clothed 人”那一刻,Shen Qian 就隐约有着某种预感。

  或许自己的到来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只是didn’t expect ,却好似应在了这里。

  明明来寻找蛇神,是他自己灵机一动的想法,但当看见那些道石的时候,Shen Qian 却还是莫名产生了一种被plot against 的感觉……

  事已至此,Shen Qian 收起了胡思乱想,果断向system 发起了AFK 请求。

  短暂的延迟后,system 给出了回应。

  “正在生成任务目标……”

  “任务目标已生成,system 自动寻路中……”

  听到那好似已经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we last met 的提示声,Shen Qian 顿时知道问题不大了。

  next moment ,他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识。

  或许是出于节能的考虑,system this time 没有再启动“实时AFK mode ”,而是选择直接取代了Shen Qian 的意识。

  轰隆隆!

  而在月隼瞪大的眼睛之中,在奇异的rumbling sound 之中,那凝滞的瑰丽海洋上方好像有什么惊天的东西突然被引动,随即整个洞穴就开始疯狂颤抖起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