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7

  第367章 Nirvana

  在rumbling sound 大作之中,洞穴上方开始有巨石掉落。

  受惊的月隼赶紧退回了甬道内部,但眼睛却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那道已经登临奇异海洋上空的silhouette 。

  她不知道Shen Qian 到底要做什么,只是联想到之前的说辞,她又是期待又是怀疑。

  陨落的神……也能复苏吗?

  Shen Qian 的身形定格在了半空之中,他双臂舒展,口中mutter incantations 。

  在那些月隼听不懂但又好似带着某种神奇韵律的吟诵之中,洞穴顶部那些在月隼眼中应该是用作照明用的石头,忽的一颗接一颗光华大亮,接着以某种tangled and complicated 的路线组成了一个繁复的图形。

  那图形隐隐看上去像是一道“门”的模样,而随着这道门的出现,好似有什么浩荡的气息开始在这片空间复苏。

  那气息从上而下,缓缓的掠过了整片洞穴。

  随即就在月隼惊骇的眼神之中,那片奇异的海洋突然“活”了。

  那些浪花little by little 的汹涌起来,只是在月隼耳中,听到的却不是水流的声音,而是各种各样的奇怪声音。

  其中好似有着火焰炙烤,或是群星洒落,也可能是Snow Mountain 崩塌,而每一种声音都是轰然到了极致,只是听着那些声音,都莫名让月隼觉得trembling in fear 。

  但很快,月隼察觉到一丝不对。

  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缓缓转头向着洞穴的底部看去。

  在那里,昂首向天的python ,部落之中传说的Totem ,好似也开始变得不同。

  就在月隼凝神的注视之中,蛇神的眼眸突然动了动。

  月隼刹那间屏住了呼吸。

  就在她以为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的时候,一股滔天的仿佛沉睡已久的气息正little by little 自洞穴之中升腾而起,就好似冰雪解冻一般,蛇神的躯体也一寸一寸的鲜活起来。

  “roar! ”

  随着那蛇首摆动,低沉的吼叫声也响彻在了洞穴之中。

  只是不同于正常蛇鸣的嘶哑,python 的嘶吼声却反而带着一种清脆激昂的意味。

  python 的眼眸之中倒映出了Shen Qian 的模样,不过它很快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翻腾的海洋之上,眼眸之中出现了凝重和一丝不易察觉的亢奋色彩。

  “roar! ”

  又是一道清越激昂的吼叫声过后,在月隼震撼的眼神之中,python 直接腾空而起,迎着上方的海洋咆哮而去。

  python 的身躯极为庞大,全部舒展开来甚至已经超过了千米,但此刻在那海洋面前,它却又显得如此渺小。

  以蛋击石!

  月隼蓦地想起很久之前听行走蟒山的那些商人提及过的一个词语,那据说是在五大族的最高学堂才能学到的一个高等用词。

  以前月隼不知道这个词该用在哪里,但此时她却觉得眼前的场景如此贴切。

  海浪翻滚的越加激烈,那浪花蔓延过来,转瞬就将python 的躯体彻底吞噬。

  “roar! ”

  python 的鸣叫越加激昂,只是却再不如之前那么响亮,细听一下,其中好似夹杂着一些痛苦和不甘。

  而在月隼紧张的注视着,python 挣扎的力度开始减弱。

  它身上的光辉曾有短暂的爆发,但在无尽的浪涛之中却又如此的unremarkable 。

  在部族的传说之中,蛇神是蟒山的霸主,是这方圆千里内最powerful existence ,而显然,此刻展现在月隼面前的这个蛇神,其实只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罢了。

  甚至,以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称呼都有些勉强。

  因为蛇神在过往十七年之中或许没有真的寂灭,但也只是残存着一口气罢了。

  此时被Shen Qian 唤醒,但一切局势,都和十七年前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直至……

  站在海浪上空的Shen Qian 蓦然单手一引,而那千斤道石汇聚的门也爆发出了瑰丽的七彩rays of light ,随即尽数照射到了python 身上。

  海浪被强行撑开,获得了喘息的python 身形重新变得灵动起来,它蓦然张开了大嘴,在那Formation 的加持下,开始如长鲸吸水一般向all around 的海洋之中不断掠夺各种七彩的元素。

  它的躯体开始膨胀,一百米、两百米……只是眨眼之间,python 就成为了身长超过了三千米的huge monster 。

  虽然比起那浩瀚的海洋依旧渺小,但至少不再是那么的unremarkable 了。

  但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很久。

  因为很快,那无垠的海洋好似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某种挑衅,蓦然翻腾的更加剧烈,最后竟是形成了一只直径超过万米的巨手,几乎占据了整个洞穴,fiercely moved towards 那正中的python 握紧而去。

  Formation 形成的圆环开始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即便是被它环绕的python 好似也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挤压,身躯之上转瞬裂纹密布,仿佛随时都要破裂的瓷器。

  python 发出了不甘的怒吼和哀鸣,但它似乎又僵硬在了半空,无法动弹。

  高空之上正在主持着Formation 的Shen Qian ,一直冷漠的脸色也有片刻的波动,似是didn’t expect 道海的strength of Backlash 远比之前预估的还要强大。

  连带着,Shen Qian 身上竟也出现了丝丝伤痕。

  道海的strength of Backlash ,甚至已经蔓延到了Shen Qian 的身上。

  若他不帮助python 分担,可以想象,python 只怕此时已经彻底化为灰烬。

  但显然,就算如此也还不够。

  Shen Qian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整个人突然身化长虹,带着所有道石爆发出来的rays of light 一起,没入了那璀璨的海洋之中。

  月隼只是满脸茫然,但如果有任何一个水准之上的powerhouse 在这里,一定会震惊的stared wide-eyed 。

  在一个人“寻道”的时候,如果有其他人敢插手,那其实是一种危险至极的举动。

  这就跟任何一条“Dao” 都impossible 有两人踏足其中是一样的道理。

  比如说就算走的都是最常见的“火焰之道”,基于Martial Arts 的认知不同,其中也必定会有着显著的区别。

  “Dao” 的尽头或许是different routes to the same destination ,但就算是照着别人的大道脉络依样画bottle gourd ,也终归会出现不同的路口。

  Shen Qian 的举动,等同于是在触动great dao foundation 之中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这是完全和Heavenly Dao 的自然法则相悖的reverse scale !

  bang!

  只是在Shen Qian 入海的瞬间,整片道海都好似完全沸腾了起来,那一瞬间的,整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充斥的无穷无尽的毁灭气机,以及好似是来自最蛮荒最primordial 的愤怒和排斥,近乎让月隼感觉到窒息。

  她只觉得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黯淡下来,next moment 她就将陷入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

  但这种感觉只持续了短短一瞬。

  很快,一切的暴躁和毁灭都如云烟一般消散,刚才好似幻觉,月隼定了定神,赶紧重新抬眸看去。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Shen Qian 竟然已经成功穿过了那沸腾的海洋,径直落到了python 额头之上。

  python 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变幻,但很快又安定下来。

  Shen Qian extend the hand 掌,好似在虚空之中拨弄着什么,就在月隼震撼的眼神之中,那仿佛蕴含着世间一切至理、一切Supreme Existence 的海洋,竟然开始渐渐的平静下来。

  而随着压力的减弱,python 身上的裂纹也开始愈合。

  它的身躯重新摆动起来,与此同时,来自海洋之中的七彩rays of light 又开始被它汲取,它的身躯只是眨眼间就breakthrough 了之前的长度,膨胀到了五千米。

  接着是六千米、七千米、八千米……

  当python 的身躯终于膨胀到了某种界限,一切都凝滞了下来。

  随后,出现了一抹火。

  那火焰极其的微弱,它从python 的尾巴开始燃烧,但只是在短短数秒间,它就变成了一场弥天大火,吞噬了python 全部身躯。

  连带着,Shen Qian 也被包裹进了那火焰之中,disappeared 。

  也就在大火烧起来的同时,all around 的海洋逐渐变得虚幻,直至彻底隐匿。

  整个洞穴,终于恢复了正常,便只有那熊熊燃烧的烈焰占据了全部的视野。

  极度的高温下,月隼不得不连连后退,直至退出了甬道很远,终于能忍耐住那剧烈的高温,她的眼睛之中,依旧是一片赤红之色。

  月隼又是惊慌又是茫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蛇神和Shen Qian 会突然被大火所吞噬。

  虽然很多东西都看不懂,但月隼好歹已经是breakthrough 了高Martial Artist 的存在,她还是能隐约猜到那片海洋就是传说中的牵引之海。

  而蛇神,很显然是到了某个关键的realm ,甚至已经触碰到了某个极高的层次,才会引动牵引之海的降临。

  她唯一疑惑的是,神明也需要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吗?

  火焰燃烧了多久月隼也不记得了,好像很久,又好像很快就熄灭。

  月隼一面焦虑于氏族如今的情况不知道如何了,一面又期待着奇迹的发生,一时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就在月隼clenched the teeth 打算放弃,直接赶回部族的时候,眼前的火焰骤然一收。

  那火焰消失的是如此之快,一切温度也随之消散的thoroughly ,月隼短暂一呆之后,赶紧往甬道深处掠去。

  很快,她又来到了那已经变成了漆黑之色的平台之上。

  她的视线immediately 被洞穴之中那巨大的“山峰”吸引。

  那是一座完全由灰烬堆成的山,高达千米以上,月隼努力的抬着头却也看不到顶峰在哪里。

  她的脸上写满了沮丧。

  既然只剩下灰烬,那是不是说明蛇神和蛇前都……

  正在她刚刚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眼前的灰烬山峰突然崩塌,伴随着无比夺目的光华,一条体长只有百米的蟒蛇忽然从灰烬之中蹿了出来。

  “蛇神……”

  月隼又是惊喜又是茫然。

  蟒蛇应是蛇神没错,只是不止体形缩小了许多,连带着模样也起了一些变化。

  最显眼的是它的头颅。

  也不知道是不是月隼的错觉,蛇神的五官竟然有了一丝“人”的模样。

  同时,它的鳞片也像是发生了某种奇艺的变化,在边缘处出现了一些微弱的像是彩虹一样的绚烂rays of light 。

  虽然蛇Divine Physique 形变小了,但莫名的,月隼心中的敬畏却更深了,甚至短暂的注视之后,月隼就刻意的避开了目光,不敢再直视蛇神。

  可是……Shen Qian 呢?

  月隼四处环顾,却没有见到Shen Qian 的silhouette ,心头不由出现了一丝阴影。

  但很快,月隼察觉到不对。

  因为蛇神从灰烬之中挣脱出来之后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不断在灰烬组建的山峰上方徘徊,似在寻找或是等待着什么。

  于是月隼的眼眸又变得晶亮起来,难道……

  她紧紧跟随着蛇神游离的身躯,目光在那灰烬之中打转。

  某一刻,灰烬组成的山峰开始剧烈颤动起来,那颤动不断延绵,最后连带着这洞穴本身所在的mountain range 都开始摇晃。

  轰隆!

  在剧烈的炸响之中,月隼头顶的山石开始纷纷跌落,她面露惊恐,却也根本无力承受,正在绝望的时候,一道silhouette 电闪而至,直接将她抄进了怀中,随即顶着无数跌落的巨石往外冲去。

  在接连承受了无数次的冲击之后,这座mountain range 早已千疮百孔的内部终于是彻底崩塌。

  但无数重达百斤千斤的巨石落下,竟是根本无法撼动那正往外疾掠而去的silhouette 。

  渐渐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月隼,先是欣喜的喊了一声“Shen Qian ”,但很快,她就speechless ,只是别扭的动了动身子,但随即又意识到此时的处境不同,赶紧安静下来。

  只是她的脸颊,已经烧成了醉人的红。

  因为此刻的Shen Qian ,不着片褛。

  但很快月隼又重新盯上了Shen Qian ,因为此时的Shen Qian 看起来实在很奇怪。

  他的全身上下,都流动着一种赤红的色彩。

  他在刻意压抑着呼吸,但只是偶尔的感受,月隼都能感受到那其中惊人的滚烫。

  月隼不知道Shen Qian 怎么了,但却能隐约感觉到Shen Qian 体内那恍若压抑的火山一般,正在酝酿着的无穷能量。

  甚至于他的目光之中,都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月隼感觉自己快融化了,全身上下都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将她烧得迷迷糊糊。

  直至耳边忽的传来了哭喊声和剧烈的风,月隼才陡然惊醒过来,她四下看去,才发现不知何时,Shen Qian 已经带着她回到了大月氏族附近。

  而在山谷上空,正有乌云咆哮,thunder 大作!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