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8

  第368章 屠神

  大月氏族的山谷上空。

  当乌云滚滚而来,整个氏族又陷入了恐慌和混乱之中。

  this time 甚至连大月氏的安抚都没有起到太多的作用,因为乌云尚未降临,一道硕大的连绵千米的闪电已经劈了过来,直接strikes 在了一侧的山壁上。

  轰隆!

  闪电炸出了数十米的深坑,无数燃烧着的碎石自上空滚滚跌落,砸向了大月部族。

  “击碎落石!”

  月狼大吼着,率先跳跃而起,一拳轰碎了一块火石。

  在他身后,有数十个大月氏族的Martial Artist 也随之跃起,冲向了那些跌落的火石。

  奈何,并非每个人都有月狼如此强横的实力,有的被火石砸得spit blood flying upside down ,也有些人只能勉力应付一些零碎的小型落石。

  在这般情况下,即便月狼竭尽全力,依旧impossible 拦住所有落石。

  一时间,整个大月氏族到处都充斥着哭喊声和惨叫声,浓烟滚滚之中,许多以木头搭建的房屋都已经起了大火。

  “月狼,patriarch 呢?”

  “是啊,月狼big brother ,快请patriarch 去summon 蛇神,否则我们根本无法承受芪神的怒火,大月氏族会全部灭绝的!”

  许多人都发出了焦急的大喊。

  他们茫然又恐惧,伴着那道苍老silhouette 的突然消失,他们也好似失去了主心骨。

  月狼咬着牙,沉默的穿梭在氏族之中,不断救援着一个又一个clansman ,面对大家的呼喊,他却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

  因为……他也不知道大月氏在哪。

  从清晨降临,大月氏就好像失踪了一般,任他如何寻找都见不到踪迹。

  不仅是大月氏,他最心爱的姑娘月隼也不见了,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来历不明的foreigner ……

  月狼不断否认着自己的猜测,安慰自己月隼不会就这样抛弃族群,但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心也随之沉到了谷底。

  他愤怒而又迷茫,偏偏大月氏也不见了。

  而就在所有clansman 都以为蛇神已经复苏,正沉溺在歌舞之中的时候,芪神来了。

  在发怒的神明面前,大月氏族是如此渺小,仅仅是一道闪电,便近乎将整个部族都毁了小半。

  而闪电不过是个开始,随着一道冰冷而又aloof and remote 的声音响起,乌云彻底笼罩了整个山谷。

  “愚蠢的大月Human Race ,竟敢愚弄神明,那你们便承受来自神明的怒火吧!”

  那声音不见愤怒,但却以每个大月氏clansman 都能听懂的语言传递到了他们耳中,让他们莫名胆寒。

  一时间,所有跪伏在地上正在祈求着蛇神降临的clansman 都茫然的抬起头来。

  他们不知道芪神所谓的“愚弄”是什么意思,但却也察觉到了不对。

  神明之间,永远都是entirely different 。

  如果蛇神真的复苏,又怎么会放任芪神再次踏入自己的地盘?

  而失去了大月氏和神明的沟通,或者说芪神此次降临simply 没打算和大月氏族再有任何沟通,还不等大月氏的clansman 们反应过来,乌云之中,已经探出了一个硕大的monster 头颅。

  它有着毛茸茸的好似蝙蝠一样的脑袋,双眸之中充斥着人性化的暴虐,当它张开了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整个天空便只剩下血一样的red 。

  “跑,快跑!”

  月狼脸色大变,回头冲那些还兀自呆立原地的clansman 吼道。

  有人反应过来,赶紧拉着自己的儿女,或是搀扶着自己的父母往山洞里跑去,也有人仍旧被笼罩在第一次看见神明真身的恐惧之中,只在原地shiver coldly ,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但其实都没什么实质的区别了。

  因为人逃跑的速度又如何快得过闪电?

  来自芪神的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在短暂凝滞之后,骤然爆发出了极致的光亮,随即那些光亮就在大月氏clansman 绝望的眼神之中,化作了一条条手臂粗的闪电,moved towards 山谷怒劈而下。

  轰隆!轰隆!

  rumbling sound 不绝于耳。

  月狼绝望的站在空地上,看着整个大月氏族的领地在顷刻间就千疮百孔,火光漫天。

  too weak 。

  他们too weak 。

  别说此时的大月氏族已经是濒临灭绝,就算是历史上大月氏族最强盛的时候,面对一尊神明,他们依旧和蝼蚁差不了多少。

  而他月狼,号称是大月氏族有史以来innate talent 最高的Martial Artist ,只差一步就能触碰到神明领域的peerless genius ,此时心中,也只剩下无边的挫败感。

  ”Ah!”

  月狼loudly roared ,终于无法再忍受身边的clansman 一个又一个化为漆黑的焦炭,他body moved ,全身爆发出了惊天imposing manner ,沿着all around 破碎的山壁节节而上,moved towards 那aloof and remote 的乌云冲了过去。

  in this brief moment ,他将所有的潜能都激发了出来,全身气机竟是在impossible 的情况下再进一步。

  竟是,已经快要捅破那层禁忌的边缘。

  甚至连无尽Heaven and Earth 的最高处,都好似起了某种波澜。

  “咦?”

  正以戏谑姿态不断掠夺大月氏clansman 性命的芪神,终于抬起了眼眸,looked towards 了那已经攀上了最高处,正高高跃起冲自己杀来的that silhouette 。

  “荒芜蟒山的小小族群,竟然还出了你这等天才,本神倒是很意外,你们Human Race ,还真是一个无法以常理度量的奇怪族群。”

  芪神有些讶异,随即讥笑,“可惜伱竟敢幻想屠神,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闪电停歇,芪神的眼眸之中只剩下那道携带着愤怒和不甘,一头向自己撞来的silhouette 。

  乌云汇聚成了一只hundred zhang sharp claw ,moved towards 月狼拍击而去。

  ”Ah!”

  月狼再次怒吼,毫不畏惧的和sharp claw 碰撞在了一起。

  bang!

  气浪爆开,乌云sharp claw 被震得不断颤栗,但在短暂的僵持后,月狼终于是脸色一白,随着口中鲜血飙射,他整个人也被拍飞了出去,在倒飞数十米后自半空无力的跌落。

  他全身血肉模糊,skeleton 近乎碎裂,气机萎靡到了极致。

  芪神仅仅随意一掌,就让他的生机消散了大半。

  直到下落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月狼已经近乎涣散的眼神之中忽的倒映出了一张人脸,那人脸之上满是悲伤和叹息。

  “族……patriarch ……”

  随着额头一股清凉之意响起,月狼精神一振,意识终于清晰起来,这才察觉到自己并没有摔死,而是被不知何时出现的大月氏接在了怀中。

  大月氏将他轻轻放在了地上,all around ,依旧是火光漫天和哭喊不断,但不知为何,那些溃散的clansman 们好似也察觉不到大月氏的存在一般,只是不断的从两人身边跑过,却不曾投来视线。

  “patriarch ,为什么……”

  月狼不解的问道,目光之中满是压抑着的愤怒和绝望。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月狼是清楚的。

  patriarch 是一个存活超过了数百年的true powerhouse 。

  也正是因为对方的隐secret sect 导,才让月狼在一众孩童之中脱颖而出,甚至觉醒了大月氏族有史以来最强的innate talent 。

  连那个来自五大族的Welcoming Envoy 者都说……他甚至不比那些五大族的核心天才逊色。

  只要能去到万族战场,再通过Heavenly God 设置的考验,他就能有无比光明的未来!

  甚至,成为传说中的新神也不是impossible 。

  可现在……一切都毁了。

  他辛辛苦苦铸就的强横肉体,因为芪神那一爪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他的根基不再坚实,等同于path of cultivation 已经断绝。

  不仅如此,死伤惨重的大月氏族又要如何延续下去?

  就算大月氏不敌芪神,但也impossible 一点办法都没有。

  月狼不能理解,为什么她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大月氏族就此陨灭,却始终冷眼旁观,连露面都不肯?

  她一定可以做些什么的!

  她明明是如此深爱着自己的氏族,月狼分明记得,在小时候听她讲述那些古老故事的时候,大月氏的每句言语之中,都寄托着对他的厚望。

  她希望他成为大月氏族第一个真正走出去的男人,她希望大月氏族有朝一日在他的带领下,能够定居富饶安宁的河川,能够绽放比太阳更耀眼的光彩,不再苟居荒芜的蟒山,只能在夹缝中挣扎度日……

  那些寄语,那些期盼,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面对着月狼悲怆的眼神,大月氏短暂沉默之后,才缓缓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族群的延续才是头等major event ,月狼,你认可吗?”

  月狼startled ,随即nodded ,“当然,可是……”

  “以前我也曾经幻想过,所有人都能离开蟒山,我们大月氏族将不用再活在任何神明的阴影之下,哪怕是到前几天,我甚至都还在想,会不会有其他的方式?”

  月狼怔怔的看着大月氏。

  那一贯calm and composed 的苍老脸颊上,此时有着两行浊泪缓缓流下。

  她的眼眸之中倒映的,是周围冲天的火光,还有那些在血泊之中痛苦哀嚎的clansman 。

  月狼从未见过大月氏脸上能出现如此复杂的表情,那其中有怔忡、有痛苦、有不甘还有一丝极其不显眼的释然。

  “当初我是起过一些心思的,我总想啊,那是跨越了九百年的交易呢,怎么能保证刚好如此,我从那white clothed 人那里得到的越多,我反而心中生出的奢望越多。”

  大月氏呢喃道,“他给了我千年的lifespan ,给了我甚至可以communicating the world 的能力,让我一度有能比肩神明的错觉,到现在我悚然惊觉,其实还差了一点点……”

  “我空有长寿的命数,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强大肉体,就差了这么一点点,就是无法跨越的鸿沟。”

  “这就是他留下的plot against 吧,他早就算透了人心。”

  月狼呆呆的,他不知道大月氏在说什么,但能听出大月氏语气之中的疲惫。

  “child ,睡吧,我们都会寂灭,但‘大月’必将永恒,在轮回之中,那些你爱过的、熟悉的人,也总会再现容颜。”

  大月氏慈祥的抚过了月狼的面容,那手掌好像带着某种安宁的力量,让月狼躁郁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在恍惚之中,他看到了那被乌云遮蔽的天际出现了一抹流火,他还看到了自己最爱的那个女孩,就被包裹在流火之中。

  她真的好美啊。

  明明那么远的距离,但她羞红的脸颊,细嫩的胳膊,还有结实修长的大腿……一切都好似清晰在目。

  那流火将她轻巧的放到了悬崖边上,随即就如同他之前一般,携带着press forward 的imposing manner ,撞向了那遮蔽Heaven and Earth 的乌云。

  他知道那是谁。

  是那个他觉得心怀不轨又胆小如鼠的foreigner 。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乌云会在流火撞过来的瞬间起了那么大的波动?

  芪神好像有些慌乱了。

  他不理解,可他也再看不到后续了。

  他逐渐黑暗的视野之中的最后一幕,就是乌云被流火撞成了稀烂,而芪神那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身躯彻底暴露在了长空之中。

  ……

  Shen Qian 早已恢复了自我意识。

  但一场Nirvana 的大火,让他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无法消化的巨大能量。

  要知道,那可是蛇神这个等级的生物的Nirvana 之火啊!

  monster beast 的力量来源,一切根基都是它的肉体。

  而蛇神的躯体又是何等庞大而强悍?

  哪怕只是分润了百分之一的Nirvana 火,也远远超过了Shen Qian 能承担的极限!

  能达到目前这短暂的脆弱的平衡,将所有沸腾的能量都压抑住,已经是system 能做到的最好结果。

  而如何将这股能量宣泄出去,那就是Shen Qian 要做的事情了。

  甚至不用怎么思考,毕竟那在蟒山上空正不断咆哮着的乌云,就是最显眼的目标。

  而当Shen Qian 自长空尽头恍若流星一般掠来的时候,芪神早就在immediately 扭转了身躯,惊愕的看了过来。

  bang!

  只是那巨大的眼眸之中刚刚出现了一团火焰,那火焰便已经烧到了近前。

  流火洞穿了乌云,随着芪神both shocked and angry 的吼叫,它庞大的身躯上,瞬间出现了一个约莫数米的巨大贯穿伤口。

  泛着golden 的鲜血在长空如雨般洒落,芪神不可置信又怒不可遏。

  它竟然受伤了!

  被一个卑微的、气机明明远远低于他的Human Race !

  流火在百米之外停下,露出了一张年轻得不像话的面孔。

  但那燃烧着火焰的眼神之中,却莫名有一种让芪神惊惧的色彩。

  它想起了很久之前,有一个Human Race 也是带着这样的眼神,将它的父辈屠戮。

  “神?”

  对面的青年hehe 一笑,吐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字眼。

  随即,他再度化作了燃烧着火焰的流星,moved towards 芪神冲撞而来。

  芪神周围的乌云散去,露出了它丑陋而又庞大的身躯,随即它的身躯急剧缩小,化作了数十米大小,也迎着Shen Qian 冲了过去。

  “卑贱的Human Race ,我要让你forever unable to reincarnate !”

  这一刻,它终于展露出了自己的Peak cultivation base 。

  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