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69

  第369章 禁忌!再破!

  非严格意义来说,这不是Shen Qian 第一次面对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的Peak powerhouse 。

  只不过像方凡and the others ,只是无限接近this realm ,但眼前的芪神,却是genuine 的到达了this realm 。

  携带着惊天之势,Shen Qian first strike 便爆发出了远超自身上限的战力,直接洞穿了芪神的躯体。

  Shen Qian 也知道,对于芪神如此庞大的躯体来说,这伤口看着狰狞可怖,但其实伤不到对方的根本。

  但此时的Shen Qian ,其实没有太多的思考能力。

  他的脑海,也早被那无穷无尽的巨大能量烧得有些迷糊,因此只是短暂的停顿之后,Shen Qian 便再度向着芪神发起了冲击。

  芪神庞大的身躯缩小之后,明显是变得灵活了不少,但面对Shen Qian 的二次冲撞,它却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

  这是神的骄傲!

  它不会允许自己面对一个实力远比自己弱小的Human Race ,还需要做出闪避的动作。

  “死!”

  带着惊天的咆哮,身躯上闪动着silver rays of light 的芪神也同样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冲了过去。

  一红一银两stream of light ,在分秒级的时间里,便重重撞在了一起。

  轰隆!

  好似天穹被撞出了个窟窿的巨大声浪扩散开来,震得蟒山无数生灵shiver coldly ,爆炸的余波横扫周围千米,将所有浮云都扫荡一空。

  月隼紧紧的趴在悬崖上,但眼睛却一眨不敢眨,其中满是震撼,又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期待。

  她已经无限去高估Shen Qian 的实力了。

  但她怎么也didn’t expect ,Shen Qian 竟然能和芪神正面交锋!

  那可是在蟒山存活了无数岁月的古老神明啊。

  甚至在蛇神和牛神出现之前,芪神一度都是蟒山唯一的霸主。

  很快,那些因爆炸产生的绚丽气浪消散一空,重新露出了半空之中的一神一人。

  芪神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却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兴奋,而百米之外的Shen Qian ,身上鲜血流淌,却似是在this time 正面碰撞之中吃了不小的亏。

  “我能感觉到你体内流淌的,那不属于你的巨大能量,本神承认你是一个惊艳的Human Race ,但伱的身躯太孱弱了,这样的碰撞,你能承受几次?”

  芪神俯视着Shen Qian ,人性化的脸色重新恢复了漠然,只是难掩眼神之中的傲意。

  Shen Qian 低头看了看表皮已经堪称是支离破碎的身躯,他知道芪神说的没错,但……

  bang!

  下一秒,Shen Qian 的身形再次如炮弹一般飙射而出,直直moved towards 芪神撞了过去。

  那速度之快,impact 之强,甚至引得长空音爆阵阵。

  “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芪神coldly snorted ,见Shen Qian 竟然想要正面挑战它这上天赐予的强大身躯,在冷笑过后便也迎了上去。

  下方的月隼眼中有着茫然掠过。

  她不知道Shen Qian 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battle method 。

  在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理念之中,一向更为注重技巧的运用,尤其是面对着Innate 远超自己的monster beast 或是神祗,而现在……

  Shen Qian 身上甚至连“Dao” 的影子都看不到。

  而Shen Qian 既然能御空,说明他分明已经可以运用“Dao” 的力量。

  在过往Human Race 有记载的零星历史之中,那些被堪称禁忌的和神明对抗的篇章之中,所有成功的powerhouse ,无一不是背靠着“Dao” 的力量。

  Shen Qian 以肉体和芪神硬撼,就像是以己之短攻彼所长,简直和送死无疑!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bang!

  又是震得all around 山壁颤栗的一次碰撞过后,芪神岿然不动,而Shen Qian 则倒飞several hundred meters ,身上的鲜血好似不要命一般的挥洒。

  他的血肉在大块大块的掉落,好似整个身躯在刚才的碰撞之中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只是在体内那无穷能量的维系下,他才勉强压住了伤势。

  月隼看着Shen Qian 的惨状开始变得焦虑,她不断转头looked towards 远处的天际,让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蛇神也迟迟没有出现?

  按理说Shen Qian big brother 复苏了蛇神,蛇神不应该就这样袖手旁观才对。

  “我要将你生食殆尽!”

  芪神发出了冷酷的笑声,“你体内那些强大的能量,唯有神明才有资格掌控!”

  没有给Shen Qian 丝毫喘息的机会,在一张口轰出了数十道thunder 的同时,芪神庞大的身躯也瞬间将Shen Qian 整个人淹没。

  bang!

  随着血肉横飞,Shen Qian 再次被撞飞了出去。

  好似除了刚出现时的惊天一击,Shen Qian 面对着发怒的芪神,便再无反抗之力。

  bang! bang! 轰……

  一下接着一下,Shen Qian 在芪神的接连冲撞之下,就好似残破的布偶,或是一个任由揉捏的沙袋,被不断的掀飞了出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Shen Qian 不知道脱落了多少血肉,断裂了多少次skeleton 。

  只是奇迹般的,明明每次都在彻底破碎的临界点,但Shen Qian 却是forcibly 的撑了下来。

  又是数次撞击之后,Shen Qian 的生机却依旧没有彻底泯灭,芪神就算是再迟钝,也终于察觉到了不对。

  它好似想到了什么,那硕大的眼眸之中微微色变,随即它不再以身躯冲撞或是sharp claw 拍击,而是猛然张开了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moved towards 飘荡半空的Shen Qian 吞噬而去。

  就在月隼惊呼的时候,身躯无力跌落的Shen Qian 却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在芪神的大嘴降临之前,身形微微一闪,就灵巧的躲开了芪神的利齿。

  “蠢鸟,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太晚了?”

  随着一道淡笑声响起,重新傲立长空的Shen Qian 睁开了炯炯有神的双眸。

  那眼睛之中,哪有半点黯淡?

  下方的月隼一呆,正在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时候,Shen Qian 身上忽的有golden light rises 。

  那golden light 初始极淡,但很快就以惊人的速度炽亮起来,甚至连芪神都subconsciously 的眯了眯眼睛。

  待芪神重新定睛看去,就见Shen Qian 原本残破的身躯开始蜕变。

  无数新鲜的腐烂的破碎血肉,自他的身躯上一点点脱落,重新露出来的,是一副闪烁着点点golden light 的完好无损的躯体。

  那躯体上流光熠熠,闪烁着恍若金属的色彩,那线条之中仿佛蕴含着某种primordial 的而又极致的美感,看得下方的月隼一时失神。

  “混账,你竟敢愚弄本神!”

  心中的猜测成真,无尽的羞恼近乎将芪神淹没,他咆哮道。

  Shen Qian 脑海之中的混乱已经退却,他抬了抬双手,感受着这恍若新生一般的躯体带给自己的美妙,至于芪神的愤怒,他就直接无视了。

  “连脑子都没有,也有资格妄称神明?”

  他放弃了martial skill ,放弃了Divine Ability ,放弃了一切手段,只用最蛮横的方式和芪神碰撞,是他傻吗?

  当然不是。

  如果类比的话,他只是将芪神当作了锤,而自己……则是那块尚需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的钢!

  分润了蛇神也许只是百分之一的Nirvana 火,却足以将Shen Qian 的身躯撑爆。

  大火烧得Shen Qian 的身躯在溃烂的边缘,但同时,这也是一场extremely rare 的巨大机遇。

  只是蛇神可以依靠大火的生灭之力直接完成bloodline 的跃升,Shen Qian 不行。

  他还需要借助一个足够强大而又不至于让他彻底死亡的外力,来tempering 他的肉体,来帮他完成肉体进化的最后一步。

  芪神……就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大冤种。

  他只能看出Shen Qian 体内蕴含着无尽能量,却并不知道这能量之中有着生灭之力。

  而借助芪神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不断在生死边缘徘徊的Shen Qian ,也终于借机打破了那层界限,完成了最后的蜕变。

  他的肉体,在刚刚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历经道海baptism 之后,在短短时间内便完成了二次跃升!

  这一刻在golden light 覆盖之下,在月隼和芪神都看不到的地方,内里有彩虹一般的光晕流转,无论是韧性、硬度还是力量,他的肉体都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

  Shen Qian 甚至有一种感觉。

  此时光是凭借自身的肉体力量,都比得上之前灾厄佛三层的Divine Ability 加持。

  禁忌!

  在继Essence Power 以及spirit strength 相继踏入了传说中的Taboo Domain 之后,Shen Qian 的肉体也成功触及到了这个层次。

  现在的自己到底有多强大,连Shen Qian 自己心中都没逼数。

  唯一遗憾的是,即便是在助他肉体蜕变后,那来自蛇神Nirvana 火的能量,依旧有极多的残余。

  而现在芪神已经反应过来,显然impossible 再继续傻乎乎的帮他tempering 肉体。

  不过已经达到了预期,做人也不能太贪心。

  听到Shen Qian 的讥讽,本就怒不可遏的芪神,更是全身须发皆张,滚滚thunder 蔓延了它的四肢,在一声咆哮后重新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冲了过来。

  雷电化作了铠甲,将它完全包裹。

  它有着十足的自信,只要Shen Qian 胆敢再和他正面相撞,就唯有瞬间焦糊的下场!

  “空有强大身躯,先heavenly thunder 体,悠长lifespan ……”

  Shen Qian 在开口说话的同时,身躯猛然膨胀起来,竟是化作了一个近乎四米高的巨人。

  他身上有mysterious 的black 梵文流转,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瞬间充斥着Destruction Aura 。

  在汲取了Nirvana 火里的生灭之力后,“灾厄佛”也久违的breakthrough 了bottleneck ,终于来到了Fourth Layer 。

  “却完全不知运用,不思进取……”

  在下一局话音落的同时,Shen Qian 身化残影,竟是后发先至的来到了芪神上空,他的右臂往后一拉,已经手握成拳。

  “你,也配称作神?”

  伴随着一字一句的怒喝,Shen Qian 那汇聚了体内所有残余能量的一拳,连带着新生肉体和灾厄佛加持的所有力量,重重砸了下去。

  拳头和thunder 相触,在短暂僵持之后,在芪神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中,它自诩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thunder 之甲,瞬间支离破碎。

  dong!

  那一记重拳余势不减的strikes 在了芪神的脑袋之上,发出了好似钟鸣一般的沉闷声响,回荡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一切终于凝滞。

  这一刻,那个长发飞舞的年轻男子威凌于神明之上的画面,成为了月隼余生之中最为惊艳的一个瞬间,让她久久无法忘怀。

  不知过了多久。

  伴随着“ka-cha ”的奇异声响,眼神悄然黯淡的芪神的庞大身躯,以Shen Qian 的拳头为中心,生出了道道狰狞的裂纹。

  那些裂纹转眼就蔓延百米,以蛛网之势遍布了芪神的庞大躯体,自其中有夺目的silver light 透出。

  轰隆!

  当到达了某个临界点,伴随着惊天的爆炸声响,芪神整个身躯便化为了无数碎片,崩散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那强烈的冲击波震得all around 的山川摇晃,无数山石崩塌跌落,恍若灭世。

  Shen Qian 立在风暴中心,任由爆炸的余波不断徒劳无功的冲击着自己的身体,他却若无所觉,只是神情略有些恍惚。

  说实话,芪神比他预想的……要弱很多。

  就算他this fist 是携带着Nirvana 火的余威,远远超出了他自身该有的水准,就算他是携带着新生躯体的无穷潜能,就算他的灾厄佛已经到了Fourth Layer ,就算最后时刻他不仅将spirit strength 融进了那一拳之中,就算是他甚至还运用了“Dao” 的加持……

  但这都不是芪神被一拳直接陨灭的理由。

  它是Heaven and Earth 自然诞生的神!

  它的realm ,堪比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

  它不该这么脆弱。

  但想了想,Shen Qian 又是失笑。

  他是有些想当然了。

  他其实早已看穿芪神那强大身躯掩盖下的羸弱。

  它不懂Divine Ability ,也不懂martial skill ,它甚至will not 运用“Dao” ,那看似可以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thunder ,只是它生来就会的innate talent ,它甚至都不懂得仔细打磨。

  毫不夸张的说,在现代Martial Arts 之中,随便拉一个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都能吊打它。

  就算它身为神明,又如何!

  想通了这点,Shen Qian 不再执着,他蓦然complexion changed ,才像是想起了什么,body moved ,直接消失在了半空。

  而在下方的悬崖上,因为冲击而从崖顶跌落的月隼,紧紧拽着一截凸起的断石,只是在上方不断跌落的巨石冲击下,已经有些支撑不住。

  忽的,她身体一轻,细软的腰肢被一只大手抄了起来,整个人也重新靠进了一具兀自残留着余温的坚实肉体中。

  “你没事吧?”Shen Qian 见月隼受伤不重,便relaxed 。

  “你……”月隼却是脸颊通红,埋首在Shen Qian 肩膀上,不敢和Shen Qian 对视。

  Shen Qian startled 之后反应过来了什么,赶紧尴尬的从space ring 里捞出了一件衣服穿上。

  正是肉体新生,某些地方也异常的不老实,很显然是唐突到月隼了。

  Shen Qian 正想带着月隼下落到大月氏族之中,查看一下是否还有人存活,忽的,他好似感觉到了什么,在complexion changed 的同时,也转头向着东边看去。

  在东边mountain range 的尽头,一具无比庞大的、远比芪神还要巨大百倍的身躯,正缓缓自地平线上浮现,恍若曜日一般的两颗巨大眼眸,正moved towards 这边凝视。

  月隼察觉到有异,也顺着Shen Qian 的视线看去,随即她的脸色就是一白。

  “是牛神!”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