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70

  第370章 食“神”

  在蟒山的东边,群山之间错落的尽头,一个有着牛首人身的、通体呈现赤黑之色的巨大monster ,身高达到数千米,正moved towards 这边凝视。

  在他恐怖体形的映衬下,连all around 的山峰都显得如此渺小。

  “牛神!”

  听到月隼的惊呼,Shen Qian 也随之了然。

  蟒山有三大土著神明,牛神也是其中之一。

  “这牛神好像要比芪神强大得多……”

  虽然双方还隔着遥远距离,但对方那巨大的体形和隐约间流露出来的imposing manner ,却让Shen Qian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芪神是蟒山最古老的神明,但以前patriarch 说过,三大神明之中,芪神的实力却是垫底的。”

  月隼回忆道。

  Shen Qian nodded ,这倒也不奇怪,作为蟒山最primordial 的神明,对方连地盘的称谓都没守住,这里最终却是以“蛇神”的称号命名就可见一斑。

  “那牛神和蛇神比又如何?”

  Shen Qian 问道。

  “蛇神以前应该是最强大的,不过我记得小时候patriarch 曾经说过,牛神的体内有一丝远古创世神的bloodline ,所以它超越蛇神的probability 很大……”

  月隼想了想说道,“不过牛神喜欢居住在地下,历来在蟒山很少出现踪迹,我也已经很久没看见它了。”

  Shen Qian 颔首。

  从这牛神异乎寻常的体形来看,大月族说的应该没错,只怕对方在神明之中也不是弱者。

  但Shen Qian 也知道,就算牛divine ability 超越蛇神,大抵也只是在一切都不变的情况下。

  而如今,蛇神早已transformation successful ,将Life Level 完全拔高到了另外一个领域。

  那是神明亦难碰触的禁忌!

  与之相比,牛Divine Physique 内可能存在的所谓创世bloodline ,反倒是not worth mentioning 了。

  现如今的蛇神,就类比Martial Artist 之中的Shen Qian ,走上了一条unique and unmatched 的道路。

  忽的,远处原本驻足的牛神,好似是受到了某种吸引一般,蓦然迈动了脚步,moved towards 这边奔腾而来。

  轰隆隆!

  以对方的体格,在全力奔跑之下堪称是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一时间山河战栗。

  而对方奔跑的速度看似不快,但每迈出一步,都少说要跨越数公里,因此绝对速度也是快得惊人。

  在Shen Qian 和月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牛神已经瞬间逼近,甚至连对方眼眸之中的那一丝兴奋都清晰可见。

  尤其是Shen Qian ,眨眼间就hair stands on end 。

  因为对方的目光,完全锁定了他。

  换句话说,吸引了牛神的……竟然是他!

  Shen Qian 心中一沉,

  不管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只怕都不是好事。

  虽然在月隼的口中,牛神一贯低调,但无论怎么样,对方可is a 神明……一尊在这个Barbarian Desolate Era 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神明。

  Shen Qian 将月隼重新放到悬崖边上,叮嘱对方注意安全后,身形便直接掠上半空,皱眉注视着越来越近的牛神。

  逃跑不太现实,就算Shen Qian 的速度已经非常牛批,但比之牛神也没有丝毫优势。

  这就是巨大的体形带来的天然优势。

  当Shen Qian 站定,牛神已经来到了数千米之外,然后又是跨越了数步,便已经距离Shen Qian 只有三百米之遥。

  随着光线变暗,巨大的oppression assaults the senses ,牛神嘶吼了一句什么,恍若山峰一般的手掌moved towards Shen Qian 抓来。

  离得近了,Shen Qian 终于清晰的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机。

  他的眉头皱的更深。

  对方比起芪神,强得可不止little bit 。

  那滔天的气息之中,甚至已经夹杂了一丝来自Life Level 的完全压迫。

  Shen Qian 无比熟悉这种感觉。

  王侯!

  那是王侯专属的标志。

  如果说Mountain And Sea 是一次Life Level 的蜕变,那王侯才是Life Level 的真正超脱。

  这牛神身上,已然有了王侯的影子。

  即便对方尚未breakthrough 王侯,只怕也相差不远了。

  它和芪神,simply 不是一个层级的powerhouse !

  就算是现如今的Shen Qian ,面对对方也有着极大的压力。

  眼看那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手掌已经moved towards 自己一把抓来,Shen Qian 面色一沉,正要全力出手的时候,一道奇异的嘶鸣声忽的响了起来。

  “退下!”

  这是蛇语,所以Shen Qian 听懂了。

  随着嘶鸣声响起,一条体长百米的蟒蛇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了Shen Qian 和牛神之间。

  它的鳞片呈现淡淡的azure ,隐约有彩色光晕环绕其下,它昂首而立,那本该是三角形的头颅,此时的五官却莫名有了一些人性化的意味。

  正是自Nirvana 火之中复苏的蛇神!

  蛇神的躯体在Nirvana 之后缩小了无数,虽然相比起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仍然是incomparable gigantic ,但在此刻恍若山峰一般的牛神面前就显得渺小无比。

  牛神看到出现的蛇神也是startled ,但很快,对方的手掌却是毫不停歇的再次moved towards Shen Qian 抓去。

  显然,它并不在意蛇神的警告。

  蛇神的眼眸之中有着冰冷掠过,它的尾巴蓦然一摆。

  伴随着space tearing 的黑痕,甚至连残影都不曾看见,牛神发出了声若thunder 的充满痛苦的咆哮,而它伸过来的爪子,也以比之前快上无数倍的速度缩了回去。

  轰隆隆!

  牛神向后踉跄了数步,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月隼。

  至于Shen Qian 却是看清了。

  他不由叹息。

  蜕变之后的蛇神,简直强得terrifying 。

  就那么一摆尾巴,就在牛神粗达数十丈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甚至其中的血肉都还没来得及喷洒,就全部化作了焦黑。

  牛神both shocked and angry ,又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体形变小的蛇神。

  蛇神却没有更多废话,它的身形一摆,在道道space crack 恍若雨点一般铺满Heaven and Earth 的时候,牛神庞大的身躯也好似突然炸响的鞭炮,“crackle ”的炸响出了道道blood light 。

  只是短短的数秒之间,牛神身上就多了数百道伤痕,每一道伤口都有数米之深。

  牛神的面容变得扭曲,狰狞之中又隐隐有着一丝恐惧,它好似终于明白了什么,除了不断发出痛苦的咆哮,却始终都没有做出反抗的动作。

  也可能……它无力反抗。

  Shen Qian 这一刻终于百分百确定。

  他不知道在神明之中实力是如何划分的,但此刻的蛇神,绝对已经踏入了王侯的层次!

  也唯有这一条鸿沟,才能让牛神在蛇神面前there’s no resistance 。

  牛神的气息在不断衰弱,他肢体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直至某一刻,它好似终于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它的吼叫声急促了起来,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蛇神终于停了下来。

  它傲然的悬浮于半空之中,冷漠的注视着哀嚎的牛神。

  “跪下。”

  这是蛇神第二次开口,只有两个简略无比的音节。

  牛神有着短暂的迟疑,直到一股凛冽的killing intent 弥漫了整片空间。

  bang!

  牛神庞大的身躯瞬间崩塌,直接半跪到了地上,低下了它硕大的头颅。

  Shen Qian 莫名有些震撼。

  虽然不知道这一幕到底代表着什么,但一尊神明向另外一尊神明表示acknowledge allegiance ,只怕背后还有着更多的含义。

  忽然,蛇神狭长的眼眸转了过来,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

  Shen Qian startled ,不解的也抬起头。

  蛇神竟是向他发出了邀请的信号。

  Shen Qian 试图询问蛇神的意图,但蛇神却没有解释,只是不断催促着。

  Shen Qian 想了想,蛇神如果真要害他的话,在那Nirvana 火之中就有无数机会,而且,如今的蛇神已经走上了本来是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才会去探寻的“Dao” 。

  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数。

  也即大月氏patriarch 曾经提及的因果,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蛇神已经受到了Shen Qian 的恩惠,才得以进入道海并最终开道成功,达成了since ancient times 从未有“神”企及的成就。

  它若要谋害Shen Qian ,就等同于自断“道路”。

  所以在大火之后,蛇神和Shen Qian 其实已经在命运上有了极深的交集和捆绑。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Shen Qian 才来到这陌生的远古仅仅一天,就已经有了一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极其值得信任的伙伴。

  因此Shen Qian 只是略微愣怔之后,就直接掠上半空。

  蛇神body moved ,直接落到了垂着头颅的牛神脖颈上。

  Shen Qian 也跟了过去。

  在Shen Qian 也落上去的那一刻,牛神有着短暂的骚动,似是在表达某种不满,但很快在蛇神的imposing manner 所摄之下,却又安静了下来。

  不得不说,牛神的身躯确实大得terrifying ,蛇神和Shen Qian 同时站在它的脖颈上,却恍若站在一片平地上。

  蛇神的身躯往前游曳了一阵,在某个特定的位置停下,紧接着它的尾巴蓦然一摆,在牛神的脖颈上钻出了一个小洞。

  rays of light 一闪,伴随着牛神痛苦的嘶吼,它的身躯不断颤栗起来,但在蛇神的压制之下它却又不敢妄动。

  在Shen Qian 愕然地注视之中,便有pale-gold 的血肉顺着那小洞汩汩流了出来。

  随即蛇神让开了身形,示意Shen Qian 上前,同时歪头指了指那些横流出来的血肉。

  “吃。”

  Shen Qian 听懂了蛇神的意思,不由更加惊愕。

  蛇神竟是让他吃牛神的血肉!

  这完全出乎了Shen Qian 的意料。

  他本想拒绝,却蓦地闻到了一股清香。

  那清香来自于那些流淌的血肉,不带半点腥气,反而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馋人滋味。

  “远古bloodline ……有好处……”

  蛇神又开口了,在晦涩的口音之中,Shen Qian 听到了关键词。

  联想到之前月隼所说,Shen Qian 不由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蛇神竟是将牛Divine Physique 内潜藏的远古bloodline forcibly 抽了出来!

  他不知道这是战败者的代价,还是牛神表示acknowledge allegiance 的手段,但无论如何,Shen Qian 有些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

  于是Shen Qian 克服了心理障碍,从space ring 里拿出了一副碗筷,试着浅尝了一口。

  随即Shen Qian 就是eyes shined 。

  嘶,这生牛肉……

  鲜嫩无比,melts in the mouth ,简直是绝了!

  就是差了个蘸水。

  Shen Qian 忽的心中一动,想起了很久以前才买到space ring 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以前的贫穷心理,却是买了一箱方便面囤在了space ring 里。

  Shen Qian 一念即此,便直接从space ring 里摸出了那箱泡面,又在蛇神好奇的眼神之中拿出了锅碗,就着“泡椒牛肉面”的佐料包,直接就在这牛神的脖颈上煮起了肥牛火锅。

  大呼过瘾的吃了几口,或许是见蛇神一直盯着自己,Shen Qian 便舀了一碗汤面向蛇神发出了邀请。

  “蛇兄,要不要试试,绝对是你没吃过的口味!”

  蛇神似有些犹豫,但鼻尖耸动之后,终究还是有些抗拒不了那诱惑,便从Shen Qian 旁边卷走那盛好了汤面的碗。

  咕dong!

  蛇神的体形毕竟摆在那里,这么一小碗汤面一进入它的嘴巴瞬间就没了,但蛇神却愣在了那里。

  它那神似人形的脸上,出现了一种非常奇异的表情。

  好似是恍惚,又好似是惊奇,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震撼?

  Shen Qian 也读不准蛇神的表情,不过next moment 蛇神就弯下了身子,将整个身躯都盘到了最低,头颅也垂到了锅边。

  “哎,你慢点哈,不然你一口这一箱都不够伱吃!”

  一人一蛇很快达成了默契,Shen Qian 主要吃肉,蛇神则负责消灭那些泡面顺便喝汤。

  究其原因,主要是蛇神并不需要牛神的远古bloodline ,因此它很大方地将所有牛肉都让给了Shen Qian 。

  一斤、两斤、三斤……

  其实这些血肉估摸着都是牛神身上的精华部分,所以数量没有多少。

  但饶是如此,以牛神那庞大的身躯来说,即便只是一小部分的血肉,也起码有近千斤之多。

  不过好在其中更多的占比是能量,所以Shen Qian 也能勉强消化。

  这一段饭直接从下午吃到了黄昏,一人一蛇都是gorge oneself ,吃得极为畅快。

  Shen Qian 倒也没有全部吃完,还剩了数百斤的牛肉全都封存在了space ring 里。

  他是想着也可以分一些给亲朋好友,因为这牛肉吃八百斤和一千斤的区别并没有那么大,真正关键的是将那远古bloodline 种到了Shen Qian 体内。

  他如今的肉体已经异常强悍,在吃完牛肉后更是有了小幅的增强,至于远古bloodline ,则会在更加长远的时候体现出它的好处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