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71

  第371章 真相和礼物

  Shen Qian 站在崖壁上,目视着牛神庞大而佝偻的silhouette 缓缓消失在了天际尽头,looked thoughtful 。

  蛇神在和Shen Qian 共食泡面后也已经离去,和蛇神一番交流后,Shen Qian 心中的疑惑反而是更多了。

  他看得出蛇神并没有隐瞒自己什么,但从蛇神口中得到的信息,并没有比自己的猜测超出太多。

  大约九百年前,大月氏clansman 逃难来到蟒山,也就在那之后不久,一个身穿white clothed 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踏入了蟒山。

  作为蟒山当时的Sovereign ,蛇神或许没有怎么把弱小的大月氏族taking seriously ,却immediately 对white clothed 人生出了警惕。

  但按照蛇神所说,它在white clothed 人面前……近乎there’s no resistance 。

  white clothed 人却没有伤害它,只是和它做了一桩交易。

  他给蛇神指了一条所有神明will not 尝试的,无比疯狂的道路。

  悟道!

  神明秉承Heaven and Earth 而生,“Dao” 对于他们而言完全是一个陌生的概念。

  这个陌生,并非是指他们不懂道的运用。

  神明作为Heaven and Earth 宠儿,生来就可掌控一条道。

  比如那芪神,天生擅长Thunder Dao ,那是超脱Five Elements 的大道。

  甚至听蛇神所说,有很多强大的神明甚至掌控着多条道。

  但能够运用道,不代表它们就能够悟道。

  这就像我们生来就有喜怒哀乐一样,是一种无须学习就会掌握的基本技能。

  也正是越因为如此,神明想要“悟道”就越impossible 。

  你如何去解析自己本来就会的东西?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神明和monster beast 一样,从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诞生时就决定了未来的上限。

  而white clothed 人的提议,是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神明都will not 心动的。

  神明拥有悠长的lifespan ,拥有强大无比的战力,就注定了冥冥之中的法则对它们的桎梏也会格外的大。

  悟道?

  那是禁忌之中的禁忌。

  曾经也有神明尝试过,但下场都是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沦丧于Heavenly Dao 之外。

  但蛇神就是动心了。

  甚至没有丝毫犹豫,它就答应了white clothed 人。

  作为回报,蛇神将守护大月氏族,让他们在蟒山之中生存繁衍下去,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那一天是哪一天?”当时的Shen Qian startled 。

  蛇神摇头。

  white clothed 人的原话,大抵是说当蛇神遭遇Nirvana 之劫的时候,会有一个人出现,帮它度过劫难。

  speaking of which Shen Qian 有点烦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

  但考虑到white clothed 人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而此时Shen Qian 又在真实的world 之中发现了white clothed 人的踪迹,那这背后代表的含义就值得Shen Qian 深思了。

  总感觉,有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而Shen Qian 明明是审时度势之下作出的选择,却又似乎刚好印证了对方的布局。

  此外,Shen Qian 还询问了一下蛇神关于时间线的问题。

  不过蛇神存活和称霸的岁月也不过数千年,而按照对方所说,在万年前或是更久远的时候,还有一个Grand Era 。

  那个时代被称作……Mythological Era 。

  比如Nuwa ,比如盘古,比如Three Sovereigns and Five Emperors ,一些Shen Qian 或听过或了解过的神话人物,都是那个时代的人物。

  “谁说华夏才上下五千年的?”

  Shen Qian 当时就在内心吐槽。

  不过所有的传说都是古人记载下来的,而在Spiritual Qi 沉寂的年代,那些平凡世间的ordinary person ,又怎么敢去想象如此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的历史?

  有了眼界的限制,时间上的偏差倒也正常。

  Shen Qian 又将思绪转回到了大月氏族之上。

  那white clothed 人又为何要让蛇神庇护大月氏族呢?

  他想起当日大月氏曾经说过,她也在等一个人。

  从对方对待自己的态度来看,很显然她口中的那个人就是自己,那自己对于大月氏族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Shen Qian 忽的惊觉,月隼不知何时不见了。

  他左右看了看,身形猛地腾空而起,moved towards 山谷之中落去。

  很快,Shen Qian 就落到了大月氏族的领地。

  入目的狼藉倒是在Shen Qian 的意料之中,但让Shen Qian 意外的是,整片氏族的领地却都是very quiet 的,几乎察觉不到半点生机。

  Shen Qian frowned ,虽然他和月隼赶到的时候,距离芪神降临已经过去了好一会,但总不至于全族都覆灭了吧,那芪神还在这里做什么?

  Shen Qian 闭上了眼睛,随着精神感知的蔓延,他忽的睁眼,body moved 间已经跨越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距离,来到了山谷的深处,大月氏的住处。

  在这里,月隼正呆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庭院里同样坐在地上的那个老人。

  在两人的身边还有一具兀自散发着余温的尸体。

  Shen Qian 眼睛眯了眯,地上那人正是大月氏族的number one genius ,那个态度对她不太友好的月狼。

  而坐在地上的老人,则是大月氏。

  大月氏的状态很奇怪,乍一看她好似已经没有了任何的lifeform 征,但她又分明还有着缓慢的呼吸。

  听到脚步声,月隼转过头来,呆呆的看着Shen Qian ,脸颊上已经是满是泪痕。

  “Shen Qian big brother ,大家都死了……patriarch 也一直不说话,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月隼呜咽着说道。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摸了摸月隼的脑袋,随即跨过她来到了大月氏面前。

  他知道大月氏多半是在等他。

  Shen Qian 弯下身子,果然,大月氏枯寂的身子缓缓直立起来,奇怪的是,她那原本浑浊的眸子in this brief moment 竟然变得清澈无比。

  同时,她的容颜也在Shen Qian 惊愕的眼神之中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她脸上的皱纹开始消失,她的皮肤开水变得紧致嫩滑,同时绽放出了一种独属于青春的美丽光彩,她的长发开始变得乌黑秀丽……

  只是短短数秒间,她就变成了一个在最好年华的少女。

  那五官的动人和美丽,甚至还要更胜月隼一筹。

  “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三件事。”

  大月氏凝视着Shen Qian ,乌黑的瞳孔之中有着清晰的倒影,她的声音清冽。

  Shen Qian 不知道为什么大月氏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但他略微愣怔之后还是nodded 。

  “第一件事,must 把月隼带到万族战场,去那里找到‘月神’,她是曾被神明眷顾的child ,‘月神’会收下她的。”

  “‘月神’?”

  Shen Qian 转头看了一眼兀自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月隼,随即nodded 。

  不管怎样,月隼和他有了点朋友的意味,这种小事他自然不会拒绝,本来,他也就打算要去到万族战场继续寻找一些答案。

  “那个‘月神’长什么样子?”出于谨慎,Shen Qian 还是问了一句。

  至于对方是神明这件事,Shen Qian 倒是不在意。

  从那地图上来看,这时代的神明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在神明many as dogs 的情况下,本来就对这些神没什么大敬畏的Shen Qian ,自然听起来不会有太多的感觉。

  speaking of which 如果蛇divine ability 一直顺利的成长下去,它必将成为这个时代所有神明之中最为耀眼的存在。

  “看到她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她。”

  大月氏若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那第二件事是什么?”

  Shen Qian 懒得去追问这些神神叨叨的问题。

  “第二件事,请帮助我inheritance 族群,这是当初white clothed 人答应我的,他说伱一定会履行诺言。”

  大月氏this time 眼眸变亮了一些。

  “inheritance ?”Shen Qian 有些错愕,“你说大月氏族吗?”

  见大月氏nodded ,Shen Qian 摸不着头脑的接着问道,“这要怎么inheritance ,你的意思是帮助大月氏重新在蟒山立住脚?”

  “这个倒没什么问题,如今蛇神和我的关系很铁,我只要和它说一声,你们继续在这里繁衍生息只是小问题……呃,只是无意冒犯,我看你们clansman 都已经死光了,月隼还得跟我走,就你一个人的话……”

  “给月隼一个child 。”正在Shen Qian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分析着的时候,大月氏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哈?”

  Shen Qian 被惊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同样被惊住甚至忘记了哭泣的月隼。

  反应了好一会,Shen Qian 才呐呐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这就有点为难我胖虎了……”

  大月氏用近乎祈求般的语气说道,“可以吗,这是white clothed 人答应过我的,而且,我会给你一份礼物予以交换。”

  Shen Qian 沉默不语,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内心也泛起了纠结。

  你要说吧,月隼这么个身材好颜值高又是远古bloodline 的妹子,他表面上看怎么都不吃亏,问题Shen Qian 还是有一点基本的道德底线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本打算让月隼来拒绝这个难题,但一看月隼那羞答答又不知如何启齿的模样,Shen Qian 就放弃了。

  好在大月氏也没有等待太久,似是默认Shen Qian 已经答应,她又接着开口。

  “第三件事,你把我之前给你的那个包裹拿出来。”

  包裹?

  Shen Qian 很快想起昨晚出发之前大月氏给他的那个包裹,他当时还以为那是给月隼的日用衣物,现在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将包裹从space ring 里拿了出来。

  大月氏extend the hand 掌,从中摸索出了一件月white 的衣服来,那衣服的做工异乎寻常的精美。

  “你要走出蟒山,进入那无穷的大荒,你会遇到很多的事和人,从今天起,你来自蟒山的大月氏族,你是我大月氏的number one genius ,你以前的名字叫月狼,至于以后你是谁并不重要。”

  大月氏凝视着Shen Qian 的脸颊,缓缓道。

  Shen Qian 听得懵懂,“你在说什么?”

  “这是那white clothed 人的原话,当初我也想了很久呢。”大月氏said with a smile 。

  一听是white clothed 人说的,Shen Qian 蓦地想起昨晚大月氏和他交谈时反复提及的因果,好像有一道电光划过了Shen Qian 的脑海,劈开了一切混沌,瞬间就让他捋清了所有思绪。

  大月氏族九百年前迁徙蟒山,而蟒山又是这方圆千里范围内最荒芜的一座mountain range ,堪称是deserted ……

  大月氏是蟒山唯一定居的氏族……

  white clothed 人帮他们在这里生存下来,甚至直接拉拢了本地最强的神明……

  大月氏说他们在等一个人,还和white clothed 人达成了交易……

  大月氏族近乎全族覆灭,再没有人存活……

  再加上因果……

  Shen Qian 突然明白了。

  他果然是这个横跨九百年的布局的应局之人。

  简单来说,他要在这Savage Wilderness World 行走,甚至公开出现在无数目光之下,那其中有powerhouse 甚至有神明,

  而Shen Qian ,需要一个身份。

  一个真正来自于这方world 的身份。

  不怕因果回溯,不忌惮任何的探寻,不会有什么蛛丝马迹显露。

  还能有什么,比此刻大月氏族存活下来的number one genius 的身份更耐得住追究?

  无论是最上层的神明,还是最底层的出身,white clothed 人都已经帮他打通了。

  Shen Qian 的心情变得复杂无比。

  怪不得大月氏对他的到来会如此抵触。

  因为按照她和white clothed 人的约定,Shen Qian 的出现就意味着大月氏的灭族。

  至于之后的inheritance ,都是未来不可预料的事情,谁能保证大月氏族还能再次繁衍起来?

  想来就算没有芪神的劫数,大月氏怕是也撑不了多久了。

  也怪不得,大月氏如此殷切的希望Shen Qian 能帮助对方延续族群的inheritance 。

  以对方in the bones 对氏族的热爱,若不是white clothed 人的承诺,她只怕未必会答应。

  就算……哪怕没有white clothed 人的出现,大月氏族也不一定能在蟒山生存下来。

  只是,white clothed 人凭什么替自己做决定?

  在Shen Qian 思绪万千的时候,大月氏喃喃道:“这件衣服我缝织了五百年,希望它能适合你。”

  “如果可能的话,请让它闪耀于万族战场之上。”

  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接过衣服,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件月白battle clothes 有什么mystical place ,大月氏变得玲珑有致的身躯突然靠近过来。

  “这是我的礼物,请你收下。”

  在Shen Qian 还茫然的时候,伴随着清香扑鼻,大月氏殷红的嘴唇突然吻住了他。

  Shen Qian stared wide-eyed ,还没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一股磅礴无比的spirit strength 已经汹涌而至,淹没了他的脑海。

  这是大月氏积攒了不知道多久的spirit strength ,而此刻,对方通过这样旖旎的方式全部赠送给了Shen Qian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