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72

  第372章 四臂

  磅礴的spirit strength 冲击得Shen Qian 毫无思考能力。

  他之前就大致感受到,大月氏在spirit strength 上的造诣远远超过自己,但却didn’t expect 在自己已经将精神内核堆积到Taboo Domain 后,双方之间的差距竟然还会如此之大。

  而随着那些精纯无比的spirit strength 不断涌入Shen Qian 的脑海,灌注到精神内核之中,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几乎是瞬间就达到了Peak ,不仅如此,精神内核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着。

  虽然那些wuxia novel 里的所谓“传功”只是毫无科学根据的瞎编,没有任何Martial Artist 能直接将自己arduous cultivation 的Essence Power 转嫁给别人,但……

  spirit strength 却有自己的特殊之处。

  早在当初Shen Qian 第一次凝聚精神内核的时候,因为过程的凶险,程青青就被迫和Shen Qian 来了一次精神层次的交融。

  现如今,Shen Qian 又多少体会到了一点那种感觉。

  只不过this time ,大月氏是在努力将她积攒下来的spirit strength 全部馈赠给Shen Qian 。

  虽然在这个过程之中,会有极多的spirit strength 流失,最后实现的只是1+1小于2的效果,但不得不说,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依旧获得了极大的增长。

  这也和大月氏的spirit strength 异常的纯粹有关。

  Shen Qian 被动的感受着她枯守九百年的无怨无悔,偶尔在一些记忆碎片之中,也尽是大月氏clansman 们的欢笑和挣扎。

  Shen Qian 的心情变得复杂。

  他隐约明白,这是大月氏在用最后的方式,来向他请求帮助大月氏完成族群inheritance 的心愿。

  当一切calm and tranquil ,Shen Qian 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一刹那,Shen Qian 的眼眸之中好似有divine light 掠过,随即归于沉寂。

  而本来轻轻抱住了他的大月氏,不知何时已经彻底消失。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再没有对方的silhouette 。

  对于她这样特殊的只修spirit strength 的powerhouse 来说,spirit strength 就等于对方的一切。

  当spirit strength 溃散,对方自然无法再survived in the world 间,甚至有可能……是直接消散于轮回之外。

  这是一份unimaginable 的重礼!

  Shen Qian 怔忡了一会,才转过头,looked towards 了因为大月氏的陨灭而又陷入了悲伤之中,正在掩面而泣的月隼。

  从今往后,大月氏就只剩下她一人。

  Shen Qian 没经历过这个时代的族群社会,但他类比了一下,大抵对于月隼来说,就等同于所有认识的熟悉的亲朋好友全都死绝了。

  那等孤独和痛苦,unimaginable 。

  Shen Qian 这一瞬间也突然有些想家了。

  在这Far Ancient Era ,自己又何尝不是孤身一人?

  轻轻抱了抱月隼,安慰了好一会,月隼的情绪终于平息下来。

  “Shen Qian big brother ,我们现在怎么办?”月隼抬头问道。

  “你知道怎么才能去到万族战场吗?”Shen Qian 想了想说道。

  “我之前听月狼big brother 说过,要去万族战场,必须由五大族的Welcoming Envoy 者带领,好像当初Welcoming Envoy 者降临的时候给过月狼big brother 什么信物……”

  月隼回忆了一下说道。

  Shen Qian 心中一动,又拿起那包裹翻了翻,果然在其中找到了一枚青铜打造的令牌,上面有一个古繁体字,月隼辨认了一下,是“炎”字。

  “炎族是五大族之一,据说是上古Flame Emperor 的后人,这是他们氏族的专用令牌。”月隼解释道。

  Shen Qian nodded ,却是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不禁皱眉。

  “你们patriarch 让我以月狼之前的身份行走外界,但这Welcoming Envoy 者肯定是见过月狼的,我要如何以他的身份联系对方?”

  “这个你不用太担心。”

  月隼却是摇头,“Welcoming Envoy 者降临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月狼big brother 还是少年,如今容貌早已大不相同,伱只要拿着这令牌,他们就会认可你的身份。”

  “so that’s how it is 。”

  Shen Qian 这才释然,strangely said ,“五年前就开始选拔万族战场的参与者了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除了五大族之外,Human Race 的其他氏族彼此都相隔极为遥远,万族战场十年开启一次,所以Welcoming Envoy 者往往都会提前数年就开始前往各大氏族选拔天才……”

  月隼一番解释,也让Shen Qian 彻底明白了其中的关系。

  Human Race 在这个万族并列的时代,只能算是中下游的存在,以五大族为首的Human Race 领袖,也一直希望将所有力量都拧在一起。

  对于万族战场这等盛事,Human Race 更是每次都要尽可能的将所有天才都送进去,以期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Shen Qian 摩挲了一下那令牌,又拿出地图来看了一下。

  炎族最近的联络点在八百里外的一个集市,不全力赶路的话,起码也是一两天的路程。

  “月隼,我们就在这里休整两天,后天再出发怎么样?”Shen Qian 估摸着时间来得及,就开口问道。

  月隼自然没什么意见,当即nodded 答应下来。

  ……

  夜色如洗。

  Shen Qian 抬头看了看高空那又大又圆的明月,somewhat 诧异。

  蟒山的月亮还真是好看,不知道当初迁徙的大月氏族是不是就是看中了这里的月光,才决定定居蟒山。

  却也不知道,他此刻看到的月亮,和不知道多少年后现代社会看到的月亮又是不是同一个。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Shen Qian 兴之所至的吟诵了一句,随即才将心思收回到自身来。

  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和蛇神在道海共舞还分享了对方的Nirvana 火,再加上来自大月氏patriarch 的spirit strength 馈赠。

  短短数天时间,Essence Power 、肉体、精神接连breakthrough Taboo Domain ,甚至还得到某种程度上的二次加强,Shen Qian 身上的变化之大,即便是对于他而言,也称得上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

  他特意停歇两天,就是为了尽可能巩固自身的根基,沉淀已经获得的好处。

  走得太快太急并不一定是好事。

  首先是Essence Power 。

  Mountain And Sea 之后如果单论Essence Power 质量,正常Mountain And Sea 是1.0的话,那Shen Qian 已经来到了2.5以上的版本。

  他体内滚滚流淌的Essence Power ,已经被包裹上了一层淡淡的彩色光晕。

  来到Far Ancient Era 之后,接连的际遇并没有让Shen Qian 的cultivation base 获得实质上的增加,但Essence Power 外的彩色光晕依旧浓郁了不少。

  大约……是从2.5提升到了2.8或者2.9?

  其中,已经逐渐显现出了赤、红、橙的三色。

  精神内核在踏入Taboo Domain 后也出现了彩色光晕,包括肉体也是如此。

  所以Shen Qian 猜测,这大概是某种“different routes to the same destination ”的象征。

  道海上方的牵引之力,呈现的是一种更加绚烂的七彩之色。

  如此推测的话,三色很可能依旧不是极限。

  只不过Shen Qian 估摸着,自己在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的进境只怕会远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慢。

  原因无他,他本来就已经是十窍之躯,体内meridian 的开阔程度远超同阶Martial Artist ,而在肉体接连蜕变后,他体内可以容纳的Essence Power 更是无限扩大。

  以他的估计,他从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breakthrough 2nd layer 天所需要聚集的Spiritual Qi ,只怕够正常Martial Artist 直接晋升到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了。

  但也正因他的Essence Power 质量之高,所以寻常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powerhouse ,在Shen Qian 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

  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概念。

  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之间的差距,远比高Martial Artist 九段之间的差距要大。

  可以说到了Mountain And Sea 这个层次,那等entirely different 的感觉会更加明显。

  强横如姜欢、澹台沁这个层次,即便王侯也不敢轻视,普通Mountain And Sea 更是难以用数量去填平其中的实力差距。

  而Shen Qian ,以trifling 初入Mountain And Sea 之境,在不动用任何martial skill Divine Ability 的情况下,就能和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叫板,非常离谱。

  再考虑到他的其他种种手段,或许以后就算是面对澹台沁也不用那么cautiously 了。

  精神内核的变化也格外的大。

  在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后,精神内核从核桃状变成了圆润的鸡蛋状,而此时,在接受了大月氏的spirit strength 馈赠后,外形竟是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除了变大了一圈之外,此刻那鸡蛋状的精神内核上,竟是出现了道道裂纹。

  这些裂纹很是奇异,它没有让Shen Qian 感觉到丝毫痛苦,也不影响任何spirit strength 的发挥,相反,这些裂纹的存在反而让Shen Qian 对于spirit strength 的掌控更上一层。

  apart from this ,那些裂纹之中透出的彩色光晕已经浓郁到了某种极致。

  Shen Qian 隐隐有着预感,他的精神内核在经过大月氏的灌注之后,已经再次达到了某个临界点。

  只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就将破茧重生,变成另外一种姿态。

  而the past few days 的际遇之中,其实肉体才是获得了最大好处的。

  当初Shen Qian 提前凝聚了Essence Power ,肉体却迟迟没有跟上,是在无定桥的Divine Chance Temple 才补足了短板。

  现在道海baptism 加上Nirvana 之火再加上来自牛神的远古bloodline 加成,肉体已经后来居上,反而变成了现在肉体、Essence Power 和spirit strength 三架carriage 之中最强的存在。

  是的,哪怕不运用“灾厄佛”这等Divine Ability ,如今的Shen Qian 肉体也强得terrifying 。

  在那些经络、skeleton 和血肉之下,那弥漫的彩色光晕之中,已经开始出现了fourth light yellow 。

  即便是不动用Essence Power ,Shen Qian 感觉自己一拳轰出,也能随手击碎一座小山。

  唯一可惜的是,这里没有体测机的存在,他并不能准确知晓自己的力量值。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单项数据之中,继速度踏入禁忌后,他的力量,也必然能够打破禁忌。

  这让Shen Qian 多了不少的安全感。

  毕竟这里是Spiritual Qi 匮乏的远古,Essence Power 的补充,以他的消耗速度来说很难跟得上。

  这时候强横的肉体就是他立足的真正根基了。

  最后,Shen Qian 将目光转向了“灾厄佛”这门Divine Ability 。

  在吸纳了Nirvana 之火里精纯的生灭之力后,“灾厄佛”终于breakthrough 了久久停留的桎梏,来到了Fourth Layer 的realm 。

  但其实,在Shen Qian 和芪神的交手之中,他展现的并非是Fourth Layer “灾厄佛”的全貌。

  当时仓促之下,Shen Qian 也没来得及细细体悟其中的变化,此时他才终于能静下心来,去感受“灾厄佛”Fourth Layer 的迁跃。

  是的,迁跃……Shen Qian 选择了用这个词语来形容“灾厄佛”的Fourth Layer 。

  而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Fourth Layer 的Divine Ability 对于力量或是速度的提升有多么巨大,而是因为灾厄佛,让Shen Qian 的肉体形态有了一个异常奇异的变化。

  bang!

  随着imposing manner 爆开,山洞为之一震,在黑金混杂的rays of light 之中,Shen Qian 化身为黑暗佛陀,悬浮于半空之中。

  “长!”

  随着Shen Qian shouted in a low voice ,他背部鼓起的肌肉忽然蠕动起来,紧接着,便有两只手臂从那肌肉之中生长出来。

  这两只手臂比Shen Qian 自身的手臂还要粗壮一圈,上面刻满了black 的符咒,其中好似充斥着某种mysterious power ,让人望之生畏。

  四臂!

  这就是Fourth Layer 的“灾厄佛”带给Shen Qian 的提升。

  乍一听好像没什么,但其实只要是对身体有着准确认知的Martial Artist ,都知道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人体为何是五官,为何是双手双脚?

  生命的起源和奥秘曾有无数人探寻过,但答案不一而同。

  站在Martial Arts 的角度来说,Martial Artist 的Essence Power 循环、肉体打磨,都是遵循着某种特定的轨迹和规律,双手无疑是Martial Artist 最重要的武器。

  绝大部分力量的宣泄,或者说martial skill 的施展,都要通过双臂。

  而此时“灾厄佛”却是直接赐予了Shen Qian 一双额外的手臂,而且这是resembles nature itself ,竟是没有让Shen Qian 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仿佛,他本来就拥有四臂一般。

  Shen Qian 骤然body moved ,瞬间出了山洞,再跨越千米,来到了附近的一片丛林之中。

  bang bang bang!

  山林之间震动不断,随着Shen Qian 四臂挥舞,一颗又一颗树木化为了碎屑。

  不知过了多久,Shen Qian 终于停了下来,脸上残留着looked thoughtful 的震撼。

  四臂……简直强的terrifying 。

  倒不是力量上有多少的长进,而是在攻势上的恐怖增长。

  古语有云“双拳难敌四手”,而当这四只手是来自一个人的时候,在配合上可以做到天衣无缝的时候,那等压制力简直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而更让Shen Qian 怦然心动的是,有了四只手臂,那……组合martial skill 的施展就有了极大的probability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