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73

  第373章 巨灵

  说是只待两天,但当Shen Qian 从山林之中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夜。

  看到Shen Qian 的silhouette ,忧心忡忡的月隼终于是sighed in relief 。

  以Shen Qian 的realm ,就算是真的背弃承诺离她而去,她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月隼并不知道Shen Qian 这三天做了些什么,只是隐约觉得Shen Qian 看起来不太一样了。

  那双眼眸,透亮得吓人。

  apart from this ,月隼还在Shen Qian 身上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香。

  以前偶尔,她也会在patriarch 大月氏身上闻到类似的味道,只是Shen Qian 身上的更为醉人。

  Shen Qian 看到月隼脸上绽放的笑容,却是不禁有些头疼。

  那好像妻子终于等到了丈夫的羞喜模样,让他有些不知道如何招架。

  “我们出发吧。”

  距离万族战场开启的日子already not far ,从时限上来说,如果Shen Qian 不想以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速度强行赶路,那就必须出发了。

  月隼nodded ,转身去一处洞穴之中牵出了一匹black 的角马。

  这是已经被驯服的代步wild beast ,体内有一丝monster beast bloodline ,耐力极佳,也是氏族灭绝后仅剩的财产。

  Shen Qian 觉得这大概也是大月氏故意为之,毕竟其他人都死完了,就刚好剩下这么一匹坐骑。

  Shen Qian 最后回望了一眼背后的蟒山,从怀中摸出一块呈现青黑之色的鳞片轻轻摩挲着。

  这是他和蛇神告别之际,对方送给他的信物。

  也是Shen Qian 在这混乱时代多出来的一张底牌。

  “蛇兄,再见了。”

  轻声说了一句,Shen Qian 拉着月隼骑上角马,gently clapped flattery 股,比现代马匹足足高出了一倍有余的角马便迈开了粗壮的四腿,朝前running 而去。

  而Shen Qian 则将已经点燃的torch 往后一丢,随着”hong” 的一声,当Shen Qian 和月隼的踪迹隐匿在山林之中的时候,这片大月氏曾经居住的窄谷也彻底淹没在了fire sea 之中。

  随之深埋的,还有一段横跨九百年的悠悠岁月。

  ……

  这是一个叫“清水镇”的地方,距离蟒山大约有八百里。

  根据月隼说,这里以前有一条河流,水源吸引了人流聚集,最后变成了这方圆千里内最大的一个集市。

  直到走出蟒山,对照着地图赶路,Shen Qian 才真正意识到这Far Ancient Era 的continent 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辽阔无数倍。

  因为仅从地图上看,清水镇几乎就挨着蟒山,只是稍微挪动一下就能抵达清水镇,但实际路程来说,就算有着角马这等强大的坐骑,两人也近乎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抵达。

  不过考虑到这毕竟是没有高速公路的远古,角马的速度其实也不算慢了。

  “这里最繁盛的时候会超过两万人,也是少有的以Human Race 为主的Free Market ,五大族在这里都设有联络点,不过……”

  眼看已经听到了那嘈杂的声响,月隼欲言又止道。

  “不过什么?”

  Shen Qian 正好奇的打量着路边零星出现的烧烤摊,那巨大的篝火上,架设的是一头更加巨大类似羊的wild beast ,个头大概有三头牛那么高。

  Shen Qian 开始还挺有食欲,但瞅了一眼下方那几个围着吃肉的Human Race ,Shen Qian 又摇摇头失去了兴趣,这些人连辣椒面都没有,吃个锤子的烤肉!

  “因为除却旁边的一些小族,再往南边走就是Djinn Race 的领地,东南边又接壤着南巫族,偶尔,these two races 也会有clansman 来到这里,所以在这里行事要谨慎一些。”

  月隼解释道。

  “巨灵和南巫?”

  Shen Qian 回想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什么。

  这远古continent 上可谓是万族stand in great numbers ,巫族绝对堪称是首屈一指的大族,而巫族自己又分裂为了数个族群,南巫族已经是其中疆域最小的存在,但也在大月氏族inheritance 的地图上占据了近乎三十分之一的位置。

  要知道,整个Human Race 的疆域加起来大概也就这么多了。

  而南巫族,却又只是巫族的一个分支。

  Djinn Race 从疆域来说,同样堪称是一个排名前列的大族,而这个族群,是有自己的primordial 神明的。

  且……从地图上来说,不止一位。

  在Shen Qian 走神的时候,大地猛地一颤,Shen Qian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本来在烤肉摊上正饮酒吃肉的那几个Human Race ,忽的面露惊恐,竟是丢下手中的酒肉拔腿就跑。

  而在那巨型烤羊旁边的梯子上上下忙活的一对father and son ,也都是露出了紧张神色,只是他们显然impossible 丢下自己的摊子跑掉。

  dong! dong! dong!

  大地持续发出沉闷声响,角马也露出了受惊的神色,月隼和Shen Qian 转头看去,就见两个身高足足达到了五米的巨人正并肩而来。

  他们的五官比较近似人类,但从Human Race 的审美来看,实在是过于丑陋。

  他们还有着深blue 的皮肤,光秃秃的脑袋,硕大的肚子上有着mysterious 的铭文。

  两人正翁声说着某种Shen Qian 听不懂的语言,当看到那几个Human Race 匆忙逃跑的时候,两人都是捧腹大笑起来。

  他们大步来到那烤羊旁边,一人扯下了一只羊腿便转身要走。

  那对烧烤摊的father and son 对视了一眼,那体格还算健壮的father clenched the teeth ,终于是忍不住大声说了一句什么。

  那两个Djinn Race 人脚步一停,随即嗤笑一声,却是没有理会说话的father ,继续向前。

  那father 拎着铁钩追了上去,行走之间颇为矫健,大约也有中Martial Artist 左右的实力。

  两个巨灵头都没有回,其中一人只是随意一抬腿,伴随着一阵飓风掠过,那奔跑的father 便被掀飞了出去,在半空就吐出了a mouthful of blood 。

  Shen Qian frowned ,刚要有所动作,半空之中一道silhouette 掠过,稳稳接住了那坠落的father 。

  轻巧的将那受伤的father 放到地上之后,出现的black robed middle aged man 又是body moved ,跨越数十米来到了那两个巨灵之前。

  “站住,你们还没给钱!”

  black robed middle aged man indifferently said ,声音不大却在方圆百米内回响出了thunder 之音。

  他用的是五大族的通用语,Shen Qian 倒是能听懂。

  两个巨灵停住了脚步,倒是谨慎的没有对black robed middle aged man 出手,只是脸上的不屑之色却是丝毫不掩饰。

  “Human Race ,你敢阻拦我们?”

  左边那个巨灵瓮声道,说的竟然也是五大族的汉话。

  “这是我Human Race 的领地,交易需用金钱,这是规矩。”black robed middle aged man remain unmoved 。

  “hmph! ”

  右边的巨灵coldly snorted ,蓦然发动了小山一般的身子,moved towards middle age person 撞了过去。

  bang!

  随着一声闷雷般的炸响,巨灵的身子以更快的速度跌飞了出去。

  左边的巨灵连忙上前,试图接住自己的同伴。

  但结果却是两人一起往后跌退,在踉跄十数米后,重重的相叠着砸在了地上。

  轰隆!

  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Shen Qian 眼眸一凝,这black robed middle aged man really strong 的cultivation base ,最起码也在Mountain And Sea Third Heavenly Layer 以上,而且对方并没有用全力,Shen Qian 估摸着这并不是对方的上限。

  “混账,你敢挑衅Djinn Race !”

  两个巨灵相扶着站了起来,右边的巨灵勃然大吼道。

  “炎族Welcoming Envoy 者,高哲,我会在清水镇停留一日,要如何随便伱。”

  那名叫高哲的black robed middle aged man indifferently said ,同时从腰间摸出了一块令牌。

  听到“炎族”两个字,那本来还无比愤怒的两个巨灵startled ,随即露出了一些忌惮的神色。

  他们又用本族语言不知道骂了几句什么,接着从腰间解下几块金子丢了出来,然后转身就走。

  高哲没有继续阻拦,只是将那几块金子捡了起来,随即走了过去递给了那对Boss father and son 。

  在Boss father and son 的连声感谢之中,高哲却是将目光转向了站在路边的Shen Qian 和月隼,随即moved towards 两人走了过来。

  “两位,我是炎族高哲,不知道两位是出自哪个部族?”

  对于高哲的目光主要停留在自己身上,Shen Qian 倒也不是太意外。

  虽然Shen Qian 的气息很是内敛,但powerhouse 该有的敏锐性总是会有,就算不知道Shen Qian 的具body cultivator 为,但多少也能看出Shen Qian 的不凡。

  “炎族特使您好,我们出自蟒山的大月氏族,我叫月隼。”

  刚才已经听到了对方的身份,而对方又展露了自己强大的cultivation base ,所以月隼的态度比较恭谨。

  Shen Qian 就只是nodded 示意。

  “蟒山……大月氏族……”

  对方似在脑海里回忆着什么,半晌,他恍然道,“是了,大月氏族,你们也有一个参与万族战场的名额,对吧?”

  说这话的时候,高哲的目光已经转到了Shen Qian 身上。

  “是我,我叫Shen Qian 。”Shen Qian 虽然继承了月狼的身份,但并不想再继续用对方的姓名,因此nodded and said 。

  surnamed Shen ?

  高哲心中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事实上Human Race 很多部族并不一定都以氏族为名。

  在这个秩序比较混乱的年代,很多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姓名也是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

  而这时,Shen Qian 已经掏出了那枚接引令牌递给了高哲。

  高哲验证过令牌再无疑虑,nodded 一笑,“那也是巧了,还没有进清水镇就遇到了我,走吧,正好我带着你们一起去据点集合。”

  Shen Qian 和月隼自然不会拒绝,便跟着高哲一起往清水镇里走去。

  “对了,你们这角马一会直接去集市上卖了吧,之后用不到了。”

  高哲看了一眼两人牵着的角马,说道。

  “用不到了?”月隼似有些不舍。

  倒是Shen Qian 并不在意,他大致猜到如果那万族战场十分遥远的话,角马这种交通工具肯定是不得行了。

  “高使者,你打了那两个Djinn Race 人,会不会……”

  或许是见高哲的态度还算和蔼,月隼过了一会忍不住问道。

  “没事。”高哲摇摇头,“那两个只是普通的Djinn Race 人,我好歹是炎族特使,Djinn Race 再如何跋扈也impossible 因为这件事直接和我Human Race 开战。”

  “普通的Djinn Race 人也有如此强横的cultivation base ?”

  不同于月隼的释然,Shen Qian 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另外一点。

  说起这个话题,高哲的脸色也带了一丝无奈,“Djinn Race 天生便有巨力,即便不用如何cultivation ,普通clansman 在成年之后也能拥有媲美我Human Race 高段Martial Artist 的力量,这就是bloodline 带来的力量。”

  Shen Qian frowned ,“那Djinn Race 如今有多少人口?”

  “这事涉机密,我也不能说出准确的数字,不过巨灵虽然繁衍困难,但人口数量应也有百万以上。”

  高哲pondered then said 。

  Shen Qian in the heart 默算了一下,百万人口,哪怕其中成年人只有四成,那也意味着四十万以上的高Martial Artist 战力。

  这其实已经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了。

  虽然华夏的高Martial Artist 数量不会低于这个数字,但华夏人口又是多少,如此比例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成年即高Martial Artist ,如果再有专门的cultivation 方式,成就Mountain And Sea 的可能又会大大增加。

  “Human Race ……如今有多少人口?”Shen Qian 想了想又问道。

  高哲奇怪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似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的关注点都和普通的Human Race warrior 不太一样。

  “我们Human Race 唯一比其他族群强的,或许就是繁衍能力了,虽然死亡率极高,但large and small 数千个氏族,如今人口应该也在两千万以上了。”

  不过高哲还是有问必答的说道。

  这时,三人已经走入了清水镇最热闹的那条长街,两边是各种各样的摊位,行走其中的大多数是Human Race ,偶尔也能见到一些foreigner 的silhouette 。

  Shen Qian 正想再问一下那巫族的情况,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呼喝,“老鹰山body refinement 秘籍,力族原神图鉴,冒死出售,大家快来看看!”

  一听到这样的呼喊,Shen Qian 和月隼还没什么感觉,一旁的高哲却是突然complexion changed ,骤然moved towards 那边快步走去。

  Shen Qian 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大的反应,但出于好奇还是带着月隼一起走了过去。

  那摊位的情况比Shen Qian 想象的还要疯狂,在那摊主喊出那一声之后,一时间这长街上有半数的人都朝那边聚集了过去,甚至Shen Qian 看到有不少foreigner 都eyes shined 的靠了过来。

  Shen Qian 有些纳闷,力族在地图上来看也不算是一等的大族,甚至还不如Djinn Race 的领地辽阔,为什么这力族的秘籍会这么受欢迎?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