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74

  第374章 成就王侯的契机?

  Shen Qian 没有刻意往前挤,而事实上其中的喧闹也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没多久高哲就满脸失望的走了回来,不仅是他,大半聚集过来的人群都是很快散开,Shen Qian 隐约听到不少人骂着什么“骗子”“又一个”之类的词汇。

  只有少数人仍旧保留着最后一丝希冀,聚集在那摊主面前不愿意离去。

  “高使者,这是怎么了?”

  Shen Qian 没忍住好奇问道。

  “是编造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simply 不是出自力族,没有任何借鉴意义。”高哲的口中隐含着一丝愤懑。

  Shen Qian 停顿了一下,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这才probed :“我们Human Race ,没有自己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的确没有。”高哲nodded 。

  “啊,可是我听说五大族的学堂里cultivation technique 如云,而且高使者您这么强,肯定是cultivated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对不对?”

  月隼不解的问道。

  “Human Race 如今所有掌握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都是来自外族,而且overwhelming majority ,只是一些中低级cultivation technique ,这些cultivation technique 良莠不齐,并非每个人都能cultivation 。”

  高哲叹息道,“简而言之,只有少数innate talent 极高的Human Race ,才能从幼年就开始Martial Arts 启蒙,也有那么一些幸运儿,被神明眷顾或是take in as a disciple ,才得以成为powerhouse ,但……他们的路子都不适合大多数人。”

  “外族都认为我Human Race innate talent 绝顶,因此对于我Human Race 的防范心极重,但我Human Race 天生实在太过羸弱,哪怕是自幼磨练肉体,许多人成年后却连大型wild beast 都无法应付……”

  “我Human Race 最急需的不是什么medicine pill ,也不是Spirit Stone ,而是一本可以推而广之的启蒙cultivation technique ,用以提高我Human Race 的cultivation talent !”

  “那可是力族的原神图鉴啊,若是能够得到,我Human Race 不知道要少走多少弯路……”

  说起这个话题,高哲有些激动,控制不住的就多说了几句,后来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顾忌,才沉默了下去。

  Shen Qian 听得looked thoughtful 。

  莫非高哲口中的启蒙cultivation technique ,就是“开窍之法”?

  在Shen Qian 看到的历史记载之中,Human Race 是通过研究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的Perfection 体才发明了“开窍法”。

  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是天生地养,极有可能就是代指这个时代的神明,似乎,一切都对得上。

  Shen Qian 想到了自己cultivation 过的“冰魄开窍法”,但在沉思之后又否决了这个可能。

  “开窍法”在Shen Qian 那个时代早已发展出了多种,而“冰魄开窍法”根据Shen Qian 的了解,即便是跳开霍伶儿那样的ancient martial arts Aristocratic Family ,放在华夏范围内,也是最高阶的开窍method 之一。

  后来进了江中军武,Shen Qian 还在图书馆看到过其他种类的开窍法。

  一些基础的开窍法没有那么凶险,但上限却也极低,好些都只能开启三窍四窍。

  Shen Qian 翻了翻,system 并没有储存过其他开窍法的资料。

  而“冰魄开窍法”,并不适用于这个时代的Human Race 。

  Shen Qian 有system 相助,也是在十分凶险的情况下才完成了开窍,更遑论其他人。

  哪怕是放在现代,“冰魄开窍法”也是小众至极的开窍method 。

  在Shen Qian 走神的时候,高哲已经带着月隼将那角马给卖了。

  Shen Qian 注意到这个时代的通用货币是一种类似金子的金属,也就是说,在现代近乎百亿身家的Shen Qian 在这里大概是穷逼一个。

  “Shen Qian big brother ,我们到了。”

  不多时,月隼拉了拉有些走神的Shen Qian ,示意他们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三人来到了一个单独围拢的院落,门口挂着一簇火焰焚烧的medicinal herb 标志,正是炎族的象征。

  “上古Flame Emperor 又号Shennong ,他遍尝百草,开启了Human Race 炼药之术的篇章。”

  在这个时代书著极少,大月氏族又是来自深山,所以高哲注意到Shen Qian 在凝视着那徽章,便多解释了一句。

  “所以炎族最为擅长的是Alchemy Technique ?”

  Shen Qian 之前听月隼说过,五大族各有所长。

  只是不熟知上古传说的Shen Qian ,并没有把Flame Emperor 和Shennong 联系在一起,此刻才是心中一动。

  炎族既然是神农后人,那估摸着在Alchemy Technique 上的造诣应该是极为深厚。

  “这不是什么秘密,我炎族能成为五大族之一,立身之本就在于当初Flame Emperor 留下的半部《百草经》。”

  高哲晗首道。

  Shen Qian 听到《百草经》三个字,不由眼睛微微一亮。

  他的Alchemy Technique ,已经卡在Alchemy Sect 师this realm 很久了。

  或许有着system 坐镇,他就算去认证八星乃至九星的Alchemy Sect 师也能effortless 。

  但再往上,却是impossible 了。

  system 的Alchemy Technique 硬要说的话,可以算是融汇百家之长,是将在现代能搜集到的一切Alchemy Technique 都集合到了一起,以无比精密的手法和堪称是0的错误率,才让Shen Qian 的Alchemy Technique 达到了Grandmaster Realm 。

  Alchemy Technique 从低到高可以分为primary level 、intermediate level 、high level 。

  high level 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之上就是Alchemy Sect 师。

  到了this realm 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整个华夏也不会超出百个。

  Alchemy Sect 师再往上,已经和学术及知识的储备量无关了。

  那是一种类似“Dao” 的摸索,在Alchemy Sect 师之上被称为“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又叫做称号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除了传说中几乎impossible 出现的“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剩下七种称号,无论达到哪一种,都可以立地得道。

  比如华夏药科院院长丘之鉴,在Martial Arts 上的innate talent 平平,蹉跎到三十岁也只是个中Martial Artist ,但因他在Alchemy Technique 上的恐怖innate talent ,却是在breakthrough 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当日,直接成就了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Shen Qian 自身没有怎么钻研过Alchemy Technique ,要让他自己去寻找那breakthrough 灵感的话,他多半是做不到的。

  简而言之,他就是一个冰冷的炼药资料库,但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是impossible 靠基础知识堆积上去的。

  《百草经》让他看到了希望。

  因为在炼药学很多书籍的序言记载之中,从古至今只出现过一个凌驾于七种称号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之上的“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

  而这个人,就是Flame Emperor Shennong 。

  只是《百草经》早就失传于历史inheritance 之中,连带着许多ancient book 都是如此。

  江中军武炼药学科的教授上课的时候还感慨过,其实现代Martial Arts 在很多学科之上都有过断代,反而是那些莫名的时代更加繁荣。

  现代Martial Arts ,在很多方面都是从零繁衍起来的。

  如果Shen Qian 能看到Shennong 留下的手书,或许就是一个breakthrough Alchemy Sect 师的契机。

  而其中更隐含着一种奢望,如果能完美复制Shennong 当初走过的炼药之路,那有没有一种可能……

  他能成为since ancient times 第二个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

  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恐怖不仅仅在于炼制这世间百分之九十九的medicine pill 都是have the words at hand ,它真正引得所有人向往的地方,在于一旦成就了传说中的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可直接位列王侯!

  这可不是地位上的等同,而是实力上的。

  这一点,据说是华夏Martial Arts 协会荣誉会长North Guardian Lord 亲口所说。

  Shen Qian 虽然思绪万千,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虽然这个高哲看起来很是和善,也有那种一心为族群考虑的领袖气质,无论Shen Qian 询问什么都是知无不言,但也绝对impossible 同意让Shen Qian 去翻阅《百草经》。

  那是人家炎族立身的最大之本。

  还有一个方法或许也能看到《百草经》,就是有点脏,还得等待一个合适的契机……

  进入据点,这院落之中已经聚集了上百个青年,服装和肤色各异,不过年龄大约都是在二十岁左右。

  Shen Qian 巡视了一圈随即摇头,其中气息最强的也就是高Martial Artist Peak 左右,和之前的月狼差不多,大部分人甚至只有中Martial Artist 的cultivation base 。

  而这,已经是蟒山辐射的范围内约莫六十个氏族的全部天才。

  他们年轻的面孔上有着憧憬、期待和忐忑诸多情绪。

  “大家休憩一下,我们one hour 后便出发前往河川,在那里和其他氏族的天才汇合之后,再一起前往万族战场。”

  高哲clapped ,和炎族另外两个Welcoming Envoy 者汇合后朗声说道。

  Shen Qian 注意到,即便是这些人之中,待遇似乎也有些差别,有几个明显是出身大氏族的青年被带进了旁边的小屋,而其他人则是只能就地坐在院落之中。

  和月隼说了几句话之后,Shen Qian 正在思考着该怎么找到那个契机的时候,眼前突然传来了一个翁翁的声音。

  “美丽的姑娘,我是阿土氏族的第一勇士向土,可以邀请你进屋喝一杯清河水吗?”

  Shen Qian 抬头,两人面前出现了一个体形魁梧的青年,直勾勾的眼睛正盯着月隼。

  Shen Qian 没有理会,月隼短暂愣怔之后摇头,“不了。”

  说完,她subconsciously 的往Shen Qian 身边靠了靠。

  这个举动显然让后土误会了,他犀利的眼神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你不配拥有这么美丽的姑娘。”

  “滚。”Shen Qian 正在思考着事情,didn’t expect 出现了这种恶俗的小插曲,头都没抬的吐出了一个字。

  向土的脸色变得愤怒,他正要出手,背后传来了高哲的呼喝声,“我记得我刚才说过,这里严禁内斗!”

  向土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不甘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最终还是在高哲的眼神威慑下转身走进了屋子。

  Shen Qian 隐约听见他和同伴说了一句“等之后”什么的,不过他并没有taking seriously 。

  高哲也没有和Shen Qian 说什么,正要转身进屋,他忽的frowned ,而随着他的表情变化,院落的门口也被一个巨大的阴影遮蔽。

  “Djinn Race 扎赫,前来领教Human Race 天才风采!”

  仿佛是轰隆的雷声在门口响彻,瞬间惊动了院内所有人。

  本来不少Human Race 青年看到有人来踢馆,还露出了surprised and angry 的表情,但是当看到对方那巨大的体形的时候,却是步伐一滞。

  而当对方报出了那个名字,很多人更是脸色大变。

  Shen Qian 隐约听到什么“巨灵前十”之类的,好似这叫做扎赫的Djinn Race 青年很是有些名气。

  高哲皱眉之余,脸上也出现了awkward look 。

  这不同于之前在清水镇外他帮助那对Human Race father and son ,这可是just and honourable 的踢馆,他就不方便再出手了。

  否则就算以他炎族特使的身份,只怕也会直接引起Djinn Race 和Human Race 的大战。

  “trifling Djinn Race 内Ranked 9th 的废物,也敢来我Human Race 据点撒威风?”

  正在高哲犹豫的时候,随着一道thunder 般的喝声,一个魁梧的青年已经从里屋冲了出来,径直掠过了高哲身边,冲向了门口的扎赫。

  向土!

  不少Human Race 青年都是eyes shined ,大声助威起来。

  “向土,废了他!”

  “让他知道我Human Race 的厉害!”

  显然,向土在这里的知名度极高。

  但Shen Qian 却是摇头。

  这向土甚至比月狼还要弱上一丝,而那扎赫imposing manner 如虹,身上已经出现了Mountain And Sea 独有的Perfection 之意,这其中简直就是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高哲也预见到了结局,但以他的立场又impossible 阻止向土,只能叹息一声,做好随时救援的准备。

  bang!

  果然,向土几乎是刚刚跨出院门,就仿佛撞上了一堵city wall 一般,以更快的速度被弹射了回来。

  没人看清扎赫是怎么出手的,但每个人都听见了那清脆的令人牙酸的“喀嚓”声。

  院落内一时absolute silence 。

  所有人都是stared wide-eyed ,不敢相信几乎是作为他们这里最powerhouse 的向土,竟是如此的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高哲正要出手捞回向土,但有人比他更快。

  Shua!

  半空之中出现了一道残影,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弹回来的向土又以更快的速度弹射了回去。

  那般感觉,就好似他是一个大号的皮球,再次被人击飞了出去,只不过目标却是扎赫。

  站在院外的blue 巨人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coldly snorted ,一拳moved towards 再度飞来的向土轰去。

  然而,当他和向土的身体相接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却是脸色大变,可惜,已经来不去了。

  轰隆!

  向土身体外包裹着的恐怖气劲直接将他手臂上的血肉绞个粉碎,而当向土撞到了他的身上,那残余的劲道更是直接将他撞飞了出去,直接砸落在对面的房屋上。

  碎屑漫天,所有人看着倒在废墟之中半天都爬不起来的扎赫,心中只剩下骇然。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